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倒霉的栾龙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这次的事情让栾龙和山哥有了真正的危机感,如果以后要是长期被便衣警察盯着,他们这生意干脆就别做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他们必须要给予强有力的回应,告诉对方,如果他们干不下去,谁都别想干下去。

    就在栾龙和山哥正想着如何还以颜色的时候,廖川那边出事了。

    日日夫之前一直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从事毒品生意,但最近他又开拓了临近的西伯利亚地区的毒品市场,所以毒品的需求量突然猛增,一周前廖川派人刚送过去五千斤,现在就又要五千斤,廖川就赶紧安排人发货。

    有了之前二宝子的教训,廖川不敢再轻易用新人了,都是用熟门熟路的老人运送毒品。

    晚上示意点半左右的时候,鸿运食品厂里,押车人和装车的人对了一下车上的货物,确认无误后,押车人就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上了车。

    推了一下正在后面睡觉的司机,司机醒了以后,押车人说时间差不多了。司机下车去洗了把脸,整个人清醒了许多。

    上车点上一根烟,将车发动后,一边抽烟一边盯着时间。正好十二点的时候,司机把烟头顺着窗户扔了出去,关上车窗开车就离开了鸿运食品厂。

    出了市区,到了收费站正准备交钱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十好几个人,举着枪拦在了车前,一个人亮了一下警察证,然后大声说道:“警察,赶紧下车。”

    押车人和司机见状都十分惊慌,怎么会有警察呢?有心不想下车,可是又怕警察开枪,只好故作淡定推开车门下了车。

    警察将两个人据起身,搜了下身,然后就带到了一边。

    一个警察上了车,将车开过收费站,把车靠边停了下来。

    从车上除了找到找到驾驶证和行驶本以外,没有再看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司机双手抱头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说道:“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人啊,你们抓错人了吧?”

    “是不是抓错人,一会儿就知道了。车上装的都是什么呀?”一个警察冷声说道。

    “食品,出口俄罗斯的,都是国家免检产品。”押车人说道。

    “把车厢打开。”

    两个警察将车厢门打开,几个警察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然后两个警察上了车,仔细一看,全都是一箱箱的乳制品。

    随便打开一箱,里面都是袋装的。

    “都是牛奶,没有别的东西。”押车人说道。

    警察拿出一袋用车钥匙扎漏后,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确实是牛奶的味道。

    “你们要想喝,打开的这箱你们就拿走吧。”押车人笑着说道。

    警察把打开的这袋递给下面的警察,然后就把一箱箱的牛奶往车下搬,押车人和司机一见不由得眉头紧锁。

    “你们这是干什么的呀?你们都搬下来了,让我们怎么办啊?我们可还着急送货呢。”司机说道。

    “你放心,耽误不了你们多长时间。我们需要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如果什么都没有,我们会再帮你装上去的。”下面的一个警察说道。

    看着外面的一箱箱牛奶被搬下了车,车上的两个警察离最里面的货越来越近,押车人和司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当看到车上的一个警察从最里面的中间位置抽出一箱牛奶的时候,押车人和司机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突然撒腿就跑。

    警察见状抬腿就追,由于司机的年岁稍大,五十多岁了,他没跑多久就被按在了地上。而押车人才三十多岁,身轻体健,在一辆辆之间绕来绕去,一会儿的工夫就跑没影了,警察没影抓到他。

    车上的警察从箱子里拿出一袋扎破后,闻了闻,没有一点牛奶的味道。用舌头稍微舔了一下,冲车外说道:“是液体冰毒。”

    车下的警察看了一下箱子上的地址,便赶忙给姚绪成打电话:“姚队,在林AC77453的箱式货车上确实发现了毒品,是鸿运食品厂生产的。车上一共两个人,抓到了一个,跑了一个。”

    下午的时候,禁毒支队接到举报电话,说今天凌晨会有一辆车牌号为林AC77453的箱式货车运送一批毒品离开冰城。禁毒支队接完这个电话后不久,薛飞就收到了苏志坚的短信,说印明海向禁毒支队打了电话。薛飞随即就给姚绪成打了电话,让其部署晚上的行动。

    于是就有了警察在收费站前查车的一幕。

    姚绪成接完电话,随即就带人赶奔了鸿运食品厂,虽然到达的时候已是人去楼空,但经过检查,发现这个食品厂其实就是个幌子,实际上就是个披着食品厂外衣的制毒厂。除了厢式货车上的那五千斤毒品外,在食品厂内,还查获了成品毒品两万多斤,半成品五万多斤,各种原料超过十万斤,这显然是一个大型的制毒厂。

    姚绪成向薛飞报告了以后,薛飞非常高兴,而且薛飞判断,这肯定就是窦云龙制毒贩毒集团的制毒厂,但是不是唯一就不知道了。

    将司机带回队里就进行了审问,司机只说他就是个开车的,其他情况一概不知。问他为什么跑,他说害怕,见那个押车的人跑,他就跟着跑了。

    警察显然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换了很多种审问的方式,可是司机始终坚持说他不知道车上装的毒品,他就是个开车的,剩下的什么都不知道。

    廖川接到电话,得知鸿运食品厂被警察给抄了,就赶紧给窦云龙打了电话。当时窦云龙刚上床准备睡觉,听到这个消息,立马就穿衣服去了仙崎居。

    上次因为两车的羟亚胺窦云龙就被气了个够呛,这次一个制毒厂都被警察给端了,窦云龙简直是暴跳如雷,听廖川介绍完情况后,抬手就给了廖川一个大满脸花。

    “你他妈还能不能行了?你接手才多长时间啊,这都连着出两次事了,一次比一次大,下次是不是老巢都得让人给端了呀?”窦云龙怒不可遏的冲廖川吼道。

    “这……这个不能赖我呀。我一切都是按照相关规定和以往的办事方式来做的,没有任何问题。”廖川感觉自己很委屈。

    “没有问题警察怎么会在收费站守株待兔呢?这不说明事先有人走漏消息了吗。你是毒品的全权负责人,你没能及时发现,不是你的责任吗?还敢说不赖你,难道要赖你老子我吗?”

    廖川无言以对。

    窦云龙的制毒集团是由多个制毒窝点组成的,其中鸿运食品厂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制毒窝点,被警察给端了,还不仅仅是损失厂子里的毒品问题,厂子是龙城集团旗下的,将会对龙城集团有着非常大的影响。

    窦云龙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半晌,他停住脚步问道:“厂子里的人都跑了吗?”

    “都跑了,我已经都让他们躲到安全的地方去了。龙哥,我认为这次的事情也肯定是栾龙所为,他肯定是在报复之前你让手下的便衣警察抓他的事情。如果不将栾龙彻底干掉,恐怕以后会后患无穷。”廖川觉得肯定是栾龙干的,除了栾龙就没别人了。

    “我不管是谁干的,这次的所有损失全部由你补偿,而且是按卖价计算,折换成现金,我要在三天之内看到。”

    “龙哥……这……这么多钱我上哪儿去弄啊?”廖川一听头就大了,十几万斤的货,还全部按卖价计算,那得是多少钱啊。

    “那是你的事。你应该偷着乐,因为是你,所以我只让人负责经济损失,要是别人,除了经济损失,我还会让他尝尝家法的滋味。”窦云龙用手戳了戳廖川的胸口,转身就走了。

    窦云龙让赔,廖川不敢不陪,算了一下十几万斤的货按卖价计算的价值后,廖川想哭的心都有,这些货硬生生把他三分之一的家底给拿走了,这可是他多年积攒下来的,真是感觉心在滴血。

    当三天之内把所有现金都凑齐后,窦云龙特地让印明海清点了一遍。

    “没错龙哥,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印明海面带笑意地瞥了廖川一眼,然后对窦云龙说道。

    窦云龙黑着脸看着廖川说道:“我知道你肯定特别心疼,我这么做就是为了让你心疼,因为不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我看你是很难真正把你的聪明才智运用到毒品上的。这是第二次了,老话讲事不过三,如果再有一次,不管大小,廖川你记住了,你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窦云龙说完就走了。

    印明海幸灾乐祸道:“哎,这下知道毒品生意不是那么做的了吧。轻敌就是等于自杀,你把你的对手想的太简单了。海燕啊,你可长点心吧。”

    印明海说完出去叫了几个人进来,把所有现金全部都拎走了。

    “栾龙!老子跟你势不两立!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所有人出去后,廖川发泄式的怒轰了一声,然后便怒气冲冲的将办公室给砸了。

    为了进行报复,廖川一开始是打算对栾龙直接下手的,而且是打算下死手,直接将栾龙干死,彻底斩草除根。

    可是在经过调查以后,发现很难操作,因为无论是栾龙和山哥,平时出门身边都跟着不少人,很难有下手的机会。而干这种事,就是一锤子买卖,必须一次成功,否则下次再想干就会更难。

    见对栾龙下手没机会,廖川就转移了方向,决定对栾龙的制毒厂下手。

    对于制毒厂的具体位置廖川早就让手底下的人查清楚了,经过一番打探后,一天深夜,廖川的几个手下就开着一辆小型货车去了青山公墓。

    来到公墓的后面,也就是栾龙和山哥合开的制毒厂,车上的人下了车以后,每个人拎着一桶汽油,在院墙的外面撒了一圈的汽油。然后又回到车上拿了几大包的干棉花,分别往里面倒上汽油放在了墙的上面。先用打火机将几包棉花点燃,用木头杆子捅进院子里后,又将外面围墙的一圈汽油给点燃了。

    十月低的冰城正是秋季多风的时候,当火遇到汽油和棉花以后,风助火势,火借风威,也就几秒钟的工夫便大火熊熊,将整个院子包围在了火里。

    听到院子里面的惨叫声,外面的人拿出几个手雷,拉掉引信就扔了进去,随即就听到了爆炸的声音。

    几个人上了车,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由于制毒厂就在青山公墓后面的不远处,火光和爆炸声引起了公墓值班人员的注意,就赶紧打了119和110报警。

    这起事件因为发生在荒郊野外,又是深夜,根本就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栾龙和山哥也是在第二天给小五小六打电话,问那批货干出多少的时候才知道出事的。

    见电话始终打不通,两个人就开车赶了过去,结果一到现场就傻了,原来盖的简易砖房如今变得漆黑一片,面目全非。走进去一看,竟然发现了一只手,把两个人吓得够呛。

    栾龙紧忙给薛飞打电话,薛飞根本就不知道,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昨晚那里发生了火灾和爆炸事件,死了四个人。

    是谁干的栾龙心知肚明,只是没想到刚刚让便衣警察收拾他们一次,紧接着就又来了一次,栾龙和山哥简直都要气炸了。

    “一山不容二虎,你跟你姐夫好好商量一下吧,如果我们还想干,就必须干掉他们,否则我估计下一个死的就是咱们俩。”山哥感觉冰城他暂时已经不能呆了,必须得赶紧走,然后再做打算。

    将山哥送到了机场,栾龙就去找薛飞了。

    “姐夫,你赶紧想想办法吧,对方都他妈玩命了,咱不能就这么被他们给欺负住啊。如果我们要是不给对方一个回应的话,冰城以后的毒品市场就全都是他们的了,我们的努力就功亏一篑了。”栾龙心急地说道。

    “我一直在想办法,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对他们的情况不了解。他们能找到你的制毒厂,但我们找不到他们的制毒厂,如果能找到,我现在就派人过去查抄。”薛飞猜窦云龙他们一定是觉得遭到举报是栾龙所为,所以才会对栾龙进行如此狠毒的报复,想想栾龙还真是够倒霉的,完全是替印明海背了黑锅。

    这种狗咬狗对于警方来说无疑是好事,但栾龙的制毒厂没了,对他们就少了一个牵制点,失去了一个让他们可能暴露的机会,这可不是警方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

    “找不到制毒厂,可以直接抓他们的人啊。”

    “哪有那么简单。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没有证据,人家不承认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薛飞想了想说道:“如果换个角度想,你的制毒厂没了也是好事,他们这么做无非就是想抢冰城的市场。既然你没有毒品了,那他们肯定就会和那些分销的头目进行联系。你叮嘱他们,一旦他们给分销的头目放货,你就告诉我,然后我就派人去抓,你觉得怎么样?”

    栾龙叹了声气,一想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如此。

    本書源自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