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亮底牌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吕杰派人经过几天的深入调查,已经基本摸清楚了钻石豪门酒店内赌场的情况。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赌场位于酒店的二十九层和三十层,整整两层都是。但两层之间也是有区别的,二十九层是普通赌场,不管玩不玩,想要进去就得买一千块钱的门票。三十层是赌注更大的VIP贵宾厅,门票的价格则是一万。二十九层的起步下注是二百,而三十楼起步是五千。在通往三十层的门口有保安把守,不买门票是绝对上不去的。

    外面人将其称之为赌场,而内部人则称之为“娱乐吧”,赌博也不叫赌博,叫“游戏”,而且还在入口处标明:只是游戏,并非赌博。

    赌场里百家乐、二十一点、地中海扑克应有尽有,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缩小版的澳门赌场。

    门票进去后可以换成筹码,最大的筹码是五十万。钱和筹码的对比并非一比一,而是一比十,也就是一块钱换十筹码,最大的五十万筹码相当于五万块钱。

    在娱乐吧的入口处,宣传板上明确写着,游戏用的筹码叫游戏币,换不了钱,但是可以按十比一换成积分。也就是说一千块钱的门票可以换成一万筹码,一万筹码反过来可以换成一千积分。积分可以在酒店内按等值现金任意消费、购物。

    离着娱乐吧不远处有两家商店,一处卖沉香,一处卖云海黄花梨工艺品,都是高端产品。

    沉香四五万,黄花梨几十万上百万的都有,而这些主要都是针对赌场里有积分的人,可以拿积分买这些东西,然后酒店再到店里回收积分。同时店里还可以提供高价回收业务,其实就是变相的套现。

    侦查员还发现,在娱乐吧的附近还有倒卖积分的“黄牛”,如果酒店里的玩家嫌积分购物套现麻烦,就可以直接找“黄牛”换现金,只是兑换价格要低一点,一般一万个积分可以兑现七千块钱左右。

    此外,操控娱乐吧的不仅有酒店这个“明庄”,暗处还隐藏着利用娱乐吧这个平台从赌博中获利的“暗庄”。

    暗庄玩的是一比一的现金码。所谓现金码,就相当于是不仅用钱买筹码,还可以用筹码直接换回钱,其实就是真正的赌博。

    从暗庄的手里一比一买筹码,然后去娱乐吧里玩,如果玩家赢了,他们会按赢的筹码兑换现金,如果输了,他们就赚了。

    由于暗庄的筹码和娱乐吧里的一样,为了避免弄混,搞清楚玩家的准确输赢,暗庄要派人进场盯着玩家的一举一动,然后等玩家赌完,就可以找暗庄结算现金了。也就是说有人负责卖码,有人负责盯码,分工非常明确。

    这种暗庄不知道的会以为是单独的一伙人,跟酒店没关系,其实就是酒店安排的人,用一种变相的手段吸引更多人的人去“娱乐吧”玩“游戏”。

    据侦查员观察,在里面输赢几万块钱都是小意思,十几万和上百万的每晚都有,所以钻石豪门酒店里的娱乐吧,也有着“冰城的拉斯维加斯”之称。

    吕杰将调查到的情况如实向薛飞做了汇报后,薛飞果断下令,严查不怠。同时还叮嘱,一定要吸取娱乐王国的教训,切记不能提前走漏风声。

    薛飞亲自督办的案件,吕杰非常重视,他回到局里就开始调集人手。晚上八点钟,抽调的一百五十名警力全部到齐,所有人手机全部上交,原地待命。

    晚上十点钟,从区分局出发,由吕杰亲自指挥。

    出发后,所有警力才被告知具体所执行的任务是什么。

    到了钻石豪门酒店,吕杰一声令下,所有警力如猛虎一般直奔顶楼的娱乐吧。

    一楼大厅的工作人员见状,紧忙给江晓江打电话报告情况,江晓江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了,并没有马上向窦氏父子进行汇报,而是在第一时间离开了酒店。

    向薛飞举报完之后,见迟迟没有警察来查,江晓江就以为薛飞不会派人来了,毕竟薛飞和窦氏父子的关系近,窦氏父子一向又出手大方,谁能跟钱过不去?看来钱焱说薛飞是一个真办事,办真事的公安局长也不过就是说说而已,这年头哪有那么多秉公执法的人?

    就在江晓江基本都已经放弃的时候,警察就来了,把他高兴坏了,这让他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报复的快乐感觉。

    江晓江不给窦肖龙打电话,并不代表就没有其他人打电话。

    窦肖龙得知消息后,马上给江晓江打电话,打始终关机打不通,这让窦肖龙感觉到问题很严重。随即窦肖龙又给窦云龙打了电话,让他了解一下情况。

    窦云龙调任便衣侦查支队支队长前,一直在平城区工作,而且主要负责治安管理,所以他在平城区分局有不少手下,其中还有一直保持着良好关系的。

    窦云龙打电话向他们了解情况,有很多都打不通,能打通的都表示只知道局里今晚有行动,但具体执行什么任务不知道。

    窦云龙又给薛飞打了电话,问市局今晚是否有行动?薛飞一问三不知,还反问窦云龙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窦云龙说有人去钻石豪门酒店。薛飞说那可能就是例行检查,酒店只要合法经营,不会有任何问题。窦云龙听了没说什么。

    因为涉赌情况严重,平城区分局对钻石豪门酒店进行了查封处理,要求其停业整顿,直到合格为止。

    被查的第二天,薛飞给路涛打了电话,问他是否有兴趣报道酒店涉赌被查封一事?路涛一听是钻石豪门酒店,就特别兴奋,当即表示如果让他得到一手资料,他一定会给一个大版面。

    于是薛飞就让路涛去了平城区分局找吕杰,吕杰向路涛提供了昨晚现场的大量照片以及清点各种赌具清单。

    路涛回到报社后就写了一个专题:我市唯一超五星级酒店涉毒被查,酒店系龙城集团旗下产业。

    娱乐吧从酒店诞生之日起就有,之前因为窦云龙在平城区分局工作,从来没有被查处过。即便后来窦云龙去了市局工作,也没有人去查过。突然出动这么多人去查赌博,还把酒店给封了,窦氏父子在惊讶之余都很疑惑。

    酒店关一天门,损失就非常大,而所谓的停业整顿到合格为止,其实往严重了说就是无限期停业整顿,但要是往轻了说,就是随时可以恢复营业,中间是存在很大弹性的。何不合格,全凭一句话。

    窦氏父子跟吕杰没有交情,但窦云龙知道吕杰能到平城区分局当一把手,包括成为市局党委委员,都是薛飞的提携,所以这件事想要解决,还得找薛飞。

    “薛局长不要嫌弃这里寒酸,没办法,钻石豪门被封了,只能让薛局长屈尊来到这里了。”窦肖龙站在薛飞的身边,一边倒酒一边说道。

    “窦总太会说话了,这里可是五星级酒店,如果到这里来吃饭都是屈尊的话,那我还真愿意天天来。”薛飞打趣道。

    “如果薛局愿意天天来,我们可以天天请。”窦云龙接茬道。

    “我要是真天天来,估计纪委就要找我谈话了。”薛飞笑着摆手,表示他可不敢真的天天来。

    举杯喝了一口后,窦肖龙看着薛飞问道:“钻石豪门的事情薛局长应该已经听说了吧?”

    薛飞吃了口菜说道:“查的当天晚上云龙就给我打电话了,我以为是例行检查呢,后来才知道被查封了,当时我还挺吃惊的。托你们的福,钻石豪门我去的次数不算少,可在我的目击之处,我并没有发现有违法行为,怎么就被查封了呢?经历了娱乐王国一事,我相信龙城集团肯定不会再轻易干违法犯罪的事情了。给平城区分局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涉赌,说实话,听到这个消息我有点失望。”

    薛飞把失望表现在了脸上,窦肖龙和窦云龙对视了一眼。

    “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很痛心,同时也感觉很无辜。”窦肖龙叹气道:“这个娱乐吧其实并不是酒店经营的,最顶上的两层我们承包了出去,是承包人搞的娱乐吧。开业的初期我派公司的人特地去看过,就是一个娱乐休闲之所,不存在任何违法犯罪问题。薛局长上任以来搞过很多次对娱乐场所的检查,但娱乐吧从来没有被查处过,这说明它是没问题的。谁知道它什么时候就变味儿了,成了变相赌场。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在推卸责任,虽然地方承包了出去,但也有义务对他们进行监督,这个责任酒店是推卸不掉的。”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就说窦总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不可能开什么赌场吗。既然如此,我相信整顿之后,酒店应该很快就可以重新开业的。”薛飞对窦肖龙的说辞连标点符号都不信,但他显然没必要跟窦肖龙去掰扯,反正已经被查封了,结果是他想要的就够了。

    “薛局应该知道,整顿时间的长与短可是大有学问的。一年半载也是它,一周半个月也是它。钻石豪门的情况说严重它就严重,说不严重它也不严重,如果想要尽快开业,只怕还得薛局关照才行啊。”窦肖龙说出了请薛飞吃这顿饭的核心目的。

    薛飞一笑而过,没有接茬。

    吃完饭,从包间里出来,就看到马佳瑶走了过来。

    马佳瑶跟窦肖龙和窦云龙爷俩打了个招呼,然后一副偶遇薛飞的样子说道:“我正好找你有事,就遇见你了。忙完了吗?”

    窦肖龙和窦云龙都表示他们没事了,然后便和薛飞告辞走人。

    薛飞和马佳瑶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随即也离开了酒店。

    上了车,薛飞问道:“这回又给我送什么好东西了?”

    马佳瑶笑着说道:“你可以猜猜,不过我赌你猜不到。”

    薛飞接连猜了几样,马佳瑶全都摇头。

    “你直接拿出来吧,我猜不到了。”薛飞表示认输。

    “这个东西我还真拿不出来,只能你自己看。下车吧。”马佳瑶说完推开车门就下去了。

    什么东西还得下车啊?

    来到车的后面,马佳瑶打开后车厢,薛飞看到里面放着一个像工具箱一样的金黄色的箱子,马佳瑶将箱子打开后,里面便发出了金光色的光芒,在夜晚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耀眼和炫丽。

    是一副麻将牌,薛飞随意拿起一个发现很有分量,特别压手。

    “这是纯金打造的麻将牌,连这个装麻将的箱子都是纯金的。酒店因为涉赌被封,窦氏父子却送了你一副纯金麻将牌行贿,真有意思。”马佳瑶笑着说道。

    薛飞将箱子盖上说道:“这个东西就先放在你这儿吧,我现在没地方放,等我找到适合放的地方我再跟你要。”

    窦氏父子以为薛飞收到了东西,酒店将会很快恢复营业。结果十多天都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窦氏父子有点想不明白,难道薛飞嫌礼轻了?

    爷俩想来想去,除了礼轻之外,再也想不出薛飞不办事的理由了,就商量看看再送点什么,要是继续这么停业下去,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看到爷俩在为送礼的事情发愁,廖川就给他们的主意:“要我说,送什么东西,只要值钱就可以。但想要解决问题,关键还得看谁去送。”

    窦氏父子听了廖川的话相互看了一眼,都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马佳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窦肖龙问道。

    “她当然是,但另外一个人也同样是。”廖川神秘兮兮地说道。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窦云龙心急道。

    “这个人就是栾龙。”廖川话一出口,窦氏父子都是一愣。

    让栾龙去送,岂不是相当于直接和薛飞亮底毒品的底牌了吗?

    廖川看出了爷俩的疑惑,解释道:“反正我们早晚是要和薛飞亮底牌的,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我认为应该抓住。而且通过栾龙,可以避免面对面亮底牌所产生的一切不好结果。相信亮了底牌以后,我们和薛飞的关系将会变得更加紧密,以后龙城集团再有事,他能不帮吗?恐怕他也得上赶着帮。另外我们又不用拆掉栾龙这座桥,以后除了通过他往出卖毒品外,还可以让他分担部分马佳瑶的作用,何乐而不为呢。”

    窦肖龙和窦云龙仔细一琢磨,廖川说的有道理,爷俩便笑了,廖川也笑了。

    本文来自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