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搞定康泰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康省长,冰城市公安局局长薛飞想要见您。品书网 ”秘书进了康泰的办公室说道。

    薛飞?康泰很纳闷,心想自己与薛飞平日里没有任何来往,他来干什么?

    “他说什么事了吗?”康泰问道。

    “没有。您要是不想见他,我可以跟他说您在忙,没有时间。”秘书说道。

    康泰想了一下,点点头,表示就这么说吧。

    秘书来到外面跟薛飞说了以后,薛飞没有感到意外,而是觉得这个康泰还真有意思,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给他来了一个闭门羹。

    不过薛飞没有走,他说道:“麻烦你在跟康省长说一下,就说我是为了宋银娇的事情来的,如果康省长还不肯见我的话,我不会再麻烦了,谢谢。”

    虽然是康泰是秘书,但级别可没薛飞高,而且薛飞还是公安局局长,将来保不齐什么时候会用得上,得罪了不好,无非就是跑趟腿而已,秘书就让薛飞稍等一下,他进去再通禀一声。

    时间不长,秘书出来做了个请的姿势,薛飞就进了康泰的办公室。

    “康省长您好,打扰您工作了,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见我。”薛飞来到办公桌桌前伸出手说道。

    康泰没有起身,他跟薛飞握了一下手,脸上没什么表情:“坐吧。”

    秘书给薛飞倒了杯水,康泰看了他一眼,秘书就出去了。

    “你怎么认识宋银娇?”康泰十分好奇地问道。

    “来见康省长,又怕康省长不见我,只好事先做了一点功课。”薛飞诡秘一笑道。

    薛飞在来见康泰之前确实做了一些功课,了解了一下关于康泰的事情,结果发现康泰竟然与一个叫宋银光的正在服刑的犯人关系密切,如果康泰跟他摆谱,他觉得可以拿这件事来挫挫康泰的锐气。

    “你什么意思啊?是来威胁我的?”康泰的眼神中闪现出了敌意。

    薛飞连忙否认道:“不不不,我可没有想要威胁康省长的意思,相反我或许还可以帮宋银娇减刑。”

    三年前,康泰的女儿康佳佳晚上在回家的时候,路遇抢包的劫匪,康佳佳没有像一般的女孩一样,为了安全选择放手,而是与劫匪进行了搏斗。

    康佳佳由于从小就习武,尤擅长散打和跆拳道,所以在与劫匪的搏斗当中她丝毫不吃亏,而且很快还占据了上风。劫匪一见康佳佳不是善茬,就决定跑路。可康佳佳不干,想将其逮住后就送派出所。劫匪无非脱身,就从后腰把匕首抽了出来。其实只是为了脱身,想吓唬康佳佳,哪只康佳佳并不害怕,还将匕首给夺了过来。

    康佳佳也没想过要用匕首去伤害劫匪,可打架哪能顾得上那么多,一个不留神,康佳佳一刀就捅在了劫匪的肚子上,这时康佳佳害怕了,就赶紧打电话报警,结果银行失血过多,劫匪到了医院不久就死了。

    康佳佳杀人了,警察自然是找上门的,而康泰显然不希望自己女儿去坐牢,就四处找关系,希望能够大事化小。

    时任冰城市公安局局长的彭长江在看过事发时的监控录像后,跟康泰说,录像比较模糊,根本看不清脸,只要康泰能找到愿意替罪的人,剩下的事情交给他办就行了。

    人命关天的事谁愿意替啊?康泰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合适的人选。而康泰的媳妇却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宋银娇。

    宋银娇是个孤儿,是被康泰一家收留的,一直在康泰家做保姆。她的年龄比康佳佳小两岁,但身高与康佳佳相仿。康泰的媳妇说可以找宋银娇商量一下,如果她愿意,可以给她一笔补偿金,而且保证没有死罪,等她将来出来,就认她做女儿。

    康泰不想这么做,可人又都是自私的,为了保全自己的女儿,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但康泰开不了口,就让他媳妇去找宋银娇说。

    宋银娇知道了以后,想了整整一夜,觉得康泰一家对她有天高地厚之恩,她能到康泰家来,如果重生再造,她要不是不懂得感恩报答,她还是人吗?于是第二天宋银娇就告诉康泰两口子,她愿意替康佳佳顶罪。

    康泰把宋银娇交给彭长江后,彭长江先让宋银娇看了几遍事发时的录像,让她知道当时的情形。然后又手把手的教宋银娇在面对审问的时候如果回答。

    最后,经过康泰和彭长江的运作,康佳佳杀人一案被定成了过失杀人,判刑七年,宋银娇就就顶替康佳佳进了监狱服刑,如今已经过去三年了。

    后来彭长江出事了,给康泰吓的不轻,他怕彭长江会把事情说出去。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彭长江最后竟然跳楼自杀了,这无疑对他们一家来说是个好消息,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

    康泰一家对宋银娇一直心存感激,同时也心存愧疚,康泰也一直想找找人,看看能不能减减刑,尽快让宋银娇出来。可是碍于身份,加上毕竟是顶罪,怕被揭穿,就一直没敢把想法落实到行动上。如今薛飞过来说能够宋银娇减刑,康泰有点激动。

    “真的假的?”康泰一听就燃起了兴趣。

    “我在康省长面前哪敢说假话呀,当然是真的。”薛飞说完后拿起水喝了一口。

    “你为什么要帮我?”康泰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薛飞绝对不可能跑过来义务帮忙的。

    “很简单,就是想认识认识康省长。”

    康泰不相信:“你还是有话直说吧,我这个人说话办事都不喜欢拐弯抹角。”

    薛飞笑了笑:“康省长真的愿意一直与曲海波为伍?”

    康泰有点糊涂了,这怎么又跟曲海波车上关系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我希望康省长换队,站到欧阳书记那边去。”

    康泰的脑子更乱了,他微皱眉头看着眼前的薛飞,想快速梳理一下凌乱的思路,结果发现越理越乱。

    “是欧阳书记让你来的?”

    如果欧阳信盛来跟他谈换队的事情,康泰不会感到意外,而薛飞来跟他谈,他就奇怪了。不过如此重要的事情,薛飞能来跟他谈,就说明薛飞和欧阳信盛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可以这么理解。我在来之前,已经有过半的省委常委站到了欧阳书记那边,这件事康省长可能还不知道吧?”

    “你说的是真的?”

    “康省长怎么总怀疑我话的真实性呢?我保证,我今天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都是实话,我以我的党性和人格担保。”薛飞举起手,信誓旦旦地说道。

    “想让我换队可以,但你得给我一个能让我信服的理由。”康泰从薛飞的表情上看不出薛飞是在说假话,但眼见为实,他不相信他没有看到的东西,所以他是存疑的。

    “难道宋银娇的石权还没有信服力吗?”薛飞认为这件事应该足以搞定康泰了,他不信康泰不害怕康佳佳去坐牢。

    康泰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如果你还没想到可以让我信服的理由,你可以去想,我可以给你时间。如果你拿宋银娇的事情威胁我就算了,不是我不害怕,而是你作为一个公安局局长,进了我的办公室,拿已经过去了三年的案件来威胁我,本身就有失你的身份了。要是往严重了说,你这是知法犯法。你如此年轻有为,我相信你不会干这种伤人一千自损八百之事的,对吧?”

    康泰的这番话,让薛飞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康泰的不简单,也体会到了赵大海所说的想要搞定他不是很容易。

    “好,既然康省长愿意给我时间,那我就好好想想。我保证,一定会给出一个具有信服力的理由的。不打扰康省长工作了,告辞了。”薛飞说完起身就走了。

    薛飞并没有回去关上门想,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能够说服康泰,而是花了三天时间,通过与康泰相熟的人,对康泰进行了一个深入的了解。然后就又去了康泰的办公室。

    “想出来了?”康泰问道。

    “想出来了,而且还不止一条,是三条。”薛飞伸出三个手指说道。

    “哦,是吗?那说说看。”康泰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第一,我认为康省长的能力在曲海波之上,甚至是欧阳书记之上。要说康省长也算是年轻高位官员的杰出代表人物,您三十九岁就官拜副省级了,放眼全国,即便不是最年轻的,也一定是最年轻的之一。只是可惜当了副省长以后,就开始原地踏步,这一踏就是八年。夫妻间七年之痒可能连婚都离了,您这儿还没挪窝呢,我认为是多方面原因,但您的能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在欧阳书记当省长的那次,其实是您一个非常好的机会,省里根本没有人可以跟您竞争省长,只是您时运不济,被空降过来的欧阳书记给抢了位置。我以为曲海波这一次应该轮到您了,没想到还是没有。别人提,曲海波何德何能骑在你的头上作威作福?您是省委常委的时候,他的官位都要不保了,如今您没动,他却成了林江的二号人物。不为别的,就冲这一点,我觉得您要是与他为伍,都不够丢人的。”薛飞说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康泰的表情,他看得出,康泰已经把他的话听进了心里。

    “接着说。”康泰说道。

    “第二,你本就与曲海波不是一路人,那自然就不该与他为伍,给他摇旗呐喊,站脚助威。您看看,自从他拉帮结派以后,省委常委会都成什么样子了?您难道希望曲海波把林江给搞乱吗?您记住我的话,如果有一天曲海波出事了,您一准得跟着吃瓜捞,因为你是常委副省长,因为你的行为是为虎作伥。”

    “第三呢?”

    “我认为您还有步可走。据我所知,谢书记明年就要退二线了,空出来的位置您不想坐?”薛飞看到康泰的眼睛一亮,马上说道:“您应该也知道,我的岳父是何部长,如果我在他的面前替康省长美言几句。想必会对康省长当省委副书记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从长远来说,欧阳书记可是要比曲海波年轻的多,曲海波还能蹦跶多久?如果不出意外,欧阳书记可能会在林江干上很久,你犯得上为了眼前一点利益去得罪以后要长久在一起共事的人吗?另外一旦您要站到了欧阳书记那边,他也一定会尽力帮您。您可能有所不知,欧阳书记是来自京天的大家族,欧阳家族的势力不说手眼通天也差不多,到时他跟何部长齐发力,您说省委副书记不由您来干,还能有谁来干呢?如果您要是跟着曲海波一条道跑到黑,您认为曲海波他能保您当林江的第三号人物吗?他可能连自身都难保。怎么样,我这三条理由够充分,够有说服力和信服力吧?”

    康泰笑了,不是假笑,是发自内心的笑:“我之前只是知道你年轻有为,敢想敢做,没想到你的口才还这么好。短短三天的时间,竟然能找出这三条理由,你不简单,与我当年不相上下啊。”

    康泰听了薛飞的话以后,他有点后悔,后悔怎么早没认识薛飞呢,要是早认识薛飞,他可能早就进步了。

    薛飞笑着回道:“康省长过奖了。您是前辈,也是榜样,我需要向您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

    这三天时间,其实薛飞只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康泰确实是一个很自负,但也很有能力的一个人。因为自负,一般人他瞧不上,所以和同事及上下级的关系处理的都不是很好,因为京天方面在下来调查的时候,没有人说他的好话,所以他措施了几次可以升迁的机会。如果他能够把人际关系处理的更好一些,他现在最少是一个正省长。

    薛飞正是了解到了这一点,所以就给他戴高帽,说他如何如何有能力,怎么怎么比曲海波和欧阳信盛强,把他说美了,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后,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站到欧阳信盛一边会有怎样的好处,薛飞相信只要他不傻,是个正常人,他是绝对不会再继续跟着曲海波混的。

    本文来自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