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当成是一种工作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嫂子,你怎么来了?”窦豆赶忙从薛飞的身上站起来,有些羞涩地看着门筱。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我从这儿路过,顺便上来看看你。”门筱的脸色不大好看,她看着薛飞说道:“我打扰你们了吧。”

    薛飞低着头,表情很不自然,心说她怎么会突然来了呢,太会赶时间了。

    “没有。”窦豆不知道薛飞和门筱是认识的,见门筱看着薛飞,便解释道:“他是我朋友,叫……”

    “我认识,薛局长你好。”门筱打断道。

    “你好。”薛飞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嫂子你吃饭吗?没吃就坐下一起吃吧,薛飞做的饭可好吃了。”窦豆说着话就要去拿碗筷。

    “不用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门筱白了薛飞一眼,转身就走了。

    薛飞犹豫了一下,然后起身就朝门口走了去。

    “你干什么去呀?”窦豆问道。

    “我下去一趟,你先吃吧。”薛飞穿上鞋开门就出去了。

    门筱正在等电梯,看到薛飞出来了,瞥了一眼没吱声。

    薛飞也没说话,但等进了电梯以后,薛飞就将门筱抱在了怀里。

    “你放开我。”门筱挣脱道。

    “你怎么了,是不是吃醋了?”薛飞笑着问道。

    “我吃什么醋啊,你跟谁怎么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门筱气呼呼地说道。

    “是吗,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门筱不看看薛飞的眼睛,薛飞则捧着她的脸,强行与她对视。当四目相对之时,门筱哭了。那一瞬间,薛飞的心像被细细的针扎了一下似的,不是特别疼,但却很不舒服。

    电梯到了一楼,门开了以后,外面有人,薛飞就把门筱出了电梯外,将其抱在怀里,让她继续哭。

    大约能有十来分钟,门筱不哭了。薛飞问她是开车来的吗,门筱点头,薛飞就拉着她的手走出单元楼上了车。

    薛飞把车开出小区,来到一个僻静之处,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和窦豆……”薛飞刚要解释,门筱就打断了。

    “跟我没关系。”门筱神情冰冷地说道。。

    门筱是一个当日事当日毕的人,这是她做事的一贯风格。今天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处理完以后已经很晚了。

    从她公司出来回家,富丽花园公寓门口的那条大街是必经之路,门筱每天都要走。今天路过的时候,想到门筱最近在冰城拍戏,应该是住在家里,而她已经好久都没进去看看了,也不知道房子被窦豆造成了什么样子。

    以往门筱每次上去看的时候,屋子里都是一团糟,她就会简单的收拾一下。今天上楼她也是这个想法,但她没想到窦豆会在家,还不是一个人,另外一个人还居然是薛飞,她真的是不敢相信是真的。

    看到薛飞和窦豆在一起,门筱的心里感觉特别难受,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一样。但门筱清楚,如今真是窦云龙,她不会这么难受,但是薛飞……她真的是已经爱上薛飞,把薛飞当成是她的了,虽然她知道薛飞可能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属于她。

    “跟你没关系我也要解释,因为这对于我来说很重要。”薛飞把门筱的手握在手里,把他和窦豆认识的经过从头到尾,非常详细的说了一遍。

    “她缠你的又怎么样,你不还是对她动感情了吗?你要是对她没意思,你们俩刚刚会那样吗?”门筱满脸都写着“介意”两个字。

    “不管我和别人怎么样,你在我心里的位置别人永远都是无法替代的,我对他发誓,因为我现在对窦豆最多最多只能算是有好感,但是对你,是爱。”薛飞看着门筱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你说的真的?”门筱心里一动。

    “百分之百是真的,比珍珠还真,我发誓!”薛飞举起手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不信,你们男人都是骗子,一个个就会花言巧语……”

    “我补偿你。”薛飞摸着门筱的脸说道。

    “怎么补偿?”

    “下车。”

    两个人下了车,门筱不知道薛飞要干什么。薛飞拉开后车门,示意门筱上去。门筱上去后,薛飞也跟着上了车。把车里的灯一关,薛飞就把门筱压在了身下。

    “薛飞你就是个臭流氓,你不要脸……”

    就在两个人的身体进行负距离接触的时候,薛飞的手机响了,骑在薛飞身上的门筱拿起手机一看是窦豆打来的,立马就挂断了,并把手机的电池抠了下来。

    一番雨云过后,薛飞问门筱在车上的感觉如何,门筱把脸掩在薛飞的怀里直说薛飞讨厌。

    门筱说她晚上不想回家了,薛飞也是意犹未尽,两个人就去了潘齐的公寓。

    “你对龙城集团了解的深吗?”薛飞看着怀里的门筱问道。

    “说实话不是很了解。”门筱回道。

    “真的?”薛飞有点不相信,门筱和窦云龙结婚这么多年,会对龙城集团的事情一点不了解?

    门筱起身看着薛飞说道:“我有必要骗你吗?我是真不了解。我有自己的公司,平时忙的都不可开交,哪还有时间去了解别人的公司。再说了,窦云龙也不让我参与龙城集团的事情,所以平时我也从来不去问,除非他主动跟我说。”

    门筱说的是实话,她确实对龙城集团的事实知之甚少,譬如像钻石豪门酒店的事情,窦云龙要是不让她去跟薛飞说情,她都不知道被封了。而像之前娱乐王国出事,她跟很多人一样,都是从新闻报纸上知道的。

    薛飞也看出了门筱没有说假话,想想也能理解,窦云龙不让门筱去知道龙城集团的事情,一方面可能是出于保护门筱,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可能就越危险。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怕门筱知道了会说出去,多一个外人知道,龙城集团就多一份危险。

    “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门筱很好奇。

    “你真想知道?”薛飞问道。

    “想啊,为什么?”

    “其实我一直在调查龙城集团。”

    门筱一下子愣住了,惊愕地看着薛飞。

    薛飞知道她此刻脑海中一定疑惑不解,于是他就挑着能说的,把龙城集团的情况说了一下。

    门筱听后十分震惊:“你说的都是真的?”

    薛飞点了点头:“我已经调查很久了,目前了解到的这些恐怕还只是冰山一角。龙城集团的水不是一般的深,窦氏父子干的坏事也绝不是一件两件。”

    门筱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她只知道窦云龙在外面有女人,而窦肖龙则一直都是她心里很尊敬的人,没想到一个人民警察,一个著名企业家,爷俩竟然狼狈为奸,干了很多不法的事情,她真的是难以置信。但她又知道,薛飞不可能骗她,也没必要骗她。

    蓦然,门筱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你靠近我,不会是想通过我了解龙城集团的事情吧?”

    薛飞没有否认:“一开始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包括和窦豆接触,也都是这个目的。但通过接触和了解,我对你的感觉慢慢就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已经没有那个想法了,否则我也不会直言不讳地说出来。”

    “你就不怕我去告诉窦云龙?”

    “我还真不怕,怕了就不说了。我老婆能坑我吗?我不相信。”薛飞无比自信地说道。

    薛飞之所以敢跟门筱摊牌,主要是因为从之前窦豆的事情上,他看出门筱确实是对他动了真感情了,不然也不会是那个反应。虽然他摊牌存在很大的冒险,但又何尝不是彻底俘虏门筱芳心的一种方式呢?其实说到底还是源于他的自信,他自信已经将门筱变成他的女人了。

    通过门筱去龙城集团及窦云龙可能已经失败了,不过把门筱搞到手却是成功了,总而言之并没有浪费时间和感情。

    门筱被薛飞的坦诚和信任所深深感动,她扑到薛飞怀里,紧紧地抱着薛飞说道:“不管你有多少女人,你的心里永远都要有我的位置,你必须对我好,你要是敢对我不好,我就咬你。”

    薛飞笑着问道:“咬哪儿?上面还是下面?”

    “我咬你的脖子,我是吸血鬼,我要把你的血洗干净,那样你就不会满嘴都是流氓话了。”

    “欢迎来吸。”

    两个人在床上玩闹了一阵过后,门筱趴在薛飞的身上,很认真地看着薛飞说道:“如果需要我做些什么的话,我可以尝试着去做。”

    薛飞搂着门筱的腰说道:“你平时在家里可以留意窦云龙的一举一动,不用刻意去做什么,你毕竟不是专业的侦查员,如果你突然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窦云龙一定会起疑的。你别忘了,窦云龙可是警察,他的反侦查能力可是你不能比的。一旦要让他知道了你在调查监视他,你会很危险的。”

    门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薛飞又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脑子里可能都产生了想要和窦云龙离婚的想法了。我可以不负责任的跟你说,你和他一定会离婚的,但绝对不是现在。你可以把接下来与他所有的接触当成是一种工作去做,等到工作完成了,你就可以离开他了。”

    当爱上一个人以后,却和一个已经不爱的人在一起,这无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现在又得知这个不爱的人还是个犯罪分子,就更煎熬了。所以门筱确实已经产生了和窦云龙离婚的念头,但听了薛飞的话,她又暂时把这个念头按了下去。

    门筱现在只信赖薛飞,她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应该听薛飞的话,薛飞让她做什么她就应该做什么,而且绝对不会有错。

    窦豆给薛飞打电话被门筱挂断后,随即就又打了过去,发现关机后,她就给门筱打了电话,结果也关机了,就不禁蹙眉。

    想了想,窦豆又拨打了窦云龙的电话:“哥,干吗呢?”

    窦云龙对窦豆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一向不待见,窦豆也不喜欢他,所以对于窦豆打来电话感到有些奇怪,但说话的语气依旧还是冷冰冰的:“没干吗,你有事?”

    “嫂子在家吗?我找她有事,打她的电话打不通。”

    “不在家,她朋友来了,今晚在外面住。”

    “哦,那没事了。”

    挂了电话,想到门筱之前打电话说朋友来了,窦云龙总觉得有点奇怪。以前门筱京天的朋友偶尔也会来冰城,但每一次无一例外都住在家里,怎么这次住到外面去了?另外窦豆好端端的找门筱干什么?

    窦云龙给门筱打了个电话,没有打通,心想可能是没电了,也就没再继续琢磨这件事。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