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第三次扳手腕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正在忙着批复文件的时候,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他也没看号码,就伸手直接抓了起来:“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一个声音有些尖的男人声音:“我是韩敬伟,忙着呢?”

    韩敬伟是冰城市纪委书记。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他打电话干什么?薛飞心里好奇,嘴上则说道:“我正在批复文件,韩书记有事?”

    “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哎呦,实在是不巧,我晚上已经有约了。韩书记有事就电话里说吧。”薛飞晚上确实有事,门筱已经选好房子,他答应了门筱晚上过去看房子。

    韩敬伟迟疑了一下,说道:“是这么个事,文泉县的的公安局政委鲍起平是一个很有工作能力的人,你们市局不是一直人手紧缺吗,我看可以把他调到你们市局工作。如果市局没有合适的位置,当一个区分局的一把手也是可以的。”

    薛飞听了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说考虑一下。

    挂了电话,薛飞本想打电话给政/治部主任黄岩,可是一想黄岩接替魏宝文到局里工作的时间不长,之前一直在外地任职,对冰城公安系统的情况肯定不了解,就给纪委书记明奇志打了个电话,叫他来自己办公室一趟。

    “文泉县公安局的政委鲍起平你了解吗?”薛飞问道。

    明奇志一听就乐了:“是不是市纪委韩书记给你打电话了?”

    薛飞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这鲍起平是他女婿。你一定猜不到这鲍起平当初是干什么的。”明奇志一脸的玩味。

    “干什么的?”薛飞显然猜不到。

    “售票员,根本都不是公务员。彭长江当一把手的时候,据我所知,韩书记就经常跟彭长江招呼,硬是将鲍起平从售票员安排进了派出所,之后又弄到了富来县当公安局副局长,现在是文泉县的政委。我估计韩书记给你打电话,不是想让鲍起平当局长,就是想把鲍起平调到市里来吧?”

    薛飞点了点头:“这个鲍起平的工作能力怎么样啊?”

    明奇志摇头道:“我真不是在你的面前夸你,不是每一个非专业出身的公安人员都能像你干的这么好。鲍起平这些年在工作上能力我是没见到,但投诉检举的情况却时有发生。但因为韩书记的原因,有些事情也没法公事公办。另外,韩书记这个人不好惹,喜欢记仇。好像和陈书记的关系还挺不错的。”

    明奇志从薛飞当副局长的时候成为薛飞的拥趸后,就一直坚定不移的跟着薛飞走,一直到现在,他能跟薛飞说这些,显然是跟薛飞掏了心窝子了,而薛飞也对得起他,对他始终是关照有加。

    今年年初的时候,考虑到明奇志的年龄问题,省公安厅想将他调走当巡视员,其实就是退二线。作为省公安厅党委委员的薛飞当时就表示不同意,他说明奇志虽然到了退二线的年龄,但他的工作能力和精神状态是适合在一线工作的,市公安局也需要他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将,于是明奇志就得以留了下来。明奇志得知此事后一直非常感激薛飞,公安局内外有什么事从来对薛飞都是有一说一,绝不隐瞒。

    既然明奇志对鲍起平是这样的评价,薛飞觉得这个人就不能用,也就没再想这件事。

    两天后,韩敬伟又打来了电话,问薛飞考虑的怎么样了?薛飞没法直接说鲍起平不堪大用,就说现在市局和分局都没有适合鲍起平的位置,等以后有了,会首先考虑鲍起平的。

    韩敬伟对于薛飞的拒绝帮忙感到很不高兴,不等薛飞说完话,就把电话给挂了,薛飞对此不以为然。

    薛飞一直没拿韩敬伟当成一个对手,因为韩敬伟跟陈敬尧不一样,陈敬尧是市委书记,在很多地方都能干涉到薛飞及其公安局,而韩敬伟只是个纪委书记,即便薛飞出现了违纪情况,以薛飞的级别,也轮不到韩敬伟去查办,所以没答应给鲍起平调动工作一事,薛飞根本就没有放在上。

    但没过几天,因为一件事,薛飞和韩敬伟发生了正面的交火。

    冰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接到举报,明远县有一个矿山主偷税60多万,经侦支队经过多方调查得知,矿山主韩企是韩敬伟的亲戚,负责办理此案的经侦支队副支队长卢正敏向薛飞报告了此事,薛飞的回复是公事公办。

    卢正敏派人将韩企抓了以后,韩敬伟随即就给薛飞打电话要求放人,薛飞不同意,说没有任何放人的理由。

    韩敬伟是上午打的电话,下午就有一个人来到了薛飞的办公室。

    “薛局长你好,我是韩企的爱人郭芳,市纪委韩书记是我叔叔。”一个浓妆艳抹,体型偏胖的女人,一脸讨好的样子看着薛飞说道。

    “你有什么事吗?”薛飞一听板着脸问道。

    “我们家韩企被你们公安局抓了,我知道薛局长和我叔叔韩书记的关系又特别好……”

    “我和韩书记不是很熟悉。”

    “不熟悉也肯定是认识的对吧。希望薛局长能给韩书记一个面子,对我们家韩企网开一面,就把韩企给放了吧。”

    “这不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韩企偷税的事实很清楚,你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把偷的税给补上,这样到时法院还能从轻发落,否则法院是绝对不会姑息的。你还有事吗?没有请回吧,我很忙。”薛飞不愿意多给郭芳啰嗦,直接下了逐客令。

    郭芳爬到薛飞的办公桌上乞求道:“韩企的事情可大可小,全都在薛局长的一句话。薛局长在市里平常肯定和韩书记抬头不见低头见,给韩书记一个面子是没有坏处的。”

    郭芳的上围很发达,身上穿的是一件外套和一件衬衫,她在薛飞的办工作上,几乎就相当于把两坨肉放在了上面,而且因为纽扣上下有间隙,不仅可以看到里面的一些风景,甚至还能看到胸罩的颜色。

    薛飞在郭芳爬到办公桌上之后,整个人就往后挪了一下,为的就是跟她保持距离:“韩企的事情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犯法就是犯法,要是因为给面子求情就网开一面,要法律法规还有什么用?韩企的事情我也已经跟韩书记说过了,你就不要再说什么了,赶紧走吧。”

    “我们不是不懂事的人,”郭芳从兜里掏出一个大信封,里面装着三万块钱,她故意把开口的地方对着薛飞说道:“事成之后,我还有另一半。以后也绝对少不了薛局长的好处。”

    薛飞已经无语了,直接拿起座机打通了办公室的电话:“赶紧过来两个人,把我办公室里的人带走。”

    郭芳见薛飞如此不近人情,顿时就急了,脸色也由原来的谄媚变成了愤怒:“姓薛的,韩书记给你打电话,我又这么求你,给你钱你都不办事?你还想怎么样?你不就是个小局长吗,手里有点权力就了不起了是吗?今天你不帮我,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说着话,郭芳就将身上的外套往地上一扔,伸手使劲将衬衫一拽,上面的扣子就崩飞了出去,然后便大喊:“来人啊,公安局长非礼啦,他要强/暴我,快来人啊……”

    本来薛飞挺生气的,看到她这副模样,竟然有些想笑,心说真是个跳梁小丑,搞这种把戏你也不看看对象是谁,我要是非礼你,我还是人吗?我的眼神得有多差呀?

    这时办公室的人来了,架住郭芳的胳膊就往出拖。

    “等等,这个拿着。”薛飞拿起办公桌上的三万块钱说道:“为了捞偷税的丈夫她企图向我行贿,还大闹我的办公室,诽谤污蔑我,对待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纵容,按规矩办事。”

    郭芳走了以后,薛飞特地给卢正敏打了一个电话,提醒他一定不要被糖衣炮弹所打中,这起偷税案事实非常清楚,必须要办成铁案。

    韩敬伟打电话让放人薛飞不放,郭芳行贿不成还被拘留了,这两件事深深激怒了韩敬伟,他对薛飞是没有办法,但他可有办法整治负责韩企偷税案的卢正敏。

    作为纪委书记,韩敬伟手中的的“双规”权利不容小觑。此前曾有不少干部由于不听韩敬伟的招呼而被其报复性的双规。如天泽县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匡茂盛被双规58天,原天冈区法院院长温道志被双规40多天,文泉县更有15名干部因为集体检举鲍起平被报复性双规。这一次轮到了卢正敏。

    薛飞知道这件事情后,当时就不干了,直接去了市委市政府找陈敬尧,他知道这件事一定有陈敬尧在背后撑腰。

    “韩企偷税的事情非常清楚,卢正敏依法办案没有任何的违规违纪,韩敬伟凭什么双规卢正敏?他这是对公安干警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我无论是在天泽县,还是在公安局,我的做事风格你是知道的,如果不赶紧把卢正敏放了,我就和他韩敬伟干到底。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这个局长我要是当不了了,他的纪委书记也别想干了。”薛飞非常气愤,情绪也非常激动,说完后转身就走了。

    陈敬尧脸色铁青,被薛飞也气的够呛,但他知道薛飞不简单,在京天有何清毅,在林江有谢长顺和赵大海等人支持,如果真把事情闹大了,恐怕不好收场,就给韩敬伟打了电话,催促其赶紧放人。

    尽管这一次薛飞又胜了,但陈敬尧和韩敬伟对薛飞已经恨之入骨,而薛飞对他们的忍耐也已经到了极限,认为要是不尽早下手,将这两个祸患除掉,指不定以后他们还会起什么幺蛾子。

    本書源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