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年后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年后,马佳瑶离开如月江南会所,进入了龙城集团旗下的飞龙娱乐管理公司担任常务副总经理,成为了廖川的副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钱焱则出人意料的成为了冰雪娱乐管理公司的副总经理,还得到了很高的薪资待遇,这是薛飞的意思。但薛家强和佟大志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都劝薛飞要三思,薛飞则叫他们不要管,他这么做自然有他这么做的道理。

    钱焱自打向薛飞举报娱乐王国以后,就一直处在躲藏待业的状态。查封了娱乐王国,薛飞曾和钱焱见过一面,薛飞问他有什么打算,钱焱说他想呆在冰城,还希望薛飞能给他提供一些机会,还表态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要说钱焱当年跟在叶良辰身边的时候,可是没少给叶良辰出损主意整薛飞,薛飞对此也心知肚明,但薛飞并不记恨,原因很简单,吃着谁就向着谁,跟着叶良辰混,要是向着别人,那就叫吃里扒外了。

    薛飞对钱焱的定义是,虽无大智,却有小谋,是一个可以留在身边为自己所用的人。

    而且客观地说,钱焱还是一个非常忠诚的人,在叶良辰身边那么多年,绝对称得上是忠心耿耿,任劳任怨,要不是中了薛飞的离间计,他也不会离开叶良辰。也就是说钱焱不是一个叛徒,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他是,薛飞还真是不敢用他。

    钱焱最大的毛病就是好/色,其实严格地说这也不算什么毛病,男人哪有不好/色的?这是男人的本能。

    薛飞相信只要控制好钱焱这个不算毛病的毛病,留钱焱在身边,一定会在某个时段起到作用,甚至可能是大作用。

    钱焱没想到薛飞会这么器重他,给他那么高的职位和薪水,钱焱感动不已的同时也再次表态,从今以后将誓死追随于薛飞左右,薛飞让他干啥就干啥,绝无二心。

    薛飞告诉他自己不喜欢听漂亮话,他只看实际行动,希望他说到做到。

    年后郝大宇的工作有所调整,虽然还是副市长,却在前面加了“常务”两字,他也因此进入了市委常委序列。

    郝大宇的职位越来越高,可是他在冰城由于无根基,办一些事情的时候身边也没有可靠的人,在跟薛飞谈起的时候,薛飞就想到了目前仍在天泽县委办公室担任副主任的水源。薛飞向郝大宇推荐水源,说此人具有一定办事能力,忠诚可靠,可以用。

    于是,水源就被调到了冰城市政府办公室,做郝大宇的专职秘书,级别也从副科升到了正科。

    另外,冰城市原政法委书记外调,曲海波看到这是一个安插自己亲信的机会,就想让凤岗市副市长邢全补缺。在开省委常委会讨论新的人选之前,曲海波曾指示安全提议,然后他带领其他人附和,以确保刑全能够顺利当选。

    但安全的提议得到了谢长顺、赵大海、孟德胜三个人的强烈反对,理由是眼下正处在建设平安冰城的关键时期,新任政法委书记应该选择对冰城了解,并且拥有政法方面工作经验的人来担任。刑全在这两方面都非常欠缺,而且曾因失职渎职被被省纪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这样的人要是担任冰城市政法委书记,省市两级党委都将会承担非常大的风险。

    当时处理刑全的问题时,卢岚是省纪委副书记,她对刑全的问题非常了解,而且对刑全的这个人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她也认为由刑全担任冰城市政法委书记是不合适的。

    省政法委书记、冰城市委书记、省纪委书记,这三个关键的人物都不认可邢全,而且有理有据,曲海波也不好通过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强行让邢全上位,只好恨恨作罢。

    最后省委决定,让冰城市委副书记万喜良暂时兼任政法委书记。

    谢长顺他们三个之所以要强烈反对邢全到冰城任职,是因为担心会对薛飞的工作产生不利的影响。虽然上面有谢长顺,可癞蛤蟆趴在脚面上,不咬人它恶心人也受不了。为了不留有任何的隐患,是坚决不能让曲海波得逞的。

    这个年栾龙过的很糟心,因为受伤,他不得不在医院度过。而更让他闹心的是,受伤住院严重耽误了他的生意。下面要货要的紧,可他根本没法去进货,而这个货还必须由他亲自去进,否则印明海是绝不放货的。这致使一部分客源就流失到了五大家那边,栾龙别提多心急了。

    虽然栾龙人在医院,但他培养起来的两个小弟范晓飚和邓大秋可没闲着,经过打听,得知打栾龙的人是刘庆春和方胜指派的。

    栾龙不是省油的灯,害他又受伤又损失钱财,他岂能善罢甘休。恢复到刚能下地缓步行走的时候,栾龙就纠集了当初他在成欢夜总会工作时认识的几个打手,在调查了刘庆春和方胜经常出入的场所后,欲进行打击报复。可惜两个人似乎早有防备,无论去哪儿都跟着很多人,几次都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栾龙不甘心,见直接对两个人下不了手,就决定对其家人下手,总之是要把这口恶气出了,不然觉得自己以后在这条道儿上就没法混了。

    经调查,发现刘庆春背着他老婆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小三,刘庆春对小三比对他老婆还好。而方胜的女儿去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呆在家里还没工作,经常出去跟朋友玩,容易下手。

    于是栾龙就把目标锁定在了刘庆春的小三和方胜的女儿身上。将手下分成两组,盯了几天后,就分别下手,并一举成功,将两个女人绑到了郊区的一个库房。

    栾龙觉得要是暴打两个女人一顿一是太便宜刘庆春和方胜了,二是打女人他确实也有点狠不下心,所以就决定敲诈勒索。

    把两个女人扒了个精光后,拍了照片,在照片的背面写下:我是栾龙,她在我手上,想要活的,准备好一千万。

    栾龙敢自报家门,说明他没有把刘庆春和方胜放在眼里,他想明明白白的告诉两个人,他就是在报复,敢动他,就是没有好下场。

    刘庆春和方胜收到照片后大惊失色,赶忙聚到一起进行商议如何应对。商量的结果是不能报警,花钱免灾。

    两个人肯定是不愿意从兜里掏钱的,可是报警能有用吗,本来他们就是先对栾龙下手在先,栾龙又有薛飞这个靠山,报警也不会向着他们的,只能花钱解决问题。

    就在刘庆春和方胜筹集钱的时候,几十个警察突然冲进了关押刘庆春小三和方胜女儿的仓库,两个人成功得到了解救。

    栾龙对此感到很不解,他明明做的很隐蔽,一直没有主动露面,绑架的事情都是让手下做的,而且这些手下绝对可靠,警察怎么会知道呢?

    其实是薛家强的手下发现的,指使跟踪的人是薛飞。

    年前姚绪成几次跟踪都失败了,这件事又不好让公安局的其他人来做,很容易走路消息,薛飞就决定让薛家强的手下去做这件事,而且派出去的还不是一个人,是多个人进行跟踪,以免跟丢了。姚绪成是他们的负责人,有消息随时向姚绪成汇报。

    虽然栾龙在报复这件事上做的很隐蔽,但他两个最信任的手下范晓飚和邓大秋却参与了其中,这两个人也是跟踪的主要目标,就通过他们知道了绑架一事。汇报给姚绪成后,姚绪成认为事情非同小可,紧忙就告诉了薛飞。

    薛飞非常生气,他没想到栾龙的胆子这么干,居然开始绑架人了,如果不及时阻止,真收了钱,敲诈勒索罪可就成立了,于是就派人去进行了解救。

    “姐夫,你找我……”

    栾龙见到薛飞,开口话还没说完,薛飞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这一下非常用力,打的栾龙耳朵嗡嗡作响,半边脸当时就红了。

    “你打我干什么?”栾龙对薛飞怒目而视。

    “你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我告诉你栾龙,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别给我蹬鼻子上脸,你真以为我是你的裤衩,你放什么屁我都能给你兜着是吧?你要是作大发了,没有人能保得了你!”薛飞指着栾龙的鼻子愤怒道。

    “我也不想绑架人,可是刘庆春和方胜那两孙子欺人太甚,我被打成了什么样儿你是知道的,换成是你,你能咽得下这口气吗?”栾龙感觉很委屈,他觉得他之所以绑架是因为他先挨了欺负,否则他怎么可能去绑架呢。

    “你还有理了是吧?他们为什么打你,怎么没打别人呢?栾龙你最好收敛一点,这是我第一次警告你,也是最后一次,下次再有这种事,你别想再让我关照你。”薛飞扔下话,转身就走了。

    薛飞认为有必要借着这个机会敲打一下栾龙,不然这小子真的就要上房揭瓦,无法无天了。到时恐怕不等通过他去抓到毒贩子,他却先因为其他的违法犯罪先被抓了。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出现,必须得给他一个教训。

    栾龙摸了摸被打的脸,感觉很郁闷,不过他也不是不懂好歹,在他看来,薛飞能这么生气,能打他,说明还是真把他当小舅子看了,不然根本没必要这么做,所以他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敲诈勒索虽然没成功,但通过绑架,也算是给了刘庆春和方胜一个教训。为了达到震慑的作用,栾龙还特地让人给二人传话,说这次算他们走运,如果以后再敢乱打他的主意,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栾龙的绑架和警告还真是起了作用,之后刘庆春和方胜真就没敢再算计栾龙。

    “听说了吗,刘庆春和方胜派人打栾龙,结果遭到报复了。”

    一家会所的包间里,冰毒贩毒圈五大家中的另外两个,翟金玉翟三和徐子来正在谈论栾龙与刘庆春和方胜之间的事情。

    “都传开了,能没听说吗。”翟三深深地吸了口眼,冷笑着说道:“那两个货就是个傻叉,就算想动栾龙,也不能用那种方式啊,这个圈子就这些人,一打听就什么都知道了,哪瞒得住啊。再说了,就不能动栾龙,那小子背后站着的可是薛飞,而这个薛飞据说省里都有人罩着,谁惹得起?这次绑架栾龙没要成赎金,我估计是薛飞怕把事弄大了,不然那两个货肯定得乖乖给钱。不过说真的,刘庆春那小三还真是不错,白,水灵,我要是栾龙,非他娘的干她一炮不可!”

    翟三一边说着刘庆春的小三,一边憧憬幻想着,然后大黄牙一呲,就露出了奸邪地笑。

    徐子来不赞同翟三的说法:“抛开刘庆春和方胜对栾龙下手的方式方法不说,我认为他们对付栾龙是没错的。”

    翟三听了徐子来的话,就盯着徐子来看了起来,想听听他的高论。

    “栾龙仗着薛飞的保护,又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货,生意做的是风生水起,我们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这你不能否认吧?如果不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任由他这么发展下去,以后在冰城,还有我们的饭吃吗?我们都得饿死。”

    “刘庆春和方胜给栾龙颜色了,结果呢?制止住栾龙发展了?”

    徐子来无言以对。

    “一条路走不通,就换一条路吗。”

    徐子来不服气:“你说的轻松,怎么换?难道去外地发展不成?”

    翟三无奈地笑了笑,弹下烟灰,说道:“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啊?强攻不成,不会智取吗?”

    “怎么智取?”

    “合作,跟栾龙合作。”

    “合作?怎么合作?”徐子来不明白。

    “栾龙他再有靠山,货源再好,他也是刚干这一行,跟咱们比他还是个雏儿,嫩着呢。我们跟他合作,让他给咱们供货,等摸清他的货源以后,再一脚把他踹开,到时冰城的市场不还是我们的吗。”翟三解释道。

    “你说踹开就踹开?你就不怕栾龙让薛飞抓咱们?”

    “我听说省长曲海波跟薛飞不对付,当年薛飞想娶曲海波的女儿,曲海波死活都不同意,为此还差一点和女儿断绝关系,可想而知曲海波跟薛飞的矛盾得有多深。你说要是曲海波知道薛飞包庇栾龙贩毒,薛飞这局长还干得成吗?”

    “我明白了,那这件事带他们三个吗?”

    “必须得带啊,五大家集体认栾龙当大哥,栾龙多有面子啊。”翟三笑着说道。

    本部来自看書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