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兽性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窦肖龙其实只是表面上看好像早已经忘了当年的事情,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忘,他是个心胸狭窄爱记仇的人,他至今都恨梁世奇,觉得是梁世奇当年坏了他们之间的交情。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看到现在梁世奇混了二十年还是小农民,他心里别提多解气了。

    梁世奇有一女一儿,彼时大女儿梁真十九,在冰城商业大学读大一,小儿子梁诚十六,在读高中。

    那次回去,窦肖龙没有看到两个孩子,之后再去的时候,正好赶上暑假,就见到了他们。

    十九岁的姑娘正是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时候,梁真不仅长得如花似玉,而且发育的要比同龄的女孩更快一些,胸脯也鼓起来了,屁股也翘起来了,小腰只有一掐粗细,十九岁的身体已经完全可以和二三十岁成熟的女人相提并论了。

    窦肖龙第一次见到梁真眼神就有些灼热,心思就有些异动。

    梁世奇一个土里抛食的农民,供养两个孩子上学非常吃力,而梁诚学习很好,肯定能考上大学,到时的花费将会大大上涨,梁世奇就开始发愁到时该怎么办。

    窦肖龙了解到他的难处后,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如果孩子学习不好也就算了,既然能上大学,说什么也得供。叫梁世奇不用担心,以后两个孩子上学的开销全部由他来出,如果两个孩子愿意,将来毕业了还可以到他的公司去工作。

    梁世奇一听都感动哭了,就差跪下给窦肖龙磕个头了,一家三口对窦肖龙可以说是感恩戴德。梁世奇觉得关键时刻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老哥们够意思,其他人全都白扯。

    窦肖龙平时工作生活都在市里,梁真所在的冰城商业大学离着龙城集团非常近,所以窦肖龙隔三差五的就往学校跑,不是请梁真吃饭,就是陪梁真看电影,给梁真买衣服。

    那时的梁真根本没有多想,只把窦肖龙所做的一切当做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照。

    然而窦肖龙可不是一个平白无故就会对谁好的人,他无论干什么都是有目的的。他对梁真这么好,就是为了想把梁真搞上床,可他不知道梁真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跟他揣着明白装糊涂。暗示了多次未果后,窦肖龙就决定给梁真下药。

    把梁真请到龙城集团旗下的一家饭店,窦肖龙一上来就不断的给梁真灌酒,梁真不好意思拒绝,而且酒量又不大,只能硬着头皮喝。酒一多,尿就多,梁真就不断网厕所跑。窦肖龙利用梁真上厕所的工夫,往梁真的酒里下了迷药。梁真喝了以后,如窦肖龙如愿,趴在了桌子上。

    窦肖龙就喜欢十八九岁,年轻貌美的女孩,直到今天他也是这个口味,跟年轻的女孩办事,他感觉自己也会变得年轻,充满活动。

    那天下午,窦肖龙将梁真搀扶进酒店的房间,不仅夺走了梁真的第一次,还整整折腾了一下午,直到最后精疲力尽,混身没有半点力气。

    等梁真醒来看到自己和窦肖龙躺在一起的时候,她意识到她和窦肖龙之间发生了关系,就哭个不停。窦肖龙是个老江湖,这二十年来被他玩过的年轻姑娘,没有一个团,也得有一个营了,他最清楚如何讨女孩子的欢心,也最知道如何能让一个女孩子爱上他。

    当他把他那些管用的伎俩全部都使在了梁真的身上以后,梁真终归还是年轻,再加上虚荣心作祟,从那以后就跟了窦肖龙,而梁世奇对此事至今都不知道。

    马有失蹄,人有失手,窦肖龙也有心急火燎,办事不做安全措施的时候,结果在梁真上大二的时候怀孕了。

    如果是一个理智聪明的女孩,应该会把孩子打掉,因为毕竟还是个学生,他们的这种关系又根本不可能长久,真要孩子将来怎么办?

    梁真显然没有这种远见卓识,她觉得她爱窦肖龙,她就应该给窦肖龙生孩子。而窦肖龙也想要这个孩子,因为他的老婆也死了,只给他留下了窦云龙这一个儿子,他那么大的家业,他认为应该多生几个,正好梁真怀孕了,他又是真的喜欢梁真,所以两个人谁都不反对,就决定把孩子留下了。

    必须要承认的是,窦肖龙对梁真还真是不错,梁真怀孕后,不仅给梁真买了套房子,还给梁真买辆宝马车,梁真俨然摇身一变成从麻雀变变成了一只金凤凰。

    窦肖龙这种人是可想而知的,他不可能一心一意就对梁真一个人好的。梁真怀孕不能办事了,他就很快和别的年轻女孩勾搭在了一起,去梁真那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

    梁真以为她怀了孩子以后,窦肖龙是会娶她的,她就理所应当的把自己当成是了窦肖龙的老婆,对于窦肖龙去她那的次数越来越少,心里便大为不满。从一开始的生气发牢骚,到后来的吵架,再到后来的跟踪,看看窦肖龙不去她那都在干什么,梁真才知道窦肖龙原来和别的女孩好上了。

    梁真都要被气死了,她觉得怀着孕,窦肖龙要是因为工作忙没时间关心她,她能理解,窦肖龙居然和别的女人厮混到了一起,这是她绝对不能接受的,就找窦肖龙打架。窦肖龙自知理亏,就躲着不见,打电话也不接。

    梁真没办法,就直接找去了龙城集团,窦肖龙不让她进公司,她就在门口大闹,闹的窦肖龙实在不没办法,只能让她进去。

    聪明的女人应该懂得适可而止,见好就好,梁真显然不懂这个道理,跟窦肖龙闹个没完没了,动不动就要去龙城集团耍上一通,使得窦肖龙对她的耐心慢慢消失殆尽。

    有一天,因为提出想要给梁世奇在冰城市里买一套房子,窦肖龙没有同意,梁真又一次跑到了龙城集团大闹。

    “梁真你还有没有完?我警告你,你别仗着你怀孕就得寸进尺。”窦肖龙忍无可忍,指着梁真的鼻子警告道。

    “我得寸进尺?窦肖龙你说的是真人话吗?我怀着孕,你他妈搂着别的女人睡的时候,你有想过你多得寸进尺吗?我怀了你的孩子,你就得对我负责,我说的话你就照办。”梁真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不可理喻。”

    窦肖龙帅子一甩就出了办公室,他去了楼上的天台,想松口气,冷静冷静,不想梁真挺着大肚子也跟了上去。

    “你上来干什么?赶紧下去,这里风特别大,你怀孕呢你不知道吗?”窦肖龙示意梁真赶紧下去。

    梁真一动不动:“我说的事你还没答应我呢,你答应我我就下去。”

    窦肖龙的态度非常坚决:“我不可能答应你。我凭什么给你爸买房子啊?你怀孕了,我可以对你负责,我也可以对孩子负责,你爸不老不小的,我管不着他。”

    梁真伸手推了窦肖龙一把:“他是我爸,你就得管。”

    “我就不管。”

    “你必须管。”

    “梁真你赶紧给我下去,你再蹬鼻子上脸,别说我……”窦肖龙话没说完,梁真抬手就给了窦肖龙一个大嘴巴。

    “我就问你买不买?”梁真质问道。

    “你他妈……”窦肖龙起的抬手想打过去,梁真躲都不躲。

    “你敢打我试试,我让你身败名裂!”

    梁真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窦肖龙,因为这触碰到了窦肖龙的底线,她的话让窦肖龙感觉到害怕了,所以窦肖龙便失去理智了,悬在半空中的手就朝梁真扇了过去。

    挨了打梁真自然不干,就还手打窦肖龙,两个人就厮打在了一块。窦肖龙都打红眼了,哪会想那么多,结果也没注意两个人所在的位置,一使劲就把梁真从天台上推了下去。

    二十五楼,一尸两命。

    窦肖龙显然不想杀了梁真,但梁真死了,对他无疑是一个解脱。

    窦肖龙当时与时任冰城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关系非常好,他花了一笔钱,最后梁真的死被定性为了为情自杀。

    梁世奇听说梁真的死讯如晴天霹雳,尤其是得知梁真还怀了孕,更加难以置信,要求公安机会调查梁真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窦肖龙花了钱,公安局当然不会公事公办,梁世奇又是一介农民,被公安局找各种理由推脱打发了几次,他就彻底绝望了。

    梁世奇至今都不知道梁真死亡的真实原因,但因为窦肖龙之前对梁真的自助,以及之后又一直在自助梁诚上大学,梁世奇一直都拿窦肖龙当做他们家的大恩人。

    多年后,当窦肖龙再想起梁真的事情时,他丝毫不感到可惜,也不认为对不住梁世奇,他觉得像梁真那么傻的女人就该死,这就是他的命。他唯一感到可惜的是梁真肚子里的孩子没能留住。

    梁诚学习非常优异,在沪江读完大学后,又去了美国攻读硕士。而蓝村因为被市里指定为蔬菜基地,所有的村民全都被安置去了别的地方。

    梁世奇种了一辈子地,他不想再种地了,但又不会干别的,就找窦肖龙,让他帮忙安排和工作。窦肖龙就把梁世奇安排到了一个库房打更。

    后来窦肖龙在蓝村搞了一百亩地,投建了自己的私人动物园,梁世奇听说了,就跟窦肖龙说他想去动物园工作。在库房打更梁世奇不是不能干,只是实在太无聊了,而动物园有动物,还有工作人员,又在他熟悉的蓝村,感觉非常适合他。

    窦肖龙表示可以,梁世奇就过去了。

    专门负责养狗是窦肖龙安排的,因为在窦肖龙的眼里,梁世奇跟一只狗差不多,让他养狗最合适,都属于同一种类,沟通方便。但偷狗粮绝对不行,他必须要让梁世奇付出代价。

    胡海洋离开冰城,他几个得力的手下被抓的被抓,躲祸的躲祸,窦肖龙就只能把几个在他公司旗下夜总会看场子的打手给叫了过来。

    这几个人接到命令去动物园的时候正在喝酒,而且都有了醉意,听到窦爷发布了作战指示,几个人立马找了个没喝酒会开车的就赶奔了蓝村。

    到了动物园,几个人问了一下梁世奇在哪儿,看门的指了一下员工宿舍,两个人就走了过去。

    梁世奇此时正在宿舍里生闷气,他感觉自己太冤了,活了大半辈子了,从来都是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什么时候干过偷鸡摸狗的事情啊。而且别人冤枉他也就算了,竟然是窦肖龙冤枉他,他实在是有点接受不了。

    “谁是梁世奇?”

    听到外面有人喊自己,梁世奇就出去了:“谁叫我?”

    几个人上下打量一番梁世奇:“你就是梁世奇?”

    “对啊,我是梁世奇,你们是谁呀?”梁世奇看了看几个人,从来没有见过。

    “你过来,我们跟你说点事儿。”一个人冲梁世奇勾了勾手,就朝黑暗处走了过去。

    梁世奇从几个人身上闻到了酒味儿,又不认识几个人,就站着没动地方:“没事儿就在这儿说,没事儿我回屋了。”

    “让你过来就过来,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啊。”两个人架着梁世奇的胳膊,连拖带拽的就把梁世奇给拖到了黑暗处。

    “你要干什么呀?”

    “干你!”两个人从后腰拔出两把刀就朝梁世奇捅了过去。

    几分钟以后,梁世奇躺在地上不动了,几个人这个时候似乎也醒酒了,怕闹出人命,就赶紧把梁世奇抬上车送医院。

    可惜梁世奇并没有坚持到医院,半路上,就一命归西了。

    几个人害怕了,就给窦肖龙打电话。窦肖龙刚吃完饭,听说梁世奇死了,很惊讶,就赶紧让他们把梁世奇拉回动物园。

    拉开车门,窦肖龙伸手探到梁世奇的鼻子前,发现已经没有鼻息了,再一摸他的手都凉了。

    “窦爷,怎么办啊?”几个人吓的要死。

    窦肖龙做了个深呼吸,在车前来回踱步。工夫不大,窦肖龙停住脚步,看着几个人说道:“把他脑袋砍下来。”

    几个人怀疑自己听错了,瞠目结舌。

    看着几个人发愣,窦肖龙怒目圆睁:“快点,不然你们就去跟他陪葬。”

    几个人哪敢怠慢,到仓房找了把斧子,可是谁都不敢下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窦肖龙见了直皱眉,抬腿给了其中一个一脚,示意让他来,他不敢不来,心一横,抡起斧子就朝梁世奇的脖子砍了下去。

    开车来到装老虎的虎舍,窦肖龙让几个人将梁世奇的身子扔了进去,说道:“给它们加个夜宵吧。”

    梁世奇的身子被扔进虎舍后,里面的两只老虎闻到血腥味就扑过去撕咬起了梁世奇的尸体,窦肖龙看到眼前的场面,嘴角扬起了阴森恐怖的笑容。

    “窦爷,脑袋怎么办啊?”

    “找一个远一点的地方埋了,记得埋深一点。”说完,窦肖龙转身就走了。

    郎豹在远处目睹了整个过程,他靠在墙上,脸色惨白,混身发抖,因为惊吓过度,甚至还尿了裤子。

    郎豹想赶紧走,可是他的腿完全不听使唤,就像有千金之重一般,明明两分钟的路程,他却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本文来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