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离婚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老家也看完了,山哥就和栾龙谈起了合作的事情。品书网

    栾龙说他心这下踏实了,可以合作。不过具体的合作事宜最好还是到冰城去谈,因为他出来的时间有点长,冰城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呢,他不能再呆下去了,得马上回去。另外厂子是建在冰城的,在冰城谈也最合适。

    栾龙确实是在这儿呆腻了,但他说去冰城谈,只要还是考虑主场优势。这是山哥的地盘,万一山哥提出他不愿意接受的条件,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要是答应了,他是违心的,肯定不乐意。要是不答应,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事实证明栾龙想多了,山哥并没有想过要依靠主场优势跟栾龙谈合作,对于栾龙提出的去冰城谈,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说没问题。但就是这趟他不能和栾龙他们一起回冰城,山哥说他需要把制毒的师傅和机器定下来,然后带着一起去冰城,

    山哥派人将三个人送到了粤州国际机场,三个人就返回了冰城。

    飞机一落地,栾龙就给薛飞打了电话,因为时间的关系,两个人约了晚上见面。

    但林子从机场出来,就和栾龙分开了,他打车就回了他们禁毒支队的办公地。

    把这趟粤州之行的情况向姚绪成做了汇报后,林子就通过网络先搜索了一下“粤山粮食加工有限公司”,没有搜到任何的信息。之后又给粤州的工商部门打了电话,查询了一下这个公司,结果是没有的。

    林子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相反这个公司要是真的他才意外。

    在网上又查询了一下“粤州甄甜食品有限公司”,发现很多相关的信息,并没有准确的地址。再跟粤州的工商部门核实的时候,登记的地址和网上的地址是一致。

    随后,两个人就去了市局见薛飞,林子把所了解的情况又跟薛飞说了一遍。

    “要不要通知粤州警方去查山哥的假面粉厂?”姚绪成的想法是,先把山哥的老窝给端了,这样山哥就没有了退路,只能在冰城和栾龙合作,到时想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他,但薛飞不同意这么干。

    “先不要这么做。栾龙他们刚回来,警察就去查抄,以山哥的精明,他肯定会怀疑栾龙他们的,估计就不可能再跟栾龙合作了。另外,山哥能把毒品生意做的这么大,你觉得他在粤州警方的内部会没有保护伞吗?也许没有,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是真有,肯定会打草惊蛇的。我们知道他的那个假面粉厂大概的位置就行了,接下来主要的任务是促成栾龙个山哥的合作,我们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制毒,机器是从哪里来的,制毒的原料是从哪里来的。把这些搞清楚以后,再将其一网打尽。”薛飞做事从来不看眼前的一丁点利益,向来都喜欢做长远打算。

    姚绪成听了点点头,确实放长线钓大鱼会更好。

    看了眼身旁的林子,姚绪成问道:“让他归队,还是继续留在栾龙的身边?”

    薛飞稍微想了一下:“先留在栾龙的身边吧,栾龙毕竟不是我们的人,我们需要了解栾龙与山哥接触的一手情况,如果通过栾龙之口去获取,可能会大打折扣。”

    “栾龙能愿意吗?”去粤州,人生地不熟带着他是没办法。这下回到了冰城,林子担心栾龙会不同意他继续跟着。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会跟他说的。毕竟我是他的合伙人。”薛飞笑着说道。

    “山哥这个人是不是要系统的调查一下?”姚绪成问道。

    “不是要,是必须要。在冰城我们很难真正的去了解他,派两个可靠的人去一趟粤州,好好的了解一下。”

    “好,我马上就去安排。”

    晚上,薛飞下班就去了如月江南会所,他到的时候,栾龙已经先到了。

    栾龙知道林子肯定都把山哥老家的情况给说了,也就没再重复,只是说山哥这个人很有实力,同时在合作上也表现出了最大的诚意,值得信赖。

    “既然觉得没问题,那就跟他合作,能挣一块,我们干吗要挣五毛的,你说是吧?”薛飞表态支持。

    “那跟山哥合作,山羊胡那边是不是就得告诉他们不合作了?”栾龙拿不准主意。

    “你傻呀?当然不能告诉了,而且是永远不能告诉,你要去告诉,那你就是缺心眼。”薛飞斥责道。

    “为什么呀?”

    “你是金盆洗手不干了,或者离开冰城,你可以去告诉他们。你不是,你是要自己单干,同行是冤家,你说他们会怎么想?到时你们将不会是现在的上下家,而会变成仇人,你觉得到时你的生意会好做吗?”

    一语点醒梦中人,听了薛飞的话,栾龙老脸一红,心说自己怎么把问题想的这么简单啊,幸亏有薛飞这么个姐夫,不然要是自己做决断,非吃大亏不可。

    “听你的,永远都不告诉他们。”

    “不仅不告诉,眼前还要继续保持跟他们合作。他们不是在帮着你做销售网吗,你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把网络建立起来,等到成熟了以后,你那边的产量什么的都没问题了,再摆脱他们也不迟,到时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对了,那个林子,我打算就先放在你身边了。”薛飞话一出,那边栾龙脸上就露出了不悦之色。

    “你是不是不信任我呀?”栾龙觉得薛飞还要把林子安排在他身边,似乎是有监视他的意思。

    “我要是不信任你,我能支持你做毒品生意?我是不信任那个山哥。虽然你去看了他的老家,可干毒品生意的人,全都长了八个心眼,要时时刻刻的堤防才行。林子在你身边除了可以保护你的安全之外,也许还能观察到你所发现不了的东西,毕竟他是警察,这个素质你和你的那些手下是不具备的。何况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合伙人,我安排一个人跟在你身边,又不是搅和你,只是帮你做事,有什么不妥吗?”

    栾龙无言以对,可心里还是不大愿意,但他知道他也只有接受的份儿。

    胡海洋在医院被薛飞抓了以后,薛飞就指派赵日天去负责这个案子,并交代一定要深挖深抠。

    在经过多次审讯后,胡海洋如实交代了他和图围一起杀害张昊的事情,但对于身上的枪,以及是否有其他犯罪等情况,胡海洋只字不提。赵日天亲自审了很多次,甚至用了刑都没起任何作用,不得不说龙城集团的人一个个真都是忠心耿耿。

    赵日天把情况跟薛飞了,薛飞有点失望。

    原本薛飞是希望能在胡海洋的身上得到一些关于龙城集团的犯罪证据的,因为以胡海洋所犯的罪,可以断定必死无疑,薛飞觉得死到临头,胡海洋根本没必要再替任何人隐瞒任何事情了,但现实情况和他想的截然相反。

    “没想过通过他的家人做他的工作吗?”薛飞问道。

    “想过,但这家伙只有一个儿子,今年八岁,在龙城集团兴建的小学里上学,平时也是由龙城集团的专人负责看管。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去做他的工作,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我想他正是因为考虑孩子,所以才什么都不说的。”赵日天明显话里有话。

    “他要实在不说就结案移交检察院吧。”薛飞听出了赵日天话里的意思,但没有接茬。

    “想要抓龙城集团的致命把柄可是不容易啊。”赵日天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薛飞听的。

    “你和奚韵最近怎么样啊?”薛飞转移话题问道。

    薛飞不想跟赵日天谈关于龙城集团的事情,因为之前他并没有从赵日天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相反赵日天还神神秘秘的。如今他在调查龙城集团的事情,他也不想跟赵日天说,因为他现在根本搞不清楚赵日天在龙城集团的事情上到底是站在哪边的,包括赵大海他也不是完全信任的。

    “还那样吧,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来了?”赵日天见薛飞不愿提龙城集团的事情,也就没再往下说。

    “你不是一直想要孩子吗,你们俩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啊?”之前赵大海让薛飞跟赵日天好好聊聊,薛飞一直也没能抽出时间,有时碰到赵日天,也会因为其他的事情想不起来,今天正好聊到这儿了,薛飞就想好好说说赵日天和奚韵的事情。

    “咳,别提了。上次我们俩和好以后,我们俩又是锻炼身体,又是吃各种大补的东西,积极的为造人做准备。后来等真正实施的时候,发现怎么也怀不上,后来去医院一查才知道,她身体有问题。”

    “严重吗?”

    “不是什么大问题,宫寒,现在正喝着汤药调理呢。估计过一段就行了。”

    “不是大问题就好。你们俩的事情我已经不止一次的跟你说过了,你可以在外面玩,但你要会玩,如果你做不到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那你就干脆不要玩。你和奚韵的关系已经到了不容有失的程度,你要是再被奚韵抓到什么把柄,你们俩的婚姻我看到时连神仙都救不了。”薛飞好言相劝道。

    “我知道,我一直挺注意的。”赵日天拿出手机,找出相册里的相片给递到薛飞面前:“你看,这是那个谁给我生的一对双胞胎,可爱吧?”

    薛飞瞥了一眼,皱眉道:“你手机里还敢存这种东西呢?要是被奚韵看到你就死定了。”

    薛飞可是从来不敢往手机里,和家里的电脑里放任何他与何苗孩子之外的任何孩子的照片。虽然办公室里的电脑屏幕他一直用几个孩子的照片做壁纸,但照片中并没有他,谁看了都没有关系,他可以说是随便在网上找的。总之他在这种事情上是非常小心谨慎的,不敢有一点马虎。

    赵日天不以为然:“我手机有密码,奚韵不知道,她上哪儿看到去啊。”

    “什么事儿都有个万一,万一哪天你忘了关手机了,被奚韵看到怎么办?为了安全起见,你听我的,赶紧删了。想孩子可以去看本人,照片这种东西尽量不要存在手机和电脑里。”薛飞强烈建议到。

    “哎呀,你也太谨小慎微了吧。”赵日天收起手机,一脸的不在乎:“干咱们这行的你也知道,有的时候没白天没黑夜的,几天都回不了家,奚韵现在不能生孩子,别人给我生了,我往手机里存几张照片都不行?哪有这样的道理啊。我跟你说,你别以为奚韵有都好,平时在家里他没少给我气受,我都忍了。她要真给我整急了,就不是她跟我离婚了,是我跟她离婚。别看到时都是二婚,我一个男的想找什么样的都能找到,她一个二婚女人可就不好说了。”

    “行啦,你别臭来劲了,你还来脾气了。既然选择了结婚,就不能轻易离婚。能好好维系,干吗非不好好过呢?我……”

    “你可别念经了,我还队里还有事儿呢,我先走了。”赵日天懒得听薛飞讲大道理,起身就走了。

    “你……”薛飞无奈叹了声气,心说你就嘚瑟吧,你要是不懂得收敛,早晚得出大事。

    如薛飞所料,没过几天,还真出大事了,而且就是因为手机里的相片引起的。

    一天晚上,赵日天和奚韵从外面遛弯回来后,两个人就坐在客厅看电视。其实赵日天根本就没看,他一直在拿着手机发信息。奚韵也没当回事,因为赵日天经常这样。奚韵把冰箱里的调理宫寒的中药拿出来热了一下,然后就端到了客厅,准备一边看电视一边喝。

    赵日天不知是吃坏了东西还是怎么,突然肚子觉得不舒服,感觉要是这一秒不去厕所,下一秒肯定就出来了。在慌忙之下,他就忘了把手机给锁屏了,放下手机就朝卫生间跑了过去。

    奚韵并不像有些女人,喜欢查岗,看丈夫的手机,所以她发现赵日天的手机没锁屏也没有马上拿起来去看。但后来之所以拿起来看,是因为手机一直在不断的提示有新信息发进来,她很纳闷到底是谁在给赵日天发信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奚韵就拿起来看了。结果不看还好,一看顿时就怒了。

    在卫生间里的赵日天显然是想起来手机了,就赶紧出来拿手机,可惜为时已晚,手机正在奚韵的手里。奚韵怒不可遏,拿起装着中药的碗就朝赵日天泼了过去。

    大半碗的药,还是烫的,一点没糟践,全都泼在赵日天的身上了。赵日天被烫了以后,瞬间也火了,冲过去就给了奚韵一个大嘴巴,之后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上次要不是众人相劝,奚韵就已经跟赵日天离婚了,这次奚韵又发现了赵日天在外面乱来,而且赵日天还把她给打的够呛,可想而知这日子是彻底没发过了。

    赵日天可能也意识到他和奚韵的婚姻走到了尽头,所以他没有一丝悔意,更没有像上一次一样跪地求饶。

    第二天早上,奚韵和赵日天一大早就去了民政局,在没有告知任何亲朋好友的情况下,就把婚给离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