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制毒厂成立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当晚,就在曲海波等人庆祝陈敬尧升职的同时,在省委大院欧阳信盛所住的别墅里,欧阳信盛摆下了一桌欢迎宴,欢迎封学智到林江任职,只是他的菜和钻石豪门酒店的比起来要软的多,而且也不像那边热闹,只有他们两个人。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欧阳信盛和封学智曾在京天一起搭班子工作过,当时欧阳信盛是常务副市长,封学智是市政府秘书长,两个人在工作上是好同事,私下里算得上是好朋友。

    封学智能到林江任职,是欧阳信盛主动向欧阳信中提出的,理由是省委常委中没有一个是他的人,遇到事他都不知道跟谁商量,他急需一个能够给他出谋划策的人。选封学智,除了过去共事过,有感情基础,欧阳信盛更看中的是封学智的足智多谋,他希望封学智能够帮助他改变目前在林江的窘境。

    “保姆的厨艺一般,但我的我迎接你的心是真挚的,你别挑理啊。”欧阳信盛拿起酒瓶,一边给封学智倒酒一边说道。

    “挺好的,饭店吃的太多了,反而家常便饭更喜欢。何况又不是外人,你要真搞些山珍海味,我反倒会觉得你拿我当外人。”封学智笑着说道。

    “不介意就好。说真的,你能来我可是太高兴了。在这儿我是背井离乡,几乎谁都不认识,平时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呆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回你来了可好了,总算是有个可以陪我打发时间的人了。”

    “安排我到林江来,恐怕不止是陪你打发时间这么简单吧?”封学智很了解欧阳信盛,知道这次欧阳家族调他来林江是帮助欧阳信盛的。

    “什么都瞒不过你啊。这话我跟别人不好意思说,跟你我就不藏着掖着了。我现在在林江过的不太好,以曲海波为首的本地派牢牢控制着常委会,动不动就把我给架空了,我让你过来,就是想让你帮我扭转这个局面。”欧阳信盛确实是没有藏着掖着,他想的很明白,如果不把实情告诉封学智,封学智是很难想出最佳的应对之策的。

    “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是本地派?”封学智问道。

    “那倒不是,只是本地派占据着常委中的绝大多数席位。副书记谢长顺、政法委书记赵大海、纪委书记卢岚、省军区司令何圣明,他们四个都不是本地派的人。”

    “你为什么不跟他们抱团?”

    “我是想,但不容易啊。”欧阳信盛与封学智碰了下酒杯,喝了酒后说道:“谢长顺和赵大海,还有你的前任孟德胜,他们三个一直是同盟,他们在我和本地派之间所扮演的一直是中立的角色,对两头都是不远不近的。我曾向他们抛出过橄榄枝,主动提出请他们吃饭,但他们委婉拒绝了,显然是不想与我走近。卢岚与何圣明则是一直态度不明,本地派对他们进行过拉拢,但他们好像无动于衷,我见状也就放弃了。本地派的优势那么明显,他们都不愿意站过来,我有什么资本让他们站到我这边啊,就是这么个情况。”

    封学智想了想说道:“这事儿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简单就是把拉到你这边来,难就是该怎么拉,确实需要好好动一番脑子。”

    封学智刚来,对林江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但是听了欧阳信盛简短的介绍,他觉得想要改变当下的局面确实不容易。要想让其他人都换队到欧阳信盛这边来,总得有一个原由,现在的情况是,欧阳信盛本来就是外地人,在林江没有任何根基,当下又几乎是自身难保,那凭什么让别人相信跟着他混能有好处呢?想改变这一点太难了。

    不过封学智这个人一向乐观,他坚信事在人为,除非不想做,只要想做,自助者天助,保不齐什么时候老天就会给一个机会,或者出现一个什么机缘巧合,只要抓住,局面就会变得不同。

    “就是因为难,需要动脑子,所以才让你来的。容易就不你来了。”欧阳信盛举起酒杯说道:“行啦,今天吃这顿饭主要是欢迎你到林江,工作上的烦心事就不说了,咱们聊点别的。”

    “好。聊聊你的感情生活?”封学智举起举杯打趣道。

    “哈哈,那就更烦心了。”欧阳信盛与封学智碰杯,一口就干了下去。

    栾龙他们回到冰城半个月以后,山哥就将制毒的机器通过物流发到了冰城。为了掩人耳目,山哥发的不是一个完整的机器,而是将机器拆分成了零件,然后到冰城重新组装。

    栾龙收到机器后,山哥就带着两个制毒人员来到了冰城。

    这两个会制毒的人是亲哥俩,叫小五和小六,前些年他们一直在边境地区游荡,一开始是帮着人运毒贩毒,后来学会了制毒技术,回国后一直在山哥的一个朋友手底下做事。

    栾龙好酒好菜的招待完小五小六兄弟俩,然后就让人带他们出去潇洒了。

    “山哥,咱们是不是该谈谈合作的事情了。”栾龙主动说道。

    “当然,接下来咱们就要大刀阔斧的干了,必须得谈究竟该以怎样的方式合作。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嘛。”山哥笑着说道。

    “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的想法是四六开,你四我六。”

    “这不太合适吧?虽然是在冰城,但我觉得还是五五开更合适吧?机器是我搞的,制毒的人是找的,到时原料也是由我来进,这些核心的东西都是由我提供的,栾老弟让我占四,说不过去吧。”山哥往烟灰缸点弹了弹烟灰说道。

    “你说的这些我不否认,但你别忘了,冰城的市场是需要我来开发的,而且我还提供安全保障,如果不安全,再有核心的东西恐怕也不行吧。”栾龙已经打定了主意,他是必须要多拿股份的,否则他就不用回冰城跟山哥谈了。

    “合作除了挣钱,还要讲究一个愉快。五五开谁也不占谁的便宜,大家都开心,赚一样多的钱,难道不好吗?”

    栾龙摇头道:“山哥别怪我认钱不认人,做生意为的就是挣钱。何况山哥刚刚你也说了,亲兄弟明算账,我就是想要这个六,希望山哥能成全好。”

    山哥使劲吸了一口烟,见栾龙怎么都不肯让步,便笑着说道:“好好好,既然栾老弟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就四六开,我四你六。不过先期建厂房的钱可得你栾老弟出。”

    “没问题。进原料的钱山哥你先垫着。”

    “哈哈,栾老弟果然是精明啊,真是一点都比吃亏啊。小五和小六,我打算每个月给他们一个人开两万五,你没意见吧?”

    “没有,他们是人才,多给些钱是应该的。”

    合作谈妥了,接下来就是选择制毒的地点,这是走向制毒的第一步。

    这种地方肯定不能选择市里,因为太容易被人发现了。但也不能选择穷山僻壤鸟不拉屎的地方,虽然安全,但交通不便,往出运货太费劲也不行。

    范晓飚和林子是冰城人,对冰城了如指掌,两个人就开着车带着小五小六每天不干别的,就是在冰城的城乡结合部转悠选址。

    整整转悠了四天,地址终于选定了下来,栾龙和山哥过去一看这个地方太绝了,简直是风水宝地,而且提起来冰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青林公墓。

    当然制毒的地点不是在公墓里面,而是在公墓的外面,但离着公墓也就是一百米远,是一个杂草丛生的荒地,除非吃饱了撑得,否则绝对没有人来这个地方。

    栾龙和山哥对这个地方都很满意,按照小五小六哥俩的意思,找了十几个工人过来把草除掉,弄出一片空地,在空地上盖了一个房子,又围绕着房子砌了一圈墙,都是两米左右的高墙,然后又弄来七八条狗,名义是在这里养狗。

    把制毒的机器零件拉过去,组装到一起后,万事俱备,只差原料。

    经过商量,栾龙和山哥决定只做冰毒和K粉,而制作这两种毒品的主要原料是麻黄碱、咖啡因和邻酮。搞麻黄碱和咖啡因这两种东西对山哥来说轻而易举。而邻酮这种虽然好弄,但不适合远距离运输,国家管控的非常严格,所以从长远考虑,栾龙和山哥决定在冰城再建一个生产羟亚胺的厂子。羟亚胺是邻酮的提取物,是制作K粉的直接原料。

    很快,一个名为造纸厂,实为羟亚胺生产厂就在制毒厂的附近建了起来。

    随后,麻黄草、咖啡因、邻酮相继到货,羟亚胺厂和制毒厂也就运转了起来。

    栾龙和山哥是亲眼见证了他们合作的第一批成品毒品的诞生,两个人都很兴奋。对于栾龙来说,他终于知道制毒的成本是多少了,这和印明海给他的价钱比起来,简直是翻了十几倍。

    当拿着自己生产的毒品,和印明海他们生产的毒品进行对比时,栾龙发现相差无几,然后还特地拿了一小包给林子,让他转交给薛飞。

    薛飞看过之后给姚绪成打了电话,姚绪成说他正想给薛飞打电话呢,因为去粤州调查山哥的人回来了。

    在如月江南会所碰面后,薛飞先把栾龙和山哥合作生产的毒品给姚绪成看了一下,姚绪成仔细看了看后,说道:“制毒的水平很高,与栾龙进的货几乎一模一样。可见这山哥确实是名不虚传,和调查回来的结果完全一样。”

    “那就说说你们的调查成果吧。”薛飞看着几个侦查员说道。

    “这个山哥隐藏的很深,他光是合法的假身份就有十几个,我们真是挖地三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到了他的真实身份。山哥原名叫荣金山……”侦查员刚说个开头就被薛飞给打断了。

    “等等,你说他叫什么?”薛飞问道。

    “荣金山。”侦查员重复道。

    “你认识?”姚绪成问道。

    荣金山?怎么这么耳熟呢,在哪儿听说来着?薛飞一时想不起来了,但他可以肯定,他绝对听过这个名字。

    荣金山并不是南方人,而是冰城人。当年他刚到粤州的时候,主要给一个叫二黑仔的人运毒,因为嘴甜会办事,头脑又灵活,很得二黑仔的赏识。

    二黑仔是东南地区有名的大毒枭,他制作的毒品主要供应南方的毒品市场,另外少部分通过走私和边境流向东南亚地区。

    二黑仔因毒敛财无数,但这个人很抠门,视财如命,包括荣金山在内的一批心腹手上,实心实意的给他卖命,但每个月只能拿到并不多的报酬。久而久之,荣金山就起了反义。

    荣金山在二黑仔的手下当中年龄最大,平时老成持重,又能说会道,非常有号召力。在荣金山的串联和鼓动之下,其他手下也觉得不能再继续给二黑仔卖命了,不如让荣金山取而代之。

    经过精心的谋划之下,毫无防备的二黑仔进入了荣金山设计的圈套,最后被活活勒死,扔进了深海里喂鱼。

    荣金山是非常会笼络人心的,而且由于仗义疏财,他取代了二黑仔以后,手下的人对他全都是忠心无二。但因为给二黑仔制毒的人是二黑仔的小舅子,二黑仔死了以后,二黑子的小舅子不想跟荣金山合作,也怕荣金山下毒手,就跑了。

    虽然接过了二黑仔的毒品市场,可制毒才是核心竞争力,如果资金不能生产去进别人的货,成本将大大提高,这样就会失去竞争力。所以荣金山就四处寻常制毒伙伴。

    功夫不负有心人,没过多久,这个人还真让荣金山找到了,这个人叫冰瞎子。

    冰瞎子干了近二十年的毒品,却从没有被抓到过,堪称毒品界的神话和奇迹。冰瞎子常年盘踞在西部地区,只要占据着西部多省的毒品市场。但冰瞎子并不满足于此,因为西部穷,和东南沿海省份经济差距太大,而经济发达与否,决定着吸食毒品人的购买能力,所以当一个需要市场,一个需要强大的制毒能力的两个人合作后,可谓是强强联手。

    不过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单纯的供给关系,但是随着合作的深入,两个人越走越近,直至冰瞎子的侄女成了荣金山的小蜜,两个人最终兵合一处将打一家。

    一起干以后,荣金山主要负责销售,冰瞎子主要负责制毒,而且制毒的地点并不在粤州,依旧在西北,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安全考虑,即便有一天遭遇不测,也不至于全军覆没。

    荣金山目前在国内的贩毒圈子里,算得上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尤其是在南方市场,贩毒的人没有没听说过山哥的。而荣金山能在南方如此兴风作浪,自然是少不了保护伞的。

    调查显示,荣金山与南方多省市地区的公安机关的关系都“非常好”,据说与粤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还是拜把子的关系。

    本部来自看書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