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我儿子被绑架了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如今潘志峰所掌控的公司,绝不仅仅是大西洋建设集团和深蓝酒店集团,由他担任董事局主席的志峰集团涉及多个领域,拥有全资及控股企业多达20家,志峰集团持有国内上市公司6家,境外上市公司4家。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在今年最新的财富排行榜中,潘志峰以320亿身家排名第12位。

    早上,潘志峰刚进位于江沪的志峰集团总部办公室,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来电显示的地址是林江省冰城市。

    潘志峰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电话。不等说话,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爸,我是潘瑞,快救我,我被绑架了……”

    庞志峰的脑袋“嗡”的一声,脑袋短暂空白了片刻后,刚要说话,电话那头又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潘总,你好啊。”

    潘志峰听声音很陌生,紧忙问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潘总是聪明人,应该猜得到你儿子在谁的手上,也一定知道该怎么做。先给潘总一点时间好好想想,晚上我会再给潘总打电话的。”

    “喂……喂……”

    窦肖龙,一定是窦肖龙干的。

    潘志峰想到了前两天窦肖龙给他打电话,提出让大西洋建设集团退出冰城江上大桥项目的事情。潘志峰知道窦肖龙很卑鄙无耻,但没想到如此卑鄙无耻,竟然知道潘瑞是他儿子,还绑架潘瑞,真是为了达到目的丧心病狂,不择手段。

    潘志峰攥着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办公桌上,该怎么办?如果不答应窦肖龙,以他对窦肖龙的理解,窦肖龙可是什么屎都拉的出来,潘瑞恐怕会非死即伤。可他又不愿意向窦肖龙低头,如果他离开林江,他的公司都无法在林江顺利开展业务,那么经历这次过后,只怕他的公司以后就要彻底的退出林江的生意场了。

    潘志峰在办公室来焦急的来回踱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非常煎熬,非常闹心。他的脑子也很乱,完全想不出最佳的应对之策。

    蓦然,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了潘志峰的脑海中,他赶紧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找到潘齐的电话拨过去后,马上又挂断了。他觉得不行,不能给潘齐打电话。

    稍微想了想,他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打给助理:“给我定去冰城的飞机票,越快越好。”

    下午两点,潘志峰乘坐的航班降落在了冰城国际机场,下了飞机,潘志峰就让他的助理赶紧想办法找薛飞的联系的方式。

    大约半个小时候,助理把薛飞的手机号交到了潘志峰的手上,可是打过去以后,迟迟没有人接听,可是把潘志峰给急坏了。

    大约又过去半个小时,薛飞的电话打了过来:“你好,哪位呀?”

    下午一上班,薛飞就进了会议室开会。

    近年来,随着老百姓收入的提升,使得车辆不断的增加,交通事故也随之频发不断。目前在街头巷尾当中,出事故率最高的就是电动车和摩托车,擅闯红灯、逆行、超速行驶,都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所以薛飞就召集各党委委员商讨,是不是要采取“禁摩限电”行动。

    薛飞当了局长后立下了一个规矩,所有人的手机在开会期间绝不能出任何动静,震动都不行,一旦发现,罚款二百。

    薛飞以身作则,每次进会议室前,肯定会把手机静音,有时甚至就不带手机进会议室。不过百密一疏,他也有忘的时候,有一次正开着会呢,他的手机忽然就响了……会后,他当着所有党委委员的面,拿出二百块钱交给了纪委书记明奇志。

    这次没有接到庞志峰的电话,是因为他把手机放在了办公室。开完会回去一看,七个未接电话,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还是打了过去,怕万一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薛局长你好,我是潘齐的父亲潘志峰。”终于和薛飞通上电话了,潘志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潘叔您好,不好意思,我刚刚在会议室开会,没有拿手机,您找我有事儿?”薛飞听到是潘志峰还是挺惊奇的。

    “我现在有一件非常要紧的事想要跟你面谈,但是我不方便去见你,你能过来找我一趟吗,最好是现在,我真的非常着急。麻烦你了。”

    薛飞从语气中听得出潘志峰的心急火燎,看了眼时间,说道:“好,您把您所在的地址告诉我一下。”

    赶到深蓝酒店,一进套房见到潘志峰,薛飞就感觉潘志峰好像一下子老了五岁。过年的时候,薛飞见过潘志峰,当时的精神状态和此刻简直判若两人。

    两个人握了下手,潘志峰从满脸愁容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上班时间还让你专门跑过来见我,实在抱歉。”

    “潘叔您千万别这么客气,我跟潘齐的关系您是知道的,亲如兄弟,您跟我客气可就是拿我当外人了。您找我什么事儿啊?”

    “我儿子被绑架了。”潘志峰眼圈通红地说道。

    薛飞一惊,至少愣了两秒钟,一颗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潘齐被绑架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不是潘齐,是我另外一个儿子,叫潘瑞。”潘志峰说明道。

    “您不是就潘齐一个儿子吗?”薛飞从来没听说潘志峰还有另外一个儿子。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潘志峰的原配夫人,也就是潘齐的母亲,在潘齐三岁的时候就因病过世了。在潘齐六岁的时候,潘志峰认识了一个叫佀悦的女人,潘志峰很喜欢她,两个人在一起没多久,佀悦就有了孩子,就是潘瑞。

    佀悦一心一意的跟着潘志峰,也不求任何的名分,这让潘志峰很感动的同时,也感觉很对不住她。但那个时候正是潘志峰事业的上升期,每天忙的不可开交,也就没跟佀悦好好的谈过关于结婚的事情。

    一晃几年的时间就过去了,潘志峰的事业已经趋于稳定,就想正式把佀悦娶进门。而那个时候潘齐也已经大了,潘志峰认为必须得跟潘齐商量一下,就跟潘齐说了,结果遭到了潘齐强烈的反对。

    潘齐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这么多年潘志峰一边做生意,一边还要照顾他,非常不容易,他也赞成潘志峰再婚。但是,他觉得像他们这样的家庭,他爸再婚哪怕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也应该找一个正儿八经的女人。一个曾经当过小姐的人,怎么可以进他们潘家的大门?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潘齐之前就知道潘志峰和佀悦在一起了,还专门让人调查过佀悦,当得知佀悦年轻时当过坐台小姐以后,勃然大怒,对于潘志峰喜欢上一个这样的女人十分不爽,甚至心里有些看不起潘志峰。但潘齐也没有向潘志峰表达过什么,他觉得像他爸这样事业有成,又没有老婆的男人,在外面有女人是很正常的,他作为儿子不能连这种事情都干涉。可是娶进家门绝对不行,在潘齐看来,这是原则问题。

    为了彻底打消潘志峰娶佀悦的念头,潘齐还特意告诉潘志峰,如果他娶佀悦,他们就断绝父子关系,以后就是陌生人,永远不见面。

    潘志峰对于潘齐无可奈何,而佀悦虽然伤心,可是她觉得这也是她应该承受的代价。为了不让潘志峰为难,佀悦就主动跟潘志峰说,她不想和潘志峰结婚,当下的状态她挺喜欢的,还叫潘志峰不要因为他和潘齐伤了父子间的和气。

    佀悦越是这样,潘志峰就越是觉得对不起佀悦和潘瑞娘俩,所以对于他们娘俩的要求,向来都是有求必应。但必须要承认的是,潘瑞根本没法和潘齐比,不夸张地说,两个人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泥里。

    如今的潘齐已经成为了志峰集团的二号人物,是公司的中流砥柱,接潘志峰的班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潘瑞整天无所事事,二十多岁至今一事无成,潘志峰让他到公司去工作,他干不好,经常翘班。给他钱让他自己开公司,又赔了个底儿掉。想着干脆什么都别干,就在家呆着吧,反正也养得起,结果又呆不住,出去经常惹是生非。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架斗殴,喝酒泡妞。

    潘志峰和佀悦都对这个儿子很失望,但潘志峰从来没说过,而佀悦做的比较极端,她干脆不管了,因为管也管不了,索性就把潘瑞一个人扔在了冰城,仍由其折腾。佀悦现在每年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国外,只是偶尔回国呆一段时间。

    潘志峰想管,可力不从心,平时除了给钱,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再给予别的。但如今出了绑架的事情,他必须得管,再不好那也是他亲儿子呀。

    “绑匪跟您联系过了?”薛飞关心道。

    “早上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知道是谁干的。”潘志峰铁青着脸说道。

    “谁呀?”

    “窦肖龙。”潘志峰把江上大桥项目的事情跟薛飞说了。

    薛飞听了既惊讶又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惊讶是没想到绑匪竟然是窦肖龙,觉得情理之中则是因为他早就看出龙城集团有问题了,窦肖龙为了生意干出这种事不足为奇,这也恰恰证明当初他的直觉是对的,他盯着窦云龙是明智的。

    “您确定是他?”薛飞确认道。

    “百分之百是他。”潘志峰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当初在冰城跟他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我太了解他是个什么人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窦肖龙就是冰城,乃至林江省最大的黑社会。他的龙城集团靠什么发展到的今天,还不是上靠保护伞,下靠暴力手段吗。不信你去查查看,窦肖龙这些年在冰城干的坏事,用恶贯满盈,罄竹难书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潘志峰特别激动,以至于气的混身都直颤抖。

    “您别着急,也别生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想办法解决就是了。窦肖龙他不是想让您退出竞争吗,所以在您没答应他之前,他是不敢对潘瑞怎么样的。这样吧,您在这儿等我的消息,我想想办法,一旦有消息我会随时给您打电话的。”薛飞说完抬腿就走。

    “你不打算抓窦肖龙?”潘志峰问道。

    “先要保证潘瑞的安全。”薛飞说完就走了。

    从深蓝酒店出来,薛飞上了车,司机问是回局里,还是去去他地方?

    薛飞没有吱声,拿出手机给窦肖龙打了一个电话,约其在钻石豪门酒店见面。

    窦肖龙接到薛飞打来的电话颇感意外,薛飞可是从来没有主动跟他打过电话,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约他见面,肯定不是闲谈,有什么事儿呢?窦云龙在去钻石豪门酒店的路上一直在想,可惜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酒店,进门一看薛飞坐在大厅的休息区,窦肖龙一副犯了大错的样子紧忙走过去自责道:“哎呀对不起薛局长,实在是抱歉,久等了吧?真是不好意思,应该是我等你的,可是来的路上有点堵车,就来晚了,实在是罪过,薛局长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怪我呀。”

    随后,窦肖龙愤怒的朝走过来的大堂经理吼道:“你还想不想干了?薛局长大驾光临,竟然让薛局长坐在这里,你的工作是怎么做的?你已经被辞退了,赶紧消失!”

    大堂经理很委屈,她刚上任两天,根本不认识薛飞,听到自己被辞退了,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一副要哭的样子:“我……”

    “我没有说自己是谁,所以跟她没有关系,她并没有失职,要是就这么把她辞退了,对她太不公平了。”薛飞帮大堂经理说好话说好话。

    “还不谢谢薛局长。”窦肖龙黑脸道。

    “谢谢薛局长,谢谢薛局长!”大堂经理连续给薛飞深鞠两躬。

    “好啦,你去忙吧。”

    大堂经理十分感激地看了薛飞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窦肖龙换了一副面孔,做了个请的姿势,笑着说道:“走吧薛局长,里面请。”

    本书源自看书蛧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