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举报钻石豪门酒店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早上刚吃过早饭,薛飞就接到了赵大海的电话:“经省委政法委和省公安厅党委研究决定,将对你的事迹进行报道宣传,目的是为整个林江省的警务人员树立起一个榜样,同时也是向全国展现林江警察的风采。品书网 ”

    薛飞听了直蹙眉:“我看还是算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伤,大张旗鼓的宣传不好吧?”

    “这是露脸的事情,有什么不好的?作为一个普通警察,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不算什么大事,但作为冰城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一个正厅级干部,这就是大事,必须重点报道宣传。这件事已经决定了,不能更改。”

    薛飞刚想说话,赵大海又说道:“这件事我已经跟谢书记沟通过了,他没有任何意见。一会儿电视台和报社的人就过去,你准备接受采访吧。”

    薛飞是真不想接受什么采访,一是真觉得他这受伤不算什么,二是他受伤的事情不想让一些人知道,可一旦要是上了电视报纸,这事儿恐怕就瞒不住了。

    但没办法,赵大海都这么说了,他只能执行命令接受采访。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林江省电视台、冰城市电视台、《新晚报》、《林江日报》、《林江晨报》、林江省政府网、冰城市政府网等林江省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全都来了,这阵势薛飞还是第一次见。

    于是,整整一上午的时间,薛飞什么都没干,一直在接手采访,而且相同的问题回答了好几遍,心烦的不得了。

    薛飞以为上午采访完,怎么也得晚上才能播,没想到中午的时候省电视台在午间新闻的时候就播了,不仅放了对他的采访,还剪了他在医院里和胡海洋搏斗的监控录像,然后配了一大堆的溢美之词。

    省电视台播完后,其他平台也陆续进行报道,一时间,电视台、报纸、网络,三大平台铺天盖地,全都是薛飞的新闻,薛飞也是继在天泽县之后,又一次在全国范围内出了大名。

    这使得很多外地的媒体给冰城市公安局打电话,希望采访薛飞,但全都被薛飞给拒绝了。

    受伤的事全国都知道了,一些被薛飞瞒着的人也就全都知道了,何苗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薛家一家人、何清毅、云朵、栾凤、欧阳锦绣、欧阳锦绣、程前、潘齐……全都打了电话。最令薛飞没想到的是,在国外待产的曲媛媛居然都知道了,也给他打了个电话,而且居然说还要回国,薛飞赶忙让她打住。

    受伤了隐瞒不说,难免是要遭到埋怨的,这也是薛飞意料之中的事情,好在大家也都能理解薛飞为什么这么做。

    傍晚何苗问薛飞晚上想吃什么,薛飞说出来后,何苗就回家去做了。

    何苗刚走,窦豆就来了。

    窦豆来之前给薛飞打过电话,说想来医院看看,问在哪家医院?薛飞觉得谁不来看他都行,窦豆必须来看他。

    “你没事吧?”窦豆不知道被枪打了一下是什么滋味,但她一想到枪就感觉恐怖。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薛飞绷着脸说道。

    “我看了你在医院制服歹徒的视频,你真的特别英勇,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

    “少来这套,我跟你说,我能这样全都是拜你所赐。”

    “我?”窦豆瞪着大眼睛指着自己:“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我要是不吃你发明的菜我就不会得急性肠胃炎,不得病我就不会去医院,不去医院我就遇不到那个杀人犯,不遇到他我就不会受伤,你说跟你有没有关系?”

    “你说的是真的?”来之前窦豆还纳闷呢,大半夜的薛飞一个去医院干什么?敢情是吃坏了肚子。

    “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呢?”

    “我……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出现这种事情啊。真的很抱歉,我错了,以后打死我也不做饭,都是我不好……”窦豆满脸愧疚,感觉很对不起薛飞。但她觉得幸好薛飞没有大碍,不然她非得难过死不可。

    “光认错可不行,你得补偿我。”

    “以身相许行吗?我现在就可以。”窦豆站起身就要脱衣服。

    薛飞赶紧伸手拦住:“我还没想过,得我想好了我再告诉你。”

    五天的时间,在并不怎么煎熬的情况下就过去了。

    左肩想要完全恢复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如果要是一线民警,还真是没法工作。薛飞作为局长不需要干那么多体力活,而且他的右手是常用手,写东西根本不耽误,所以第二天他就上班去了。

    早上到了办公室,薛飞就开始处理近一周来积压的各种文件。

    正看文件的时候,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什么事?”

    钱焱说道:“您认识一个叫江晓江的人吗?”

    江晓江?钻石豪门酒店的总经理。薛飞和窦氏父子经常在钻石豪门酒店吃饭,偶尔就能见到江晓江,对他就有一定的印象。

    “算是认识吧,怎么了?”

    “他是我朋友,他想举报钻石豪门酒店,想跟您面谈。如果可以的话,他一会儿就去公安局找您。”

    江晓江要举报钻石豪门酒店?薛飞感觉诧异。

    大约半个多小时以后,薛飞接到了办公室打来的电话,江晓江来了,薛飞就让人把他带进来。

    “薛局长您好,我是钻石豪门酒店的总经理江晓江,谢谢您能见我。您应该对我有印象吧?”江晓江一副很感激的样子说道。

    江晓江今年四十出头,人长得高大帅气,而且穿着打扮极其有品位,是很多少女喜欢的那种的帅大叔形象。

    “有印象。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薛飞示意他坐。

    “我想举报钻石豪门酒店。”江晓江冷着脸,语气中带有一股怨气。

    “酒店怎么了?”

    “酒店里面有赌场,赌博情况非常严重。您肯定听说过澳门赌场吧,钻石豪门酒店里的赌场,可以说是缩小版的澳门赌场,玩法和澳门赌场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江晓江详细的介绍道。

    “你为什么要举报啊?”薛飞对于这个很好奇。

    “我……我就是觉得作为冰城唯一的超五星级酒店不应该有赌场,这样对酒店的发展是不利的。”江晓江吞吐道。

    “这件事你跟窦总提过吗?”

    “没有。我知道您和窦氏父子平时素有往来,但我听钱焱说您是一个好局长,好警察,我相信赌场的事情您一定会秉公处理的。如果您不能,我也不怕您去告诉他们我跑到您这儿来举报,反正我已经豁出去了,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没什么可失去的。”江晓江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你放心,我们会保护每一个举报者的人身安全,这是我们做事的原则。关于你反应的情况,我会重视起来的。你目前还在酒店工作吗?”

    “还在,我并没有打算辞职。”

    钻石豪门酒店是龙城集团旗下的产业,江晓江作为酒店总经理,他能来举报自己任职的酒店,而且还是明知道窦氏父子和薛飞走的近的前提下来找薛飞举报,说明一定是和酒店之间,或者说是和窦氏父子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否则他不会轻易这么做。

    至于矛盾是什么,薛飞觉得钱焱可能知道。

    中午,薛飞和钱焱在如月江南会所见了面。

    不等薛飞说话,钱焱便笑着说道:“您一定是想知道江晓江为什么会举报钻石豪门酒店吧?”

    薛飞点点头。

    “别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件事您来我问,还真是找对人了。”

    江晓江作为职业经理人,拿着上百万的年薪,开豪车住别墅,是很多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早年江晓江有过一个非常喜欢的女朋友,可因为那个时候他经济条件有限,女朋友的父母的要求又很苛刻,江晓江满足不了,只能分手。这段感情对江晓江的伤害很大,但也是能够让他成就今天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没有钱才不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他后来也就不会那么拼命赚钱了。

    虽然事业有成,可江晓江的感情始终没有一个着落,从二十几岁,晃晃悠悠就过了四十岁,至今没有结婚。

    江晓江作为一个钻石男,绝对算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男人,除非他真的喜欢一个女人,否则绝对不会因为满足生理需求跟对方产生任何的关系。所以这二十年来,他真正碰过的女人,五个手指就数过来了。

    两年前,江晓江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一个叫化婳的女孩。化婳长得很漂亮,她是林江大学的学生,所学的专业和她的名字一样,画画。

    江晓江对化婳一见倾心,当天晚上就跟化婳要了手机号码,之后便开始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化婳在江晓江的眼里是一个很矜持的女孩,这使得江晓江追了整整半年才追到化婳。真正上车都已经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

    江晓江将化婳视为他生命中的另一半,也就是说他是想娶化婳的。两个人发生关系不久,化婳就怀孕了,当时可是把江晓江给高兴坏了,用手舞足蹈来形容再准确不过了。

    因为有了孩子,两个人就把婚事定了下来,之后就领了证办了婚礼,过起了幸福甜蜜的日子。

    两个月前孩子出生了,江晓江完全沉浸在了初为人父的喜悦当中。可是一个月以后,他就有点高兴不起来了,他发现孩子长得一点也不像他。都说女孩随父亲,他可是一丁点都没瞧出来。虽然有所怀疑,可江晓江从没在化婳的面前提起过,毕竟这不是小事,一旦说出来,夫妻间就容易产生信任危机。

    另外,以江晓江对化婳这两年来的接触和了解,化婳绝对是一个贤妻良母型的女人,绝对不是那种不正经的女孩,所以江晓江觉得还是他多想了,孩子毕竟还小,也许等再大一点就会变磨样了。

    江晓江通过自我安慰刚把疑心消除,紧接着没过几天,江晓江就在一次外出谈合作的时候,很偶然的情况下看到了化婳带着孩子上了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一看车牌号,竟然是窦肖龙的车,江晓江目瞪口呆。

    一路尾随,来到了冰城郊区的梅镇休闲度假村。这是一早上发生的事情,而江晓江从早上一直呆到了晚上,也没见窦肖龙的车和化婳出来,江晓江的心已经彻底凉透了。

    江晓江给化婳打了个电话,假装自己刚回家,就问她怎么没在家?化婳说她妈想孩子了,她就带着孩子去她妈那了,走得急,就没跟江晓江说。还说得呆几天才能回去。

    换成是别人,江晓江肯定就揭穿化婳了,但由于对方是窦肖龙,是他的老板,他不敢轻易那么做,就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隐忍不发。

    几天后,化婳带着孩子从“娘家”回来了,江晓江像平常一样,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不高兴。他偷偷采集了孩子的头发和唾液,然后又利用窦肖龙去酒店的时候,趁窦肖龙不备,采集了窦肖龙的头发,然后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结果不出所料,孩子不是江晓江的,是窦肖龙的。

    江晓江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如果孩子是窦云龙的他都能接受,毕竟窦云龙年轻。窦肖龙,一个六十岁的老家伙,化婳居然跟他……江晓江感觉自己的命太不好了,心里构筑起来的幸福世界彻底坍塌了。

    不过江晓江没有跟化婳摊牌,如果摊牌,他肯定就没法在钻石豪门酒店干了。以他的能力,他倒不怕找不到工作,而他想报复窦肖龙,他不想白白戴这顶绿帽子,所以他不能声张,他需要继续隐忍。

    钱焱与江晓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江晓江把自己的苦闷告诉钱焱后,钱焱就建议江晓江去找薛飞。娱乐王国为什么能被查,不就是因为他的举报吗。江晓江要是去举报了,下一个倒霉的就是钻石豪门酒店。

    就这样,江晓江就去找了薛飞。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