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再次失利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欧阳锦绣之前来冰城看薛飞和欧阳信盛的时候,顺便也看了一下下半年冰城即将上马的路桥工程。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在众多项目中,有一个名叫“新江东桥”的项目非常吸引欧阳锦绣的眼球。

    冰北公铁两用桥也叫江东桥,于1933年建成投用。由于超过了使用年限,上层公路桥已于两年前停止使用,下层铁路桥采取限速、限量运营,但仍存在安全隐患,修建新的冰北公铁两用桥已经势在必行。

    欧阳锦绣之所以看上这个项目,并不是因为这个项目在所有路桥项目里是最好的,相反是比较一般的项目。之所以选择它,主要是源于之前江上大桥项目的竞标失利,欧阳锦绣觉得作为一个外地公司,还想进入林江的基建市场,太大太好的项目他们想要拿下是有难度的,不如先从一般的项目开始,关键是想要先进入这个市场。

    作为华健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欧阳锦绣亲自负责京天路桥集团对于这个项目的投标工作,可见其重视程度。

    为了能够拿下这个项目,标书可谓做的是精益求精,而且价格报的比较低,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有竞争力。

    标书投出去以后,很顺利的就通过了初评,接下来就是最终的评标。

    作为林江省最大的民营企业,龙城集团对于路桥工程一向是情有独钟的,窦肖龙不仅是干这个起家的,而且专门愿意和政府打交道,原因很简单,不仅能接触到领导,同时还不担心拖欠工程款。

    针对下半年冰城即将上马的七个路桥工程,窦肖龙专门召开一个高层会议,会上明确表示,这七个工程,他们要保四争五,意思是最少拿下四个,但力争拿下五个。

    需要知道的是,这七个工程项目的总投资高达150亿,窦肖龙的胃口就是这么大。

    当然,窦肖龙可不是盲目的胃口大,他并没有要将七个项目全部拿下,原因是他算了一笔账,对于利润最高的项目,他是必须要拿下的,而这七个项目里,有四个优质项目,这就是为什么窦肖龙要保四的原因。剩下的三个可以拿,也可以不拿,项目小,挣得又不多,在窦肖龙看来没什么意思,小虾米是可以赏赐给其他公司的。

    为了能够完成保四争五的目标,龙城集团旗下的东风路桥也做了积极的准备,但这只是个基础,真正想要拿下想要的项目,其实还得由窦肖龙出马。

    晚上,窦肖龙请曲海波以及评标委员会的所有成员在钻石豪门大酒店吃了顿饭。

    虽然评标委员会的成员都是行业内的专家,不是政府的官员,但见到曲海波这个林江省一号行政首长,一个个都像是见了亲人似的,毕恭毕敬,笑脸相对。

    酒过三巡,窦肖龙看着金光友说道:“红旗大街打通工程、南北大直街改造、三环路工程、72项配套工程,似乎是下半年七个项目里最好的是吧?”

    金光友是所有项目的评标总负责人。

    金光友一听窦肖龙的话,立即就明白了话中的意思:“是的,这个工程收到的标书也是最多的。我相信最终中标的一定是最优秀的公司。”

    曲海波开口说道:“龙城集团这些年为冰城,乃至林江省的发展,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除了经济贡献,他们还热心公益事业,做了很多善事,所以我说龙城集团是一个爱心企业、良心企业、有心企业。窦总是咱们林江的有功之臣,你们一定要对龙城集团多多关照啊。”

    众人听了纷纷点头,说一定一定。

    窦肖龙看了一眼身旁的助理,助理便起身出去了。时间不长,助理拿着一个大盒子回来了,把里面装得一个个小盒子,分别发给了每一个评标委员会成员。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窦肖龙说道。

    金光友拿开盒子一看,是一块欧米茄手表,金友泽对手表略有了解,他知道这款手表的价格应该在十五万左右。

    盖上盒子,金光友忽然想到一件事,问道:“窦总还记得之前江上大桥项目有个参与竞价的京天公司吗?”

    窦肖龙想了一下:“你是说京天路桥集团?”

    “没错,就是这个公司,他们这回也参与了项目投标。”

    “是吗?他们参与哪个项目了?”

    “新江东桥项目。实话实说,就这个项目而言,他们的设计和报价非常有竞争力,至少以我目前所看到的标书,他们是最好的。”

    窦肖龙看了看身旁的曲海波,曲海波表情严肃道:“这个公司之前的董事长到冰城来嫖娼被抓的事情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影响非常恶劣。一个公司如何,最直接的体现就是看它用的人如何。一个来为公司办事,还是第一次来冰城的人,居然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而是放在嫖娼上,可想而知这样的公司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们在评标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啊。”

    评标委员会的所有成员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全都记住了京天路桥集团这个公司。

    吃完饭,窦肖龙示意金光友先别走,将所有人送走后,窦肖龙又返回了包间。

    “窦总有事?”金光友问道。

    “新江东大桥项目我也想要,而且我打算这么要……”窦肖龙把他的主意说了以后,金光友面露难色。

    “这不太好吧?”

    “呵呵,没什么不好的,它一个外地公司,给它点颜色看看也是应该的,冰城哪是随便那个阿猫阿狗就能来的呀,对不对?金主任放心,我的做事风格你是知道的,只要对我有帮助的人,我都会铭记于心。”

    金光友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既然这样,也就只好如此了。”

    最终评标的日子如期到来,因为设计方案已经是不能修改了,早就提交了,所以每一个过了初评的公司全都在竞标的演讲上下了一番工夫。

    京天路桥集团派来的演讲人是新任董事长霍恋,这是一位商界女强人,也是欧阳锦绣花费重金从别的公司挖来的。而欧阳锦绣为了此次竞标,特地抽出时间也来到了冰城。

    正式评标前,金光友作为评委会主任发表了简短的讲话,之后一切便按照事先设定的程序进行。

    首先从最优质的项目开始进行评比,结果不出意料,四个最优质的项目全都被东风路桥收获囊中。

    第五个评标的项目便是京天路桥集团参与投标的新江东桥项目,大屏幕公布了每一个参与投标公司的演讲顺序,京天路桥集团被排在了倒数第二个。不过根本就没有等到演讲,欧阳锦绣和霍恋就做不住了。

    因为排在正二演讲的东风路桥的设计方案竟然和京天路桥集团是一样的,霍恋当时便站起身抗/议:“报告评委会,东风路桥剽窃了我们京天路桥集团的设计方案,他们的方案跟我们是一样的,我强烈要求剥夺东风路桥的竞标资格。”

    霍恋将他们的设计方案拿给评委会的成员看,金光友只是扫了一眼,便问道:“你凭什么说是对方剽窃了你们的设计方案,而不是你们剽窃了对方的设计方案呢?”

    这时东风路桥的演讲人不满道:“我们一个本地企业能剽窃你们一家外地企业的设计方案?简直是笑话。说我们剽窃可要拿出证据,否则就是血口喷人,是诽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每一家公司投标书的时间评委会都是有记载的,查一下是谁最先头的标书,谁剽窃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这个办法显然是比较有说服力的,于是评委会就赶紧查了一下投标书的时间记录,结果显示第一个投标书的公司是东风路桥,而京天路桥集团是第三个。

    “事实胜于雄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东风路桥的演讲人义正言辞地说道:“评委会的各位专家,究竟谁剽窃,结果已经出来了,我建议评委会立即取消京天路桥集团的竞标的资格。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竞标的最基本原则,如果让他们继续呆在这里,我相信在座的其他人一定会对评委会的公信力产生质疑。”

    霍恋看向下面的欧阳锦绣,发现欧阳锦绣正在起身离开,霍恋气愤的将手中的演讲稿和设计方案往评委们的桌子上使劲一摔,转身便走了。

    来到外面,霍恋气呼呼地说道:“这就是个阴谋,一定是东风路桥联合了评委会搞的鬼。”

    欧阳锦绣面沉似水,她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显然龙城集团是在针对他们,真是可恶。

    这样一来,意味着京天路桥集团前期做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费了,欧阳锦绣实在是不甘心,她不想就此放弃,就让霍恋先回酒店,她则打车去了市公安局。

    “气死我了!”

    欧阳锦绣进了薛飞的办公室,将手上的包“啪”一下子就扔到了薛飞的办公桌上,要不是薛飞接了一下,包就掉地上了。

    “怎么了?是谁这么不开眼,把我们欧阳主席气成了这个样子?快跟我说,我去奖励她。”薛飞打趣道。

    “你讨厌,我这么生气,你居然还故意气我,看我不打你!”欧阳锦绣走进办公桌就动手打薛飞,但没打几下,就被薛飞抱在了怀里。

    “好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啊。”

    “公司的设计方案被龙城集团给剽窃了……”欧阳锦绣言简意赅的把事情说了一下:“你说我们哪里得罪龙城集团了?他们干吗这么针对我们呀?真是气死我了。”

    薛飞听后琢磨了一下这件事:“可能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四叔。”

    “四叔?”欧阳锦绣很惊讶。

    “嗯。窦肖龙和曲海波走的很近,曲海波现在是本土派的领袖,省委常委会基本上都快成他家的了。也许是知道了你的公司和四叔的关系,就想通过这种方式近一步立威,告诉四叔谁才是林江的当家人。”薛飞猜测道。

    “那要这么说的话,四叔当的这省委书记也太窝囊了吧?”

    薛飞没法说这种话,但其实心里他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自从陈敬尧接替了谢长顺成为了冰城市委书记,薛飞给何清毅打电话,何清毅跟薛飞说了那一番话后,薛飞就在盘算一件事,他已经想的差不多了,只是具体实施还需要一个时机。目前,他正在等待这个时机的出现。

    “这样吧,我找找人问一问,看看能不能有回旋的余地,把你们要投的那个标废掉,重新竞标。我可不敢保证能成功啊,我只能试试看。”欧阳锦绣为了项目都特意跑到冰城来了,薛飞就知道她一定很重视,如今因为被剽窃了方案而失利,心情肯定是特别不好的,薛飞觉得他有必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帮一帮欧阳锦绣。

    “谢谢老公,只有你对我是最好的。”欧阳锦绣在薛飞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

    “亲爱的,你的上围好像比之前更丰满了。”薛飞坏笑道。

    欧阳锦绣挺着胸,一脸的骄傲:“涨了一点点吧,最近一直在做乳腺按摩。不过你能知道大了,还真是厉害。”

    薛飞把手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同样一脸的骄傲:“我的手感可是相当精准的,从来不会骗人。”

    薛飞还真不是吹牛,他所有女人的上围尺寸,他都了然于手,大小一上手,就知有没有。

    欧阳锦绣走了以后,薛飞打了两个电话,最终通过谢长顺的秘书霍明联系上了金光友。

    晚上,薛飞请金光友在冰城大酒店吃了顿饭。

    “金主任,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今天请你吃饭,就是想知道京天路桥集团的设计方案是否被剽窃了,希望你能给句实话。”薛飞开门见山。

    金光友笑了笑,说道:“要是别人问我这个,我肯定就是一句话,没有。但薛市长问了,我不敢撒谎,确实是被剽窃了,而且目的还仅仅是为了拿下项目,同时也是为了恶心这个外地企业。薛市长和这个公司的老板认识?”

    薛飞没有回答,而是说道:“京天路桥集团很希望能够得到新江东桥项目,不知道金主任能否给运作一下,事成之后不会亏待金主任的。”

    “薛市长和霍明的关系那么好,谈亏待可就见外了。说实话,如果能运作,我一定会帮忙运作的。可这个项目已经没有任何的运作空间,因为这是曲省长亲自打过招呼的项目,点名就是要龙城集团中标,我也没办法,薛市长能理解吧?”金光友无奈道。

    薛飞笑着点了点头:“没关系,运作不了就算了。能通过这个机会认识金主任,绝对是一种收获。”

    吃完饭,薛飞给欧阳锦绣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个项目确实是曲海波插手了,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欧阳锦绣此时在欧阳信盛的别墅,挂了电话,把事情给欧阳信盛一说,欧阳信盛脸色非常难看。

    “四叔,您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如果继续下去,以后家族想在林江做项目,将会更加举步维艰,您必须得拿出您省委书记的威严和态度才行啊。”欧阳锦绣觉得这不仅仅是生意的问题,还是面子的问题,堂堂封疆大吏,一省的省委书记,竟然被省长给欺负住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我知道,你就等着瞧吧。”欧阳信盛静静地攥着拳头,发狠道。

    本書首发于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