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好说好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孙哲和赵季生被平城区分局的人带走后,经审讯,他们他们对殴打穆兵等人的事情供认不讳,可没有交代是谁指使他们干的,吕杰更没有给薛飞打电话,所以薛飞对窦云龙说的话都是假的,但却真把窦云龙给吓到了。品书网

    虽然窦云龙对薛飞的话也存疑,可是他觉得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是真的,必须赶紧想应对之策,不然可就太被动了。

    在去窦肖龙住处的路上,窦云龙给胡海洋打了个电话,问他走没走?胡海洋说他在飞机场,马上就登机了。窦云龙心里踏实了不少。

    到了窦肖龙的住处,窦云龙没有按门铃,因为他有钥匙,直接开门就进屋了。

    见客厅亮着灯没人,窦云龙就坐电梯上了楼。这个时间,以窦云龙对他爸的了解,应该是在书房的,可是出了电梯到书房一看,里面空无一人。

    正纳闷怎么不在的时候,就隐约听到卧室那边有声音。

    “使劲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卧室的门开着三个手指宽的缝儿,窦云龙透过缝儿往里一看,叹了声气,转身就下楼去了。

    窦云龙在楼下客厅等的心急火燎,几乎每隔一分钟都要看一次时间。

    今天这是怎么了,吃药了吧?平时没有这战斗力啊。

    等了将近十分钟,窦云龙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就直接往楼上的卧室打电话,因为卧室里有座机。

    “你赶紧下来一趟吧,我有事跟你说。”

    差不多又等了十分钟,窦肖龙才慢吞吞的下来。从电梯里出来,他的脸上明显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刚来。”窦云龙把晚上请薛飞吃饭时,薛飞说的话全都说了一遍。

    “这点事儿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至于跑一趟吗?”窦肖龙显然没把薛飞的话太放在心上。

    “您觉得这是小事儿吗,他们两个要是真的招了,我们即便不危险,也会非常被动的。”窦云龙对于他爸的轻视感动心急。

    “你不用这么紧张,孙哲和赵季生他们平时跟我们都接触不上,他们能跟公安局说什么呀。他们能够得上的,最多到廖川。虽然是我亲自给胡海洋打的电话,可是我叮嘱过胡海洋,不要告诉手下人办事的原因,只顾办事就行了。他们选择被抓,最多也就是供出胡海洋而已,可胡海洋现在已经离开冰城了,你说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看那薛飞是在故意吓你而已。”窦肖龙毕竟还是老江湖,遇到事情懂得理性分析,认真思考,而窦云龙则容易慌乱。

    “可是我觉得他说京天路桥集团有背景应该不是假的,否则市里干吗要这么重视呢?我看还是找曲海波先通个气吧,或者直接让他想办法帮忙把江上大桥项目拿下来,省着夜长梦多。”

    窦云龙的这番话窦肖龙还是赞成的,虽然信心十足,但凡事都架不住有个万一。只是一想到又要给曲海波送礼,窦肖龙就有点舍不得。

    翌日,窦肖龙和窦云龙爷俩在梅镇封爵岛宴请了曲海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窦肖龙问道:“曲老板听说京天客商在冰城被打的事情了吗?”

    曲海波放下筷子说道:“嗯,听说了,都上了报纸了,冰城市委市政府很重视这件事情,据说公安局正在追捕凶手,也不知道抓到了没有。”

    曲海波打量了一下窦氏父子,又说道:“我还听说他们是因为要参加海上大桥项目的竞标才被打的。对了,你们龙城集团也参加吗?”

    虽然当年叶向辉在位的时候,与窦肖龙没有什么往来,可是这些年在冰城,曲海波对窦肖龙其人,以及龙城集团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听说过他们一些为了做生意而不择手段的事例,所以他怀疑京天客商被打一事,很有可能就是窦氏父子所为。

    “我们也准备参加,毕竟是地标性质的工程,同时公司下边专门有一个做基建的公司,就想争取一下。曲老板对被打的京天客商有什么了解吗?据说挺有背景的。”窦肖龙从曲海波的话里听出了曲海波有所怀疑,但他并不在意,只要他不承认,谁都别想知道是他指使人干的。

    “不了解,从来没听说过。”这件事跟曲海波没有任何关系,曲海波自然也就没有了解的必要了。

    窦肖龙看了窦云龙一眼,窦云龙便起身出去了。

    工夫不大,窦云龙就拿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回来了,曲海波一见是锦盒,眼睛就是一亮。

    窦云龙递给窦肖龙,窦肖龙站起身将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打开后说道:“曲老板,您给长长眼。”

    这一幅字,曲海波见落款是“启功”二字,便立马站起身来到近前观看。越看眼睛越亮,越看心情越激动。

    “你花了多少钱?”曲海波问道。

    “七十八万,通过一个朋友买的,不是赝品吧?”窦肖龙明知故问。

    “不是,绝对不是,是真品,是启功大师的字。”曲海波的眼睛像是长在了字上面,越看越喜欢。

    这两年启功的字画行情一路飙升,破百万的作品比比皆是,曲海波对启功的字画很是偏爱,一直想搞几副来收藏。可踅摸了很久,前后买了五六副,结果只有一副画是真的,其他全都是赝品,可是把他坑的浅。

    为了避免以后再上当,曲海波不仅自己潜心研究,还同一些收藏大家进行过探讨和学习,终于练得了一双可以准确识别启功字画的慧眼。所以当窦云龙把字往出一亮的时候,他搭眼一看,就知道这幅字是真品。

    曲海波没有看完,窦肖龙就卷了起来,曲海波不禁有些扫兴,只好坐了回去。

    “这幅字是我今年过年去加拿大过年的时候买的,说实话,当时真的是费了好大力气,不是钱多少的问题,关键是人家不想卖。可是我呢,虽然不太懂吧,却喜欢收藏个名人字画什么的,三次登门,最终人家才勉强同意。”窦肖龙将锦盒往曲海波的面前一推,说道:“不过君子有成/人之美,我看得出曲老板喜欢,愿意割爱赠送给曲老板。”

    窦肖龙没有说谎,他得到启功的这幅字确实不容易,而他本人也算得上是个收藏家,这些年收集了不少名人字画,在对字画的判断力和鉴赏力上,有非常独到的见解。可谁让他有求于人呢,曲海波又跟他好的是同一口呢,所以他说的割爱真不是夸张,就是他真心的真实感受。

    曲老板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将字拿出来又视若珍宝一般看了起来。

    “那江上大桥项目?”

    “好说好说。”

    窦肖龙和窦云龙对视了一眼,有了曲海波的关照,拿下江上大桥项目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窦云龙拿起酒瓶,将曲海波的杯子倒满酒,曲海波小酌一口,真是从心里打外那个美。

    窦云龙笑着问道:“曲叔叔,您家媛媛和薛飞谈过恋爱吧?”

    曲海波一听,脸上的笑意瞬间就消失了,将字装回锦盒道:“只是高中同学而已,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

    不止是曲海波奇怪,窦肖龙对于窦云龙突然问这个问题也不解。

    “我就前些天偶然听别人说起的,说媛媛和薛飞在一起谈过恋爱,但是遭到了您的强烈反对两个人最终才没有走到一起。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突然想了起来,就想问一问。如果有冒犯的地方,曲叔叔千万别见怪。”窦云龙其实对于薛飞和曲媛媛的事情早有耳闻,只是当着曲海波的面不好那么说而已。

    “我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和一个骗子在一起,他也就偏偏残疾人吧。”曲海波冷笑一声,充满了不屑。

    “那这么说他们两个现在也没有任何来往喽?”

    曲海波有些不悦地看了看窦云龙:“当然没有了,他们一个在冰城,一个在京天,媛媛如今又结婚怀孕了,怎么可能还有联系。你不要道听途说,信口雌黄,他们俩什么事情都没有。”

    曲海波极力撇清曲媛媛和薛飞的关系,是想掩盖过去曲媛媛和薛飞曾经在一起的那段往事,虽然已经都过去了,可自己女儿被人家白睡了那么久,他还为此和女儿差点断绝了父女关系,终究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情。

    曲海波希望能够以他的回答最为最终答案,彻底将过去翻篇,不希望再被人提及,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林江省的二把手,曲媛媛和任远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过去的事情被人家传来传去的影响也不好。

    窦肖龙冲窦云龙使了个眼色,示意别再说了,曲海波都不高兴了。

    窦云龙也看出了曲海波面露愠色,也就没再说什么。

    吃完饭,窦氏父子一起将曲海波送出了封爵岛,并目送其走远。

    “你为什么要问曲媛媛和薛飞的事情啊?”窦肖龙好奇道。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一问。”窦云龙说道。

    窦肖龙也没往心里去,上车就先回了市里。

    窦云龙可不是随便问的,他之所以问,是因为他送给薛飞的超市和酒店的股份,他发现最后全都记在了曲媛媛的名下,这让他感到非常不解。

    薛飞和曲媛媛没有在一起,曲海波又那么仇视薛飞,薛飞又怎么会把得到的好处转交给曲媛媛呢?难道他们两个人还藕断丝连,余情未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如曲海波所说,两个人一个在冰城,一个在京天,千里迢迢,各自又都很忙,就算忙里偷闲一年能见几次面?

    看在饭桌上提及薛飞时,曲海波的反应,窦云龙判断,曲海波对股份的事情一定是不知情的。所以到底是为了什么,窦云龙已经想了很久了,始终没有想出一个令自己信服的答案。

    而不跟窦肖龙说,是认为没什么必要,反正东西薛飞收了,这就行了。

    回到岛上看了看图围,见他还算老实,随即也驱车回了市里。

    本文来自看書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