第403章 发现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打完电话,薛飞就去了卫生间。品书网

    门筱把洗好的衣服拿出来挂起来后,启动了洗衣机的桶自洁功能,然后拿出几件颜色相同的底裤就准备放进桶里。

    薛飞看到其中有一条是偏情趣款的,过去一把就抢了过来,展开后眼睛锃亮:“哇!你竟然还有这样的款式……”

    门筱的脸“唰”一下子就红了:“讨厌,你还给我。”

    门筱伸手去抢,薛飞转身就跑,两个人疯闹了一阵后,薛飞还给了门筱,门筱则赶忙扔进了洗衣机里。

    洗衣机转动起来后,门筱转身刚要出去,薛飞这时把门一关,就如狼看到羊一般朝门筱走了过去。

    门筱一副很紧张的样子,一边后退一边无助地说道:“你要干吗?你可别乱来。”

    薛飞将门筱逼靠在了墙上,门筱双手抱胸:“你别碰我,你要敢碰我我就喊了!”

    “是吗?那看来我不能给你喊的机会呀。”薛飞说完就用自己的嘴堵住了门筱的嘴。

    门筱扭捏了几下后就屈服了。

    两个人把功课做足后,坐在马桶上,就真刀真枪的操练了起来。

    就在两个人在巫山云雨中荡漾的时候,房门开了,窦云龙回来了。

    窦云龙进屋之后就直接奔了楼上了,都没有换鞋,他是回来拿一个装文件的优盘的,落在了家里,着急用。

    进屋后窦云龙就听到了卫生间里传出来的声音,但是没看到门筱,他就以为在楼上。

    到了楼上拿了东西,发现门筱不在楼下,感到很奇怪,难道出去了?

    “媳妇,你在家吗?”

    薛飞之前关卫生间的门并没有把门完全推上,只是随手一关,所以门没有完全关严,只是虚掩的状态。加上洗衣机也不是无时不刻的转动,在停歇的工夫,窦云龙的声音就传进了一楼的卫生间。

    听到窦云龙的声音,薛飞和门筱都是一惊。

    平常周末,窦云龙有可能周五下了班以后就不回家,即便回家了,周六一觉睡醒后吃点东西就走了,然后基本上就得周日晚上可能才回来,甚至不回来。也就说周末只要窦云龙出去了,中间基本是不会回来的。

    他怎么回来了?

    门筱很害怕,这要是被窦云龙看见可怎么办啊?而薛飞之前也没遇到过这种事,真要是被窦云龙捉了奸,这可就相当于有把柄落在窦云龙手里了,所以薛飞也很紧张。

    不过薛飞毕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他觉得只要不让窦云龙见到他的人不就行了吗。而且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在门筱面前表现出男人沉着冷静,勇于担当的一面。

    门筱从薛飞的腿上紧忙站了起来,伸手要提裤子的时候,薛飞拉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先去把门给关上并反锁。

    门筱脑袋是蒙的,都已经忘了这茬儿的,就两步来到门前,将门推严后就反锁了。

    薛飞冲门筱勾了勾手指,门筱又回到了薛飞的身边,薛飞将门筱又拉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门筱直皱眉头,意思是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继续干。

    薛飞在门筱的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然后双手就推动起了门筱的腰肢,搞的门筱差一点没叫出来,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朝薛飞的身上打了一下,薛飞则不为所动。

    窦云龙在楼上喊了两声没有答应,就从楼上下来了:“媳妇,你在家吗?”

    门筱用手指着薛飞,示意他别乱动,然后说道:“我在家,在卫生间呢。”

    听到门筱的声音从卫生间传了出来,窦云龙就来到了卫生间的门口,伸手一推门,发现门是反锁的,觉得很有意思:“你一个人在家上厕所还关门啊。”

    门筱很紧张,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薛飞看到她愣神儿了,就赶紧在她耳边说了一句,她学话道:“是吗?我没注意啊,可能是随手关的。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拿个东西,现在就走。你要是自己在家觉得没意思就出去逛逛街,买买东西。”

    “好,我知道了。”听到窦云龙马上就走,门筱悬着的一颗心算了落了地。

    门筱支着耳朵在听窦云龙走没走的时候,薛飞突然动了一下,把她吓了一跳,赶紧用手捂住嘴,使劲在薛飞的胸口捶了一下。薛飞则嘿嘿一笑,然后就继续动了起来。

    窦云龙穿过客厅来到门口,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脚上踢到了一个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只鞋,顿时心就是一沉,这不是自己的鞋啊,家里怎么会有男人的鞋呢?难道卫生间里?

    窦云龙越想心里越凉,越想心里越气。如果是一般的男人,可能立马就会冲到卫生间让门筱开门,门筱要是不开门就会把门砸了,然后冲进去捉奸。窦云龙毕竟是见过世面做大事的人,他没有声张,也没有躲藏在屋子里,而是开门出去了。

    门筱原本是打算给薛飞在家里做顿饭吃的,但由于薛飞接到了一个电话,有急事必须得走,做饭的事就只能取消了。

    薛飞是打车过来的,从门筱家里出来,他就朝小区的大门口走了过去,准备打车去如月江南会所。

    窦云龙从家里出来后,将车开到一个离家里不是很远,正好能看到家里的位置,熄了火后就坐在车里等,他倒要看看门筱偷的男人到底是谁。

    当看到薛飞从他家里出来的时候,窦云龙既震惊又感到是意料之中。

    自从偶然发现门筱给薛飞打电话以后,窦云龙就一直对薛飞和门筱有所怀疑,虽然那时薛飞做菜的谎言编的滴水不漏,可直觉告诉窦云龙没那么简单。其实从窦云龙的内心来说,他是不愿意去怀疑门筱的,因为和门筱结婚这么多年,门筱从来就没有做过任何不检点的事情,所以在他的心里,门筱绝对干不出出/轨的事情。

    可如今事实已经摆在这儿了,没想到门筱还真出/轨了,而且对象果真是薛飞,这就是窦云龙震惊的原因。而意料之外则是因为心里早有这个预期。

    要说窦云龙这些年在外面可没轻折腾,睡过的女人无计其数,但他从来没觉得对不起门筱。可现在发现门筱也有人了,他就觉得门筱不守妇道,背叛了他,背叛了他们的婚姻,可见人都是自私的。

    窦云龙一直自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现在突然家里的红旗倒了,他也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另外当初为了和薛飞套近乎,虽然知道薛飞喜欢人妻,可是窦云龙始终舍不得通过门筱去达到目的,这说明窦云龙还是很在乎门筱的。而此刻全都化为了乌有,他的媳妇最终还是被薛飞给睡了。

    窦云龙被气的不轻,呆坐在车里许久,要不是手机响了,催他把优盘拿过去,他可能还会一直在车里呆着。

    晚上,很久都没有去过酒吧的窦云龙去了酒吧买醉,他的心情真的是糟糕到了一个顶点,感觉只有用酒精将自己彻底麻醉,自己才能在痛苦之中解脱出来。

    窦云龙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开的是一辆保时捷跑车,喝酒的时候,车钥匙就放在了吧台上。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看到车钥匙后,就凑到了窦云龙身边:“能请我喝杯酒吗?”

    窦云龙此时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见女人还有几分姿色,脑海中就情不自禁的动了色念:“可以,不过我的酒可不是白喝的。”

    女人往窦云龙的身边又凑了凑,用勾人的眼神冲窦云龙一阵发电:“喝了要怎样?”

    窦云龙把手放女人的腿上一放,一边摸一边说道:“当然是我想怎样就怎样。”

    女人按住窦云龙的手说道:“好啊,但是你得请我喝好酒。”

    窦云龙做了个OK的手势,就冲服务生要了一瓶路易十三。

    潘瑞和他的狗友西门剑也在这家酒吧。

    上次因为追求何苗被赵日天给打了一顿,又因为打赌输了,还把自己的女朋友给西门剑睡了,潘瑞别提多郁闷了,为此消停了好一阵子。不过像他这样的人,伤痛来的快,去的也快,把女朋友一甩,又重新振作了起来。

    今天晚上来酒吧,两个人是来打猎的。平时总追学校里的那些女孩,总玩也有点腻了,就想换个战场,寻找一些新鲜感。所以自打进了酒吧,两个人的眼睛就像四个扫描仪似的,对酒吧里的雌性动物各种扫描,不管美丑,一律过一遍,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同时还时刻盯着酒吧的门,看有没有新来的。

    看来看去,两个人有点失望,今天晚上似乎运气不太好,又或者说来的酒吧不太好,竟然没有几个能看得上眼的。想要走,又觉得太可惜了,白呆这么长时间了。要是不走,一看时间,好像也大可能再来什么好货色了。

    正在犹豫走与不走的时候,两个人看到了窦云龙身旁的女人,从头到脚仔细一看,绝对是目前为止最好看的一个,终于出现了,还好没放弃。

    “谁上?”

    “老规矩,石头剪刀布。”

    潘瑞玩猜拳似乎是没有天赋,几乎每次输的都是他,这次也不例外。他郁闷的冲西门剑摆了摆手,示意赶紧去。

    西门剑拿起酒杯就朝窦云龙和女人走了过去,但是走到近前以后,西门剑马上转身又回来了。

    “怎么回来了?”潘瑞很费解。

    “人家有男朋友,还是算了吧。”西门剑一副怂包的样子说道。

    “你都没问,你怎么就知道那是她男朋友啊?再说了,有男朋友怎么了?有老公的咱也不是没玩过啊。我可给过你机会了,你不珍惜是你的事,我可去了啊。我要是搞定了你可别跟我抢。”潘瑞站起身就要过去。

    “哎,真的算了吧,咱是来开心的,回头再打起来不合适。”西门剑拉住潘瑞的胳膊说道。

    “干吗打起来呀,我是来泡妞的,不是来打架的,你就放心吧。”潘瑞甩开西门剑的胳膊就过去了。

    女人在窦云龙身边一通的挑逗,窦云龙喝的也差不多了,情趣也起来了,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程度。就起身拉着女人的手打算去办正事,而且心里还在想,是去酒店呢,还是就在车里呢?就在这个时候潘瑞过来了。

    本文来自看书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