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我还有更坏的呢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砸了能有二十分钟左右,程爵的气消的差不多了,就下令停手。品书网

    这时平城区分局的人来了,将孙哲和赵季生给带走了。

    程爵临走之前,把那个冲他要一千块钱的会馆工作人员叫到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说道:“看清我的长相,记住我下面的话,我叫程爵,工程程,爵士爵,武警林江省总队参谋长,如果窦肖龙不服气,想让我赔偿,叫他随时来找我。”

    说完,程爵大手一挥,三个武警中队的士兵集体向后转,混成一列扬长而去。

    廖川给窦云龙打了电话,报告了捌號会馆的事情,窦云龙非常震惊,怎么会和武警的人发生冲突呢?百思不得其解。

    窦云龙让廖川在附近盯着,等武警走了以后马上给他打电话。

    廖川就把胡海洋等人给打发了,开车到会馆的对面,看到所有武警全都走了以后,就给窦云龙打了电话,窦云龙随即就赶了过来。

    进了会馆,窦云龙都惊呆了,整个会馆的内部面目全非,犹如一片废墟,根本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捌號会馆。

    越往里走,越感到陌生,以至于窦云龙都看不下去了,气的脸色铁青,身体发颤。

    看到会馆的经理跑了过来,窦云龙上去一把抓住他的领,那样子像是要将其生吞活剥了一般:“说,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经理吓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从外面回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窦云龙使劲推了经理一把,大声吼道:“会馆里的人都死了吗,有没有喘气的?”

    这时一个服务生战战兢兢的凑了过来,向小学生回答老师的问题一样,举起手,声音颤抖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事发时,这个服务生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了解事情的整个经过。

    听完服务生地讲述,窦云龙气愤会馆用人不当,孙哲和赵季生惹是生非之外,才想起孙哲和赵季生最近在会馆躲祸的事情,就紧忙问道:“孙哲和赵季生他们俩呢?”

    “被警察给带走了。”服务生说道。

    窦云龙心里咯噔了一下子:“就抓了他们俩?”

    “就他们俩。那些武警在动手砸之前,就先把他们俩给按地上了,说他们是公安局正在抓的人。对了,那个打电话把武警叫来的人在走的时候,说他是省武警总队的参谋长,叫程……程爵。说要是赔偿可以去找他。”

    程爵?窦云龙不认识,但他很纳闷,武警的人怎么会知道孙哲和赵季生是警察要抓的人呢?太奇怪了。

    一旁的廖川东瞅瞅,西看看,猛然间看到了墙上的监控摄像头,就指着说道:“龙哥,我们去楼上看一下监控吧。”

    监控无疑可以最真实的还原当时发生的事情,而监控室在事发时是紧锁的,所以幸免于难,里面的设备没有被砸毁。

    进了监控室,调出大厅的录像,当看到薛飞时,窦云龙瞬间就愣住了,好半天才缓过来,同时他也明白了孙哲和赵季生为什么被抓了。

    “怎么办啊?”廖川问道。

    窦云龙狠狠瞪了廖川一眼:“我还想问你呢!”

    给窦肖龙打了一个电话,窦肖龙说他在他会回市里的路上,窦云龙说他有事,两个人就约在了仙崎居见面。

    碰面后,窦云龙把捌號会馆的事情跟窦肖龙说了,窦肖龙难以置信:“薛飞怎么会认识省武警总队的参谋长啊?”

    窦云龙摇头,他对这件事情也很好奇。

    “您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事情是我们的人引起的,对方又大有来头,只能认倒霉了。”窦肖龙叹气道。

    窦云龙虽然心里憋气,觉得程爵太过分了,但也无可奈何,谁敢去省武警总队要赔偿啊?那不是存心自找没趣嘛。

    窦肖龙忽然想到了孙哲和赵季生:“那两个被警察带走的人可靠吗?”

    窦云龙对他们也不是很了解,就看身旁的廖川。

    “应该可靠吧。”廖川稍微想了想说道。

    “什么叫应该可靠啊?”窦云龙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我对他们也不太了解,他们是胡海洋手底下的人,只有胡海洋对他们的情况最清楚。”廖川如实说道。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赶紧让胡海洋躲起来吧,最好是先离开冰城,图围已经不能用了,胡海洋要是再被抓,我们能用的人就越来越少了。”会馆被砸就已经够闹心了,要是胡海洋再被抓了,窦肖龙觉得那损失可就太大了。

    “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廖川说着拿着手机就出去了。

    窦肖龙在窗台前望着外面,沉思片刻后,转身看着窦云龙说道:“你请薛飞吃个饭吧,代表会馆向他赔礼道歉,顺便了解一下他和那个程爵的关系。”

    窦云龙随即拿出手机就拨通了薛飞的电话,说门筱最近新学会了两道菜,想请薛飞到家里尝尝,薛飞欣然接受。

    看到窦云龙的电话打了过来,薛飞就猜窦云龙肯定知道会馆被砸的事情了,但窦云龙请他吃饭,倒是他没想到的。他同意去家里吃饭,除了想看看窦云龙什么意思之外,同时也想顺便看看门筱,他可是有些日子没有见到门筱了,心里还真有点想。

    跟之前去一样,薛飞到了东江逸林别墅小区门口,早就在此等候的窦云龙将薛飞接了进去。

    进了屋,薛飞和门筱打了个招呼,两个人表面上看没有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但只有两个人最清楚,他们看对方的眼神是不一样的。

    薛飞说今晚他不想喝酒,想喝饮料,并点名要一款市面上很少见的饮料,窦云龙觉得薛飞这是有意为难他,心里不乐意,也只能出门去买。

    门一关,薛飞就把门筱抱在了怀里,门筱扭捏了一下,红着脸蛋提醒道:“你别乱来,他随时会回来的。”

    薛飞的双手一边在门筱的身上探索,一边说道:“你放心吧,他要是能在半个小时以后回来,我都算他快的,据我所知,那块饮料在冰城只有几家超市卖,并且都不在你家的附近。”

    门筱皱眉娇嗔:“你怎么那么坏啊。”

    薛飞坏笑道:“我还有更坏的呢……”

    薛飞把门筱的身子转过去,将她按趴在灶台上,伸手一拽,门筱的家居裤就到了膝盖处……

    薛飞和门筱这一次的时间可是不短,都超过了四十分钟,要不是门筱一直催着薛飞快点,薛飞还不会缴枪呢。但即便这样,也险些被窦云龙给撞见,因为刚完事儿,还没来得及打扫战场,开门声就传到了厨房。

    薛飞的反应非常快,几步跨出厨房就去了卫生间,而门筱则提上裤子,紧闭双腿。

    窦云龙的运气还算不错,虽然开出去了好远,但问到第四家超市的时候就找到了薛飞要的饮料。

    看到薛飞不在客厅,窦云龙就来到了厨房:“薛局长呢?”

    “不知道啊,可能去卫生间了吧。”门筱假装平静道。

    “薛局长居然愿意喝这种饮料,我还是第一次见。”窦云龙看了看手中的饮料,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无意中看到门筱的家居裤有水渍,便问道:“你的裤子怎么湿了?”

    门筱身上的家居裤是浅粉色的,很薄,屁股下面的的位置明显有一块拳头大的水渍。

    “是吗?可能是刚刚被水溅到了吧,我去换一下。”门筱皱着眉头快步就走出了厨房。

    见灶台上和案板上切好的菜都还没有坐,窦云龙心里低估了一句“今天怎么这么慢啊”,但也没多想。

    饭菜全都上了桌,窦云龙将饮料打开放到薛飞的面前,自然则起来一个易拉罐啤酒说道:“不好意思啊薛局长,今天饭做的有点慢,你肯定有饿了吧。”

    “你别说,我还真是饿了。”薛飞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了门筱一眼,门筱没敢与之对视,赶忙躲开了。

    薛飞确实是饿了,本来就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之前又干了一件那么耗费体力的事情,不饿才怪呢。

    “在正式动筷子之前,我必须要说一下白天会馆发生的事情。起因和责任都是会馆的问题,要不是会馆用人不当,会馆的所属公司管理管理无方,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爸知道以后非常生气,已经把相关责任人给开除了,本来是打算向薛局你当面道歉的,但是因为事务缠身,就让我代他,说一定要得到薛局你的谅解,否则他的心里会非常不安的。”窦云龙情真意切地说道。

    门筱听了满脑子问号,他直看薛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咳,事情已经过去了,又是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吃饭吧。”薛飞拿起筷子夹菜就吃了起来。

    虽然事情的起因确实是会馆工作人员的敲诈勒索,但会馆被砸,损失惨重也是不争的事实。薛飞都觉得程爵做的有些过分了,窦云龙却主动向他道起了歉,真不知道是龙城集团财大气粗,根本不拿一个会馆当回事,还是觉得惹不起,牙被打碎了往肚子里咽。当然,也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

    总之窦云龙道歉,薛飞有点没想到,但看得出,窦氏父子为了巴结他,还真是不遗余力。

    “和薛局在一起的那位武警长官是薛局的朋友?”窦云龙问道。

    “是,一个普通朋友。”薛飞刻意淡化他和程爵的关系。

    “一定把那么长官给气坏了。不如把那位长官请过来一起吃顿饭,我当面向他赔罪吧?或者打个电话,我在电话中向他道歉也行。”窦云龙希望能和程爵见一面。

    “算了吧,不用了,他这个人我了解,大大咧咧,心胸宽广,就今天发生的事情,以他的性格明天就忘了。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回头我向他转达你的歉意就行了。”薛飞婉拒道。

    “好吧,那就有劳薛局了。”薛飞都那么说了,窦云龙也不好勉强。

    闲聊了一会儿后,窦云龙像是自言自语,但却看着薛飞说的:“前些天殴打京天客商的那些人也不知道抓没抓到。真是挺可恨的,第一次来冰城就被打了,招谁惹谁了。”

    已经知道会馆被砸,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孙哲和赵季生被抓?薛飞对于窦云龙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还企图套他话的行为感觉很可笑。

    加了块瘦肉放在嘴里,薛飞边吃边看着窦云龙说道:“来之前我接到了吕杰的电话,说已经抓到了两个,审讯要比想象中轻松的多,两个人把所有事情全都招了。包括他们的工作单位,是谁指使他们干的,以及这么干的目的。”

    窦云龙听了脸色微微一变,眼神中有一丝疑色闪过,他不知道薛飞的话是真还是假。

    薛飞清晰的捕捉到了窦云龙几乎微不可察的神情变化,随后他又说道:“市里之所以非常重视这次的客商被打一事,除了影响恶劣之外,最重要的是,据说客商的背景很强大,大到省里都引起了关注。所以局里绝不会姑息,决心也很大,一定会查到底,不管那个背后的指使者位置有多高,背景有多深,都将严惩不贷。”

    薛飞说完,眼神犀利地看了窦云龙一眼,四目相对,令窦云龙心里骤然一紧,手上一松,筷子就掉在桌子上滚落在地。

    “你怎么了?”门筱对窦云龙的突然失神感到有些奇怪。

    “没什么,筷子没拿走。”窦云龙强颜欢笑,故作轻松。

    窦云龙起身想要捡筷子,门筱叫他别捡了,然后就去厨房给他拿了双新的。

    快吃完的时候,窦云龙去了躺卫生间,趁着这个工夫,薛飞就指着一个盘子里的菜,示意门筱喂他吃一口。门筱果断拒绝,她怕窦云龙出来会看到。

    见门筱不肯,薛飞就喝了一口饮料含在了嘴里,起身来到门筱身边,捧住门筱的脸就吻住了她的嘴巴,冲破齿关就把嘴里的饮料喂给了门筱。

    门筱觉得太恶心了,气得伸手直打薛飞。这个时候传来了卫生间冲马桶的声音,薛飞一屁股就坐了回去,门筱因为紧张,“咕噜”就把嘴里的饮料给咽了。薛飞捂嘴直笑,门筱则在桌子底下用脚踢薛飞,可惜薛飞躲开了没有踢到。

    吃完饭,窦云龙和门筱一起将薛飞送到了大门口。

    目送薛飞走远后,窦云龙没有回家,他说有事,开车就走了。

    本文来自看書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