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彪楞的潘瑞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经调查,两辆厢式货车是一家叫做“运通”的租赁公司的,两辆车在一个星期以前租给了一个叫“万才”的人。品书网 而这个“万才”所提供的身份证是假的,查无此人,姚绪成对此感到很失望。

    薛飞告诉姚绪成要保持乐观,因为好戏才刚刚拉开帷幕,真正的精彩桥段还在后边呢。

    姚绪成离开如月江南会所后,薛飞想到有几天没有看到赵日天了,就给赵日天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一起吃午饭。

    赵日天现在的精神状态要比之前好了很多,不过总得来说,整个人还是比较萎靡的。这也难怪,换成是谁,遇到他这样的三重打击,也很难做到像一个没事人的样子。

    薛飞是本打算吃西餐的,但赵日天说想喝点酒,吃西餐喝红酒不过瘾,还是吃中餐,大口喝啤酒痛快。薛飞没有意见,两个人就去了中餐厅。

    酒菜上来以后,两个人边吃边聊。薛飞为了不刺激赵日天,故意不提之前的事情,但赵日天却自己往上提,目的是为了让薛飞给他求情,希望赵大海能够原谅他,让他尽快恢复工作。薛飞满口答应,说他这两天就办这件事。

    两个人吃完东西,到休息室喝了一壶茶,之后薛飞提议做个足底按摩,两个人就去了按摩室。

    躺在按摩床上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就没话了,这倒不是没的可聊了,而是两个人全都困了,按摩又舒服,很快就睡着了。

    睡了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薛飞的手机忽然响了,薛飞没醒,把赵日天给惊喜了。赵日天还以为是他的手机,一看是薛飞的,就伸手推了推薛飞,把薛飞给叫醒了。

    拿起手机一看,是熊峰打来的电话:“喂,什么事啊?”

    电话里的熊峰声音急促:“薛局长不好了,何苗遇到流氓了。”

    薛飞迷迷糊糊的,听到熊峰的话以后,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没有人保护何苗吗?”

    表面上何苗每天出门只有熊峰接送,实际上有两个人是长期暗中保护何苗的,不过这个人并不是公安局的人,而是薛家强的手下,但身手了得。

    “有两个好心人帮忙,但对方的人太多了,将近二十人,他们现在把何苗给围住了,说什么都不让何苗走。”

    “何苗现在在哪儿呢?”

    “师大南门。”

    薛飞和赵日天换了衣服,就紧忙往出走。

    在会所的门口,两个人碰到了文秀。文秀是过来找佟大志的,薛飞看到她,就让她跟自己走。文秀也不知道干什么,就跟着薛飞离开了会所。

    冰城师范大学的南门,老远就看到大门口旁边围着一群人。

    “你要是不答应跟我约会,咱们就一直在这儿耗着,看谁能耗过谁。”潘瑞色眯眯的上下打量何苗,就像一只贪腥的猫,再看一条美人鱼一样,一直在舔舌头,随时都想张嘴咬上一口。

    “你这个人有完没完?我跟你说多少遍了,她已经结婚了,而且生了孩子,她不可能跟你约会。你赶紧让开吧,如果一会儿她老公来了,你小心吃不了兜着走。”何苗的手语翻译丁嘉怡气愤道。

    潘瑞抬起双手对着丁嘉怡的胸部做了一个抓的动作,丁嘉怡见了又气又羞,骂了句:“流氓!”

    潘瑞哈哈大笑:“大咪姐,我知道你咪大,我早就注意到了,你不用一直在那儿说话刷存在感。我女神又不是没长嘴,用得着你在那儿嘚吧个没玩没了吗?你要是没有男朋友的话,我也不介意把你收了,做我的第五十四个通房大丫头。”

    “你……”丁嘉怡刚要还嘴,何苗拽了一下她的胳膊,示意别搭理他,就当他不存在。

    何苗始终绷着脸,连正眼都没瞧潘瑞一眼,因为在何苗看来,这样的地痞流氓根本都不配她去看,她怕脏了自己的眼睛。

    “女神,你就答应我吧,我求你了,我关注你已经很久了,我又不着急睡你,就是想请你吃个饭,你怎么就不能给我个面子呢。”潘瑞猴急的搓着手,苦苦哀求道:“我求你了好不好,如果你能同意,我现在给你跪下磕个头都行,只要你一句话,我潘大少这一双从来都没有跪父母的膝盖,就是你的了。”

    潘瑞被窦肖龙指使人绑架,并打折了一条腿后,就被潘志峰带到了沪江养伤。潘瑞是非常不愿意呆在沪江的,因为他的狐朋狗友都在冰城,在沪江他谁都不认识,他又不愿意呆在潘志峰的身边,所以养了两个月,稍微好了一点,他就回到了冰城,潘志峰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回到冰城,潘瑞不顾没有完全好的腿,就重新又过去了他所喜欢的生活,绑架的事情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潘瑞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叫西门剑,此人也是个纨绔,其父是林江省著名的企业家,母亲则是省人民医院的副院长。

    鱼找鱼,虾找虾,乌龟专找大王八。

    西门剑和潘瑞长得不一样,但脾气秉性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有个成语叫“臭味相投”,说的就是他们俩。

    西门剑名义上是他父亲一个公司的副总,其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基本就不怎么去。他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游/走在冰城各大院校,他可不是好学去听课,而是四处寻找哪里有漂亮的姑娘。虽然这年头大学生是雏儿的已经少之又少了,但相比那些已经走入社会的女人来说,还是比较纯的。

    你要是问西门剑公司的业务问题,基本相当于问路人。你要是问冰城各大院校哪个学校有好看的女孩,那西门剑如数家珍,倒背如流。而且他还和潘瑞搞了一个冰城各大院校美女排行榜,因为他们俩是纨绔,所以有很多人关注,不仅在各大院校特别火,在网上的论坛贴吧里也是火的不得了,这个排行榜不定期的更新,是各大院校心目中最权威的美女排行榜。

    潘瑞在沪江养伤的日子,西门剑也没有闲着,每天依旧穿梭于各大院校,极力寻找他还没有见过的漂亮女孩。

    何苗并不是冰城师范大学的学生,她只是跟着服装设计学院的院长薛飞,但因为经常去学校停课,所以久而久之,就进入了西门剑的视野。

    西门剑第一眼看到何苗的时候就惊为天人,心说这不仅是师大的第一美女,简直堪称冰城市,甚至是林江省第一美女啊。

    西门剑四处打听何苗的信息,打听来打听去,最后也只打听到何苗的名字,以及何苗旁听生的身份,其他情况一无所知。

    西门剑曾尝试过跟何苗搭讪,但几次都没有成功。后来潘瑞回来了,西门剑就带着潘瑞去看了何苗,潘瑞不看还好,看过以后从此便不能自拔,每天脑子里都是何苗,都得了相思病了。

    潘瑞指天发誓,一定要将何苗追到手。西门剑不信,两个人就打赌,以对方现在的女朋友作为赌注,如果输了,就让对方睡自己的女朋友。潘瑞没意见,两个人便一拍即合。

    要说潘瑞这些年泡妞不是白泡的,各种招数,五花八门的,把能用的全都对何苗用上了,可惜一点用都不管。但潘瑞不灰心,何苗越是不搭理他,他越是兴奋,越是想把何苗搞到手,因为这么多年他就没碰到过这么喜欢的女孩,也没碰到过这么难追的女孩,他就不信做不到。

    不过信心再强,也架不住无计可施。今天找了一堆人把何苗围住,其实是潘瑞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好用逼宫的方式,希望能够收到效果。

    门筱抱着胳膊一动不动,始终是一眼都不看潘瑞,任凭潘瑞怎么说,都是一副没听见的样子。

    潘瑞有点急了:“我承认我是非常喜欢你,你就算是想吊我胃口,你也不能没完没了吧?我告诉你,我的忍耐可是有限的,你要是再跟我玩深沉,再跟我装高冷,我可就不客气了!”

    潘瑞的话薛飞听了满耳,非常恼火,心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直冲冲的就朝潘瑞走了过去。

    赵日天拉住薛飞的胳膊,小声说道:“你最好是别说话也别动手,对你影响不好。我现在是停职人员,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来来来,让一下!”赵日天分开人群就走了进去。

    何苗和丁嘉怡看到薛飞来了,脸上立马都多云转晴,悬着的心瞬间就踏实了。

    薛飞搂住何苗的腰,在耳边小声问道:“没事吧?”

    何苗微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潘瑞一看薛飞跟何苗举止这么亲密,何苗居然还笑了,就不乐意了,伸手指着薛飞说道:“你谁呀?你赶紧把手给我放开,信不信我分分钟废了你的那只手,让你飞机都打不了。”

    何苗定睛一看,发现竟然是潘瑞,先是一惊,而后就是一声冷笑。还以为是谁这么混蛋呢,敢情是他,难怪,真是难怪。

    潘瑞可没认出薛飞,虽然之前在冰城住院的时候,薛飞去医院看过潘瑞,但潘瑞根本就没正眼儿看薛飞,对薛飞也就没有任何的印象。

    “别拿手指人,不礼貌知道吗。”赵日天伸手就抓住了手腕,手上一使劲,潘瑞就若不了了。

    “哎哎哎,疼,赶紧松手。”潘瑞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要被抓断了。

    站在潘瑞身旁的西门剑看了看薛飞,又看了看赵日天,就凑到潘瑞的身旁小声说道:“还是算了吧,赶紧走吧。”

    潘瑞皱着眉甩了甩手腕,没好气地说道:“走没什么走啊,走了你好睡我媳妇是吧?我告诉你,不可能。”

    “你最好赶紧滚蛋,离何苗远点。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要是再敢骚扰何苗,后果你自负。”赵日天松手警告道。

    赵日天其实也认出了潘瑞,知道他是潘志峰的二儿子,私生子。

    对于潘志峰的为人,以及潘齐的为人,这么多年在冰城,赵日天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说潘志峰和潘齐是爷俩,没有人会怀疑,可是说潘瑞是潘志峰的儿子,恐怕是没人会相信的。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可是像潘瑞和潘齐哥俩差这么多的,赵日天觉得也实属罕见。难道是当初生产的时候,配方出了问题?

    “你知道我谁吗你就敢多管闲事?我告诉你,识相的,趁我还没发火,赶紧滚,要是把你瑞爷惹怒了,我不仅要扇你的大嘴巴,我还要睡你的媳妇!”潘瑞不敢再伸手指赵日天,怕再被抓住手腕。

    叶良辰当年在冰城多牛多狂,对赵日天也要忌惮三分,潘瑞敢这么跟赵日天说话,他的行为就已经不能用狂妄和自大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唬,就是彪。

    另外潘瑞好歹也在冰城混了这么多年了,他居然不认识赵日天,这也是够奇怪了。不过今天他遇到赵日天了,赵日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让潘瑞认识的绝好机会。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赵日天把耳朵朝向潘瑞说道。

    “我说,我要扇你的大嘴巴,还要睡你媳妇,各种姿势……”

    潘瑞的话没说完,赵日天抬手就了他一个大耳帖子,势大力沉,把潘瑞打的一趔趄。

    “你个有爹生没娘教的小逼崽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呢吗?潘志峰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肖子孙啊,你学点好,不然小心哪天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赵日天很气愤,心说你还谁我媳妇,我他妈这么些年竟睡别人媳妇了,我要给你点教训,你真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潘瑞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发现出血了,摸了摸被打的脸,怒火中烧道:“你他妈敢打我,老子今天弄死你!给我干他!”

    潘瑞一声令下,就有几个人动手要打赵日天,这时一直站在身旁一声没坑的抬腿就踢倒了一个,随即一拳又放倒了一个。然后一个擒拿又将一个按在地上,踩在了脚下:“都别动,我是……”

    文秀想说我是警察,手都伸兜里准备拿警察证了,但被赵日天给抓住了胳膊,赵日天冲文秀递了个眼色,意思是拿什么警察证啊。文秀心领神会,就没往出拿。

    “都愣着干什么呀,上啊!”潘瑞见其他人都不动了,非常心急。

    “上你大娘!”赵日天抬腿就给了潘瑞一脚,然后接连向潘瑞发招,一边打一边大声说道:“识相的赶紧滚,否则就是这种下场!”

    将近二十号人,说是来帮忙的,其实基本都是来看热闹的,真正能动手的根本就没有几个,尤其再一见赵日天和文秀这身手,谁还敢上前啊,没人愿意为了别人白白挨顿打,于是所有人就全做鸟兽散了。

    作为赵日天的好朋友,西门剑也往旁边站了站,一副跟他没什么关系的样子。

    西门剑看着挨打的潘瑞,心说我可是提醒你了,你不听就不能赖我了。打赌你输了,今晚我可就得睡你女朋友,用什么姿势好呢?

    赵日天心情不好,打潘瑞完全算是一种发泄。

    薛飞看了也特别解气,觉着像潘瑞这样的人,就得揍他,否则他指不定得闯出什么大祸来。

    何苗哪见过这种阵势,看到赵日天把潘瑞打的满脸是血,吓得不得了,就示意薛飞赶紧让赵日天住手,把潘瑞打坏了可就麻烦了。

    薛飞一想也是,赵日天眼下正在停职,要是再惹出点麻烦来,对他恢复工作是极其不利的。薛飞看了文秀一眼,两个人就过去拦住了赵日天。

    “行啦,差不多得了。”薛飞和文秀把赵日天拉到一边说道。

    赵日天意犹未尽,指着潘瑞说道:“小崽子你给我听好了,今天就先放你一马,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