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山哥的家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这么大的事情栾龙不敢自己做主,他给薛飞打了个电话,想听听薛飞的想法。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薛飞听了栾龙说完以后,心里非常高兴,正愁找不到刘庆春呢,居然送上门来了,还是个大毒枭,这要是放过了岂不是太可惜了。就让栾龙跟山哥合作,但别马上就答应,应该有的矜持还是要有的。最好能探探山哥的底,知己知彼,合作起来才能够快乐无忧。

    薛飞还告诉栾龙,窦云龙那边还要继续保持合作,因为跟山哥合作目前还只是个意向,还没真正合作呢,万一到时出了岔头,那边没合作成,这边还给得罪了,生意就没法做了。在这一点上,栾龙和薛飞的想法是一样的。

    和栾龙通完电话,薛飞就给姚绪成打了电话,让他多派一些人盯着栾龙,看看能不能查到山哥的相关信息。

    两天后,栾龙给山哥打了电话,两个人在梦天堂休闲养生馆又见了一面。

    “怎么样,栾老弟想好了吗?”山哥问道。

    “这两天我认真的想了想,我确实挺有兴趣的,但我还是不敢跟你合作啊。”栾龙优柔道。

    “为什么?”

    “我对山哥一点都不了解,这个风险太大了,万一出点什么事,山哥可以拍拍屁股就走,我守家待地,我可没地方跑。如果不能均摊风险,就算是再挣钱我也不敢做呀。山哥别笑我胆子小,干咱们这行的容不得冒一丁点的风险,一旦要是马失前蹄,是要掉脑袋的。”栾龙非常严肃地说道。

    山哥微微一笑,他没想到栾龙年纪不大,心眼儿还不少,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真要是个愣头青,见钱眼开不管不顾,他还真是心不踏实。

    “我可是一心想要跟栾老弟你合作,不然我不会跑到林江来,更不会跟栾老弟说刘庆春和当初供货的事情,我相信栾老弟应该能够看出我的诚意。如果栾老弟认为这还不够,不能放心的话,可以尽管说,我怎么做才能让栾老弟放心,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保证让栾老弟满意。”

    “山哥果然是个痛快人。我想看看你的底。”

    山哥微皱眉头,显然是栾龙的要求让他有些为难。

    山哥因为没跟栾龙合作过,他对栾龙也是有所顾忌的。不像之前跟三大家合作,年头很多,知根知底,他也放心把自己的底露给他们看。

    “作为合作伙伴,相互之间必须是没有秘密的,如果有一方藏心眼,合作就很难维持下去。我的底很简单,就是我姐夫薛飞,这一点想必山哥已经了解了。山哥要是不跟我交底,我既无法了解山哥的诚意有多少,更无法知道山哥到底有没有能力跟我合作,我不踏实啊。”栾龙摆出一副你要是合作你就让我知道你的全部,你要不想让我知道,那就拉倒,反正也是你找的我。

    山哥一时也拿不准主意,为了稳妥起见,他决定考虑一下。

    这一考虑就是三天,就在栾龙感觉可能要泡汤,有点感觉可惜的时候,山哥登门了。山哥表示可以向栾龙交底,让栾龙做好准备,最多带两个人,跟他去看“家”。

    栾龙很高兴,打算带上他两个最得力的助手范晓飚和邓大秋就跟山哥走,薛飞没有同意。

    “你对这个山哥根本就不了解,你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去了,把你给绑了怎么办?”薛飞质问道。

    “这……”栾龙挠了挠头,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那怎么办,难道不去了?”

    “当然要去,但不能这么去。山哥之前不是一直给三大家供货吗,那他肯定是个大买卖家,让他发一吨货到冰城压在你的手里,然后你再跟走,省着他玩猫腻。”

    栾龙一听,便向薛飞竖起了大拇指,一脸的敬佩之情:“姐夫,你太有头脑了,难怪你这么年轻能当局长,我姐不结婚也愿意跟着你,给你生孩子,你真的太牛了!我估计我要是个娘们我肯定也得爱上你。”

    薛飞听得出栾龙是在夸他,可是怎么听怎么觉得不顺耳。

    栾龙把薛飞给他出的主意跟山哥说了以后,山哥就笑了,心说栾龙这小子也太贼了吧?真是太会保护自己了。

    都决定让栾龙看“家”了,一吨货又算得了什么。山哥一个电话,三天后一吨货就出现在了冰城物流中心。栾龙亲自去提的货,上秤一量,整整一顿,一点都不差。

    入了库,栾龙以为这回可以跟着山哥走了,结果又被薛飞给叫了过去:“给你介绍个人,林子。”

    “你好,我叫林子。”站在薛飞身边,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冲栾龙伸出手,微笑说道。

    栾龙握了下,看着薛飞问道:“他是?”

    “山哥给你发了货,也不意味着你跟他走就绝对是安全的,你必须得堤防随时可能发生的不测。林子的身手非常好,我决定让他跟你一起去,这样你的安全问题能够得到一定的保障。”

    林子本名林东泉,是冰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一大队二中队副队长,是一名非常优秀的侦查员。

    本来姚绪成主动请缨,想和栾龙一起去的,薛飞没有同意,薛飞觉得还是派一个生面孔去比较合适,毕竟还是要以冰城为主,姚绪成要是走了,一旦有事,让别人去做薛飞不放心。

    栾龙心里肯定是想带着自己人去的,带一个警察去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可是薛飞的话很有道理,他是应该带一个身手好的人在身边。另外他必须得听薛飞的,谁让他得倚靠薛飞呢。

    于是栾龙就带着范晓飚和林子,跟随山哥离开冰城去了粤州。

    栾龙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有点兴奋,在飞机上还相中了一个空姐,一路上没事儿就叫空姐过来闲聊,没想到快到粤州的时候,薛飞跟空姐要手机号,空姐居然还给了,把栾龙高兴坏了。在栾龙看来,这叫开门红,这次来粤州肯定一切顺利。至于空姐,得有时间得好好聊聊。

    落地后,前来借机的不是普通的轿车,也并非是昂贵的豪车,而是舒适的房车。

    山哥说机场离“家”有点远,坐了一路的飞机又很累,坐房车可以在接下来的路上休息休息。

    一共两辆房车,山哥上了一辆,栾龙他们三个上了一辆。

    上车前栾龙他们三个也没多想,等上了车以后才发现,他们所坐房车的车窗是死的,想看外面根本看不到。很显然山哥安排他们坐这辆车的目的是不希望他们记路。

    栾龙和范晓飚对此没有太放在心上,林子就有点失望了,而且拿出手机一看,居然没有信号,看来车里是安装屏蔽信号的装置。

    从离开机场到车停为止,一共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停下来。至于机场离山哥的大本营是不是真的有这么远的车程,他们三个谁都不知道,因为很有可能会故意绕道。

    下了车,栾龙三人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眼前是一栋建在村子里的巨大独栋别墅,别墅的围墙目测得有两人高,上面还有铁丝网,看上去极其隐蔽安全。

    不过别墅实际上离村子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向远处看,可以看到村子的面貌。

    进了别墅,就像是进了一个花园,院子里不仅停着很多豪车,远处还有一个游泳池。栾龙左看看,右看看,一脸羡慕的表情。

    “栾龙兄弟你可来了,听说你要来,我昨晚都没睡好。”这时,刘庆春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满面笑容就奔向了栾龙。

    “彪哥,好久不见。”栾龙迎上去和刘庆春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以前在冰城的时候,两个人从来没有如此亲近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外地反倒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感觉。

    “怎么样,在这儿还好吧?”栾龙发现刘庆春不仅没瘦没憔悴,反而还胖了,红光满面的。

    “托山哥的福,生活过得那叫一个滋润啊。”刘庆春感激地看了山哥一眼。

    “行啦,进屋吧,咱们边喝边聊,好好叙叙旧。”山哥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栾龙他们三个进屋。

    进了屋,林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手机还是没有信号,看来别墅里也是做了信号的屏蔽处理。

    晚饭极其丰盛,一大桌子的山珍野味,十几箱子的啤酒。在桌前坐着的,除了栾龙他们三个,以及山哥和刘庆春之外,还有三个人,是山哥的手下,主要负责陪喝酒。

    这顿饭下来,所有人都喝的特别尽兴,以至于所有人全都醉了。

    第二天,栾龙以为山哥会带着他们看看制作毒品或存放毒品的地方,事实上并没有,山哥说他有事,让刘庆春陪着栾龙他们,如果嫌在别墅里闷,可以到附近转一转,但不要走的太远。

    接下来几天时间里,山哥就消失了,他们三个连个人影都没见到,一直是刘庆春在陪着他们,每天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三个无聊出去转过一次,发现别墅外面更无聊,什么都没有,而且刘庆春带着人始终不离左右,明显有监视的意思,三个人索性只好呆在别墅里消磨时间。

    刘庆春看得出三个人无聊,就表示如果寂寞的话,可以打电话叫女人过来,一切费用由山哥出。

    林子一听,当即表示他想要女人。栾龙和范晓飚相互看看,两个人也都有心思。出这么远的门,顺便玩把女人,也算是品尝当地的美味了。

    晚上刚吃完饭,别墅就进来一辆车,车门一开,下来四个长相中上等,穿着很简单的女孩,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个小箱子。

    刘庆春叫栾龙他们三个随便挑,剩下的归他。三个人各挑了一个,然后就进了各自的房间。

    “先推个油吧,放松放松,一会儿再做。”小姐对林子说道。

    林子把上衣一脱就趴在了床上:“你们从哪儿来的呀?”

    “从市里过来的。”小姐打开箱子,往出拿一瓶瓶的液体。

    “以前来过这里吗?”

    “没有,第一次过来。”

    “知道附近的村子叫什么吗?”

    “不知道,我们坐的车没有窗户,往外面看什么都看不到。”小姐将几瓶液体倒在了一个小桶里,然后说道:“你把裤子也脱了吧,不然该弄到裤子上了。另外做下面的时候,也是需要脱裤子的。”

    林子翻身下了床,拎起小姐的箱子,就把小姐推了出去。

    “哎,你干什么呀?”小姐不明白好端端的干吗要往出推她。

    “你长得太难看了。”林子说完就把门关了上。

    林子主动要小姐主要是想通过小姐之口,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没想到山哥做事这么周密,连小姐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看来山哥还真是个老狐狸。

    山哥整整消失了五天才出现。

    “山哥,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三个在这儿可就要捂发霉了。”栾龙不满的抱怨道。

    “不好意思栾老弟,前一阵因为去冰城,家里遗留了不少事,处理了一下,花费了不少时间。另外咱们不是合伙做生意吗,我这几天又见了几个做产品的高手,又看了看机器,我可不是故意躲着你啊。”山哥笑着解释道。

    “什么时候让我们开开眼,看看你的另外一个家啊?”

    “明天,明天就带你们去。”

    转天,栾龙他们三个又被安排坐了那辆封闭的房车,离开别墅走了差不多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下了车一看,很荒凉,四周都是厂房。

    而伫立在眼前是两扇黑色大铁门,连着大铁门的是一圈看上去至少得有两人多高的围墙,墙上有铁丝网,这一点和住的别墅很像,但不同之处是给人一种阴森之感。不过再看大铁门两边挂着的牌子,阴森感会稍微削弱一些。

    左边的牌子写着:粤山面粉厂。

    右边的牌子写着:粤山粮食加工有限公司。

    三个人知道这就是骗人的幌子,名为面粉厂,实为毒品厂。

    山哥按了下门铃,时间不长,大铁门的右边小门开了,山哥就带着栾龙他们鱼贯而入。

    厂房很大,目测至少得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里面除了有很多工人之外,大铁笼子里还圈着很多狗,其中还不乏藏獒这种大型烈性犬。

    进了库房,看到里面的货物堆积如山,十分壮观。不接触毒品的人可能闻不出来什么,向栾龙他们三个常年接触毒品的人,提鼻子一闻,就能到那股熟悉的味道。这些五十斤一个,外表写着面粉的袋子里,有多少是面粉,又有多少是毒品,恐怕只有山哥自己是最清楚的。

    栾龙他们三个以为这里会是一个制毒的窝点,结果看来看去,发现这里除了真的生产一些面粉和粮食加工品之外,其实只是一个存放毒品的大库房,并不真正生产毒品。

    山哥对此的解释是他有个合作伙伴,他们一个产,一个销,他是负责销的,至于产的那个在哪里,栾龙他们三个就不得而知了。

    参观完出了厂房上了车,没走多远,林子突然摸着肚子,表情痛苦的朝前面的驾驶室喊道:“快停车,快停车,我肚子疼,再不停就拉车上了!”

    后车厢和前面的驾驶室之间有一个巴掌大的黑布,透过它可以前后传话。前面驾驶室的人听到后,就把车靠边停了下来,林子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兄弟,有纸吗,我快不行了。”林子跟坐在副驾驶上的人要纸。

    副驾驶上的人递给了林子一卷纸,林子拿着就朝一个厂房跑了过去。在后面车上的山哥将胳膊伸出窗外做了个手势,副驾驶上的人便跟了上去。

    林子找了个地方裤子一脱就方便了起来,跟着他的人则站在不远处盯着。

    林子蹲的地方是一个厂房的外墙下面,而马路对面则是另外一个厂子,里面办公大楼上赫然写着几个字:粤州甄甜食品有限公司。

    林子将这个公司的名字牢牢记在了心里,方便完,便一身轻松的朝房车走了过去。

    看書王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