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码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时不我待,为了帮助欧阳信盛从曲海波手中将权利夺回来,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在省里有用坚强的后盾,薛飞第二天就请了谢长顺和赵大海到冰城大酒店吃饭。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薛飞把事情一说,谢长顺和赵大海想都没想就表示,需要他们做什么就直说,不用跟他们客气。

    谢长顺和赵大海,包括当初孟德胜活着的时候,在何清毅离开林江后,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没有人去主动招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故意去与之为敌。原因很简单,他们三个的年纪都差不多,都是行将退二线的人,干了一辈子勾心斗角的事了,到了这会儿多少已经厌倦了,就希望最后在一线的这一两年能够平安无事。

    不过他们也有个共识,那就是对于薛飞是要坚定不移的支持和保护的,如果薛飞需要他们,他们将会责无旁贷的站出来。

    二人对于薛飞在冰城的处境略知一二,对于薛飞找他们寻求帮忙也不意外,只是让他们站在欧阳信盛一边,还是有点没想到。

    “你跟欧阳信盛熟悉?”赵大海问道,他可从来都没听薛飞说过这件事情。

    “不瞒二位,我和欧阳信盛早就认识,在他没到林江任职的时候,我就在京天见过他。”薛飞如实说道。

    谢长顺和赵大海对视了一眼,颇为惊讶。

    “欧阳家族是京天三大家族之一,横跨政商两界,不仅商业遍布全国各地,家里人也多在京天或其他地方从政。我是认识欧阳家族的另外一个人,然后通过那个人认识的欧阳信盛。”薛飞认为没必要说欧阳锦绣,就故意略过了。

    “既然背靠大家族,为什么在林江还会有如此境遇呢?”谢长顺有些不解。

    “这个很好解释,鞭长莫及呗。欧阳信盛来之前,林江是欧阳家族没有染指过的地方,他们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根基,欧阳信盛过来,其实说白了,就是来搞商业布局的。而他的失势已经影响到了家族的利益,所以他是很着急将权利从曲海波的手中抢回来的。而我现在和陈敬尧和韩敬伟的关系日益恶化,急需省里的强力支持,否则以后的工作将会非常难开展,于是我和欧阳信盛就决定联手。”薛飞解释道。

    谢长顺和赵大海点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只是光有我们俩可不行啊,现在曲海波的人可是占据了省委常委会的绝大多数席位。”这件事不由得让谢长顺想起了去世的孟德胜:“哎,要是你孟叔叔在,还能多一个帮手。”

    “新上任的省委秘书长封学智是欧阳信盛的人,虽然欧阳信盛没说,但我猜封学智应该是欧阳家族派来驰援欧阳信盛的。”薛飞猜谢长顺和赵大海一定是不知道封学智与欧阳信盛之间的关系的,为了让他们明白当下省委常委们的情况,他不能做任何的保留,必须有一说一。

    “那才四个人啊,省委常委可是十三个人,这连一半都不到呢。”赵大海认为想要从曲海波那边拉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省军区司令何圣明是我姐夫父亲的老部下,我姐夫曾跟他打过招呼,薛飞我需要他帮忙,他一定要全力以赴。何圣明也跟我表过态,说有事尽管去找他,别拿他当外人。另外纪委书卢岚应该问题也不大。”薛飞脑子里一边想着一边说道。

    卢岚?谢长顺和赵大海又是一惊。

    “卢岚那个人可是非常有原则的人,她目前在常委会里表明上看好像犹豫不定,还没有想好是否要和曲海波同流合污,实际上她是一个帮里不帮亲的人,谁对她就站在谁的一边,想让她站到欧阳信盛一边,恐怕是有难度啊。”谢长顺忧虑道。

    赵大海接茬道:“现在曲海波是一家独大,并且对卢岚一直在进行积极的拉拢,卢岚这个女包公都没有站过去,你有办法让她选择站队?”

    薛飞笑着说道:“要是之前我还真没什么把握,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你们都知道我当初有个收留的弟弟叫佟大志吧,他娶了卢岚的女儿,再有半个月就要结婚了。之前我代表佟大志的家长,还跟卢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呢。”

    谢长顺和赵大海一愣,然后各自摇了摇头,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巧的事。

    其实薛飞也觉得挺巧的,而且他还觉得薛家强和佟大志的命都不错,两个人出身都不怎么样,但却都找了一个拥有高干背景的老婆。虽然现在郝大宇没有卢岚的级别高,可是从长远看,郝大宇可能会比卢岚的位置更高,他是有这个潜力的。

    “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六个人了,你们对常委的情况比我熟,你们认为谁还可能被拉过来?”薛飞问道。

    谢长顺和赵大海各自在脑子里将剩下的省委常委全都过了一遍。

    “除了曲海波以外,安全、田香莉、陈敬尧他们三个是绝对拉拢不了的,他们是曲海波的死忠。剩下的娄晓生马上要退了,估计不会再换队了。陈年也费劲,他不是常委的时候就和曲海波的关系不错。所以能拉拢的也就是胡建设和康泰。”谢长顺说道。

    “我赞同你谢叔说的。胡建设其实之前一直是你岳父的忠实拥趸,你岳父走了以后,他站到曲海波那边也是形势所迫,如果你出面找他不起作用的话,你可以让你岳父出马,我相信他不会拒绝的。至于康泰你可就得费点脑筋了,这个人很自负,性格有有些古怪,想要搞定他不是很容易。”赵大海说道。

    “越是不容易才越要争取,天底下哪有容易的事情?”薛飞算了一下说道:“如果能他们拉过来,那咱们这边就是八个人了,只要人数过半,就能占据主动。”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薛飞把主要精力全部都放在这件事上。

    他最先给何圣明打了一个电话,何圣明只回答了三个字,没问题。

    之后单独约了卢岚吃了一顿饭。

    把事情跟卢岚说了以后,卢岚显得很犹豫,很为难。想到她是一个很有原则,很正直的人,薛飞就说道:“您千万别以为我让您站到欧阳书记一边是在拉帮结派,我这么做的目的恰恰是不希望曲海波能够拉帮结派。目前省委常委会里的情况您是最清楚的,您看看常委会都已经成了什么了,都快成曲海波他们家了。如果任由曲海波这么下去,林江省早晚得被他们那伙人给搞乱了不可。而欧阳书记这么长时间以来,您对他一定也多少有所了解,他绝不是曲海波那等嚣张跋扈之人,他只是不想看林江乱了,才希望能够与常委中的有识之士团结起来,改变当下的混乱局面。我知道您的为人和处事方式,我相信您肯定早就看不惯曲海波他们了,对不对?”

    薛飞的话一下子就说到了卢岚的心缝里,她确实是看不惯曲海波拉帮结派搞一言堂,只是她人单势孤,敢怒不敢言,所以对于曲海波的拉拢她始终没有接受,心里想的是,我不能改变你们,但我也不愿意与你们同流合污。

    听了薛飞的话,卢岚认为确实是有必要把以曲海波为首的这群脱缰野马给拦下来了,如果任由他们驰骋下去,确实是容易出大事。一个省的常委会,书记什么事都一个人拍板是有问题的,而把书记架空,形同虚设也是有问题的。她作为纪委书记,不能一直坐视不管,有责任也有义务去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改变这种局势。

    卢岚同意了站到欧阳信盛一边,只是她不明白薛飞为什么会对这件事如此积极。

    “你与曲海波有恩怨?”卢岚好奇地问道。

    “怎么说呢,要说有也算有,我和曲海波的女儿是同学,也曾经在一起谈过恋爱,但曲海波嫌弃我的条件不好,我和他女儿就被迫分开了。其实我对这件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但曲海波似乎一直耿耿于怀。不过我帮欧阳信盛并不是为了打击报复曲海波,而是我现在在工作上也遇到了不少阻碍,主要是来自于陈敬尧和韩敬伟的,如果我在省里没有支持者,我在公安局的工作是很难开展下去的。您应该知道,有些案子一旦触及到一些人的时候,阻力总是很大的。”因为有佟大志的关系,薛飞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卢岚把关系建立的更牢固一些,所以就说了一些实在话。

    卢岚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两个人身上可都不一般啊。”

    卢岚没有接着往下说,薛飞不知道卢岚是知道陈敬尧和韩敬伟的一些事情,还是另有所指,因为和卢岚还没有那么熟悉,也就没有追问。

    搞定了卢岚,下一定就是胡建设。

    薛飞不想麻烦何清毅,想亲自试试,就像卢岚一样,约了胡建设一起吃饭。先后约了两次,薛飞话说的都很直白,可胡建设的态度却始终不明,犹豫不定。

    薛飞见状,不请何清毅出马看来是不行了,就给何清毅打了个电话。何清毅随即就给胡建设打了电话,结果第二天,胡建设就给薛飞发了条信息:我可以站过去。

    胡建设一过来,欧阳信盛这边就七个人了,常委人数已经过半了。但为了能够有压倒性的优势,薛飞决定还是再接触一些康泰,赵大海不是说他难接触吗,他就偏要啃啃这根硬骨头,看看康泰到底有古怪。

    看書蛧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