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第一次扳手腕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下午,薛飞吃完午饭刚进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品书网

    推门进来的是经侦支队支队长李富明。

    李富明将一份材料放到薛飞的办公桌上说道:“薛局你看一下。”

    薛飞拿起来翻看了一下说道:“事实很清楚,符合刑拘条件,有什么问题吗?”

    李富明迟疑了一下:“没有,那我这就让下面的人去办。”

    三天后,薛飞接到了陈敬尧的电话。

    “有事吗陈书记?”薛飞问道。

    “前几天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虚假出资案的几个股东啊?”陈敬尧语气冷淡地问道。

    薛飞稍微想了一下,就想起了三天前李富明给他看过的那起案件:“你是说盛行地产的事情吧,是有这么个事,已经被刑事拘留了。”

    “把人放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事情摆平就行了。”陈敬尧一副命令的口吻。

    “放人可不行啊,他们已经犯罪了,而且犯罪事实很清楚。”

    “你就说能办还是不能办吧?”陈敬尧的话里威胁意味非常浓重。

    “真办不了,检察院那边已经批捕了,没法放人。”薛飞话音未落,那头就“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冰城市职业技术学院有东西两个校区,由于年头久远,加上规划问题,学院就搬走了。东校区改建成了新的市卫生学校,西校区则被一个叫倪虹的女人通过运作,将原公共性质的用地,转为了商业用地,准备建造商品房。

    倪虹想通过转手这个房地产审批项目获利800万。她和几个人虚假注资了一家名叫盛行地产的开发公司,打算以地块做抵押向银行融资,进行空手套白狼式的房地产开发。但这个项目运作了没有多久,资金链就出现了断裂,倪虹就打算让几名股东潜逃,但最终被公安机关给抓获归案。

    这件事跟陈敬尧有什么关系啊?

    薛飞想到那天李富明来跟他汇报这件事时有些异常,就打电话把李富明叫了过来。

    “盛行地产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薛飞质问道。

    “这个……”李富明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这个那个的,赶紧如实说。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你的事?”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呢。”李富明紧忙否认,知道不说是不行的,便硬着头皮说道:“这事跟陈敬尧书记有关。”

    “跟他有什么关系?”薛飞很好奇。

    “根据我们的调查,他和倪虹的关系不一般,职技学院西校区就是通过他的手,从公共性质用地,转为商业用地的。”

    薛飞才明白,敢情是这么回事,难怪陈敬尧会给他打电话呢。

    “倪虹到案了吗?”

    “没有,但她一直在我的监控之下。”

    “你想干什么呀?为什么其他人都抓了,不抓倪虹?我告诉你,赶紧把她缉拿归案,否则一切后果有你承担。”薛飞很恼火。

    “我知道了,我马上派人去。”李富明臊眉耷眼地说道:“其实我不是不想抓她,只是怕抓了你会为难。”

    李富明的想法是,这起虚假出资案不是什么大案子,到时法院审的话,有可能都不会判刑,最多也就是管制和拘役。薛飞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得罪了陈敬尧,对薛飞是非常不利的。所以觉得把其他人抓了就得了。

    不过对于倪虹李富明也不敢放任自流,一旦薛飞要是追问起来,他可没法交差,就让人盯着,只要倪虹不跑,就先不用抓她。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公是公,私是私,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不能徇私枉法。另外,我没什么可为难的,依法办事有什么可为难的。”薛飞明白李富明是为了他好,但绝不能因为倪虹和陈敬尧的关系不一般,就高抬贵手。一旦有了第一次,以后这种事情就还会再发生,到时是不是要继续给陈敬尧面子呢?

    李富明转身刚要走,薛飞又说道:“去检察院把逮捕令办了,这个案子谁要是跟你打招呼,你就让他来找我。”

    李富明走了以后,薛飞给分管经侦支队的樊胜陆打了电话,告诉他这个案件绝对不能做任何的关照。

    然后,薛飞又给薛家强打了个电话,让他调查一下倪虹与陈敬尧的关系。

    陈敬尧让薛飞把其他被抓的股东放了,薛飞没有答应,随即又把倪虹抓了,陈敬尧非常恼怒,他觉如果这件事要是谢长顺打招呼,薛飞绝对会照办的。

    不给他面子也就算了,打他的脸,陈敬尧认为要是不给薛飞点颜色看看,薛飞是不会把他这个新书记放在眼里的。

    拿起电话,陈敬尧把市委组织部长裴新明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啥事啊陈书记?”裴新明问道。

    “怎么样才能架空薛飞在公安局的权利?”陈敬尧直截了当地问道。

    裴新明一脸的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现在就想,然后告诉我。”陈敬尧说完,拿起水杯就喝起了水,一副我不着急,你慢慢想的样子。

    裴新明并不想给陈敬尧出这样的主意,但陈敬尧这么说了,他没法不给一个答复,就坐下来开动脑筋想。

    大约十几分钟左右,裴新明说道:“可以用明升暗降的方式。”

    “怎么个明升暗降?”陈敬尧问道。

    “可以提拔薛飞当市政法委常委副书记,然后把他在公安局的党委书记降为副书记,另提一名副局长任党委书记,这样就能大大架空他的权利。”

    陈敬尧想了想,脸上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好,这个主意不错,你去运作这件事吧,越快越好。”

    裴新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想到谢长顺一直都很关照他,还要提拔他当市委副书记,而他和薛飞平常的关系也不错,他真要是听陈敬尧的那么干了,实在是不妥。

    想来想去,裴新明决定把这件事告诉薛飞,让薛飞尽快想办法解决。

    薛飞以为倪虹的事情就那么过去了,没想到陈敬尧还要报复他,真是好笑。

    薛飞不打算坐以待毙,而是主动出击。转天,他直接去了市委市政府找陈敬尧。

    “陈书记,我听说你要提拔我?”薛飞笑着问道。

    “你的消息还真灵通啊。没错,我是要提拔你,像你这么优秀的局长,做个副市长哪行,最应该去的地方应该是政法委嘛。”陈敬尧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对于陈书记的器重我是非常感谢的,只是职务调整的不是很合适吧?政法委是老子,公安局是儿子,政法委的常务副书记到了公安局反倒成了党委副书记,当老子的还能同时当儿子?”

    陈敬尧没想到薛飞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一下子脸色就阴沉了下来,眼神中也满是怒意。

    “你要是认为我这个公安局长当的很碍你的眼,你可以利用你市委书记的权利免掉我,但你别忘了,我作为一个党员,也有想省里反映你问题的权利。虚假出资案的事情怎么回事,你应该比我清楚。”薛飞嘴上说陈敬尧可以免掉他的位置,其实心里知道陈敬尧根本做不到。抛开他是省公安厅的党委委员不说,想要免掉他的局长,必须经过省公安厅,有赵大海在,怎么可能让陈敬尧得逞。

    薛飞又说道:“你是市委书记,整个冰城的一把手,需要操心的事情非常多。我只是公安局的局长,我不会没事故意找你麻烦,但你最好也别惹我,咱们各走各的路,对谁都没有坏处。”

    薛飞站起身笑着说道:“那我就不打扰陈书记了,告辞了。”

    陈敬尧盛怒不已,薛飞出去后,他伸手就把办公桌上的水杯给推到了地上。

    半晌,陈敬尧消了气,拿起电话打给了裴新明:“薛飞的人事安排就算了吧。”

    裴新明随即就把事情转告给了薛飞。

    薛飞觉得陈敬尧还算是聪明,如果陈敬尧真敢把他降为公安局的党委副书记,他就把陈敬尧和倪虹的事情抖出去。

    薛家强派人调查到,从陈敬尧当市长时起,倪虹就成为了陈敬尧的情/妇。这些年倪虹依靠陈敬尧,没少捞好处,如果真追究,陈敬尧的问题将会非常严重。

    但薛飞不愿意讨这个嫌,只要陈敬尧不针对他,他也不愿意去跟陈敬尧对着干,毕竟陈敬尧位高权重,他一个公安局局长和市委书记为敌,能有什么好处?何况贪腐的人多了,根本做不到有腐必反,所以陈敬尧让步,他也会向后退。

    在陈敬尧的办公室,薛飞的话说的还是挺狠的,目的就是想起到警告的作用。薛飞相信经过这次事情以后,陈敬尧应该不敢在轻易乱打他的主意了。

    赵大海被赵日天伸手推了那一下后,在医院整整住了一个月,并不是赵大海的伤情有多么严重,而是医生经过综合诊断,认为以赵大海的身体情况和精神状态,最好还是好好的修养一下。想到之前猝死的孟德胜,赵大海就接受了医生的建议。

    今天赵大海出院,薛飞一早就给赵大海和景春玲打了电话,说为了庆祝出院,今天晚上他请客吃饭,不过不去外面吃,就在家里吃,他下厨。赵大海和景春玲都非常高兴。

    临下班前,薛飞和赵大海景春玲先沟通了一下菜谱,然后傍晚下了班,薛飞就直接去了赵大海家里。

    忙活了两个小时,五个菜一个汤,荤素搭配,以素为主。端上桌以后,薛飞先给赵大海和景春玲各盛了一碗汤,让个人尝尝开开胃,尝尝味道如何把。

    两个人尝过以后教授称赞,都说好吃。

    而在尝过薛飞做到菜以后,景春玲忍不住感慨道:“难怪饭店里的大厨全都是男的呢,看来这男的做起饭来还真是好吃,就薛飞做的这菜的味道,我是做不来的。”

    赵大海认同的点了点头:“这个我可以作证,你确实做不了这么好吃。”

    赵大海的话惹得景春玲一阵嗔怒,随即饭桌上便爆发出了开心笑声。

    闲聊了几句,薛飞见赵大海和景春玲的心情都不错,就把话题转移到了赵日天的身上。

    “日天一直在关注着您的情况,得知您今天出院,他特别高兴。”薛飞看着赵大海说道。

    赵大海和景春玲听到薛飞的话,两人的表情立即就发生了变化,但景春玲的变化不是很大,赵大海的变化则尤为明显,一看就是不高兴的样子,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

    “其实日天的本意并不是想还手打您,这一点我相信你们二老都是清楚的,他不是那么混蛋的人,只是赵叔您当时真是把他打急了,他也是一时生气,实际上是想拦住您别打了,结果没想到您会脚下一滑就摔倒了。事后我给他骂了,他自己也知道错了,而且一直求我跟您二老说情,希望你们能原谅他。我没有同意,我觉得虽然是无意的,但伸手就不对,我告诉他必须经过深刻的反省,否则就算是您二老原谅他,他要是想恢复工作,我都不同意。一晃都过去一个月了,他的认错态度非常诚恳,要不是担心你们二老气还没消,他早就回来认错了。另外他也不能这么一直停职下去,不合适,所以你们二老就原谅他吧,给他一次机会,怎么样?”薛飞不想看到赵大海和赵日天继续这样下去,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和好如初。

    景春玲对于赵日天和奚韵离婚一事确实生气,但她觉得赵大海那么打赵日天,也很欠妥,毕竟赵日天是那么大的人了,即便离婚,那也是赵日天自己的选择,他们可以提意见,动手打人实在是不应该。所以在赵大海和赵日天这爷俩的事情上,她的态度跟薛飞是一样的,希望他们爷俩能够尽快和好。

    只是赵大海确实是生气,另外年纪也大了,又有个倔脾气,景春玲为了顺着他,希望他尽快把身体养好,也就没有跟他提过赵日天的事情,怕他动怒。如今薛飞过来说和,她觉得时机非常好,赵日天也受到了惩罚,赵大海的身体也恢复了,气也消的差不多了,这一篇也就该翻过去了。

    “我没有任何意见,你也表个态吧,你不会真希望一直跟日天冷战下去吧。”景春玲看着赵大海说道。

    赵大海沉默了片刻,余怒未消道:“你们以为我是生气他推我那一下吗?我是生气好好的日子他不知道好好过。奚韵多好的姑娘啊,个人条件好,家庭条件也好,之前他犯了错,人家就原谅他了,还想让人家怎么样?可他怎么做的,干得是人事吗?对得谁?”

    赵大海看着薛飞,态度坚定地说道:“你告诉他,想让我原谅他可以,恢复工作也可以,他要么和奚韵复婚,要么再找一个能结婚的女朋友给我带回来。什么时候他能做到,我什么时候原谅他,给他恢复工作,否则没门。”

    自打赵日天和奚韵结婚后,赵大海就等着抱孙子,想享受一下天伦之乐。结果没等来孙子,却等来了离婚,真是把他给气坏了。像奚韵这么好的姑娘都不知道好好珍惜,赵大海实在搞不懂赵日天究竟想干什么,想找一个什么样的?

    所以赵大海也不强逼赵日天复婚,也可以找别的女孩,但必须得给他领回来,想敷衍他可没门。这次他必须让赵日天长长记性,不然以后赵日天指不定还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薛飞和景春玲听后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什么都没说。

    本書源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