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立棍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当谢长顺、赵大海、何圣明、卢岚、康泰、胡建设相继出现在酒店的包间后,欧阳信盛和封学智全都惊愕不已,薛飞是怎么做到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全都看向了薛飞,眼神中既有不解,也有是欣赏,甚至还有钦佩。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欧阳信盛自认为已经很了解薛飞了,结果现在看来,他发现还是低估了薛飞。这也不由得让他有些后悔,早知薛飞有这个本事,他早就和薛飞联手了,也不至于一直被动到现在。当然他也清楚,如果薛飞不主动来找他,他可能永远不会主动跟薛飞,所以从单从这一点来说,他应该感谢薛飞。

    看到所有人都到齐了,薛飞笑着说道:“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一直以来非常尊敬的前辈长者,能够同时和你们坐在一起,我真是感到荣幸之至。不过今天我不是主角,真正的主角是欧阳书记,他与各位是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见面,我想他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薛飞看着欧阳信盛,把话茬递给了他。

    “这是一场迟到的聚会,但所幸来的还不算太晚。精通能和各位坐在一起,首先要感谢薛飞,要是没有他,可能这个聚会还要一直推迟下去。”欧阳信盛看着薛飞说道,他认为有必要着重说一下,因为确实是没有薛飞就没有这次聚会,而薛飞则微微一笑。

    “今天还是以闲聊天为主,所以我只说两点。我林江工作的时间也不算短了,可能因为做人和做事风格的原故,没能有机会让大家了解一个真正的我,所以我希望从今以后,我们能像今天一样多聚多沟通,这样不仅你们可以深入的了解我,我也可以深入的了解你们,从而让我们彼此间的关系变得牢不可破。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第二点是,对于眼下林江的局势我很看不惯,很着急,也很痛心。我认为我和在座的各位,有责任也有义务为林江的发展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不能让一撮心怀鬼胎的人搞乱了如今林江的大好局面。”欧阳信盛看了一眼每一个人,掷地有声地说道:“我会在林江工作很长一段时间,别的我不敢说,与我交好者,皆兄弟姐妹也,手足荣辱与共,绝不吃里扒外,背信弃义。”

    欧阳信盛这一番话,既是他的一种态度,同时也是让其他人了解他的一个开始。

    之前欧阳信盛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就是一个闷葫芦,说好听了是低调,说难听了就是窝囊,被曲海波架空了,却一点行动都没有,简直如同傀儡一般。今天听了欧阳信盛的话,才知道原来他也有强硬的一面,但这个场合强硬不管用,真正的强硬要体现在省委常委会上。

    众人愉快地吃了一顿饭,吃完在饭店门口告别之时,康泰对薛飞小声说道:“那件事你别忘了。”

    薛飞知道康泰说的是宋银娇的事情,就点了点头,表示忘不了。

    几天后,欧阳信盛召开了一次常委会,主要是讨论冰城市政委书记的人选问题。

    原书记已经上调到了省里当赵大海的副手,其实就是为接班做准备的,因为赵大海最剁再有个一两年也就退了。

    “安部长,说说组织部推荐的人选吧。”欧阳信盛说完,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放在以往,欧阳信盛一听说要开常委会心里都发怵,使得到了会议室,眼睛无光,精神萎靡,恨不得一坐下就在想什么时候能开完?

    而现在再看,精神状态完全不一样,心里有了底,不仅眉飞色舞,精神抖擞,还大有一副已经掌控了全局的架势。这显然才是一个省委书记应该有的气势。

    由于薛飞串联工作搞的很隐秘,曲海波完全不知道他阵营中的胡建设和康泰已经倒戈,但他注意到了欧阳信盛的神色与以往开会时的不同,心里就有些纳闷,欧阳信盛这是怎么了?

    “组织部推荐的人选是目前任冰城市政法委副书记的白先锋同志。白先锋同志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先后担任过如春市和齐兴市公安局局长,省公安厅副厅长,有着非常丰富的工作经验。经过组织部的考察,白先锋同志在政法系统的人缘和口碑也极佳,善于团结同事,经常能够与同事打成一片。而且严于律己,纪委很少能够收到关于白先锋同志的举报信。所以组织部认为,白先锋同志是适合被扶正的。”安全说道。

    “安部长对于白先锋的介绍,未免有些不实事求是了吧?”卢岚看着安全说道。

    “怎么不求实求是了?”安全问道。

    “白先锋的工作能力和同事的人际关系如何我不清楚,但要说纪委收到过多少关于他的举报信,这一点我是非常清楚的。据我所知,纪委可是经常能够收到关于白先锋的举报信,如果安部长想看,我现在就可以让人拿过来,多了不敢说,一百封还是有的,都是反映他贪赃枉法,滥用职权的。所以我不知道安全部说纪委很少能够收到关于白先锋的举报信的依据是什么?可能说的不是省纪委,而是县纪委或市纪委吧?我是不赞成白先锋扶正的。”卢岚的话让安全脸色变颜变色,很没有面子。

    赵大海开口说道:“白先锋因为在省公安厅工作过,所以我对他的情况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如果我记错的话,他当年在公安厅任职期间,曾因为作风问题,还被停职反省过,这样的同志能当一把手吗?我表示疑虑。而且我也不认为白先锋是一个工作能力有多强的人,他无论是在省公安厅,还是在冰城市政法委,好像从来没有做出过让人印象深刻的成绩。所以让他当冰城市委政法委书记,我是反对的。”

    卢岚和赵大海,一个省纪委书记,一个省政法委书记,他们全都反对白先锋被扶正,而且全都说出了反对的理由,并且是无可辩驳的理由,这就意味着白先锋已经被淘汰出局了。

    让白先锋当冰城市政法委书记是由陈敬尧提出来的,听到卢岚和赵大海反对,陈敬尧直拿眼睛瞪他们。

    曲海波对白先锋不了解,但是听了卢岚和赵大海的话,他对陈敬尧提出的这个人选很不满,这样一个身上明显有把柄可抓的人,怎么能够成为候选人呢?这不是把脸递过去让人家打吗。

    但在这个场合,曲海波也不好直接说陈敬尧什么,而是看着陈敬尧,嘴上说安全:“安部长,你们以后提名要慎重啊,像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重用呢,我看纪委应该深入的查一查他才对。还有其他的人选吗?”

    陈敬尧不敢与曲海波对视,把头低了下去。

    安全并没有准备其他人选,他以为凭借曲海波对常委会的掌控,白先锋应该是可以顺利当选的,没想到一上来白先锋就被否决掉了,突然再让他说出个人选,他还真不知道说谁才好。

    “我记得省公安厅不是有一个柳征程吗,他应该能够胜任政法委书记一职吧?”田香莉站出来帮安全解围。

    “柳征程刚胜任常委副厅长不久,马上又让他去当政法委书记,不是很合适吧?”赵大海反对道。

    “我看没什么不合适的,干部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既然冰城市政法委书记的位置需要,就让他过去,无论哪个位置不都是为人民群众服务嘛。”曲海波看了看卢岚和赵大海两个人:“柳征程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

    卢岚没吱声,赵大海则说道:“没问题是没问题,但我认为有个人比柳征程更合适担任政法委书记一职。”

    “谁呀?”

    “薛飞。”欧阳信盛一开口,曲海波阵营的人全都看向了他。

    曲海波心里有种不妙的感觉,欧阳信盛怎么突然支持起薛飞来了?

    虽然搞不明白为什么,但曲海波显然是反对的,他摇头道:“他不合适。他当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已经是破格提拔了,如果再让他当政法委书记,我怕他能力有限,无法胜任。”

    欧阳信盛反驳道:“是否破格提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干的怎么样。薛飞自担任冰城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以来,工作做的如何,不用我多说,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和彭长江过去干的时候比起来,不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差不多吧。既然他有这个能力,又年轻,那我们就不能害怕给他的肩上加担子,我们应该勇于让年轻干部挑重担,这样他们才能够尽快成长起来,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做贡献。前怕狼后怕虎,是干不成大事的。”

    欧阳信盛的这番话也让曲海波阵营的其他人意识到了欧阳信盛今天的反常,心说他这是怎么了?平常曲海波说什么就是什么呀,今天居然唱起了反调,哪来的底气?

    欧阳信盛的话音未落,谢长顺马上又说道:“众所周知,我在担任冰城市委书记的时候,一直在大力推行平安冰城的建设,什么是平安冰城?最重要的就是让老百姓安居乐业,如果老百姓感觉不到安全,生活在一个不平安的城市,老百姓能够生活过的幸福吗?在平安冰城的建设上,我认为应该给薛飞记头功,要是没有他敢于坚持原则,与不法分子作斗争,冰城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所以我认为当薛飞当政法委书记是合适的。”

    赵大海说道:“我也认为合适。”

    “我也支持由薛飞来干。”封学智说道。

    封学智自从到林江任职以来,从没有在常委会上发过言,但大家都知道他是欧阳信盛的人,所以他支持薛飞大家并不感到奇怪。

    曲海波一看形势不妙,赶紧向他阵营的人发信号,让他们站出来说话。

    随即安全、田香莉、陈年、娄晓生、陈敬尧等全都表示反对薛飞当冰城市政法委书记。

    看到康泰和胡建设没有表态,就像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使得,曲海波及其阵营的人都感到很奇怪,曲海波给两个人使眼色,两个人也是视而不见。

    “胡部长和康省长是什么意见啊?”曲海波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胡建设说道:“我认为薛飞同志是完全可以胜任政法委书记一职的,我支持他。”

    康泰看着曲海波,似笑非笑地说道:“冰城是省会,是林江省的门面,冰城的好与坏,直接影响着整个林江省在外面的声誉。而治安好与坏,又体现着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冰城不是一直在力争做全面优秀的文明城市吗,那么公安局在其中就发挥着举足轻重,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让薛飞当政法委书记,我认为对冰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也会让他在工作上更加得心应手,为打造平安冰城做出更多的贡献。”

    何圣明永远都是最后一个发言,这次也不例外:“我支持薛飞。”

    八比六,这是曲海波自担任省长以来第一次在常委会处于弱势。

    胡建设和康泰为什么会突然站到了欧阳信盛一边?一向态度不明的卢岚与何圣明为什么也突然明确了态度?到底发生了什么?曲海波阵营的人一头雾水。

    不过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意识到,常委会似乎要变天了。

    在曲海波眼里,让薛飞当冰城市政法委书记是小,常委会上失势和丢面子可是大事,为了给自己争取一些颜面,他说道:“非让薛飞当政法委书记也可以,但他的局长就不要当了,总不能当了政法委书记,还当局长吧?”

    赵大海马上出来反驳:“政法委书记兼局长不是冰城的先例,不说其他省份,就是咱们林江下面的各个县市,政法委书记兼局长的比比皆是。我这个人省政法委书记,不是也兼着省公安厅厅长呢吗。现在的冰城治安离不开薛飞,冰城市公安局也离不开薛飞。”

    欧阳信盛最后进行了拍板发言:“既然大多数同志认为薛飞适合当冰城市政法委书记,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就由薛飞来干吧。安部长,省委委托你去冰城市委宣布这个决定。散会。”

    曲海波面色铁青,欧阳信盛一边的人全都走了,他仍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看到曲海波没走,曲海波阵营的人站起身后又纷纷坐下了。

    “曲省长,我说什么来着,我是不是说搞不好哪一天康泰那个家伙就会叛变,怎么样,被我给说中了吧?他那个人一看脑子里就有反骨,根本不能把他当做自己人。”陈敬尧与其说气愤康泰换队,不如说气愤他们这边的人没有当上政法委书记。

    原书记不是陈敬尧的人,陈敬尧就想通过这次换人,要么用他的人,要么用曲海波的人,总之是希望对他有利的人能够去当政法委书记,那样的话就会对薛飞形成极大的遏制。没想到结果不仅没有遏制薛飞成功,反而让薛飞当了政法委书记,真是把他给气到了。

    “看今天这个局面,欧阳信盛要起势啊。”安全忧虑道。

    “必须得尽快想办法扭转局面,如果任由他们这样下去,以后我们在常委会上可就再无立锥之地了。”田香莉比安全更悲观。

    其他人只是看了看曲海波,没有吱声。

    曲海波一时也想不到太好的应对之策,但他认为绝不能让欧阳信盛就这么轻易将常委会的主导权抢走,更不能让薛飞太舒服了,他要让所有人知道,现阶段的林江是他曲海波的天下,谁都别跟他作对,否则就没有好下场。

    本书源自看书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