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以阴对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栾龙得知薛飞帮他报了仇,心里别提多解恨了。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而且以后再也不用顾忌印明海了,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栾龙在医院躺了半个月,出院后,山哥在酒店摆了一桌酒席,庆祝栾龙大病初愈,同时也预祝他们的生意红红火火,蒸蒸日上。

    然而制毒厂生产出来的一批货在往外销售的时候,可谓是喜忧参半。喜是货很快就被销售网给消化掉了,所有人谁都没有察觉到新货和过去的老货有任何区别,可见质量确实是过关的。忧是几个区的分销头目在接到货之后的几天不仅相继都挨了揍,还被警告要是再敢接栾龙的货,小心性命不保。

    情况反应给栾龙后,栾龙气愤不已,他猜一定是印明海捣的鬼。

    “你对他们到底了解多少啊?”山哥问道。

    “知之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一个比咱们大的多的制毒贩毒团伙,而且就在冰城。”栾龙背有薛飞这个大树,他在冰城不怕任何人,但他在明,印明海在暗,他根本不知道印明海会干什么,这一点他太吃亏了。

    山哥之前因为三大家不再向他进货一事来冰城的时候,就调查过窦云龙的制毒贩毒集团,可惜查无所获。如今再次碰到了同一个对手,山哥觉得如果不搞清楚对方的底细,他和栾龙的制毒厂想在冰城长久的开下去,恐怕是非常难的。

    “你姐夫薛飞对他们也一点都不了解?”山哥不相信一个地方的公安局局长,会对当地一个特大制毒贩毒集团毫不知情,这是不符合常理的。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姐夫他只是见过负责跟我联络的人,至于对他们有没有了解,我还真不清楚。”栾龙从来没有问过薛飞,薛飞也从来没有跟他说过。

    “这件事只能找你姐夫帮忙,让他帮咱们了解一下对方到底是什么路数,知己知彼,咱们才能不被动。”

    “好,我晚上就去见他。”

    晚上栾龙和薛飞见了面,把各个区的分销头目的遭遇告诉了薛飞。

    “姐夫,这个忙你无论如何也得帮我,不然这生意就没法做了,以后肯定得经常被他们欺负。”栾龙非常严肃地说道。

    “关于他们的情况我是有一些了解,可是了解的也并不多。”薛飞在犹豫要不要适当的透露给栾龙一些。

    “那你就把了解到的告诉我,山哥人脉很强大,说不准他能顺着你说的情况查到他们的底细。”

    栾龙的话一下子就让薛飞打定了主意,心说对啊,可以让荣金山去查啊,说不准会有奇效呢。

    于是,薛飞就挑着能说的情况告诉了栾龙一些。另外还告诉栾龙,如果以后再有人找分销头目的麻烦就报警,警察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栾龙把从薛飞那儿了解到的情况跟山哥说了以后,山哥并没有感到惊喜,他觉得薛飞说的这些,譬如头目叫印明海和廖川,他们经常出没的场所等,都没什么大用。干这一行的每个人都有十个心眼,尤其是这些头目,指望通过跟踪他们找到制毒的地点根本不可能,他们基本都会通过电话遥控,而那些最下面干活的人,你根本无法知道他们具体是谁。

    所以千万别指望能一下子找到他们的老巢,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山哥认为最靠谱的办法还是找他们的进货渠道,那么大一个制毒团伙,不能在冰城采集原谅,一定是从外面进。可之前他通过他的关系网查过,国内并没有哪个地方向冰城售卖过可以制毒的原料,这就奇怪了,他们的原料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呢?总不能从天上掉下来的吧?

    山哥动了想要派人去物流园区打探情况的念头,虽然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是总得应该干点什么。不过最后山哥还是否掉了这个想法,如果运原料的车要是不到物流园区,直接到制毒厂,那不是白忙活吗。

    一头雾水,一点方向都没有。

    自打不再负责毒品生意以后,印明海整个人极其消沉,有种每天无事可做,混吃等死的感觉。

    以前感觉每天过的都很快,忙点这个,干点那个一天就过去了。现在是度日如年,一觉睡到大中午,中午吃完接着睡,晚上夜店把扭干,干到天亮接着睡。

    这就是印明海现在几乎每天重复的生活,可能在外人看来很潇洒,但对于他而言,他并不愿意每天都过这样的生活。

    晚上,松江区的大密密KTV包间里,印明海正在一个人独自扯着嗓子嗨歌:“在那局花盛开的地方,有我迷人的故乡。菊园荡漾着小三们的欢笑,局花映红了表子们的脸庞……”

    苏志坚在走廊里,老远就听到了印明海不在调儿上的歪唱。不用看包间号,就知道印明海在哪个包间。

    苏志坚来到门口皱了皱眉头,然后推门进去后,立马换上一副笑脸,一边鼓掌一边说道:“好,唱得好。”

    在苏志坚的鼓励下,印明海更高兴了,还站了起来:“啊……局花,终生难忘的地方。为了你的椿色更加美好,我愿驻守在鲍鱼的身旁!”

    “好!”苏志坚使劲拍巴掌,冲印明海竖起大拇指大喊道:“唱的太棒了,气死蒋大为,不让李江双啊!”

    “哈哈,你小子行啦吧,就别捧我了,你以为我自己不清楚我自己唱的咋样啊。不过你说实话,哥编的词儿咋样,硬不硬?”印明海倒了一杯酒,一口干掉大半,心情大好地说道。

    “硬,太硬了,一听就硬了!”苏志坚坐在印明海的身边笑着说道:“看来海哥今天的心情不错啊。”

    印明海无奈的叹了声气,给苏志坚倒了杯酒,说道:“怎么过都是一天,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我何必让自己不开心呢。”

    印明海一副想开了的样子。

    “这话是至理名言,不过我就是替海哥太可惜了。干了这么多年了,突然就不让干了,这事儿无论换成是谁,谁也接受不了啊。”苏志坚叹息叹息道。

    “接受不了又能怎么样,这就是现实,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啊。”印明海苦笑着拿起酒杯说道:“来,干一个。”

    苏志坚与印明海碰了下杯,一口干掉杯中酒,说道:“海哥,有些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呀,你也跟了我有几年了,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其实我觉得龙哥不能让负责毒品,不完全是龙哥的意思。”

    苏志坚的话一下子勾起了印明海的兴趣:“接着说。”

    “你这次把栾龙给打了,可能是对龙哥的计划产生了影响,但你跟龙哥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一直负责毒品生意,龙哥至于就因为这一件事就弃用你吗?我觉得不至于。归根结底还是有人在旁边说坏话,蛊惑人心。”

    “你是说廖川?”

    “除了他还能有谁?”苏志坚冷笑道:“咱们干毒品生意这么多年了,你想过为啥廖川现在才跟龙哥说你的坏话吗?”

    印明海想了想,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我认为是跟我们和栾龙合作有关。之前我们只做境外的生意,廖川很少能接触到,毒品具体能挣多少钱,他可能也不清楚。但和栾龙合作以后,我们在冰城卖了那么多毒品,龙哥又很重视与栾龙的合作,你说廖川能不上心,能不去了解了解吗?当他知道毒品这么暴利的时候,你说他能不去想你从中捞了多少好处吗。廖川虽然是龙哥的军师智囊,可是他平时不见得能捞很多油水。现在发现毒品这么赚钱,你说你要是廖川,你会不活动心眼吗?何况你在龙哥的心目中就是一个比较容易冲动的人,廖川抓住这一点总在龙哥耳边说,加上又出了栾龙这么档子事儿,龙哥不再让你负责毒品也就不足为奇了,你想我说的对不对?”苏志坚仔细的分析道。

    印明海一直以为廖川看不上他,是因为之前私卖毒品的误会,他先对廖川不满,才导致廖川对他也敌视的。

    但想想这些年和廖川相处,虽然两个人没有什么交情,可因为都给窦云龙效力,平时总能见到,总得来说,关系还算说得过去。而且从来没有红过脸拌过嘴,关系紧张也就是这半年来的事情。

    听了苏志坚的话再一想,印明海越琢磨越觉得苏志坚说的有道理,廖川一定是因为看到毒品的油水大了,眼红,才把他给排挤走的,不然就解释不通了。

    苏志坚见印明海听进了心里,紧接着又说道:“表面上看,龙哥让你去接替图围和胡海洋的位置,对你并没有不信任,实际上海哥你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你现在这个位置的重要性能和负责毒品的重要性相提并论吗?你现在干的活,说白了,就是个打手,好处一点都没有,打打杀杀全都是你的。图围和胡海洋是什么下场大家都看到了,你难道也想做下一个?”

    印明海听了眉头紧锁,目光凌厉,他显然不愿意做下一个倒霉蛋,可事实证明他的前两任全都栽了,所以苏志坚的这番话给印明海的触动非常大。

    “负责毒品生意看上去好像很危险,可是仔细想想,我们这些年遇到过危险吗,一次都没有。这跟龙哥非常在意毒品生意是有很大关系的,龙哥不容毒品生意有任何闪失,就意味着不能允许负责毒品生意的人出问题。如果真出了问题,龙哥一定会力保的。但当打手的头目可就不一定了,关键时刻是可以牺牲的。即便不牺牲,给你一笔钱让你跑路,你到外地人生地不熟的,又担惊受怕,那日子好过吗?我不知道海哥你是怎么想的,反正要是我,我肯定不认过现在的日子。”苏志坚趁热打铁又说道。

    “那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办?”印明海看着苏志坚问道,他想改变现状,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改变而已。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到印明海上道儿了,苏志坚心里一喜,他就知道印明海不会甘愿过现在这种日子的。

    “你是说我也去跟龙哥说廖川的坏话?”

    “你觉得以你现在的情况,你说了龙哥会信吗?我敢打赌,龙哥不仅不会信,还会更加讨厌你,觉得你是在挑拨关系。”

    “那你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廖川玩阴的,咱们也玩阴的。廖川对毒品的了解,还能比得上你吗?只要在廖川负责毒品的时候出事,出大事,你说龙哥还能信任他吗?等龙哥对他彻底失去了信任,到时还不得是让你回去负责毒品生意吗。”

    印明海一听就笑了,心说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虽然遇事好冲动,可是负责毒品生意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的损失,这一点窦云龙也是不能否认的。而廖川一负责就出事,窦云龙还能继续信任他吗?

    印明海给苏志坚的杯子满上酒,高兴道:“廖川算什么狗屁军师啊,我看他跟你比差远了。志坚,你以后就是海哥的军师,好好跟着海哥干,海哥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苏志坚拿起酒杯说道:“海哥从来都没亏待过我。那就预祝我们能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海哥,这杯我敬你。”

    印明海使劲跟苏志坚撞了下杯:“干!”

    廖川之前对毒品一直是一知半解,他以为会很容易,觉着像印明海那种头脑简单的家伙都能干,他这种智商的可能是轻松加愉快。而等实际接触以后才发现,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里面还是有很多门道的,必须花时间用心思去钻营了解。所以刚开始接手,廖川多少有点显得力不从心。

    不过毕竟干了这么多年了,制毒和贩毒的这两大条线已经很成熟了,廖川认为他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成为毒品的行家。

    就在廖川接替印明海成为窦云龙制毒贩毒集团的新任负责人的半个月以后,发生了这件大事,这件事让窦云龙无比震怒,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挨过打的廖川,挨了窦云龙一个狠狠的大嘴巴。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