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最不重视的对手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把薛飞请到一间休息室,酒店的工作人员随即就端着一壶茶水进来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工作人员想拿起茶壶倒水,窦肖龙没有让,示意可以出去了,然后亲自拿起茶壶倒了两杯茶水。

    放下茶壶,窦肖龙示意薛飞可以喝了。

    薛飞拿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是碧螺春,而且是尚品,味道非常纯正。

    “不知道薛局长约我见面有何贵干啊?”窦肖龙笑着问道。

    “窦总认识大西洋建设集团的潘志峰潘总吗?”薛飞开门见山,没有废话。

    窦肖龙微不可察的愣了一下,但面色如常:“当然认识了,我和潘总可是老朋友了,当初他在冰城的时候,对我和我的公司都给予了很多帮助。只可惜后来潘总的公司外迁,就没能有机会再跟他见面。薛局长认识潘总?”

    薛飞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窦肖龙:“我和他儿子潘齐是很要好的朋友。”

    “哦,这样啊。”窦肖龙避开薛飞的眼神,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水,他已经知道薛飞约他见面的目的了。

    “窦总知道潘总还有一个儿子叫潘瑞吗?”

    “不知道。潘总不是就一个儿子吗?”窦肖龙一副第一次听说的样子。

    “这么说来是误会了。”薛飞忽然笑了。

    窦肖龙不解:“什么误会了?”

    “潘总给我打电话说窦总绑架了他儿子,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我虽然与窦总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对窦总也有一定的了解,作为林江省的著名企业家,又是省政协的常委,这样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会去绑架人呢,绝对不可能。窦总你说是吧?”

    “没错,我怎么可能会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呢,这是谁造的谣啊?薛局长你告诉我,我一定追究他的责任。”窦肖龙顺着薛飞的话说道。

    “但潘总的儿子潘瑞确实是不见了,潘总又一口咬定是窦总干的,我就想有可能是潘瑞年幼无知,得罪了窦总的手下,结果窦总的手下一时生气,可能就把他给带到了某个地方,并不是真的绑架。可潘总不知实情,一着急,就把绑架的罪名扣在了窦总的身上。既然窦总和潘总是老朋友了,窦总又没有绑架潘瑞,那就麻烦窦总问问手底下的人,要是真如我所说的那样,就赶紧把潘瑞放了吧,不然我要是派人去找,也不太合适。”薛飞眼神如刀,和窦肖龙对视了一眼,窦肖龙的眼神明显出现了一丝慌乱。

    “我这就打电话问问,如果真如薛局长所说,我一定严惩不贷。薛局长稍等片刻。”窦肖龙说完就起身走了出去。

    关上门,窦肖龙脸色立即就阴沉了下来,他以为潘志峰听到儿子被绑架了,会束手就擒,答应放弃江上大桥项目的竞争,没想到会请薛飞当救兵来要人,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薛飞的意思窦肖龙明白,希望大事化小赶紧把人放了,否则警方就会插手。窦肖龙心里是真不想放,可他觉得薛飞这个面子得给,另外警方真要插手了,他会变得非常被动,只是江上大桥项目该怎么办呢?

    窦肖龙走进另一个房间,想了又想,拿出手机给胡海洋打了个电话:“打折他一条腿,让他转告潘志峰,如果不退出,下次就不是折一条腿这么简单了。”

    回到薛飞所在的房间,窦肖龙面带微笑说道:“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手底下人说根本就不认识一个叫潘瑞的人,也从来没跟他发生过冲突。我想潘总的儿子应该去哪儿玩了,又正好手机没电了才联系不上的吧。再找找看,不见得是被绑架了,也许晚上就回去了。”

    薛飞听懂了窦肖龙的话,他放下茶杯,站起拿话敲打窦肖龙:“要是没被绑架那就太好了,但愿以后不会不要再发生这样的误会。绑架可不是小事,这种玩笑开不得。尤其不能让警察为难,真要是报了警,抓还是不是抓呢?不打扰窦总了,我走了。”

    窦肖龙将薛飞送出酒店,目送薛飞离开后叹了声气,然后也上车走了。

    晚上,潘志峰在医院见到了潘瑞,潘志峰得知潘瑞折了一条腿非常心疼,可潘瑞见到潘志峰却没什么好脸色。

    “你做你的生意,能不能不要连累我?你看看我这条腿,都是你害的,我至少得躺一个月!我这样你叫我怎么开车,怎么跟女孩出去约会,怎么跟出去跟朋友玩?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呆在你身边吗,我就是烦你,没想到呆在冰城却把你的仇家给招来了,真他妈倒霉。我告诉你,你赶紧退出那个什么项目,你要是再跟人家争,你别说我不认你这个爹!”

    薛飞听了潘瑞的话,心里顿时就燃起一股火,心说潘瑞这小子也太欠揍了吧,你爸一大把年纪了,得知你被绑架了,担心的不得了,特地从云海飞到冰城来想办法解决你,你竟然这么跟你爸说话,你是人吗?简直就是个不肖子孙,跟潘齐差了十万八千里都不止。

    薛飞听不下去了,抬腿就出去了。

    潘志峰也被潘瑞气个够呛,可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就这个德行,加上他腿又受伤了,又在医院,就没跟他一般见识,瞪了一眼转身就出去了。

    “让你见笑了。”潘志峰有些不好意思。

    薛飞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谢谢你把潘瑞救了出来。”潘志峰由衷地说道。

    “潘叔您又见外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薛飞确实没把这种帮忙当成是一个多大的事,不过却让他对窦肖龙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所以换个角度来说,他还要谢谢潘志峰呢。

    “你在公安局做的一些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你确实干的很不错,冰城能有你这么一个公安局长,是冰城老百姓的福气。但冰城还有一颗大毒瘤,要不是不把他除去,冰城想要真正做到平安,我看也难。不过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我拭目以待。”

    虽然潘瑞万般不情愿,潘志峰为了他的安全,还是把他带到了云海。潘志峰已经决定了,退出海上大桥项目的竞争,决定没必要跟窦肖龙置气,因为他不是一个混蛋,但窦肖龙是,面对这样的人,他承认他惹不起,连公司总部都搬走了,放弃一个项目又算得了什么?

    潘志峰的放弃是在窦肖龙的意料之中的,因为窦肖龙很了解潘志峰的脾气秉性,一向与人为善,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过去在冰城的时候就被他欺负的够呛,这次绑架潘瑞,给了他一个十足的下马威,不信他还能咬着牙继续参与竞标。

    搞定了两个竞争对手,最后就剩下了京天路桥集团。

    窦肖龙把欧阳家族的公司留到最后,不是因为他重视,相反是因为不重视。

    窦肖龙对于京天路桥集团并没有做过多的了解,只知道他是京天的一家上市公司,在基建行业做了很多年,拥有良好的口碑,但之前并没有在林江省做过项目,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

    在窦肖龙看来,一个外地来的公司根本就没有资格跟林江本土企业竞争,尤其是这种他势在必得的大项目,所以他根本就没把京天路桥集团放在眼里。

    不过不重视,并不意味着窦肖龙就会放过京天路桥集团,为了得到这个项目,他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如果到时京天路桥集团跟他打价格战,他会非常被动。

    窦肖龙在冰城的关系网强大程度无需赘述,当京天路桥集团的董事长穆兵来到冰城后,他几乎第一时间就获知了消息,在了解了穆兵的住宿地点后,窦肖龙便指使胡海洋对穆兵的到来表示“欢迎”。

    穆兵这是第一次来冰城,在竞拍的前一天晚上,他和一起来的几个手下品尝了一下冰城当地的特色,吃的非常高兴满意。

    在准备打车回酒店的时候,突然在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伙人拦住了他们。

    “你们是京天路桥的人?”

    “你是谁啊?”穆兵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是你大爷!”对方抬手就是一拳,正中穆兵的面门。

    一伙人将穆兵及其下属全部打倒在地后,一个人踩着穆兵的脸警告道:“冰城的水很深,外地人别过来瞎嘚瑟,容易被淹死。”

    说完,朝穆兵的脸上吐了口涂抹,一伙儿便扬长而去。

    穆兵挣扎着想要起来,可说什么也没起来。看到自己的手机在一边,穆兵就往前蹭了曾,拿到手机后他打了三个电话,分别是110、120、欧阳锦绣。

    欧阳锦绣得知穆兵等人被打了,非常震惊,非常气愤,就给欧阳信盛和薛飞打了电话,说一定是江上大桥项目的竞争对手所为,希望能尽快抓到凶手,还穆兵等人一个公道。

    欧阳信盛在接到欧阳锦绣的电话后,就给薛飞打了电话,薛飞说他也是刚刚听说。

    “我同意锦绣所说的,一定是竞争对手干的,不然穆兵他们初次到冰城,怎么可能就会无故被打,还被警告呢,显然是不希望他们参与明天的竞拍。”欧阳信盛说道。

    “嗯,除了项目的事情,也不可能再有别的事情了。您放心吧,我亲自过问这件事的,争取尽快抓到行凶的人。”薛飞由这件事想到了前两天潘瑞被绑架的事情,难道是窦肖龙干的?虽然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可凡事都要讲究证据,无凭无据地说什么都没用。

    “在没有抓到犯罪分子之前,我看明天的竞标应该延期,你说呢?”欧阳信盛作为欧阳家族的一员,自然是要维护家族利益的。江上大桥这么好的一个项目,如果家族的公司在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就失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跟您的想法一样。”

    竞标的日子早已定下,想要改变,必须得有大领导发话才行,薛飞就给谢长顺打了电话。

    谢长顺听说了以后很生气,他叫薛飞必须将凶手绳之于法,严厉惩处,否则来了就挨打,以后谁还敢来冰城投资?

    对于竞标延期的事情,谢长顺也表示同意,说他会给分管该项目的副市长打电话的。

    谢长顺重视这件事,就意味着冰城市委市政府的态度,转天分管江上大桥项目的副市长还亲自去医院看望了穆兵等人,代表冰城市委市政府进行了慰问,并表示一定尽快将凶手缉拿归案,给穆兵等人一个交代。

    事情发生在平城区,薛飞就给吕杰打电话,让他一定要把事情重视起来。

    三位市领导的重视,让事件上升到了一个高度,报纸登出来以后,整个冰城的人都知道了,窦肖龙自然不会不知道。

    将手上的报纸往桌子一扔,窦肖龙神情严峻,没想到他最不重视的一个公司,反倒事情闹出的动静最大,竞标还因此延期了,这让他感到非常郁闷。

    “那几个人近期就不要让他们露面了,市里很重视这件事,公安局的人一定会下大力度查的。”窦肖龙说道。

    “我知道,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您就放心吧。”窦云龙一脸严肃道:“也没把那几个人打的多严重,市里就这么重视,看来那个京天路桥集团很不一般啊。”

    “事先我调查了,并没有发现这个公司有什么特殊的背景。”窦肖龙对于市里的重视也有些不解。

    “要不要请曲海波帮忙查一下?他京天不是有人吗。”

    窦肖龙看了窦云龙一眼:“再说吧,你以为找曲海波帮忙是白帮的吗,那个家伙可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你要是不给他上供,他才不会给你办事儿呢。”

    “咱们不会因此失去江上大桥的项目吧?”窦云龙有点担心。

    “不会,只要抓不到人,这个项目最后一定是我们的。在冰城没有人敢和我们竞争,至于这个京天路桥集团,先看看再说。如果他们执迷不悟,只能说明我们‘欢迎’的程度还不够。”窦肖龙对拿下江上大桥项目信心十足,在他眼里,这个项目就该是属于他的,他一个本地企业如果要是连一个外地公司都干不过,那就是耻辱,他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龙城集团的身上。

    “薛飞那边你都多跟他走动,讨好他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要把他变成自己人。”窦肖龙看着窦云龙说道。

    “我明白。”窦云龙点头道。

    看书網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