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重要合作伙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傍晚,窦云龙下了班以后就去了钻石豪门酒店。品书网

    一进门,印明海就迎了一上来,两个人一边往里走的同时,印明海在旁边说个不停,窦云龙偶尔会点下头。

    进了酒店最豪华的包间,窦云龙亲自拿起菜单翻看,点完菜,服务员退出去后,印明海就带着三个年轻漂亮,穿着简单的女孩走了进来。窦云龙仔细打量了一下三个人,点了下头,印明海一摆手,三个女孩就出去了。

    将近快七点钟的时候,印明海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说了句“马上就到”,窦云龙就起身离开了包间。

    大约五分钟以后,一辆奔驰轿车在钻石豪门酒店的门口停了下来,酒店的工作人员拉开后车门,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身材高大,额头上有着一个很深伤痕的大胡子老外。车的另一边,下来的是一个精瘦的国人,个子也就到老外的肩膀。车的副驾驶上下来的是个女老外,金发碧眼,长相靓丽,身材出众,典型的欧洲高加索地区美女,非常吸引人的眼球。

    窦云龙和印明海笑着走上前,分别同男老外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同女老外则是握手致意。

    “日日夫先生,时间过的太快了,我们距离上次见面已经整整过去两年了。”窦云龙感慨道。

    “是啊,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只是两年未见,你看着还是那么年轻,而我却似乎苍老了许多。”日日夫用比较地道的汉语说道。

    “哈哈,两年不见,你的汉语说的可是越来越好了。”

    “经常和群野打交道,汉语想不好都不行啊。”日日夫看了一眼一旁的精瘦男人说道。

    窦云龙想精瘦男人投去了赞赏的目光,精瘦男人微笑回应。

    窦云龙将日日夫请进酒店包间,服务员随即就将窦云龙之前点的菜端上了桌。

    席间,众人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日日夫是俄罗斯远东地区有名的大毒枭,远东地区所有的毒品几乎全部出自他手。而毒品来源,正是盛情款待日日夫的窦云龙。

    日日夫是窦云龙的重要合作伙伴,两个人合作了将近六年,基本保持着两年见一次的频率。其实见面也不干别的,主要是以沟通感情为主。

    平常与日日夫打交道的都是精瘦男人,他叫项群野。

    项群野常驻在与俄罗斯接壤的绥县,负责与日日夫平常的交易,因此项群野可以说是窦云龙最为信任的人,也是窦云龙制毒贩毒集团的骨干。

    “日日夫先生,我通过群野向你求助的事情你是不是已经忘了呀?”窦云龙问道。

    “别人的事情可以忘,窦先生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忘的。”日日夫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她就是你要找你的。”

    窦云龙大骇,不禁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老外女人。

    之前在门口看到女人的时候,日日夫没做介绍,窦云龙就以为她是日日夫的情/人小蜜什么的,现在听到日日夫说这个女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他实在是有点不敢相信。

    “你懂武器制造?”

    窦云龙也做军火生意,并且是军火制造商,制造手枪和冲锋枪。但是在军火市场上,他的东西很难卖上一个好价格,原因质量一般,杀伤力有限,充其量算仿真手枪。窦云龙对此一直很苦恼,想改进枪的质量和性能,但却找不到相关的人才。

    很偶然的一次机会,窦云龙在与项群野联系的时候谈到了关于枪的问题,项群野说俄罗斯是军火大国,无论是小到手枪这样的便携武器,还是大到飞机坦克,在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在军火制造方面是非常厉害的,或许可以找日日夫帮忙,让他找相关的专家。

    窦云龙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就让项群野跟日日夫去说,日日夫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并表示等到再见面的时候,一定把窦云龙想要的人给带过去,所以窦云龙才会日日夫是不是把他求助的事情给忘了

    老外女人听了窦云龙的话笑而不语。

    “她叫卡捷琳娜,她的父亲是俄罗斯著名的枪支研发专家,她可以说是从小拿着手枪当玩具长大的,所以她对枪支弹药这方面是非常在行的,制造手枪不在话下。”日日夫介绍道。

    窦云龙有点不太相信,他看卡捷琳娜的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她能是专家?

    眼见为实,窦云龙冲印明海使了个眼色,印明海就从后腰掏出了一把手枪,这把手枪正是他们兵工厂制造的,一把防92式的半自动手枪。

    印明海把枪放到了卡捷琳娜的面前,卡捷琳娜看了笑的更盛了,就好像看到的不是一把手枪,而是一个笑话,笑的窦云龙和印明海等人一头雾水。

    卡捷琳娜对日日夫说了一句俄语,日日夫笑着翻译道:“她说你们产的都是垃圾。”

    听到对自己的武器如此贬低,窦云龙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卡捷琳娜见了,用汉语说道:“难道我说错了?就你们生产的这种手枪,拿去吓唬人,或者当玩具打个鸟还可以,它并不能真正的称之为武器。”

    卡捷琳娜的汉语流利标准程度让窦云龙和印明海咋舌,如果不看人只听声音,完全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外国人说出来的。

    卡捷琳娜也看出了窦云龙和印明海的吃惊,便解释道:“我对你们国家的文化很喜欢,从小就学习汉语,所以我可能比你们国家大多数人的汉语说的都标准流利。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的枪确实很垃圾。不过你们不用生气,我会告诉你们为什么它是垃圾。”

    接下来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几乎成了卡捷琳娜的枪支教学时间,她将的非常细致,先是解释了窦云龙兵工厂所生产手枪的不足之处,之后又说了当下手枪最先进的工艺技术,还把一些国家的手枪进行了较为细致的对比。

    最后,卡捷琳娜还做了一个表演,拆装手枪。她把自己的眼睛蒙上以后,一分钟之内,将手枪完全的拆装一次,其速度之快,动作之娴熟,令所有人都叹为观止。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听看过后,窦云龙觉得日日夫给他找的这个人太棒了,卡捷琳娜果然是个人才,而且正是他需要的人才。

    “你来我的兵工厂工作吧,我绝对不会亏待你呢。”窦云龙看着卡捷琳娜说道。

    “我可是很贵的,你要有心理准备。”卡捷琳娜笑着提醒道。

    “我不怕贵,只怕不够好。”窦云龙举起酒杯说道:“预祝我们的合作成功。”

    “Cheers!”卡捷琳娜拿着酒杯与窦云龙碰了一下。

    吃完饭,窦云龙在日日夫的耳边说:“三个美女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要对得起你的儿子呦。”

    日日夫哈哈大笑:“还是窦先生最了解我,你放心,保证她们明天下不了床。”

    窦云龙让人将日日夫和卡捷琳娜带去了房间休息,印明海因为今晚栾龙要货,就说有事先走了,包间里就只剩下了窦云龙和项群野。

    他们俩平时主要通过电话联系,也不是能经常见到面。看着还是那么消瘦的项群野,窦云龙一把将其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使劲拍了拍项群野的后背说道:“我的好兄弟,辛苦你了。”

    项群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龙哥你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

    窦云龙拿起一旁椅子上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张五百万的现金支票递到了项群野的面前,项群野没有接。

    “这是……”

    “这是给你的。”窦云龙把支票塞进了项群野的手里。

    “龙哥,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个我不能要。你平时给我的就够多的了,我不能再额外要了。”项群野想把支票还给窦云龙,但窦云龙说什么都不接。

    “拿着,这是命令。”窦云龙眼睛一瞪说道。

    “这……”项群野真的是不想收,可是窦云龙都这么说了,他又不敢不收,只是勉为其难地手下:“谢谢龙哥。”

    窦云龙笑了:“这就对了。你永远要记住,你龙哥从来不会亏待忠心耿耿,任劳任怨的有功之臣。”

    花钱是窦云龙笼络人心最常用,也是他认为最管用的一种办法。他的手下这么多人跟着他,干的都是要命的事儿,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有人格魅力?狗屁,就是一个字,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了钱,才能谈兄弟情义,才能谈忠诚,要是没有钱,谁会白白付出?

    窦云龙正是抓住了这些人的心理,然后恩威并施,才使得手底下的这些人对他忠心耿耿。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娱乐王国会所的总经理郭子君,娱乐王国出事了以后,郭子君被抓,窦云龙丝毫不担心郭子君会说出不利于他们父子和龙城集团的事情,因为他确实对郭子君够意思。

    当年郭子君刚跟着窦云龙混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有女朋友都没钱结婚,窦云龙见郭子君值得培养,不仅给他出了结婚的钱,还借钱给他买了房子。后来郭子君父亲病重没钱,窦云龙又给拿了二十万治病,并明确告诉郭子君,钱不用还了。

    窦云龙如此对待郭子君,郭子君焉能不感恩戴德?所以出了娱乐王国的事情,郭子君很清楚,最多就是被判几年,又没有死罪,出卖窦氏父子和龙城集团,对他没有任何好处,相反如果背叛,将来出去肯定在冰城无法立足,这样的例子他不是没见过,所以他认蹲就是了。他相信等这阵风过去了,窦云龙在外面肯定不会不管他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今年过去的时候,窦云龙派廖川去监狱探视郭子君时,转达了窦云龙的话,让郭子君在里面好好表现,家里不用担心,等过个三年五载的出去了,出去继续吃香的喝辣的。

    “日日夫这次来冰城,不完全是为了联系感情的,他过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项群野说道。

    “什么目的?”窦云龙问道。

    “收集穿山甲。”

    “穿山甲?收集那玩意儿干什么?”窦云龙感到费解。

    “说是一味药材,吃了可以大补,我也不知道怎么兴起的,反正现在俄罗斯那边特别流行吃那个东西。穿山甲在咱们国家是二级保护动物,主要分布在南方地区,我听说那边的人也有好这一口的,往出走私的也不少,据说现在市面上的价格已经炒到一千多块钱一斤了。”项群野在俄罗斯见过不少人吃野生的穿山甲,就能国人吃鲍鱼龙虾似的,可他吃不下去,看那东西混身就起鸡皮疙瘩。

    窦云龙一听价格就没了兴趣,他觉得要是上万块钱一斤他或许可以研究研究,千八百块钱一斤,再挣能挣多少钱呀,还冒着贩卖走私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危险,犯不上。

    两个人正聊天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窦云龙说了声“进来”,就见廖川推门走了进来。

    廖川并不知道项群野回来了,看到项群野喜出望外,项群野也是赶忙起身过去跟廖川来了一个熊抱。

    别看印明海是窦云龙手底下专门负责毒品的,但项群野跟他的关系却是一般,真正要好的人其实是廖川。

    项群野在没跟着窦云龙混之前,他一直是跟着廖川混的,后来廖川跟了窦云龙以后,廖川就极力的向窦云龙推荐项群野,说项群野这个人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值得重用,窦云龙就将项群野收下在了麾下。后来通过一些事看,窦云龙发现,项群野确实是一个胆大心细,能力出众之人,于是就更加重用他了。

    所以廖川对项群野算是有知遇之恩。

    廖川和项群野热聊了一会儿后,廖川问道:“你跟龙哥还有事儿吗?”

    项群野看了看窦云龙,摇头表示没事了。

    廖川说道:“咱们哥俩太久没见了,必须得畅聊一番才行。这样吧,你先回房间等我,我有点事儿跟龙哥说,说完我带着酒菜过去,到时咱们哥俩边喝边聊怎么样?”

    项群野也正有此意,和窦云龙告了别,就离开了包间。

    “你找我有事儿?”窦云龙问道。

    “你发没发现海子最近有点反常啊?”廖川试探着问道。

    廖川不说还说,他一说,窦云龙仔细一想,觉得好像还真是有点反常:“他好像总神神秘秘的,刚刚吃完饭他一会儿都没多呆,说是有事就走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还有一次跟我吃饭,吃到一半就走了。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怀疑我自己偷着卖毒品?”

    窦云龙眉头一皱:“有直接证据吗?”

    廖川摇头道:“目前没有,但这种可能性很大。最近好像总有一个陌生人去库房,我恰好看到过两回,想跟上去看看是谁,结果你知道的,海子避免跟踪是非常有一套的,所以跟了两次都跟丢了。”

    窦云龙的所有手下中,要说最忠诚的,廖川说排第一,是没有人有任何异议的,除了能力,忠诚度也是廖川能做窦云龙军师的重要原因之一。

    关于印明海的事情,廖川觉得他没看见就算了,要是看见不报,那就是他的失职。

    “别打草惊蛇,先通过他身边的人了解一下,有消息随时给我打电话。”

    窦云龙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背叛和欺瞒,如果印明海真敢偷卖毒品,那印明海犯的就是死罪,他绝不会放过。

    本書源自看書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