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黑店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那天晚上穆兵等人被打,是在一家名叫“如意坊”的饭店门口,被打的时间在九点钟左右,当时现场有不少目击者,平城区分局的人在调取了便宜坊饭店门口的监控录像,以及走访了一些目击者之后,基本确定了七个行凶者中的四个人。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经调查,这四个人名叫李会、宋海亮、孙喆、赵季生,系一家名叫“捌號会馆”的安保人员,这家会馆隶属于飞龙娱乐管理有限公司旗下,而该公司是龙城集团的一个全资子公司,也就是廖川担任总经理,马佳瑶担任副总经理的公司。

    吕杰把情况汇报给薛飞后,薛飞在第一时间联系了马佳瑶,跟她确认了一下四个人,马佳瑶在查过公司的人事档案后,证实四个人确是捌號会馆的人。

    由于不知四个人的具体下落,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薛飞就分别让平城区分局和马佳瑶进行秘密的调查,看看能不能在四个人平时活动的圈子里找到一些线索。

    程爵最近有喜有忧,喜是薛慧又给他生了个儿子。忧是家里打算让他离开林江,到某集团军任职,以便今后更好的提升。但程爵这些年在冰城已经很适应和习惯这里的生活了,他不太想离开。可是他也清楚,从家族和自身前途的角度去考虑,离开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

    程爵为此很纠结,但这件事他是没有决定权的,去与留都要看家里如何决定,而他则以调令为准。不发调令他就继续呆在冰城,如果哪天发调令,他就必须服从命令走人。没办法,服从是军人的天职。

    这两天程爵都在为这件事苦恼,周末,他给薛飞打了个电话,约其一起聊天喝茶,其实就是想分散注意力,不想把心思全都放在这件事情上。

    本来薛飞是没时间的,他早就答应何苗跟着一起去健身,可当听到程爵说是去捌號会馆的时候,薛飞立刻就改变了主意,决定不陪何苗去健身了,而是去跟程爵喝茶。

    到了捌號会馆,从门外到走进去,薛飞始终都在仔细的观察着,这是一家比较高档的会馆,面积没有如月江南会所那么大,但地理位置和装修都不错,给人一种小而精的感觉。

    “为什么来这里啊?”薛飞在电话里听到程爵说来捌號会馆的时候就很不解。

    “我是这里的会员。”程爵亮了一下他的卡说道。

    “为啥到这儿来办会员?”

    “不是办的。我们总队有个副总队长跟我的关系不错,他是这儿的会员,但年后他被调走了,就把会籍转到了我的名下,我就成了这里的会员。没事儿的时候我会过来喝喝茶,跟朋友聊聊天什么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薛飞还以为程爵跟这家会馆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呢。

    程爵跟薛飞说了他可能要被调走的事情,薛飞没有感到太惊讶,因为薛飞工作这十几年,都是说调走就被调走,有时一点征兆都没有,何况是军人,尤其是像程爵这样家庭背景的,说难听点,来冰城本来就是镀金的,怎么可能会一直呆在冰城。

    另外薛飞觉得程爵也不应该一直窝在冰城,这对程爵今后的前程是不利的,程爵应该去更大更重要的舞台去展现他的能力。

    “工作调动就我个人来说,我倒没什么,还别说现在当领导了,过去当兵冲在一线的时候,多少次差一点就没命了,眼睛也没眨过一下。但那个时候和现在不一样了,那会儿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我有你姐,还有三个孩子。真要是给我调到像野战部队那种地方,平时就很难见到他们了。”

    程爵发现自己年龄越大,越是恋家,现在只要没事儿,他几乎都呆在家里陪薛慧带孩子,很多他出来都是薛慧把他给赶出来的,说他一个大男人总在家里干什么,出去和朋友吃吃饭,聊聊天,聚会聚会多好啊。可他不是特别喜欢,就觉得看着老婆孩子,心里几句特别踏实,特别满足。

    包括今天出来和薛飞见面,要不是薛慧说他和薛飞平时联系的有点少,他可能都不出来了。

    “这也没办法,选择了一行,就承受这一行所带给你的一切,有利就有弊,这是相辅相成的。不过我觉得就算你真的去了野战部队,以我对我姐的了解,她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相反肯定特别支持你,然后在家把三个孩子伺候好。”薛慧不是一个不识大体,不善解人意的女人,这一点薛飞是最清楚的。和薛慧结婚这些年,程爵也是深有体会。

    “你说的一点都不假。说实话,我有时会想,这些年到林江来,可能最大的收获就是碰到了你,然后和你姐结了婚。如果没碰到你,我的家庭生活肯定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程爵感慨道。

    “这就是缘分,这就是命,都是注定好了的。”

    程爵伸手去拿茶杯,结果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玻璃水杯,杯子瞬间就掉在地上,摔成了几半。

    薛飞想叫服务员过来收拾一下,程爵伸手示意不用,用脚往旁边踢了踢,说等走了以后再收拾吧。

    “听说欧阳信盛自从当了省委书记以后,心情一直不大好啊。”程爵笑着说道。

    “工作上阻力比较大吧,他在林江没什么根基,省长的座位还没坐热乎呢,又坐到了省委书记的座位上,一时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薛飞也不知道欧阳信盛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是他总觉得欧阳信盛在官场也驰骋了几十年,背后又有大家族的支持,应该不会一直任由局面失控下去的。

    薛飞最近想找时间和欧阳信盛聊聊,可惜始终没有找到太合适的时间。

    程爵不像薛飞这么乐观:“欧阳家的人都太精于算计了,什么好事都希望是他们家的。欧阳信盛最初到林江来,真正的目的就是想低调当他的省长,然后悄悄完成欧阳家对林江省的商业布局。可他们再回算计,也想不到你岳父会当了两年书记就调走,所以书记当还是不当?当了没根基,不当就怕将来被动,对商业布局不利。最后选择当了,就是现在这个局面。人不能想着什么好事都是自己的,这是你经常喜欢说的话,我觉得套在欧阳家的身上也是非常合适的。”

    不得不说,程爵对欧阳家族的目的,以及欧阳信盛目前在林江的处境看得还是非常准的,薛飞也认可他的说法。

    程爵看了看薛飞,说道:“你在欧阳家的位置比较特殊,欧阳信中能接纳你,除了他确实拿他那宝贝女儿没办法之外,他恐怕也是看中了你在林江的关系网,希望你能帮他们家做事。其实这也无可厚非,你娶了人家的女儿,帮人家做事也正常。但切记不要被当枪使,有的时候要学会拒绝,毕竟你不是他们家的人,也不要真正奢望他们家一定会帮你什么,如果有些利益可以据为己有,该拿就拿,用不着客气。”

    薛飞之前还真没有想那么多,一直觉得只要是欧阳家族的事情,他都应该尽力而为。但听了程爵的善意提醒后,薛飞仔细想想,说的还是挺对。他就算再怎么帮欧阳家族做事,欧阳家族挣了钱能分他一半吗?欧阳信中会真的拿他当自家人,当女婿看吗?可能不仅不会,欧阳信中还会认为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看来今后对于欧阳家族,应该办事只出七分力,未可全抛一片心。

    一晃就聊到了中午,程爵原本打算在会馆吃,但薛飞提议去一仙小厨,说那里上了不少新菜,味道还挺不错的,程爵就改变主意决定过去尝尝。

    因为不小心摔坏了一个杯子,走的时候,程爵特意去了前台,准备把杯子的钱给了。可没想到的是,工作人员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把程爵给惹火了。

    “您摔坏的杯子一千块钱。”

    “多少?”程爵看了薛飞一眼,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千块钱。”工作人员重复道。

    程爵冷笑道:“就一个普通的玻璃水杯,你跟我要一千块钱?你们会馆还真会做生意啊。我是你们这儿的会员,你别拿我当外人。”

    工作人员的态度很强硬,对于程爵的话也很不屑:“就因为您是会员才收您一千块钱,要是别人,至少一万。”

    程爵的怒火一下子就被惹了起来,把打开的钱包一合,说道:“你要这么说话,那我一分钱都没有,但我今天还必须走,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咱们走。”

    程爵和薛飞刚一转身,就听到从一边走过来五六个人,其中领头地说道:“谁胆子这么大,敢在捌號会馆闹事儿啊,活腻歪了吧。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是谁开的。”

    两个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程爵只是恼火,而薛飞却是心中一喜,看来今天算是来对了。

    薛飞发现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打穆兵等人的孙哲,在孙哲旁边站着的是赵季生。因为看过他们的照片,所以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薛飞在程爵耳边耳语了一句,程爵便玩味地笑了,拿出手机一边把玩,一边说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会馆是谁开的,你告诉我呗?”

    “龙城集团,窦肖龙窦爷开的,你惹得起吗?”孙哲十分嚣张地说道。

    “窦肖龙是谁?没听说过呀。”程爵看着薛飞笑着问道:“你听说过吗?”

    薛飞没吱声,他不知道程爵想要干什么。

    “没听说过是吧,老子今天就让你好好知道知道窦肖龙是谁!给我上!”孙哲一挥手,身旁的人就要动手。

    “站住!你们也太猖狂了吧?敲诈勒索不说,还要打人,你们是黑社会吗?”

    “你说对了,老子就是黑社会!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

    “等等,误会,完全是误会。”程爵突然认怂了,陪着笑脸说道:“我开玩笑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大名鼎鼎的窦爷是谁呢。这样,我钱包的里的钱不够了,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送钱过来。”

    说完,程爵拿出手机就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薛飞微微皱了皱眉,心说程爵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啊?认怂可不是他的性格呀。

    孙哲和赵季生对视了一眼,满脸的得意,心说算你聪明,在冰城,还没有人敢在窦爷的地方撒野呢,你要是敢嘚瑟,就让你知道兄弟们拳头的硬度。

    孙哲和赵季生没有走,他们怕程爵耍滑头,就等着送钱的人过来。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程爵叫的人来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堆人。

    只见一列身穿作训服,手拿战备锹和战备镐的武警士兵在一个中校的带领下,跑步进入了会馆的大厅,然后分列两队站立,目测得有一百多号人。

    不仅孙哲和赵季生瞧这阵势有点傻眼,就是薛飞也没想到程爵会把手下叫过来。

    见事情要闹大,薛飞就给程爵使眼色,意思吓唬吓唬就得了,可别真闹出什么事儿来,到时不好收场。但程爵对薛飞的眼色视而不见。

    中校来到程爵面前敬了个军礼,说道:“报告参谋长,武警冰城支队,一大队一中队和二中队,三大队二中队和三中队全部到齐,请您指示。”

    程爵指了指孙哲和赵季生:“他们是公安局正在抓捕的犯罪分子,并且刚刚他们亲口承认自己是黑社会,我用手机进行了录音,证据确凿,将他们抓住。”

    程爵说着话的同时,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薛飞笑了,看来程爵不只会简单粗.暴,也有粗中有细的一面。

    孙哲和赵季生呆住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跑的时候,四个武警战士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他们刚要动,就被按在了地上。

    “摔碎一个水杯张嘴就要一千块钱,黑社会开的店果然是黑店,我看这店留着也没什么用了。给我砸,谁敢阻挠,不用手下留情!”

    程爵一声令下,三个中队的武警战士便动手开砸,会馆的人抱头鼠窜,无一敢上前阻拦。

    薛飞示意程爵差不多得了,程爵无动于衷,靠在前台上,抱着胳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就在程爵的手下刚刚到的时候,会馆里就有人已经偷偷的给廖川发了信息,因为着急没有说的那么详细,只说有人闹事,还叫了很多人。

    廖川收到信息后,就马上给会馆打电话,见半天都没人,知道是出事了,就给胡海洋打电话,让其召集人手,赶紧去捌號会馆。

    考虑刚刚出了殴打穆兵等人的事情,廖川担心胡海洋过去后把事情闹大,就决定亲自去一趟,想得是能不打就不打,尽量低调处理。

    胡海洋纠集了三十几号人,在廖川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赶奔了捌號别墅。

    不等到门口,远远就看见了门口停了好多军车,还有好几十个武警士兵手拿着微型冲锋枪,阵势极其吓人。

    廖川等人都没敢下车,赶紧调转车头就跑了。

    本部来自看書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