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江上大桥项目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你姐夫真的跟你合伙一起做了?”印明海看着栾龙,有点不敢相信是真的。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

    “我有必要骗你吗?其实我早就看出我姐夫对毒品感兴趣了,只不过是碍于他的身份不好说而已。现在看我干的越来越大,挣的钱越来越多,不动心才怪呢,就主动跟我提出要合伙。”栾龙与印明海对面而坐,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地说道。

    “那你们俩打算怎么分账啊?”

    “当然是刀切账,对半分了。他是我姐夫,我做生意全靠他罩着呢,当然不能亏待他了。对了,五大家已经开始跟着我混了,从下个月开始就正式从我这里拿货,所以你得多给我备点,到时可别耽误了我挣钱。”

    栾龙拿货走人后,长头发男人说道:“海哥,是时候该和龙哥说了吧?”

    印明海摸了摸他的山羊胡,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再观察观察,不急。”

    印明海向栾龙提供毒品,确实是看中了栾龙和薛飞的这层关系,他最初是希望能够通过和栾龙达成牢固的上下线关系,从而间接的得到薛飞的庇护。也就是说他没想过要直接跟薛飞接触,因为他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所以他不敢奢望。

    但现在薛飞居然主动和栾龙合伙做生意,这让印明海既惊讶又兴奋,但同时也有一些担忧。薛飞是真的要和栾龙合伙?还是另有目的?他必须得把这件事情搞清楚了,否则贸然跟窦云龙说的话,恐怕就不是挨一顿骂能过关的了。

    华族地产集团自从进入林江以来,披荆斩棘,蓬勃发展,已经成为了林江省房地产行业中的龙头企业之一。但华族集团不满足于现状,或者说欧阳家族的志愿并不局限于此,为了借着国家大力扶持林江省发展经济的时机,他们进行了大规模的商业布局。

    目前,除了地产开发之外,生物制药、能源电力、矿业开发、食品酒业等行业,欧阳家族也都纷纷涉足,可以说是全面的进军林江省。

    而重新回到欧阳家族工作的欧阳锦绣的身份已经不是之前的华族集团董事长了,而是华健集团董事局主席,这个职位之前一直是由欧阳信中来担任的,这也是控制整个欧阳家族所有公司产业的最高职位。欧阳信中让欧阳锦绣来接替这个位置,就是希望她能够早日接班,成为欧阳家族的下一个掌门人。

    最近,华健集团董事局又公布了一项重要决策,决定将涉足林江省的基建行业,第一个目标项目就是即将要以公开竞价的方式招标承建权的江上大桥项目。

    为了疏解冰城拥挤的交通,方便市民出行,冰城市政府决定,在位于冰城市西部的林江干流上建造一座悬索大桥,起点为松江区的世贸大厦,终点与南三环的高架路衔接,全长7235米,桥梁长度6577米,是长江以北地区桥梁长度最长的超大型跨江桥。建成以后,最大可满足高峰期每小时9800辆机动车通行。

    江上大桥项目是省、市重点工程项目,也是冰城市自行组织建设的第一座跨江大型桥梁工程,预计投资20亿,冰城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

    这个项目一出来,就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尤其是基建行业公司的关注,每个人都跃跃欲试,想拿下这个项目的承建权。

    这个项目还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谁最后获得承建权,谁就有权利给大桥进行命名。“江上大桥项目”只是指在林江之上建造的大桥项目,而不是最终大桥的名字。而谁要是能得到大桥的最终命名权,显然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要是以自己公司的名字命名,完全就等同于是在给公司做一个巨大而又免费的广告,这种好事谁愿意错过?

    所以除了挣钱之外,大桥的命名权也是吸引诸多企业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为林江省最大的民营企业,龙城集团旗下也有基建公司,名叫东风路桥,该公司已经成立了近十年,在林江省建设过很多大型的工程项目。这一次窦肖龙对于江上大桥项目是势在必得的,因为他将大桥的名字命名为“龙城大桥”。

    不过参与竞争的公司有很多,而且实力不仅不逊于东风路桥,甚至还在其之上。譬如欧阳家族的京天路桥集团,已成立二十年有余,还是一家上市公司。再有潘齐家的大西洋建设集团,这是从冰城起家的公司,虽然总部已经不在冰城了,但在林江建设过的项目无计其数,在这个行业里,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

    其他的优秀公司抛开不提,仅仅这两家公司,无论规模还是背后实力,都在龙城集团之上,东风路桥如何才能战胜这样的对手脱颖而出,显然是要动一动脑筋的。

    窦肖龙经过多方打探,弄到了一份准备参与竞标的公司名单,发现有的熟悉,有的不熟悉,调查过后,窦肖龙拿起笔圈定了三个公司,分别是京天路桥集团、大西洋建设集团、林江省交建集团。

    林江省交建集团被窦肖龙选为了第一个要搞定的目标。

    这是一家国有企业,在基建行业非常有名,不仅承建过很多林江省的项目,也出省干过很多项目,这一次的江上大桥项目,该公司也是势在必得的。

    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名叫马松有,窦肖龙指派胡海洋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你好啊马董,我是龙城集团的胡海洋。”

    “你是谁?”不知是惊讶,还是没听说过,马松有问了一句。

    “龙城集团窦肖龙,怎么,马董没听说过我?”窦肖龙冷笑道。

    “我还确实没听说过,你有什么事吗?”

    当初图围没出事的时候,在冰城提一句“围哥”,谁个不知,哪个不晓?胡海洋作为图围的副手,现在被扶正了,提名字已经不止这一次没人知道了,胡海洋感觉自己被轻视了,很是恼火。

    “我想请马董吃个饭啊,今晚在钻石豪门酒店,包间我都定好了。”

    “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马松有果断拒绝道。

    “明天也可以。”胡海洋不放弃。

    “我最近都没有时间。”

    胡海洋眉头一皱:“好吧,不过我相信过了今晚以后,马董一定会有时间的。”

    晚上下班后,马松有像往常一样坐电梯来到了地下车库,走到车前,刚要拉开车门上车,突然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四个手拿棍棒的人,冲到马松有身前将其一顿暴揍。

    整个过程差不多有两分钟左右,四个人消失后,只见马松有坐靠在车上,地面全都是血。

    转天早上,胡海洋又给马松有打了一个电话:“怎么样啊马董,受伤不用上班了,该有时间去吃饭了吧?”

    昨天马松有并没有把胡海洋的话放在心上,甚至是挨打完之后,他都没往胡海洋的身上想。但再次接到胡海洋的电话,马松有才意识到昨晚行凶的幕后主使者是谁。

    “是你干的?”马松有愤怒地质问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问你今天是否有时间,我想……”胡海洋的话没说完,马松有就挂断了电话。

    中午,胡海洋提着一个果篮来到了马松有的病房,没经过允许就推门走了进去。

    马松有的爱人正坐在病床前和马松有聊天,听到门开了,就站了起来,一看不认识,便问:“你是谁啊?”

    胡海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马松有,笑着说道:“你好马董,我是胡海洋。”

    然后看向马松有的爱人说道:“我想跟马董单独聊聊。”

    马松有没想到胡海洋会找上门来,便面露怒意:“你先出去吧。”

    马松有的爱人出去后,胡海洋坐在椅子上,随手将手中的果篮放在了地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马松有很费解。

    “听说你们公司要竞标江上大桥项目,不巧我们龙城集团也参与竞标,所以你们公司就不要参加了。”

    “不可能!凭什么你们龙城集团参加我们就不能参加?你这是恐吓威胁?”马松有挣扎着想要坐下来,胡海洋伸手一按,又把他给按躺下了。

    “别激动。你们公司要参加也可以,但我就怕去竞标的人,到时少个胳膊,少个腿什么的不太好。我这是好心,听人劝吃饱饭。晚上之前给我一个准确的消息,我会根据你的决定来决定接下来怎么对待你,怎么对待你的公司。”胡海洋拍了拍马松有的胳膊,站起身将地上的果篮放在床头柜上,一脸坏笑道:“多吃点水果,对身体好。”

    马松有一看,是一个西瓜,而西瓜上面插着一把菜刀,马松有脸色当即就变了。

    傍晚,胡海洋接到了马松有发来的信息:我们退出。

    窦肖龙第二个要搞定的目标是大西洋建设集团。

    窦肖龙亲自给潘齐他爸潘志峰打了一个电话:“老潘,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潘志峰一听就听出了是窦肖龙,声音冰冷道:“托窦总的福,还行吧。窦总亲自给我打电话应该是有事吧?”

    窦肖龙也不拐弯抹角,见潘志峰这么问,就直说道:“我公司准备竞标冰城的江上大桥项目,我听说你的公司也想拿这个项目。兄弟我现在过的不是很好啊,都快揭不开锅了,咱们又是老朋友了,你不能眼睁睁地看我吃不上饭吧?给我个面子,这次你就把机会让给我吧,别跟我争了,以后找机会我一定会重重感谢的。”

    “窦总就别哭穷了,谁不知道你现在是林江省的首富,你是富得流油,说你揭不开锅,谁信啊?在我的眼里,龙城集团可是一家非常有实力的公司,我希望能和窦总公平竞争,所以我不会白白把机会让给窦总的,那样就是看不起窦总。”

    潘志峰在冰城和窦肖龙打了十几年交道,他太了解窦肖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每次两家公司遇到竞争的时候,窦肖龙都会打电话搞这一套,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潘志峰这些年可以说没少吃亏,两家公司总部先后搬离冰城,与窦肖龙的欺压是有很大关系的。

    但如今不一样了,公司总部不在冰城,自己人也不在冰城,潘志峰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怕窦肖龙的,他就不退出,就是要跟窦肖龙争,而且还要争赢,顺便出出恶气。

    “这么说老潘你是不给我面子了?”窦肖龙的语气明显变了。

    “面子是自己争来的,不是别人给的。”潘志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潘志峰的脾气见长啊。”窦肖龙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冷笑道。

    “咱们怎么办?”窦云龙感觉有点棘手。

    “潘志峰如此小瞧我们,我们必须得给他点颜色看看。”窦肖龙拿起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了几个字,交给了窦云龙:“让胡海洋去办,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清晨,一辆深蓝色商务车开进了位于阳岛区的西格里斯欧式别墅小区。

    车在18号别墅前停下后,车门一开,从车上跳下来两个人,都戴着鸭舌帽和墨镜,身穿紧趁利落的衣服,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个包裹。

    两个人左右看了看,然后来到门前按响了门铃。

    按了差不多十分钟,里面才有反应,就听门上的对讲先是传来打哈欠的声音,之后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找谁呀?”

    门外的人举了一下手中的包裹:“潘瑞的快递。”

    随即,门开了,里面年轻女子把手伸了出来,打算接快递。另外一只手在揉眼睛,太困了,眼睛根本睁不开。

    这时外面的两个人一个箭步就跨进了屋里,其中一个拿着匕首挟架在年轻女子的脖子上,另外一个拿出胶带就粘住了年轻女子的嘴巴,整个过程非常快,然后女孩就被押到了外面的车上。

    随后,两个人再次进入别墅,径直来到二楼的卧室,把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的年轻男子三下五除二就给绑了,而年轻男子一点反应都没有,可见睡的有多死。

    两个人架着年轻男子上了车,商务车随即就离开了西格里斯欧式别墅小区。

    本書首发于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