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孩子的亲生父亲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曲媛媛怀孕三个月后就彻底停工了,最近她挺着大肚子回了一趟冰城,主要是为了跟她爸妈还有薛飞告别,因为她马上就要去没有待产了。品书网

    曲媛媛跟有些人女人怀孕不大一样,有些女人怀孕后因为吃了很多营养品而胖上一大圈,更有甚者会面目全非。而曲媛媛不是,她只是肚子大,其他部位看不出她相较没怀孕之前有太大的变化。所以当她站在薛飞的面前时,薛飞发现她还是那么美,让人看了还是会产生原始的冲动。

    通过跟曲媛媛聊天得知,任远对曲媛媛非常好,尤其曲媛媛是怀孕了以后,任远一家简直视曲媛媛为国宝大熊猫,真正的顶在头顶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薛飞告诉曲媛媛,既然人家对她怎么好,也要好好待人家,偶尔回林江他们可以偷偷的放肆一下,但在京天的时候,必须要做好任家的儿媳妇。薛飞还强调这是他的命令,曲媛媛要是敢不听话,他就打曲媛媛的屁股。

    曲媛媛笑骂薛飞变得官僚了,但还是表示她会听话的,她也清楚她该怎么做。

    曲媛媛临走的时候,薛飞把之前窦云龙送他的那块金砖交给了曲媛媛,说孩子出生他是肯定不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这块金砖就当是送给孩子的见面礼吧。

    曲媛媛走了两天后,齐佳琳生了。这十个月来龙一仿佛一直被人把脑袋按到了水里,如今终于可以抬起头喘口气了。

    龙一给薛飞打电话,问接下来该怎么办?薛飞告诉他,做亲子鉴定需要他和孩子的毛发。然后去齐佳琳家再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魏宝文的头发。

    龙一和孩子的头发显然容易搞定,魏宝文的头发找起来可就不容易了。

    龙一去了齐佳琳家里,翻箱倒柜,就差把屋里的地板撬起来找了,也没找到。

    龙一想找薛飞帮忙,可又一想还是自己想办法算了,什么事情都找薛飞帮忙,他也太废物了。

    齐佳琳生孩子的当天,齐佳琳没有让龙一去,理由是她爸妈会去,看到龙一不好解释,说她什么时候给龙一打电话,龙一什么时候去。龙一其实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齐佳琳是怕他和魏宝文撞车。

    为了得到魏宝文的头发,龙一悄悄去了医院,看到魏宝文进了医院,他就在门口蹲守,等着魏宝文出来。

    晚上快九点半的时候,魏宝文终于出来了,龙一就盯着他,甩了甩手,两步过去,抬手就朝魏宝文那地方支援中央的脑袋打了过去,打到脑袋的一瞬间,拽住几根头发就薅了下来。

    “老王八蛋,我让你勾搭我……”

    “你怎么回事儿?你打我干什么?”魏宝文转过身,摸了摸脑袋,愤怒道。

    “哎呦,对不起,大叔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对不起对不起,天太黑了,您没事儿吧?要不要去做个脑电图什么的?”龙一连忙鞠躬认错。

    魏宝文因为刚刚得子,心情好,就没和龙一一般见识:“以后注意啊,你也就是碰到我这种好说话的了,不然我还真得去做个脑电图。”

    魏宝文走了,龙一看了看手上的几根头发,然后从兜里拿出塑封袋,把头发装了进去。

    第二天,龙一去了另外一家三甲医院做了亲子鉴定,工作人员说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出结果。

    这一周对龙一来说是无比漫长且煎熬的,都已经不是度日如年了,而是度一日如十年。

    一周过后,龙一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去了医院取结果,看过之后,龙一惊呆了。

    把结果拿给薛飞看,薛飞看过之后也是感觉挺意外的:“孩子不是你的,也不是魏宝文的,这齐佳琳够乱的了。”

    得知孩子不是自己的,龙一现在已经是彻底解放了,在谈论孩子的问题时,也完全是无事一身轻的状态:“齐佳琳怀孕的期间我没事就在富丽花园公寓蹲守,想看看我不去的时候,齐佳琳都和谁来往。据我的观察,除了魏宝文以外,好像就没有人去了。那这个孩子会是谁的呢?”

    龙一说的没错,薛家强派人去富丽花园公寓监视齐佳琳,得到的也是这个结果。但科学是必须要相信的,表明不是龙一和魏宝文的孩子,那就一定另有其人。薛飞相信现在不出现,也终究会出现的。

    “薛叔,您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啊?”龙一问道。

    “既然孩子不是你的,你就赶紧和齐佳琳分开吧,她现在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分开的理由你随便想,但不要说你做过亲子鉴定一事,如果齐佳琳主要提出做的话,你就再做一次。”薛飞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您薛叔,这次的事情要不是有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龙一感激道。

    “遇到困难不要怕,想办法克服就是了,它终究会只是你人生道路上的一个小插曲而已。不过通过这次的事情,你也应该吸取教训,以后再谈恋爱,可得搞清楚对方的情况,幸亏这次没出什么事,不然对你的前途,乃至对你爸都可能产生非常坏的影响。”薛飞提醒道。

    “嗯,我一定会吸取教训的。”龙一难为情地挠了挠头发。

    由窦豆主演的《便衣支队》正在冰城紧锣密鼓的拍摄当中,窦豆多次给薛飞打电话发信息,让薛飞去探班,薛飞全都拒绝了,因为实在不方便。

    薛飞不去,窦豆又想见薛飞,只能是忙里偷闲挤时间,想办法和薛飞见面。

    随着导演的一声“咔”,窦豆今天的戏份全部结束了。

    上一秒在镜头前还生龙活虎的窦豆,下一秒就瘫坐在了椅子上不想起来了,她今天真的是累坏了。早上四点就起来化妆,五点开始拍戏,除了中午吃了口饭,她就没休息过,一直拍到现在。而此时是凌晨一点。

    由于晚饭没有吃,窦豆是又饿又累,不过薛飞是她的兴奋剂,一想到薛飞,她整个人立马就精神了起来。从助理手里拿过电话,就给薛飞打了过去。

    薛飞正在回家的路上,接到窦豆的电话多少有点惊讶,没想到这么晚窦豆还没睡。

    “有事吗?”

    “我想你了,我刚刚结束今天的拍摄,你能不能过来接我回家呀。”窦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

    “你身边不是有工作人员吗,你让他们送你回去呗。”薛飞觉得有点太晚了,不太想去。

    “他们能代替你吗,我想见你。”窦豆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人家就是见你一面怎么了,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你就不能见我一面吗?我现在特别累,就想和你在一起怎么了……”

    窦豆一哭,薛飞心就软了,想到也不是呆在剧组,而是把窦豆从剧组接走,薛飞就决定去一趟。

    到了剧组的拍摄地,薛飞给窦豆打了个电话,窦豆告诉工作人员明天去家里接她,然后就兴高采烈的朝薛飞的车跑了过去。

    上了车,窦豆就搂住了薛飞的胳膊,气呼呼的质问:“我要是不哭,你是不是就不来找我了?”

    薛飞看到窦豆的眼睛还红着,就反问:“这么说你是骗我,在跟我演戏?”

    “当然不是了,我可是真哭,你不想见人家,人家心情能好吗。”窦豆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说道:“你带去吃饭吧,我晚上还没吃饭呢,都快饿死了。”

    “这都几点了,哪还有饭店开门。除非去吃烧烤。”薛飞指了指时间说道。

    “我可不吃拿东西,最垃圾了。可是我真的饿了,怎么办,你感激想办法?”窦豆冲薛飞撒娇。

    “你家里冰箱都有什么啊?挂面方便面什么的有吗?”

    “好像有。”

    “到底有没有啊?”

    “有。”窦豆肯定地说道:“平常我也不在家,很少往家里买东西,都放坏了。这回因为要在冰城呆一段时间,所以前几天我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不少东西。”

    开车去富丽花园小区的路上,窦豆一直搂着薛飞的胳膊,脑袋靠在薛飞的肩膀上,就像要是以松开,薛飞就跑了似的。

    薛飞知道窦豆能缠人,拿她也没有办法,而且好在晚上路上也没什么人,他的开车的速度不快,对他们俩的安全也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进了屋,窦豆就直接趴在了沙发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薛飞去了厨房,打开冰箱一看,里面还真是有不少东西,只是全都在一个袋子里,没有分类装,可见窦豆是有多么懒。

    把冷藏的放冷藏,保鲜的放保险,归完类,薛飞煮了一万挂面,放了两个鸡蛋。

    窦豆看到面条的样子,不亚于流氓看到了一丝不挂的美女,吃的那叫一个香,要不是薛飞在旁边一个劲儿的提醒她慢点,没人跟她抢,就窦豆那架势,都能把碗给吃了。

    肚子里有了东西,窦豆的精神状态明显就不一样了,她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地说道:“终于又活过来了。”

    薛飞看了眼时间,已经都两点多了:“你赶紧睡觉吧,我走了。”

    一听薛飞说要走,窦豆紧忙一把抱住薛飞说道:“不行,不许走,今晚陪我。都这么晚了,你要是跟我说有工作,或者必须得回家陪老婆,打死我也不信。”

    看到薛飞正在犹豫,窦豆就拉着薛飞就朝卫生间走了过去:“赶紧跟我走,我要和你洗澡澡。”

    薛飞最终还是留了下来,还跟窦豆洗了个鸳鸯浴,但两个人上了床以后什么都没做,太晚了,窦豆又累了一天,这要是折腾完,估计就快两天了,所以两个人相拥而眠。

    一觉醒来,薛飞睁开眼没有看到窦豆。刚要起身,看到在枕头旁有张纸,上面还放着一把钥匙:我去拍戏了,这是家里的钥匙,欢迎你以后经常来陪睡。

    看了眼时间,薛飞不禁感叹,干什么都不容易,光看明星艺人光鲜亮丽的一面了,其实他们也很不容易,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轻轻松松就把钱挣了。

    从窦豆家出来,开着车一边往出走,一边琢磨早上吃点什么时候,看到一辆挂着警牌的轿车与他擦肩而过,那是省公安厅的车。薛飞脑子一转,赶紧调转方向跟了上去。

    那辆警车在23栋3单元的门口停了下来,从上下来一个男的,看上去十分小心谨慎,还左右看了看,然后进入了楼道。

    薛飞打了个电话,让人查了一下车牌号,得知车是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席玉柱的。

    薛飞记得姚绪成说过,魏宝文和席玉柱的关系不错,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席玉柱也是齐佳琳的保护伞,但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齐佳琳就住在23栋3单元,席玉柱此时又出现在了这里,难道席玉柱不仅是齐佳琳的保护伞,齐佳琳生的孩子也是他的?

    吃过早饭,薛飞没有直接去局里,而是去了省委省政府找赵大海,把他了解的情况告诉了赵大海。

    “席玉柱这个人在全国境界都是赫赫有名的缉毒先锋,他破获过很多大案要案,立功三十多次,甚至还获得过五一劳动奖章的警界‘业务精英’,他要是跟贩毒分子有往来,那可不是一件小事。”赵大海表情严肃道。

    “所以我们得重视起来,当下冰城的毒品情况不容乐观,要再有这样的警界败类给贩毒团伙充当保护伞,想要打击将会难上加难。”薛飞是希望把冰城的毒品市场控制在他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然后在慢慢调查窦云龙制毒贩毒集团,如果省公安厅的人要是跟着添乱,很容易会节外生枝,导致计划失望。

    “你那个小舅子是怎么回事啊?”赵大海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薛飞问道。

    薛飞并没有被赵大海突然抛出的问题所吓到:“您是说栾龙?是这么回事……”

    薛飞把他“包庇”栾龙的情况说了一下,又解释道:“之所以没跟您说,不是想故意瞒着您,而是打算能有所突破的时候再进行汇报。我不能随便干点什么就向您邀功啊,您说是不是?”

    薛飞解释是怕赵大海多想,而对其隐瞒,除了想等有所突破以外,也担心会知道的人太多,走漏消息。但赵大海主动提起来了,薛飞不说一下显然不好,不过对窦云龙制毒贩毒一事,薛飞一字未提。

    以赵大海对薛飞的了解,赵大海是绝不相信薛飞会给毒贩子做保护伞的,他相信栾龙这个小舅子肯定不像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但栾龙在冰城折腾的这么厉害,薛飞对他竟然一个字都没听过,他确实对薛飞意见。不过听了薛飞的解释以后,他也能理解,办案子有的时候确实是需要先斩后奏的,不可能事无巨细全都跟领导汇报,笼罩在心头的一片乌云也就散了。

    “对于席玉柱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吗?”赵大海问道。

    “目前我们缺少直接能够证明席玉柱是贩毒分子保护伞的有力证据,所以我的想法是,接下来就让席玉柱彻底的暴露出来。”一个主意在薛飞的脑海里油然而生。

    本文来自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