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负伤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为了能和云朵多说会儿话,薛飞从富丽花园公寓出来,没有马上打车回家,而是走了一阵。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

    聊天的时间过的飞快,一晃一个小时就回去了,薛飞都没察觉,云朵的手机却马上要没电了。见聊也了这么久了,云朵说就不聊了,等她忙过这一段,她会带着儿子回冰城看薛飞的。

    打车回到南宫府,何苗正在看电视。薛飞上楼洗了个澡,去房间看了眼孩子,然后下楼陪何苗看了一会儿电视。差不多快十一点的时候,两个人关了电视上楼睡觉。

    躺在床上薛飞很快就睡着了。但也就是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他的肚子就开始难受了起来,然后接下来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几乎蹲在马桶上没起来过。如果是光拉肚子也就算了,关键是还疼,特别疼,脸色煞白,冷汗直流,他怕情况严重,在拉无可拉之后,没有惊动何苗,一个人就强忍着疼痛打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急诊,医生通过询问与检查,将薛飞的情况确诊为急性肠胃炎。开了几瓶药,薛飞本想找个能躺的床位,可惜被护士告知没有了,就只好找个地方坐下来打针。

    按照副处级就可以享受高干病房的待遇,以薛飞的级别其实是完全可以要求医院给他安排床位的,可他不是那种愿意摆谱耍官威的人,也就没有表明身份提要求。

    想闭眼睡一觉,可惜肚子实在是不舒服,就只好东瞅瞅,西看看的。

    深夜的医院急诊,可能是每一个城市除了夜店之外最热闹的地方,这里进进出出,来往的人始终不断。

    看着看着,薛飞就注意到在他的右后方,与他隔着两排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男的,也在打点滴,打着个鸭舌帽,还戴着墨镜,然后低着头在打瞌睡。

    薛飞只是瞥了一眼,心想这个人真奇怪,这个月份居然戴帽子,晚上戴墨镜,真是个奇葩。

    实在是无聊,过了一会儿薛飞就回头又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薛飞先是一愣,随即整个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注入身体里的药水发挥药效了,还是因为认出了那个人是谁惊诧所致,总之已经感觉不到肚子疼了。

    胡海洋,竟然是胡海洋!

    如果胡海洋一直那么低着头,薛飞绝对不可能认出他来。可胡海洋实在是困的不得了,睡着了以后警惕性低了,也就顾不上什么姿势了,就从低着头变成了仰头。这一仰,脸上的墨镜就掉了,一张大脸就露了出来。

    难怪大晚上的又戴墨镜又戴帽子的,想到胡海洋是杀张昊的凶手,薛飞当时脑子里的唯一想法就是一定要抓住他,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看到药瓶里的药水已经所剩不多了,不确定他还有没有药。如果没有了,那就必须现在动手把他擒住。如果还有,只需要打电话报警就可以了。

    薛飞冲负责换药的护士勾了勾手,护士就走了过来。薛飞指了一下胡海洋,小声问道:“他还有药吗?”

    护士摇头道:“没有了。”

    护士也注意到药瓶里马上就要没药水了,就想过去提醒一下胡海洋别睡了,等打完以后记得叫她一声过来拔针。

    薛飞明白护士的意图,他拦住护士说道:“让他睡吧,他是我朋友,一会儿我叫你。”

    护士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薛飞拔下针头,走到一边拿出手机,一边那眼睛盯着胡海洋,一边拨通了110。

    打完电话,薛飞就四处找东西,他必须想办法在警力赶到之前将胡海洋制服,不然胡海洋很可能就会跑掉。

    找来找去,也没看到什么东西能够帮助自己制服胡海洋。而胡海洋那边瓶子里基本已经见不到药水了,薛飞心急如焚。

    猛然间,他注意到了自己刚刚打吊瓶时的输液器,就灵机一动,过去拔下来拽了拽,发现太软了,很容易断,就跑到垃圾桶前,顾不上卫生,从里面又找了几根,放在一起一抻,这回行了,就朝胡海洋走了过去。

    不知道胡海洋干了什么会这么困,还在呼呼地睡着。薛飞来到胡海洋背后,将两指粗细的输液器轻轻搭到胡海洋的脖子上,然后猛然一使劲,就勒住了胡海洋的脖子,胡海洋瞬间惊醒,便开始挣脱。

    这时来往的一些人看到了薛飞勒胡海洋的脖子,但只是看热闹,谁都没有上前,更没有询问。

    负责换药的护士见薛飞没有去提醒她给胡海洋,就自己过来准备给胡海洋拔针,结果被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呢?你赶紧放开他!”

    “你们都离远点,他是个杀人犯,很危险,你们谁也别过来!”薛飞大声说道。

    听到薛飞的话,所有人并没有跑,只是躲的远远的继续看热闹。

    输液器毕竟不是绳子,它有一定的弹性,固然薛飞很使劲,可是对胡海洋的伤害程度却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胡海洋拽着前排的椅子,尝试着几次想要站起来未果后,就试着翻转身体,薛飞以为胡海洋想要用用手打他,而事实上根本不是,胡海洋只是想把别在后腰的手枪拽出来。

    当胡海洋如愿以偿的把枪拿出来后,他将子弹上膛,抬手冲着棚顶就是“嘭”的一枪。

    这一枪,吓得看热闹的“啊”的一声叫,全都跑了。

    薛飞没想到胡海洋身上还有枪,但他没有惊慌,他也没有试着去夺枪,因为如果夺不下来,胡海洋一旦转过身,他将会变得非常危险。

    胡海洋以为开枪会迫使薛飞松手,见薛飞更使劲了,他就把枪指向了身后,这回薛飞不得不松手了,不然很容易被误伤。

    胡海洋这一枪打在了地上,然后捂着脖子就站了起来,不等他转身,薛飞上去就是一胳膊肘,正中胡海洋的太阳穴部位,胡海洋当即就倒了下去。

    薛飞不想给胡海洋任何喘/息之机,想借着他发蒙的时候把枪夺下来。

    一步跨过杯背就站在椅子上,此时胡海洋正躺在两排椅子的地上,一只手拿着枪,一只手捂着脑袋。薛飞想下去骑在胡海洋的身上把枪夺下来将其彻底制服。结果刚一猫腰,胡海洋突然抬手就是一枪。

    薛飞几乎是本能的一个反应,在胡海洋抬手的瞬间,他就已经开始躲了,但可惜没躲开,这一枪还是打在了他的左侧肩膀上。但薛飞第一时间没有顾枪伤,而是咬着牙抬腿就是一脚,正踢在胡海洋的手腕上,胡海洋一撒手,枪就飞了出去。

    薛飞跳骑在胡海洋的身上,左臂动不了,使劲混身力气,犹如武松打虎一般,攥着拳头猛击胡海洋的头部。胡海洋本来就挨了一胳膊肘,脑袋还晕着呢,薛飞又这么一通打,很快他就被打晕了过去。

    附近派出所的人赶到后,看到是薛飞,感到非常震惊。见薛飞脸色惨白,左肩膀直流血,就紧忙大喊道:“快来人,有人受枪伤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薛飞睁开眼一看,病房里有好多人,刚要起身,龙君庭赶忙上前按住了薛飞:“你别动了,你就躺着吧。”

    薛飞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看,屋里站着的除了市局的所有党委委员外,还有各支队的队长,部分副支队长,一个个表情沉重。

    薛飞特意地看了窦云龙一眼,窦云龙表情复杂,不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

    薛飞看了眼昨晚已经将子弹取出的左肩,然后看了看站着的众人:“你们怎么都来了?不用上班吗?”

    “听说你受伤了,大家都很担心,就全都赶过来看你了。”曹邦宪说道。

    “就是肩膀挨了一枪,没什么大事,赶紧都回去吧。你们都跑这儿来了,局里有事怎么办。”薛飞用右手摆了摆手,示意赶紧走。

    薛飞根本没拿自己的受伤当回事,因为他觉得不是大事,而且只是短期内左臂动不了了而已,其他方面一点不受影响。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动。

    薛飞眉头一皱:“怎么着,我说话不好使了吗?赶紧走,谁要是不走,这个月工资扣一半。”

    众人见状,只好走人。

    “日天你等一下。”薛飞叫住了赵日天。

    赵日天来到病床前,一脸的担心:“你也太拼了吧?抓不到就算了,你说你到是有个好歹的,那得是多大的损失啊。”

    “胡海洋是杀人犯,要是让他跑了,他对社会的危害更大。这件事就不要提了,都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都没有了。我让你留下是想告诉你,回去别跟奚韵说,我不想让何苗知道。”薛飞怕何苗会担心。

    “这事儿怎么瞒着呀?我不说何苗也得知道啊。”

    “我这两天就先不回家了,就说单位有事出差。等过几天稍微好一点了,我再随便找个理由一说就行了。”

    “好吧。外面有局里安排的人保护你,你有事随时叫他们就行了。”

    赵日天前脚刚走,随后赵大海和省公安厅的一些领导就来了。

    赵大海当着其他人的面不好说太多,但其实他的意思跟赵日天一样,都觉得薛飞太玩命了,不应该那么冒险。毕竟不是下面的警员,而是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万一枪稍微歪一点,那打到的就不是肩膀,而是脑袋了。

    赵大海走了,随后谢长顺和孟德胜就过来了,他们都非常担心。尤其是谢长顺,心里甚至还有些后悔和愧疚,觉得自己不应该让薛飞到公安局工作,如果薛飞有个三长两短的,他怎么和薛仁贵交代?怎么跟何清毅交代啊?

    看着眼圈泛红的谢长顺,薛飞还对他进行了一通安慰。

    这一天当中,薛飞的病房来了拨又一拨,陆陆续续几乎就没断过人。

    本部来自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