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策反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吃完饭,窦豆提议:“去我家睡觉吧,我有点困了。←頂點小說,x.”

    薛飞对于窦豆这种口无遮拦的话已经习以为常了:“我不困,你自己回去睡吧。”

    窦豆在桌子底下用腿蹭了蹭薛飞的大腿,又摘下墨镜对薛飞放了下电说道:“你信不信我会让你很疲惫,让你很困的?”

    薛飞懒得跟她说,叫过服务员,掏钱结了账,起身便走。

    窦豆今天可不想轻易放过薛飞,她伸手抓住了薛飞的手腕,起身准备和薛飞一起走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墨镜居然掉在了桌子上,而服务员还没走。于是,接下来薛飞从未见过的一幕就发生了。

    只见服务员先是难以置信地看着窦豆,而后双手放在嘴边,最后是“啊”的一声尖叫,用手指着窦豆大声说道:“窦豆……窦豆……”

    服务员显然是因为见到明星偶像太激动了,可给薛飞的感觉却像一个群众发现了被通缉的犯罪分子,认出来以后,指着她说:“就是她,快抓住她!”

    服务员的尖叫和话语餐厅里所有人的注意力一时间全都集中在了窦豆的身上。没有人一个会相信窦豆会出现在冰城,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所以那一刻好像大家全都愣住了,就像电脑屏幕突然卡住,画面定格了一样。

    千钧一发之际,就见窦豆冲薛飞喊了一声“跑”,然后拉着薛飞的胳膊就奔向了门口。

    餐厅里的其他人反应要稍微慢了三到四秒钟,等反应过来以后,很多人起身就追。

    之后大街上就出现了让路人纷纷侧目的事情,一男一女在前面跑,至少有二三十个人在后面追的情况。知道的是追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抓贼呢。

    薛飞对追星族的这种对艺人的狂热感到无法理解,喜欢就喜欢呗,看看就得了,至于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吗?

    两个人从马路这边跑到了马路那边,最后又跑回了餐厅的附近,几乎跑了一圈。看到后面的人没有追上来,正好在餐厅隔壁饭店出来一伙人,两个人就利用一伙人做掩体,趁机上了拉开窦豆路虎揽胜的后车门,十分慌张的上了车。

    因为担心被看到,窦豆整个人是躺在后座上的,薛飞则压在她的身上,两个人气喘吁吁,都累的够呛。

    那二三十个追星族跑过来没有看到窦豆,感觉很失望,只好做鸟兽散。

    车里的薛飞与窦豆大口呼吸的同时,也在看着彼此。看着看着,气氛就有些不对了,一种无名的情愫在两个人的心里暗生。

    薛飞想要起身躲避,但窦豆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这让两个人变得更近了。不知是窦豆身上的香水味道,还是香水与汗水的混合物,总之所释放出来的味道透着十足的暧昧,让薛飞在顷刻间有些意乱情迷。

    窦豆将薛飞的脑袋往下一按,两个人的嘴边就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这一贴,像是打开了某个程序的按钮一样,当被启动以后,所有程序便按照事先设定的那样运转了起来……

    “我不介意跟你车震,但这大白天的在路边不太好吧?”窦豆抓着薛飞要脱她裤子的手担心被人看到不好:“去我家吧,还不好?”

    窦豆的话像给这个程序按了暂停键,薛飞一想大白天在路边确实不合适,就爬了起来。

    窦豆看到薛飞的雄风霸气侧漏,便满意地笑了起来,虽然薛飞还不知道她是谁,可至少证明她对薛飞的吸引力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没有变过,是持之以恒的。

    薛飞下车来到了副驾驶,窦豆怕被人看到,就从车里爬到了前面,启动车就心急火燎的开奔了富丽花园公寓小区。

    两个人的热情似乎并没有因为中间的暂停而消减,当重新按下按钮后,两个人反而更加疯狂了。

    把彼此脱了个精光,在卫生间淋雨的时候,也没有耽误两个人缠/绵。

    从卫生间出来,薛飞把怀里抱着的窦豆往床上一扔,刚扑过去,地上裤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窦豆示意不用管,翻身将薛飞压在身下,准备亲吻薛飞时,薛飞吻住了她的嘴:“我还是先接一下吧。”

    薛飞怕是有重要的事情,万一耽误了就麻烦了。

    窦豆很不情愿,可还是从薛飞伸手下来钻进了被子里。

    薛飞下床从裤兜里拿出手机一看,是姚绪成打来的,就走到卫生间门口接听了电话:“薛局,苏志坚的详细情况已经调查清楚了,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一会儿会所见。”

    薛飞感觉很扫兴,但正事绝不能耽误,他看了一眼床上的窦豆,说了一个“好”字,就挂断了电话。

    “你是不是有事要走啊?”窦豆满脸写着不高兴。

    “嗯,局里有重要的事,必须得走。”薛飞拿起裤子就往身上穿。

    “总以为到了关键时刻电话就响只会出现在影视剧里,看来生活中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你去吧,反正咱们俩来日方长,有都是机会。”窦豆这么说并不是真心话,她只是知道薛飞肯定要走,而她这么说能让自己心情好受一点。

    薛飞没吱声,穿好衣服后,窦豆指了指自己的脸蛋,让薛飞亲她一下,还说不亲不让走。

    薛飞对窦豆缠人的本事是最了解的,为了避免真的被她缠,只好听话去亲。只是还没等亲到,窦豆就突然一转头,正好亲在了他的嘴巴上,然后就见窦豆得意地笑了。

    薛飞对窦豆的小恶作剧惹的一声苦笑,窦豆说薛飞可以开她的车走,薛飞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从单元楼里往出来,往小区外面走的路上,薛飞看到了魏宝文和齐佳琳,两个人在遛弯,齐佳琳走的很慢,魏宝文在一旁搂着她的胳膊悉心照料,一脸的准父亲相。

    躲到一边,魏宝文和齐佳琳走过去后,薛飞回头又看了两个人一眼,心想但愿你们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

    打车来到如月江南会所,姚绪成已经到了。

    “你看一下这个。”姚绪成递给薛飞一张纸。

    薛飞一看,是关于苏志坚情况的几个重点。

    “我就主要说说纸上写的几个重点吧。苏志坚的父亲苏冠中是原富来县公安局禁毒大队的副大队长,是一名非常优秀的侦查员,长期战斗在禁毒一线,执行过多次卧底任务,也多次立功得到嘉奖。在苏志坚十岁的那年,苏冠中在一次逮捕毒贩的时候,不幸被毒贩开枪打中,英勇牺牲。事后苏冠中被公安部追授全国公安战线二级英雄模范称号。这似乎是一种讽刺,或者说是造化弄人,父亲是一位如此优秀的人民缉毒警察,儿子却干起了贩毒的勾当。”姚绪成叹了声气,有点想不通。

    薛飞起身接了杯水递给姚绪成,姚绪成紧忙双手接过:“谢谢。”

    “人世间的事情原本如此,老子英雄儿子未必就是好汉。同理,也不是所有人民警察都是全心全意的为人民办事,徇私枉法,以权谋私的人大有人在。”薛飞意味深长地说完后,示意姚绪成接着说道。

    姚绪成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说道:“据说苏志坚小的时候也想像苏冠中一样,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可惜最后因为薛飞太差,考不上警校,只好作罢。苏志坚高中高二年的时候辍学开始混社会,先后在冰城跟过几个黑老大,不过他都是马仔小弟的角色,进入不了核心圈。大约四年之前,苏志坚开始跟着一个叫印明海的人混,就是这个人。”姚绪成从包里拿出一张印明海的照片拿给了薛飞。

    “我查了查印明海这个人,三十岁之前因为贩毒先后两次入狱,但服刑的时间都不长,两三年就出来了。三十岁没有再贩过毒,至少能查到的资料显示他没有再因贩毒被抓过。第二次出狱后印明海进入了在冰城大名鼎鼎的龙城集团工作,一直至今。虽然现在查不到印明海贩毒的证据,可是通过苏志坚跟栾龙联系来看,苏志坚的上面很有可能就是印明海。至于贩毒跟龙城集团是否有关系,目前还不没有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

    薛飞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印明海的照片,心说龙城集团,又是龙城集团,难道窦氏父子还从事毒品生意?那个给栾龙源源不断供货的贩毒集团就是他们?

    窦氏父子果然不简单,龙城集团的水还真是深不可测。

    “苏志坚有个女朋友叫王雨,已经怀孕三个月了,目前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副总,不出意外的话,两个人今年应该会结婚。虽然两个人已经在一起有三四年了,但苏志坚还是很爱王雨的,不过王雨并不知道苏志坚贩毒的事情。”姚绪成又说道。

    “苏志强的母亲知道吗?”薛飞问道。

    “应该也不知道。苏志坚也是龙城集团的员工,对外都是有合法身份的,毒贩这种事情苏志坚绝对不可能跟家人亲近的人去说。”

    “既然他不说,我们就替他说。”薛飞看着姚绪成说道。

    姚绪成眼珠转了转,然后点了点头。

    晚上,薛飞和栾龙见了一面,把印明海照片给他看了一下,问他是否见过。

    栾龙不知道印明海的名字,但山羊胡他太熟悉了。栾龙说他见过,还说印明海就是苏志坚的老大,每次去那个不知名的地方,都会见到印明海。

    栾龙对薛飞会有印明海的照片多少有些起疑,薛飞也看出他起了疑心,就说调查印明海主要是为了知己知彼,不然跟他们合作会有风险,毕竟他们是老毒贩子了,诡计多端,防人之心不可无。

    栾龙见薛飞说的很有道理,而且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也就没太往心里去。

    两天后,薛飞又给栾龙打电话,说想见苏志坚,有事跟他说,让栾龙转告苏志坚到会所去找他。

    薛飞没让栾龙去,栾龙就没有去,只是转告了苏志坚。

    “薛局长找我有事?”苏志坚笑着问道。

    “你的头发还是扎起来看着更顺眼。”薛飞伸手示意苏志坚坐,两个人就一起坐了下来,薛飞收起脸上的笑容,一脸严肃道:“我今天叫你过来,是想救你,还会把这个机会放在你的眼前,你唾手可得。至于抓不抓,就全看你个人的选择了。”

    苏志坚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薛局长,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希望你能为警方做事。”

    苏志坚脸色瞬间大变,起身就要走。

    “我没想抓你,而且我保证你今天可以安全的离开。”

    苏志坚听了没有动,紧锁眉头看着薛飞:“你不是真的跟栾龙在合伙做生意?”

    薛飞摇头道:“当然不是,我身为一名人民警察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我也许不像你父亲那样优秀,但至少我是一个警察。”

    薛飞的话像一记重锤直砸苏志坚的心门,砸的苏志坚腿脚一软,瘫坐在了沙发上。

    “你父亲的英雄事迹我基本都了解,说实话我有点不敢相信你和你父亲为什么会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两条路。如果你父亲要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地痞流氓,你走这条路我不会感到奇怪。哪怕你父亲就是一个普通人,我都不会惊讶。可你父亲不是啊,我真想象不到他要是在天有灵,知道你在贩毒,他会是什么心情。”薛飞惋惜道。

    苏志坚脸色很难看,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很爱你的女朋友,你女朋友长得也很漂亮,工作能力也很强,还怀了你的孩子。婚礼不着急办,赶紧去办结婚证领了吧。人家都有孩子了,你还不给人家一个交代,这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薛飞继续打感情牌。

    苏志坚双手掩住脸,一副无法面对现实的样子。

    “人没有不犯错的,或者说人这一辈子都是在不断的犯错和改错中度过的,只不过你犯的错可能要大一些,但并没有到无可挽回的地步。老话说的好,人间正道是沧桑,只有走正道,才能被人铭记,哪怕成为不了你父亲那样的英雄,至少心里能落的个踏实安稳。如果每天像老鼠一样生活在阴暗潮湿的洞**里,即便挣到了再多的钱,能感受到生活的快乐吗?退一万步讲,你破罐破摔可以不为任何人着想,你总得为你将要出生的孩子着想吧?你出去说你的父亲你会怎么说?光荣的人民警察,伟大的英雄,我一辈子的偶像和榜样。可你干这行,你的孩子将来会怎么说你?著名的大毒枭?有名的毒贩子?他说的出口吗?他说不出口的。你有责任也有义务成为孩子的榜样。何况你觉得你干这一行能长远吗,你听说过贩毒永远不出事的吗?”薛飞顿了顿又说道:“我还听说你小的时候立志要像你父亲一样当一名人民警察,虽然你没当成,但我相信如果你当了,你一定是一个合格的人民警察。因为即便是现在,我也坚信你的本质并不坏。”

    薛飞站起身说道:“何去何从,你好好想想吧。”

    薛飞出去后,随即苏志坚的母亲和女朋友王雨就进了屋。苏志坚看到他们,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眼泪不仅夺眶而出,还起身“噗通”一声跪在了母亲的面前:“妈,我错了……”

    十几分钟以后,房间的门开了,苏志坚看着站在门口的薛飞,眼睛红肿,但眼神却异常坚定:“薛局长,我想好了,我愿意给给警方做事。”

    薛飞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欣慰。

    薛飞相信自己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加上他母亲和女朋友王雨的出现,一定可以感化苏志坚回头的,原因很简单,就像他说的,他坚信苏志坚的本质并不坏。

    本文来自看書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