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埋下仇恨的种子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如月江南会所的包间里,薛飞正在看着栾龙拿给他的上个月毒品销售清单。品书网 看到上面的一个个数字,薛飞的内心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了,简直是震撼。

    五大家销售毒品的能力远超薛飞的想象,而这仅仅才合作了两个月,要是照此发展下去,恐怕销售的数字还将会大幅度的攀升。

    但最让薛飞惊愕的还是给栾龙提供毒品的人,如此源源不断,对方是自制毒品?还是从其他地方进货?存放毒品的地方在哪里?目前一概不知。薛飞觉得他们的工作进展有点太缓慢了,必须得加快速度才行。

    放下清单,薛飞微笑道:“成绩不错啊。怎么样,还是跟他们合作更好吧,如果你自己做,短时间内你是根本达不到这个销量的。你承认吧?”

    栾龙认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这是以我的名字办的银行卡,我已经将两个月所有收入的一半打进了卡里,以后咱们俩就两个月一算账。”

    薛飞没有接:“你先收着吧,我现在不需要钱,如果需要我随时跟你吱声。”

    “好吧,那我先替你收着。”栾龙把银行卡又收了起来。

    “对了,你说每次跟你接触的人都是一个长头发的男人对吧?”薛飞问道。

    “嗯,三十岁左右吧,个头和我差不多。”栾龙比划了一下说道。

    “我能不能见一见这个人?”

    栾龙有些惊讶:“你见他干吗呀?”

    薛飞一副很随意的样子说道:“就是认识认识,沟通沟通感情,怎么说我也是合伙人之一,见不到他们大老板,见一下联络人总可以吧?咱们卖了他们那么多货,他们难道不应该表示出相应的诚意来吗?”

    栾龙仔细一想,薛飞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我可以问问他,但至于他愿不愿意见你,我就不敢保证了。”

    “没关系,你就跟他说,是我说的想要见他。”

    因为有了固定的合作,栾龙和长头发男人也就有了固定见面的地点,即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酒吧。

    栾龙至今没有长头发男人的联系方式,只要他想要货,他就去酒吧,长头发男人一定在。

    晚上来到酒吧,栾龙的屁股刚坐在吧椅上,长头发男人随即就到了。长头发男人还以为栾龙是要货的,当栾龙公司告诉他,薛飞想要见他的时候,长头发男人很吃惊。但这件事情他不敢擅自做主,必须得取得印明海的同意才行,所以他就告诉栾龙,他需要考虑一下,让栾龙明天再过来。

    当天晚上,长头发男人就跟印明海说了,印明海也是颇为惊讶。

    “海哥,你说这里不会有诈吧?”长头发男人担心道。

    印明海一番沉思后,说道:“我认为没什么诈。现在恨不得整个冰城的人都知道薛飞是栾龙的保护伞,现在薛飞又合伙跟栾龙做生意,能有什么诈?如果他真想抓你,他完全可以派人尾随栾龙到酒吧对你下手,可是他没有,只是通过栾龙表示想要见你,所以他肯定不是想要抓你。”

    “那他见我干什么?”

    “可能是好奇吧。我们给栾龙提供了大量的毒品,可我们是谁,毒品来自哪儿,我们在哪儿,栾龙一概不知,你要是薛飞,你说你会不会好奇?”

    长头发男人点了点头,他觉得印明海说的有一定道理:“那你说我要不要去和薛飞见面?”

    “可以见一面。一直以来我们都是通过栾龙去间接的看薛飞的态度,现在时机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和薛飞近距离的接触一下了。”

    “嗯,那我就跟他见一面。”

    印明海同意长头发男人去见薛飞,除了源自他对当下局势的判断意外,还因为他对长头发男人的信任。

    长头发男人是他一手带进毒品这一行的,也是他最为信任的手下,否则也就不会让他专门负责与栾龙接头了。所以长头发男人去见薛飞,从忠诚的角度而言,他没有任何担心。

    第二天,长头发男人和栾龙在酒吧又见了面,长头发男人告诉栾龙可以跟薛飞见面,栾龙就给薛飞打了一个电话,薛飞把见面的地点安排在了他最放心的如月江南会所。

    栾龙将长头发男人带进了薛飞所在的休息室:“姐夫,他来了。”

    薛飞站起身打量了一眼长头发男人,发现他这一头长发还真是挺扎眼的,要是穿的中性一点,看背影,估计很多人是要误会的。

    “你好,我是薛飞,很高兴见到你。”薛飞主动伸出手跟他打招呼。

    “你好薛局长。”长头发男人跟薛飞握了下手,然后快速扫了屋子一眼,发现并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心里就踏实了一些。

    不过他多少还是有点紧张,毕竟他是代表印明海,甚至他们整个犯罪集团来见薛飞的,而薛飞可是冰城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从关系上来说,绝对是他们的天敌,真要是突然把他给走了,他就彻底毁了。

    薛飞将他请坐后,问道:“你叫什么呀?哦对了,你可能不方便说,那就别说前部的名字,就说个小名吧,一个称号也行,不然我们见一面,连你怎么称呼都不知道,说不过去啊。”

    栾龙很期待地看着长头发男人,等待着他的回答,因为他们认识也有几个月了,他至今还不知道长头发男人怎么称呼呢。

    长头发男人稍微想了一下,说道:“你就叫我小志吧。”

    “小志?我有个弟弟叫大志,你叫小志。其实不管大志还是小志,只要有志向就是好的。”薛飞笑着说道:“我看你好像有点拘谨,放松点,老话说既来之则安之,我现在要是真抓你,你也跑不掉了,你说是不是?”

    长头发男人一想确实如此,就微微一笑,紧绷的神经又松弛了许多。

    “说实话,我对于你来见我,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我觉得你可能不会敢来。但你现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除了要佩服你的勇气之外,还非常非常佩服你们的诚意。做生意的最讲究的就是诚意,如果一点信任感都没有,我看这生意伙伴的关系也很难一直维持下去。”薛飞坦诚地说道。

    “薛局长说的非常对。不瞒薛局长说,来之前我确实挺担心的,刚进门的时候还想着会不会进来之后就走不了了。但坐下后,听了薛局长的话,我觉得我是安全的,薛局长也是一个有诚意,并且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我相信通过我们今天的会面,会让我们之间的合作更上一个台阶的。”长头发男人表态道。

    “你这是跟我第一次见面,对我还不了解。等咱们接触多了以后你就会知道,我是一个比你想象中更容易接近的人。”薛飞看了眼时间,起身说道:“第一次见面,我不能就这么让你走了,这不是待客之道。走吧,我请你吃饭。”

    把长头发男人请到餐厅的包间,三个人坐下边吃边聊,虽然没聊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说的都是闲篇儿,但总得来说,这次见面还是非常愉快的。

    栾龙和长头发男人走了以后,薛飞就回到了休息室。

    姚绪成正在里面摆弄笔记本电脑,看到薛飞进来了,就赶忙站了起来,薛飞伸手示意他坐下。

    “怎么样,查到他的相关信息没有?”薛飞说着话的同时,把衬衫上的纽扣摄像头拽下来放在了茶几上。

    “查到了基本信息,详细的情况还要进一步查。”姚绪成把笔记本往旁边挪了一下。

    薛飞坐下来弯腰凑近电脑看到,长头发男人真名叫苏志坚,今年三十二岁,富来县人,未婚。家庭关系只有一个母亲。

    “尽快查一下这个人的详细情况,看看他能不能为我们所用。”

    “我马上就去查。”

    苏志坚离开如月江南会所就去见了印明海,汇报了与薛飞见面的情况。

    印明海很高兴,还表示以后要隔三差五的和薛飞见一见,把这个关系加固加深,从而达到让薛飞成为他们保护伞的目的。

    正说话的时候,印明海的手机响了,是廖川打来的。廖川说他有事找印明海,让印明海去仙崎居找他。

    印明海到了仙崎居见到廖川,问道:“川哥,找我什么事儿啊?”

    廖川面沉似水,一言不发只是盯着印明海看,把印明海看的浑身不自在。

    印明海摸了摸自己的脸,奇怪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你脸上没东西,但你心里有事。”

    “什么意思啊川哥?我听不懂。”

    廖川从包里拿出一个单子放到了桌子上:“你最近货没少卖啊。”

    印明海拿起单子一看,大吃一惊,是他给栾龙的发货清单:“你怎么会有这个?”

    印明海是窦云龙手制毒贩毒集团的第一号人物,与毒品相关的事情全部由他负责。虽然廖川是窦云龙的军师,是窦云龙集团的第二号人物,但从他们之间隶属的关系来说,廖川是没权利查看毒品的出货清单的,因为这用东西是绝密,只有窦云龙和印明海才有权利看,平时也是有印明海负责保管的。廖川能搞到,印明海完全想不到。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廖川脸一黑说道:“海子,你跟在龙哥身边也有几年了,不仅是咱们这里的老人,更是绝对的核心骨干。龙哥怎么对你的,你心里最清楚。可你怎么做的?背着龙哥偷着往出卖货,中饱私囊……”

    “我没有,川哥你误会我了。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你想编故事骗我,你还嫩点。”廖川拍了拍手,从外面便进来四个人:“你已经严重的触犯了家法,所以你别怪我,我只能按家法处置。拖出去,打残他。”

    廖川一声令下,四个人拖着印明海就往出走,印明海拼命挣脱:“廖川你他妈王八蛋,你没有权利对我施行家法,我要见龙哥,你们放开我,我要见龙哥……”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印明海被拖到走廊的时候,正好赶上窦云龙来了,窦云龙的身边还有马佳瑶,两个人是来仙崎居泡温泉的。

    “怎么回事儿?”窦云龙大声问道。

    看到窦云龙,印明海犹如看到了救星,挣脱四个人的拉拽,来到窦云龙的身前“噗通”一声就跪下:“龙哥我冤枉,我……”

    “有什么事进屋说。”窦云龙打断印明海,看向身旁的马佳瑶说道:“你先去温泉等我,我一会儿过去。”

    马佳瑶点了下头,盯着印明海看了一眼,转身就走了。

    廖川没想到窦云龙会过来,瞥了一下印明海,问道:“龙哥你怎么来了?”

    窦云龙没理廖川,看着印明海问道:“说吧,怎么回事儿啊。”

    不等印明海说话,廖川抢先说道:“他的情况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他确实私自贩卖毒品,中饱私囊,你看这些出货清单。”

    窦云龙拿过清单一看,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你解释一下吧。”

    “这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家法处置已经是最轻的了,他偷卖了这么多东西,毙了他都不多!”廖川认为证据确凿,应该直接处置,解释除了浪费时间,没有任何意义。

    “廖川我干你奶奶!”印明海像饿虎一样就朝廖川扑了过去,可惜还没碰到廖川,他就不敢动了。

    廖川从身上掏出一把枪指着印明海的脑袋,狠毒道:“敢动我就打死你个不忠诚的家伙。”

    窦云龙摆了下手,廖川只能把枪放了下去。

    “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不能解释清楚这清单是怎么回事,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窦云龙说完把清单往桌子上使劲一拍。

    关于栾龙和薛飞的事情,印明海本不想现在跟窦云龙说,因为他觉得还没有真正到火候儿。等真正把薛飞来过来,到时再跟窦云龙一说,窦云龙肯定会给他记个一等功的。可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说了,再不说命就没了。

    于是,印明海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全都跟窦云龙说了,还把苏志坚叫过来作证。

    廖川听了直皱眉,敢情印明海没有私卖毒品,是他误会了。

    窦云龙脸色铁青,起身抡圆了给印明海一个大嘴巴:“打你这一下是因为你骗了我。”

    随即,窦云龙脸色一变,面露笑意,又拍了拍印明海的肩膀,说道:“你干的不错,继续按照你的想法干下去。只是下不为例,以后绝对不能再瞒着我干这种事了。”

    窦云龙说完就出去了。

    “海子,我……”廖川想跟印明海解释,但印明海根本就没给他这个机会。

    印明海恶狠狠地瞪了廖川一眼,抬腿就走了。

    本部来自看书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