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第二次扳手腕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毁掉了栾龙和山哥的制毒厂,廖川就吩咐人去跟各个区的分销头目进行联系,他想直接把控冰城的毒品市场。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廖川之所以这么着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鸿运食品厂一事让他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家底,他真是心疼啊。对于出口毒品这一块,他现在还不敢打主意,因为这一块的市场已经非常成熟了,窦云龙也很了解,一旦账目对不上,再加上之前的两次事故,窦云龙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而冰城的市场虽然之前做过,但中间停了一段时间,如今重新做,里面的运作空间是非常大的,廖川希望可以通过冰城的毒品市场,尽快把他损失弥补回来。

    至于与栾龙合作一事,廖川已经跟窦云龙请示过了,他不建议再跟栾龙合作了,至少短期内最好别合作。原因是他们刚被栾龙坑过,如果跟栾龙再合作,栾龙再把警察招来怎么办?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再说吧。

    窦云龙对于失去栾龙这条可以连接薛飞的线感到很可惜,他差一点就可以和薛飞直接摊牌了。可是相比安全而言,他认为不跟栾龙合作是对的,栾龙现在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栾龙了。

    栾龙为了报复,按照薛飞的吩咐,每天不干别的事,带着手下就盯着各个区的分销头目。

    这些分销头目一个个都是非常现实的,谁有货就跟谁混,现在栾龙没有货了,廖川有货,他们就和廖川成为了好朋友。廖川提醒他们,一定要时刻堤防栾龙,不要被栾龙抓到任何的把柄,否则栾龙一定会叫薛飞派人抓他们的。

    廖川的提醒让分销头目们全都提高了警惕,这就使得栾龙盯了很久,也没有盯出个所以然来,但毒品在冰城却从来都没有断过,栾龙别提多郁闷了。

    目前可能唯一让栾龙感到庆幸的就是他之前挣了不少钱,毒品暂时做不了了,他可以做合法生意,而他也确实开了几个店,生意都还不错。但和毒品挣钱的速度还是没法比的,所以栾龙还在琢磨东山再起,他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薛飞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是办公室打来的:“薛局,有个人想要见你,说是市委陈书记叫他过来的。”

    陈敬尧?

    薛飞犹豫了一下,说道:“让他进来吧。”

    工夫不长,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将人请进了薛飞的办公室就走了。

    薛飞抬头一看,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相貌平平,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头乌黑锃亮的大背头,和他整个人的形象气质极不搭配,甚至还看着多少有那么一些滑稽。

    “薛局长你好,我叫花穆岚……”

    “你叫什么?”薛飞心说我没听错吧?一个人男人叫花木兰?

    “哈哈,薛局长一定是误会我的名字是那个女的花木兰了对吧。经常有人误会,这个我必须得解释一下。花是同一个字,我的穆是穆桂英的桂,哦不是,是穆桂英的穆。岚是纪晓岚的纪,哦不是,是纪晓岚的晓……是岚。对不起薛局长,我这见到你有点紧张,你应该听明白了吧,我这个花穆岚非彼花木兰。”

    薛飞忍俊不禁,心说看来这个人不管是发型滑稽,名字和人本身也很滑稽。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薛飞问道。

    “我是陈书记的老乡,这是陈书记批的条子,你看一下。”花穆岚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放在了办公桌上。

    薛飞打开一看,上面写到:他们公司有一千件防弹衣,共计三百八十万,你局里留下吧,陈敬尧。

    薛飞把纸往旁边一扔说道:“防弹衣这种东西非同小可,你想要让我们买你的防弹衣,必须得把你公司的证件全都拿过来才行,得证明你公司有生产防弹衣的资质。另外我们的防弹衣还能用,即便换新的,也不可能买一千件这么多。”

    花穆岚一听脸色就露出了不悦之色:“那你们能买多少件啊?”

    薛飞没有回答件数:“你先把你公司的所有证件拿过来给我看一下,否则是没法跟你谈买多少的。”

    花穆岚是如春人,公司也在如春,他这趟来根本就没拿公司的各种证件,但薛飞跟他要,他无奈只好回如春去拿。

    第二天,花穆岚又来到了薛飞的办公室,把他公司的所有证件全都拿了过来,薛飞一看就不禁皱眉,花穆岚的公司竟然是一个农机厂,这样的公司能生产防弹衣?

    薛飞给办公室的人打电话,让人过来把花穆岚公司的证件检查一下真伪,然后再查一下是否在公安部有备案,生产警用器材和设备是必须要在公安部备案的。

    经查,花穆岚的公司证件都是真的,但是没有在公安部备案,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生产防弹衣的资质。

    “你的防弹衣我们不能要,你这都没在公安部备案,属于是非法产品,如果我要是查你,你轻则被罚款,重则被拘留你知道吗?”薛飞其实是想给陈敬尧一个面子的多少买一些的,他不想跟陈敬尧呛着来,可花穆岚这东西他实在是没法买,只能拒绝。

    “我可有陈书记的条子,我的面子你可以不给,陈书记的面子你也不给?”花穆岚的脸色一下子就撂了下来,搬出陈敬尧想压薛飞。

    薛飞淡淡一笑:“这不是条子,更不是面子的问题。我是想买你的东西,可你的东西不合格,我怎么买?陈书记也不能不按规矩办事。”

    花穆岚没有过多跟薛飞纠缠,他一甩袖子就走了。

    薛飞以为这件事就拉倒了,没想到这个花穆岚竟然把一千件防弹衣直接拉到了公安局的库房,想强买强卖,薛飞觉得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

    薛飞告诉警务保障部主任秦开,限花穆岚两天之内把防弹衣取走,如果过期不取,将会直接当垃圾处理掉。

    花穆岚不信邪,他不相信薛飞真敢这么做。

    而薛飞就偏要让他信这个邪,两天后,真就让人把防弹衣扔进了垃圾桶里。不过很快又被花穆岚给捡走了。

    “薛飞,那一千件防弹衣你们公安局真就不能收下吗?”陈敬尧给薛飞打电话,强忍着怒气问道。

    “真的不能。一个农机厂生产的防弹衣,而且没有得到公安部的许可,陈书记你敢穿吗?反正我是不敢让我的手下穿,真出了人命,谁负责?另外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一千件防弹衣,你可以去打听打听,京天有多少警力,京天市局需要一千件防弹衣吗?我跟你说句实话,我们市局一百件就够了,而且根本就不需要更换,我不可能把有限的经费浪费在这种地方。”薛飞有理有据地说道。

    陈敬尧之所以会给薛飞写条子,是因为他觉得在上次让薛飞放人的事情上他做了妥协,他希望能够得到回报,所以就给他的老乡花穆岚批了防弹衣的条子。

    当然,可想而知的是这个条子不可能是白批的,因为陈敬尧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无缘无故去帮助别人的人。

    陈敬尧听了薛飞的话没有就此罢休,而是说道:“那就这样吧,你写一个关于需要防弹衣但资金紧张的报告,然后我来想办法让市财政出这笔钱。”

    薛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写不了,我这边还有事,就不跟陈书记闲聊了。”

    说完,薛飞“啪”的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连续两件事都让陈敬尧很没面子,陈敬尧怒火中烧,就产生了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念头。

    经过几天绞尽脑汁的思考,陈敬尧想出了一个通过“合法程序”将薛飞免掉公安局局长的办法。

    晚上,陈敬尧与冰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童家学吃了一顿饭,陈敬尧将他的办法告诉童家学后,童家学表示愿意与陈敬尧联手干这件事。

    第二天,童家学带着人先是到冰城的各个区分局和一些派出所进行了调查,主要内容就是让他们谈对薛飞这个人的看法,强调一定要说实话,有什么不满尽管说出来,不要藏着掖着。

    这一天童家学调查了将近一百人,结果薛飞获得了一致的好评,都说薛飞是一个好局长,他当了局长以后,公安局上下,都有了焕然一新的面貌。童家学听了非常不高兴,因为白白跑了一天。

    向陈敬尧汇报了以后,陈敬尧就召集了所有市人大常委会的常委进行开会,让所有人给薛飞当局长期间的表现投票。

    加上陈敬尧和童家学一共是三十三个人大常委,结果有三十一个人大常委对薛飞投了优秀票,也就是说只有陈敬尧和童家学投了差评票。

    陈敬尧想出的主意是通过人大评议的方式评议掉薛飞的局长之职,也就说如果各级干部和人大常委们,大多数人认为薛飞这个局长当的不好,那么人大常委会就可以不让薛飞再当局长,可惜陈敬尧并没有得逞,而这件事薛飞根本就不知道。

    “你们怎么回事啊?刚刚说了一大堆,全都是好的,薛飞他是人,又不是神,怎么可能没有缺点呢?”童家学十分不满地说道。

    “做人说话得凭良心,当初彭长江干的时候怎么样,公安局上下乌烟瘴气,社会治安极其混乱。而薛飞当一把手干的怎么样,大家有目共睹,冰城人民有目共睹,全国人民也是有目共睹的。好就是好,我们干不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情。像薛飞这样的好干部我们要保护,不能迫害!”另外一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说道。

    陈敬尧听了很刺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起身就走了。

    本部来自看书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