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失宠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印明海和苏志坚带着三个人从一家夜总会里刚玩完出来,突然十几个人就将他们围住了。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印明海见事不好就要动手,这时一把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别动,敢动打死你!”

    印明海当时就定住了:“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没有人接他的话茬,两个人架着他就塞进了一辆车里。苏志坚则被推进了另外一辆车里。

    十几个人有一半上车先走了,剩下的一半拦着印明海的三个手下,直到两辆车消失不见了才离开。

    以往栾龙想要见印明海,脑袋都会被套一个黑布袋子,这次印明海也享受到了这个待遇,他上车以后脑袋就被套住了。等他脑袋上的黑布袋子被人拿下来的时候,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眼睛定格在了坐在他前方不远处椅子上的薛飞。

    印明海一惊,抓他的竟然是薛飞,难道是要替栾龙报仇?

    “你是谁呀?”印明海假装不认识薛飞,因为他不清楚薛飞抓他属于公事,还是私事,他怕会说错话。

    “你不认识我?”薛飞板着脸,像一块冰一样。

    “废话,我要知道我还能问吗。”印明海说话很横。

    “让他认识认识。”

    薛飞的话音未落,站在印明海身后的人,攥着手枪的枪管就朝印明海的脑袋打了过去,印明海的脑袋上当时血就下来了。

    印明海伸手摸了下脑袋,满手都是血,抬起头拿瞪着薛飞,眼神里充满了憎恨。

    “这回认识吗?”薛飞问道。

    “不认……”印明海的识字都没说出口,脑袋上就又挨了一枪把子。

    “现在呢?”

    “不……”

    又是一下。

    “还不认识吗?”

    印明海躺在地上抱着脑袋,血淌了一地,疼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薛飞一声冷笑,你以为你练过铁头功吗?就算你练过,你也没有枪把子硬。

    “栾龙跟我什么关系你应该清楚,你打他,就是打我,而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薛飞说完一抬手,两个人抬腿就像踹死狗一样踹躺在地上的印明海。

    印明海抱着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身上沾满了灰尘与血液的混合物,惨叫声在屋子里此起彼伏,不绝耳语。

    薛飞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苏志坚,苏志坚便从兜里拿出手机,对着地上的印明海拍了张照片,检查了一下很清晰,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薛飞伸手叫停后,看着苏志坚说道:“回去告诉印明海的老大,如果明天早上之前我见不到一千万现金,就让他等着给印明海收尸吧。”

    苏志坚从关押印明海的地方出来后,就拿出手机打电话。苏志坚知道窦云龙的电话,但按照规矩他是不能直接给窦云龙打电话的,所以只能给廖川打电话。

    “川哥,不好了,海哥被抓了。”

    廖川接电话的时候,正和窦云龙在仙崎居泡温泉,听了苏志坚的话以后,就让苏志坚赶紧去仙崎居。

    “谁把海子抓了?”窦云龙见到苏志坚后,急忙问道。

    “是薛飞。”苏志坚从兜里拿出手机找到他拍的那张照片,战战兢兢地递给了窦云龙。

    窦云龙一看,心头就是一紧,然后拿给身旁的廖川看。廖川瞥了一眼,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说道:“我说什么来着,他一定会为他的鲁莽付出代价的。他把栾龙打成那样,薛飞怎么可能不替栾龙出头,要是不报复就怪了。”

    看到印明海被打的惨不忍睹,廖川心里就两个字,活该。

    “你怎么回来了?”窦云龙问苏志坚。

    “薛飞说明天早上之前要是看不到一千万现金,就让咱们等着收尸。”苏志坚眼圈通红地说道:“龙哥,你赶紧救救海哥吧,你要不救海哥,他肯定就活不了了。”

    窦云龙攥着拳头狠狠地砸了下桌子,他非常气愤,心说印明海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本来栾龙就已经单干了,不想个周全之策把栾龙拉回来,竟然把栾龙给打了,以后还怎么跟栾龙继续合作?简直是在坏他的大事。

    生气归生气,印明海出事,窦云龙是必须要管的,因为印明海知道他太多事情了,绝对不能让印明海有任何的闪失,否则他就太危险了。

    “去准备钱吧。”窦云龙看着廖川说道。

    薛飞这么做,窦云龙搞不清楚真的是替栾龙出头,还是在给他下马威,这不由得让他更加没信心和薛飞摊牌了。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可能一辈子都未必见过一千万,但在窦云龙眼里,一千万只能算是小钱,廖川都不用去银行,很快就把钱交给了苏志坚。

    苏志坚一刻也不耽误,拿着钱就给薛飞送了过去。

    薛飞收到钱以后让薛家强清点了一下,整整一千万。

    从里面拿出五十万,薛飞递给了苏志坚。

    “您这是什么意思啊?”苏志坚没敢接。

    “替警方做事,警方是不会让你吃亏的,这是你应得的。”薛飞把钱塞到了苏志坚的手里。

    “谢谢薛局长。”苏志坚给薛飞鞠了一躬,心里很高兴。

    薛飞又拿出了二百万放在桌子上,对薛家强说道:“这些钱给弟兄们分一下吧。”

    说完,薛飞拿起剩下的钱就走了。

    抓印明海的人都是薛家强的人,拿的枪也是假枪。干这种私事,薛飞是不会让公安局的人去干的,他倒不是怕落人口实,而是觉得那样做不好,有损他作为一个公安局局长的形象。

    印明海在之前苏志坚去跟窦云龙和廖川报告印明海被打一事时,就被送到了医院。苏志坚把钱放好后,就赶奔了医院。在去医院的路上,他给廖川打了电话。

    廖川没有表示会去医院看望印明海,他只是让苏志坚看着印明海,有情况随时给他打电话。

    印明海在医院住了七天,这七天窦云龙没有去看过一次,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这让印明海心里感到很舒服。廖川不去印明海不会放在心上,他也不希望廖川去看他的笑话。但窦云龙不去,印明海就觉得有点不讲究了,他一心为组织做事,差点被打死,不去看也就算了,竟然连一个关心的电话都没有,真是让人寒心。

    但令印明海没有想到的是,真正让他寒心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出院后,印明海去了仙崎居见窦云龙。

    “没事了?”窦云龙一副不得不问一句的样子。

    印明海往椅子上一坐,绷着脸不吱声。

    “我知道你是好心了办了坏事,但你这个脾性秉性我看是很难改了。不是我说你,这么多年类似的事情你干的还少吗?头脑一热就不管不顾,做事太欠考虑了,这会让你和整个组织的人都很危险,你知道吗?也许你该庆幸薛飞是栾龙的保护伞,他的手也不干净。否则的话,你想想你被抓了,还能出现在这儿吗?是一千万能够解决的吗?”窦云龙叹了声气,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从今以后你不再负责毒品生意了,你的事交由廖川去做。”

    窦云龙其实也很庆幸,他庆幸这么多年来让印明海负责毒品,居然没给他捅出特别大的娄子,依照印明海的性格,想想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其实窦云龙一直是希望把印明海培养成一个高智商的人才,但这么多年下来,窦云龙知道他失败了,印明海终究还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在栾龙这件事情上,窦云龙觉得这是给他的一个提醒,他要悬崖勒马了,他不能永远相信奇迹会发生,如果他不就此打住,继续让印明海负责毒品,早晚会出大事的。

    印明海一听不干了,像一团火一样,“噌”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他站起身看了一眼廖川,然后问窦云龙:“龙哥你什么意思啊?你是不信任我了,想把我赶走是吗?”

    窦云龙白了印明海一眼说道:“我说要赶你走了吗?我只是不让你负责毒品而已。你也知道,图围基本是废了,胡海洋被抓了,那边现在缺一个我信任的负责人,我觉得你非常适合,你就去那边吧。”

    窦云龙手底下有四大金刚,他们各司其职。

    首席是廖川,他是窦云龙的智囊军师,负责给窦云龙出谋划策;其次是印明海,他的职责是负责制毒和贩毒工作;三是吉成钢,他主要是负责军火方面的事情;再有就是图围了,他是暴力团队的头目,主要负责用暴力手段替窦氏父子摆平一切异己。

    图围被通缉后,胡海洋接替了图围,如今胡海洋又被抓了,窦云龙又觉得印明海不适合负责毒品生意了,就让他接替胡海洋,既然他只有匹夫之勇,还是应该因材施教,物尽其用。

    “我负责毒品生意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因为把栾龙给打了这一件事,你就不让我负责了?”印明海接受不了,他认为窦云龙太过分了。

    “这一件事还小吗?”窦云龙厉声说道:“你以为就是把栾龙打了这么简单吗?站在栾龙背后的是薛飞,不是他们一个影子,你把薛飞惹急了,知道是什么后果吗?组织里的所有人全都可能因为这一件事掉脑袋,这个后果你承担的起吗?你记住了,这个时代主要拼的是脑袋,不是谁的拳头更大,打打杀杀是解决不了太多问题的。”

    “可是……”

    “你可是什么?”

    “反正我不去那边。”

    印明海干了这么多年了,他太清楚了,在四大金刚里面,要说谁的油水最足,那是非他莫属的。随便背着窦云龙私卖一点毒品,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上百万就进了腰包了,神不知鬼不觉的。

    而图围和胡海洋他们干的那个活,看着挺威风的,实际最危险,打打杀杀的,一不留神就进了公安局派出所,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那么多油水。

    别看印明海做事爱冲动,可他骨子里却看不上图围和胡海洋他们,他觉得在四大金刚里面,他的地位一直是和廖川平起平坐的。但如今窦云龙让他负责他最看不上的事情,无论于钱于心,他都不愿意挪窝。

    窦云龙拿起茶杯刚要喝茶,听了印明海的话,把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眼睛一瞪,拿出他老大的威严说道:“你敢!你要是听话还则罢了,你要是不听话,家法伺候。”

    印明海看得出来,窦云龙是铁了心不想让他再继续负责毒品了,他知道多说无益,便一甩袖子就走了。

    窦云龙一看茶水都洒了,也就没再拿起来喝。看向一边的廖川说道:“赶紧想办法把栾龙的厂子搅黄,只要他干不下去,他还得来找咱们。”

    “你放心吧龙哥,这件事就包在我的身上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廖川一边手捻佛珠一边意味深长地说道:“其实你早就该让我负责毒品了,要是让我接受,恐怕国内的市场早就打开了。”

    “别夸口,现在机会给你了,有什么本事就全都使出来吧。”

    廖川把佛珠往手腕上一套:“你就瞧好吧。”

    印明海回去一通砸东西,苏志坚不知道怎么回事,等印明海消气了以后一问,才知道窦云龙不让印明海负责毒品上的事情了。

    苏志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他是印明海的人,以后由廖川接手毒品生意,就意味着廖川不可能会用他,那他这个卧底还干个什么劲啊?

    苏志坚把情况报告给了薛飞,薛飞也非常重视这件事情,认为不可小觑。

    “印明海和廖川的关系怎么样?”薛飞问道。

    “不是不好,是相当不好。廖川是窦云龙的军师,窦云龙非常信任他,也非常依仗他,遇到难题最先想到的人一定也是他。但印明海一直不服气,总觉得自己比廖川强。之前因为瞒着窦云龙和栾龙做生意一事让廖川误以为印明海私卖毒品,在没有报告窦云龙的情况下,印明海差一点就被廖川执行了家法,从那以后,印明海就彻底的恨上了廖川。”苏志坚说道。

    “这么说的话,廖川现在接替印明海负责毒品生意,印明海一定是恨透了廖川?”

    “是这样的。”

    薛飞灵机一动,计从心生:“既然如此,你就再给印明海去添把材加把火,让他坚定的以为他不被窦云龙信任,就是廖川在背后所为,让他去算计廖川。一旦他们狗咬狗,乱起来,他们就离覆灭不远了。”

    苏志坚听了,一脸的钦佩,竖起大拇指夸赞道:“您真是高人。”

    本部来自看书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