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窦豆的厨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我晚上留下来怎么样?”薛飞见不到门筱还则罢了,要是见到了,却吃不到,心里就会发痒,就会难受。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你怎么跟窦云龙说啊?”门筱心想你总不能直接窦云龙说我想从你家住吧?只要能说出来,门筱相信窦云龙肯定不会拒绝,即便心里不愿意,也会假装乐意。但薛飞能这么做吗?

    “那你别管,我自有我的办法,你就说希不希望我留下来吗?”

    门筱脸上又泛起了红晕:“当然想了,可是……”

    薛飞打断道:“没什么可是的,既然你没意见,那我就留下来。”

    “要不还是算了吧,除非你能保证你不乱打主意,不然很容易被窦云龙发现的。”门筱还是被窦云龙知道。

    “咳,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自有分寸。”薛飞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窦云龙买菜回来后,薛飞就去了厨房,门筱在一旁帮忙打下手。

    当看到薛飞站在灶台前娴熟的切着菜,像饭店里的大厨一样掂着锅的时候,窦云龙知道薛飞是真的会做饭,而且看那举止,还不是一般的会做,看来薛飞还真是没跟他吹牛。

    饭菜全都上了桌,薛飞从厨房出来说道:“尝尝看味道如何。”

    窦云龙拿筷子尝了几个菜,直冲薛飞竖大拇哥,他不是想吹捧薛飞,而是发自心底的认为好吃。

    在窦云龙吃过的家常菜里,之前他一直以为门筱是做的最好吃的,可是尝了薛飞做的以后,他觉得啥东西都不能比,一旦比较,门筱逊色的简直就不止是一个档次了。

    “能让薛局给我们两口子做饭吃,我真是觉得荣幸之至啊。薛局,以往你都说喝饮料,这回你亲自下厨,做的又这么好吃,你总该喝一点了吧?”窦云龙提议道。

    “好啊,喝一点。啤酒就算了吧,有段时间没喝白酒了,今天喝点白的。”薛飞非常爽快的就答应了。

    “得嘞,我这就去拿。你说想和什么吧?茅五剑我这儿都有。”

    “那当然还是茅台了。”

    窦云龙没想喝太多,他觉得他和薛飞两个人一瓶茅台足够了。没想到一瓶干掉后,薛飞没喝过瘾,他就只好又拿了一瓶。

    窦云龙的酒量要说就算是不错,38度的茅台,他最多喝过一斤,然后还能保持头脑清醒。但他今天跟薛飞喝的是53度的茅台,酒的浓烈程度不一样了,所以喝了七八两他就不行了,直冲薛飞摇手,实在是喝不下去了,门筱就将窦云龙搀扶着送到了楼上的卧室。

    再看薛飞,一点事儿没有。

    现在的薛飞喝酒不像过去那么凶了,过去喝酒凶并不是他多喜欢喝酒,而是很多时候场合所致,跟领导在一起,领导,你能不喝吗?

    现在不一样了,他的级别上去了一般跟他喝酒的人都是他的手下或者同学好朋友,没有人敢灌他。而他跟谢长顺等人吃饭,谢长顺他们年纪大了,都是小酒怡情,点到为止,没有人会多喝,所以他也喝不多。

    再有就是,薛飞觉得自己也应该薛飞保护自己的身体了,虽然今年才三十四岁,可也是奔四的人了,身体趁着年轻的时候不疼爱,等到老了,想疼爱恐怕就疼爱不起来了。今天要是不为了给窦云龙灌趴下留宿,他才不会喝这么多酒呢。

    门筱早就看出薛飞是在灌窦云龙了,从楼下来后,她就去取了一盒纯牛奶递给了薛飞,叫薛飞喝了。然后又去给薛飞泡了一大杯浓茶,里面还放了一些柠檬汁进去。

    女人就是这样,当这个男人与她无关的时候,她可能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可是一旦这个男人走进了她的内心,她就会全心全意,甚至是无微不至的会对待这个男人。

    “我这不留下来了吗,办法还不错吧?”薛飞得意地说道。

    “不错什么呀,喝那么多酒。早知道你要用这个办法,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的。”门筱可不认为这是个什么好办法。

    “哎呦,这是在关心我的身体吗,搞的我都感动了。”薛飞把门筱搂在了怀里。

    “感动不重要,身体才重要。”门筱想拿开薛飞的手去收拾桌子上的碗筷,薛飞没有放手。

    “谢谢老婆。”

    门筱听到薛飞的话,整个人的身体就像触电了一样,被打的混身一抖。

    脑子短暂空白后,门筱难以置信地看着薛飞:“你刚刚叫我什么?”

    “老婆,你不喜欢吗?”薛飞笑着地看着门筱。

    门筱倒没害羞,只是感到心里暖暖的,犹如干涸的心田得到了暖流的滋润。

    窦云龙平时也叫她老婆媳妇什么的,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从结婚到现在,始终没有过。但她在薛飞这里得到了这种感觉,非常奇特,非常美好。

    “不喜欢,我才不是你老婆呢。”门筱娇嗔道。

    “我说是就是。”薛飞让门筱坐在了他的腿上,伸手抬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问道:“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你以后只能被我一个人睡吗,你有没有做到?”

    “我……”

    “之前我就当你没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的身体,你的心,全都要完完全全的属于我,我不管怎么去应对窦云龙,反正我不许别的男人再碰你,我就是这么自私。”薛飞说完喝了一大口茶水,然后抱着门筱就朝一楼的房间走了过去。

    早上,窦云龙被尿给憋醒了,他从床上下来,感觉像是有人在念紧箍咒一样,头一阵阵的疼。

    迷迷糊糊的去卫生间撒了泡尿,等回到房间的时候,才发现门筱并没有在床上。

    揉了揉眼睛,确认门筱确实不在,看了眼时间,这才早上四点半啊,门筱虽然有晨跑的习惯,可是也从没起过这么早啊。人哪儿去了?

    把二楼的每个房间全都看了一遍,也没看到门筱,就朝楼下走了去,他想让门筱给他弄点喝的,缓解一下头疼。

    窦云龙刚从楼梯下来,就看到门筱从一楼的卫生间走了出来。门筱看到窦云龙,着实吓了一跳,心脏“嘭嘭嘭”就快跳了起来。

    “你怎么跑一楼上卫生间来了?”窦云龙感觉很奇怪。

    门筱稍稍稳了稳心神,佯装淡定道:“我本来是要在楼上的卫生间方便的,结果出来的时候发现楼下的灯亮着,我就下来把灯关了,顺便就从进了楼下的卫生间。”

    门筱感觉自己这个说辞很棒,没有任何纰漏。

    窦云龙也没有多想,摸了摸脑袋说道:“我头疼,你给我弄点什么喝的缓解一下吧。”

    “我给你弄杯西红柿汁吧。”门筱说着话就去了厨房。

    窦云龙跟着去了厨房,往餐厅那屋一瞥,见昨晚的盘子碗都在桌子上呢,就问:“你昨晚没收拾碗筷啊?”

    门筱一边洗西红柿一边说道:“没有。昨晚你喝多了,薛局长也喝多了,他在一楼住的。把你们俩搀到房间后我就没劲了,就寻思早上再收拾吧。”

    窦云龙以为薛飞回家了,没想到在他家住的,他就往一楼的客房看了一眼,然后努力的回想昨晚的事情,薛飞喝多了吗?窦云龙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

    门筱榨完西红柿汁交给窦云龙就上楼去了。上楼梯的时候,她回头看了坐在沙发上的窦云龙一眼,做了个深呼吸,又拍了拍胸口。

    窦云龙喝完后,到一楼客房的门口,轻轻推开门往里面看了看,薛飞躺在床上还在睡着,房间里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地上有一些用过的手纸,窦云龙不知道薛飞拿手纸做了什么,也没多想。

    关上门,也没上楼,走在沙发前一倒,很快就睡着了。

    薛飞前一天给窦云龙门筱做了饭吃,隔一天,就有人主动给薛飞做饭吃,这个人叫窦豆。

    窦豆在《便衣支队》里的戏份已经拍摄过半了,今天难得每天她的戏,一直缺觉的她就从凌晨三点,一下子睡到了下午三点,这一觉睡的那叫一个解乏,一个痛快。

    醒来,窦豆的肚子就叫个不听,家里的东西基本都被她吃干净了,就决定出去觅食。

    为了不让人发现她,她头没梳,脸也没洗,还穿着一身睡衣,然后拿着钱包,戴上墨镜就下楼了。其实说是为了伪装,实际上是懒,不想收拾而已。

    来到楼下的超市,窦豆走了走,看了看,感觉没有什么是她特别想吃的。当路过蔬菜区的时候,她猛然间就产生一个想法,为什么不自己做呢?而且还要做给薛飞吃。

    无论什么事,只要想法冒了头,窦豆就是那种必须要付诸于行动的人。虽然她什么菜都不会做,但她还是想试一试,而且由于不知道做什么,她就每一种她喜欢的蔬菜全都买了一份。

    为了应急,她又买了一些方便食品。

    走到日用品区的时候,她像小偷偷东西一样,拿眼睛瞥着安全套,看了又看,最后快速拿了一盒冈本超薄款的扔到了购物车里。

    回到家,窦豆先给薛飞打了个电话,说她晚上要下厨做饭,百年一遇的大好事,薛飞要是不来,就让薛飞等着收尸。

    打完电话,窦豆就打开电脑百度起了菜单,她也知道太难的她做不了,就在家常菜里挑她觉得她能做的菜,选择了四道:西红柿炒鸡蛋、尖椒土豆片、蒜薹炒肉、拍黄瓜。

    窦豆对这四道菜非常满意,有荤有素,有凉菜还有热菜,到时她再和薛飞美美地喝上几杯,然后借着微微的醉意……嘿嘿,光想想就觉得美。

    薛飞从公安局里出来已经快七点了,他让司机把他送到富丽花园公寓后,就把司机打发走了。

    他过来可不是因为窦豆说他不来就等着收尸,他才不信窦豆会自杀呢,他过来主要是有些天没有看到窦豆了,又听说窦豆下厨,他想尝尝窦豆的厨艺。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要重要的是他之前不知道窦豆是窦肖龙的女儿,窦云龙的妹妹,现在知道了,当然要多多走动了。

    因为上次窦豆给了把钥匙,薛飞就没有按门铃,自己开门进了屋。

    什么味儿啊?

    薛飞一进屋就感觉有股说糊不糊,说霉不霉的味道。

    窦豆从厨房里端着一道菜出来,看到薛飞来了,就笑着说道:“来的好不如来的巧,我刚做好,你就来了,赶紧去洗手,可以吃饭了。”

    “你等等。”薛飞叫住门窦豆,走到身前,伸手摸了一下她脸上一块发黑的地方,结果蹭了一手:“这什么呀,做饭还带擦锅底的?”

    窦豆用手背擦了一下,嘿嘿一笑:“不小心蹭的,赶紧去洗手吧。”

    洗完手从卫生间里出来,薛飞走到饭桌前一看,当时就一愣:“你这做的什么呀,外国菜?”

    除了拍黄瓜,薛飞发现从外形上,根本判断不出另外三道菜做的是什么。

    “什么外国菜啊,这是西红柿炒鸡蛋、尖椒土豆片、蒜薹炒肉好吧。”窦豆一脸骄傲的样子,她还觉得自己做的怪不错的呢。

    薛飞目瞪口呆,如此寻常的三道菜,他愣是没看出来,就可想而知窦豆把它们祸害成了什么样。

    窦豆示意薛飞赶紧坐,给薛飞倒了一杯啤酒。

    薛飞可没敢动筷子夹三道黑乎乎的东西,他就觉得拍黄瓜看着好像是黄瓜,就夹了一块放在了嘴里,随即就是一皱眉,吐了出来。居然是甜的,显然是把糖当成盐放了。

    窦豆胆子特别大,尝了尝自己做的菜,也觉得味道有点怪,但她还是坚持写,怎么说也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做饭,自己都不给自己捧场,那还能行?

    看到薛飞不吃,窦豆就强迫薛飞吃,还说谁不给她面子,她就跟谁玩命。薛飞无奈只好以舍命陪君子的心态尝了尝,发现中药都没这么难喝。有心想不吃,可是碍于窦豆的淫威,他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咽。

    忽然,薛飞的手机响了,是云朵打来的,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想薛飞了,想和薛飞聊聊天。

    薛飞可是把这通电话看做是救命稻草,他必须牢牢抓住,就对着电话里说道:“什么?无头女尸?在哪儿?好,我这就回局里。”

    挂了电话,薛飞说道:“局里有事,我得赶紧走了,你慢慢吃啊。”

    不等窦豆说话,薛飞连鞋都没穿上,趿拉着鞋就跑了。

    本文来自看书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