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里应外合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泡在温泉池里,回想刚刚印明海说的话,窦云龙仍感觉惊讶不已。品书网

    在窦云龙的眼里,印明海一直都是一个他既信任又有些担心的人。虽然之前廖川跟他说印明海可能在私卖毒品,他也认为印明海有可能会干这样的事情,但他从不怀疑印明海的忠诚度,也就说他不认为印明海是一个会叛变的人。担心是因为因为印明海经常会意气用事,不像廖川遇事总能理智分析,沉着应对。

    所以印明海能做出通过栾龙去和薛飞建立关系的事情,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如果廖川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会觉得很正常,印明海能做出来,他只能说印明海成熟了,进步了。

    另外一件让他感到更加惊讶的事情是,薛飞竟然竟然和他小舅子联手贩毒,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以为薛飞也就是收收他的贿赂,关照一下他,没想到背地里还干这种事。看来薛飞对钱的喜爱程度完全是不次于他们爷俩的。

    惊讶过后,窦云龙显然是无比高兴的,因为薛飞的双手越脏,对他们爷俩就越有利。所以他会坚定不移的去支持印明海和薛飞接触,建立关系,直到彻底把薛飞攥在手里。

    马佳瑶看到窦云龙在那儿一阵阵的自顾发笑,就过去问道:“你想什么美事儿呢?说出来分享一下。”

    窦云龙看着马佳瑶浮在水面的波涛,坏笑道:“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马佳瑶笑了出来:“呵呵,是白日梦吗。你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你上辈子是我的吹笛童子。”窦云龙说着话,就把马佳瑶按到了水底,十分享受的把眼睛闭了上。

    平城区分局多次对孙哲和赵季生进行审讯,但始终没有突破,两个人一口咬定就是因为觉着穆兵瞪了他们,所以才把穆兵等人打了,没有任何人指使他们,搞的平城区分局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吕杰把情况反应给薛飞,让薛飞定夺。薛飞觉得既然没有更新的进展,可以结案了。于是,案子就这样结了。

    这边案子结了,那边穆兵等人也好了差不多了,冰城市政府就把江上大桥项目的竞标一事又提上了日程。而因为穆兵等人被打,欧阳家族对拿下项目的决心则更大了。

    拿人钱财,替人做事。

    曲海波收了窦肖龙的一幅字,又答应了帮忙拿下江上大桥项目,自然就要说到做到。

    但这个项目毕竟还是由冰城市委市政府主导的,曲海波虽贵为省长,也不好一拍桌子就让龙城集团来接手这个项目,所以龙城集团想到如愿以偿,还需要进一步来运作这件事情。

    具体该怎么做?

    曲海波与窦肖龙和窦云龙父子进行了一番商量,最终定下了里应外合的计策。

    穆兵等人出院以后,就积极准备起了接下来的竞标一事。

    因为之前挨了打,他们就不敢再轻易离开酒店了,基本每天都呆在酒店里。本来在医院就住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出院了又不能出去,可是把穆兵等人给憋的够呛,所以酒店里的酒吧就成了他们经常光顾的地方。

    晚上从餐厅吃完饭,穆兵就径直来到了酒吧,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后,一边听着轻柔的音乐,一边品着美酒,一边随意的想着心事。

    “可以一起坐吗?”一个女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穆兵的身前,穆兵都没有注意到。

    抬头一看,女人长发披肩,长相颇佳,身形修长凹凸的她,身穿一席白色的紧身方领背心小短裙,脖子以下白花花的一片,两峰之间的那道沟壑不仅清晰可见,似乎还深不可测。短裙下的美腿更是引人入胜,白皙之中透着粉嫩,再加上高跟鞋的衬托,使她的双腿看起来就变得更加迷人夺目了。

    “当然。”穆兵微笑道。

    两个人没有主题的东拉西扯,却聊的很开心,不时还会开心地笑出来。只是女人的腿在桌子底下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总是会碰到穆兵的腿,这种撩/拨,搞的穆兵身体里那颗不安分的灵魂不仅被唤醒,而且开始躁动。

    穆兵今年四十五岁,是个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虽然家里有老婆有孩子,但他却不是一个本分顾家的好男人。

    其实这也难怪,男人就是这么一种动物,一旦事业成功了,基本都喜欢养情/妇包二/奶找小三,似乎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体现成功的价值和意义。甚至在有些人看来,你有钱了,但是除了你老婆之外,你外面没有其他女人,你都不算是一个真正成功的人。当成功被这样定义以后,不仅没有使男人们敬而远之,反而是趋之若鹜,这也就是这个社会的现状。

    穆兵在外面也有女人,可不在冰城,他这趟出来也没想过会呆这么长时间。多日不近女色的他,碰到了眼前这么一位主动送上门来的,精虫上脑,就想着一定上了她。

    “我房间里有一瓶好酒,要不要去尝尝?”已经喝了不少酒的穆兵兴趣盎然,胆子也随之大了起来,伸手就朝女人的大腿摸了去。

    “你可别骗我,我只喝好酒的。你要是骗我,我可立马就走。”女人用勾人的眼神看着穆兵,对于穆兵摸过来的手,她不做任何阻拦。

    “好,就这么说定了。”

    两个人离开酒吧就去了穆兵的房间。

    路上,猴急的穆兵伸手在女人的身上摸来摸去,弄的女人阵阵娇嗔。

    进了房间,女人问酒在哪里,穆兵说要酒没有,要子弹倒是一梭子。

    两个人脱了一丝不挂,正在床上翻滚的时候,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两个人听到了没有理会。但声音越来越大,女人就让穆兵去看看是谁。穆兵感觉很扫兴,心里对敲门的人一顿咒骂。

    拿起睡袍穿在身上,一边往门口走,一边不悦的大声说道:“来啦,别敲了。”

    透过门镜一看,外面站着四个人,全都穿着警服,感觉和奇怪,警察找他干什么?转念一想可能是之前挨打的事情,就把门给打开了。

    警察亮了一下证件,说道:“我们接到报警,说有人卖/淫嫖娼,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

    穆兵一下子就呆住了:“搞错了吧警官,这里哪有卖/淫嫖娼的呀,你们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警察走进去一看,女人裹着被子坐在床上,警察指着女人说道:“把你的身份证也拿出来。”

    穆兵和女人把身份证交给警察,警察看过后问道:“你们俩什么关系?”

    “我们……我们不认识,但我们不是卖/淫嫖娼的关系。”穆兵十分紧张的解释道。

    警察看到床头柜上有一沓钱,过去拿起来数了数,整整一千:“这钱是怎么回事儿?”

    穆兵一愣:“那里之前没有钱啊,我从来没有往那里放过钱……”

    穆兵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就气急败坏地指着女人说道:“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害我?是谁派你来的?”

    “闭嘴!”警察看着女人问道:“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后果很严重。”

    “我……我和她是在酒店里的酒吧认识的,我跟他说我是小姐,他就问我多少钱,我说一千,他就同意了,然后就带我来了他的房间。”

    “你胡说八道,你根本没跟我说你是小姐……”

    “你们两个赶紧把衣服穿上,跟我们去派出所一趟。”

    只有穆兵和女人两个人,没有第三个人在场,两个人又不认识,但是又在同一个房间里,床头柜上还有钱,女人还承认了自己是小姐,虽然穆兵死活不承认自己嫖娼,可却不耽误警察按照卖/淫嫖娼的来处罚两个人。

    最终,穆兵被拘留十天,罚款三千。

    早上,所有省委常委到了以后,就直奔了会议室而去,这每周的例会,是不需要通知的。

    欧阳信盛最后一个来到会议室,扫了一眼,见所有人都来了,就正式开会,说起了今天例会要讨论的几个事项。

    江上大桥项目根本就不在今天会议的讨论范围,因为那是冰城市委市政府的事情,所以变按部就班,对于欧阳信盛提出的一个又一个问题进行商讨。

    等到最后一件事情也有了定论后,欧阳信盛就准备散会了,结果这个时候曲海波突然开口说道:“借着今天开会的机会,我认为下半年即将开建的江上大桥项目,我们也应该讨论一下,毕竟是省里的重点工程。”

    曲海波一撅屁股,谢长顺就知道他没憋好屁。所以马上说道:“这件事不在今天的讨论范围之内吧?而且这是冰城的事情,马上就要竞标了,省里有什么可讨论的?”

    曲海波就知道谢长顺会第一个跳出来,因为每次只要涉及到冰城的事情,谢长顺总是会冲在最前面的。

    “我说了,这个项目也是省里的重点工程,谢书记难道没听懂我的话?”曲海波眼神不善地瞅了瞅谢长顺,然后转向他处说道:“虽然这个项目是由冰城市委市政府来主导的,但因为是一个大工程,关系到老百姓的出行问题,我认为还是需要省里来把关的。我希望希望部门和相关责任人,对于竞标的企业一定要从严对待,绝对不能让一些资质不够,或者缺乏信誉的公司参与到竞标当中去,否则到时极有可能出现豆腐渣工程,一旦出事,就是大事,所以必须得把危险的因素扼杀在摇篮里。”

    谢长顺没有听懂曲海波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欧阳信盛也不知道曲海波到底想到表达什么。

    “前一段发生的殴打京天客商一事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据说那个客商就是来竞标江上大桥项目的。但我觉得他根本没有资格参与竞标,如果要是让他参与,恐怕冰城乃至林江省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曲海波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朝他看了过去。

    “曲省长何出此言啊?”欧阳信盛问出了其他常委最想问的话。

    曲海波一副很惊奇的样子:“怎么,你们没听说吗?那个叫穆兵的客商昨晚因为嫖娼被抓了。”

    所有人听了都颇为惊讶,而欧阳信盛心里则是一震。

    “试问这样的客商,我们如何能让他来竞标这么重要的一个项目?真要是让他参与了,他还中标了,外人会怎么看冰城,怎么说林江?人们会说这个公司厉害呀,老总到冰城嫖娼,顺便还拿下了一个大工程。好说不好听啊,我们的脸的还有地方放吗?所以这个公司绝对不能出现在参与竞标的企业当中。”曲海波态度坚定地说道。

    随后,曲海波阵营中的人纷纷附和,全都表示要抵制京天路桥集团,谢长顺也不好说什么,欧阳信盛就更不能张嘴了,否则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会后,欧阳信盛给欧阳锦绣打了个电话,对穆兵嫖娼一事进行了核实,欧阳锦绣气愤无比地说道确有此事。

    当欧阳信盛把常委会上的事情跟欧阳锦绣说了以后,欧阳锦绣没有感到太惊讶,因为当她听说穆兵嫖娼被抓以后,就已经有预感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谢长顺也给薛飞打电话进行了核实,薛飞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给下面打电话才知道穆兵嫖娼被抓了,非常吃惊。之后也给欧阳锦绣打了电话,。

    见曲海波所言非虚,出于影响的考虑,谢长顺只好跟分管江上大桥项目的副市长沟通了一下,表示京天路桥集团不适合参与竞标,要求将其从名单中划出。

    如此一来,龙城集团就没有了任何可以与之竞争的对手。

    在三天后的竞标现场,龙城集团毫不意外的拿下了江上大桥项目。当天晚上,窦肖龙在封爵岛设宴,曲海波到场参加。除了庆祝拿下项目之外,还庆祝他们里应外合计策的成功。

    值得一提的是,让穆兵被嫖娼的这个主意还是曲海波出的,他还说穆兵“嫖娼”与否是他们这个计划的最关键一环,只要女人跟穆兵进了房间,那他们这个计划就算是成功了。因为到时他在省里把这件事一提出来,即便想反对的人,也不会有人愿意站出来替一个嫖娼的人说话。穆兵道德败坏虽然和他的公司好坏没有必然关系,但影响是恶劣的,又是外地的公司,所以到时必会被除名。

    当然,这只是A计划,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准备了B计划,但没有派上用场。

    本部来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