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野心家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今年过年,薛家人还是在云海过的,不过薛飞没有一直呆在云海,他只呆到初二,就跟何苗带着孩子去了京天。

    没有何苗陪着的何清毅并不孤单,因为他现在不再是孤家寡人了,而重新有了感情生活的他,精神状态跟过去比好像也不一样了,用何苗的话说,至少年轻了五岁。

    欧阳若兰在何清毅的家里很随意,对每个房间的情况也很熟悉,完全就像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一样,薛飞觉得这至少说明两点,一是跟何清毅的关系已经到达了一定程度,二是平时肯定没少来。

    做饭的时候,厨房里只有薛飞和欧阳若兰两个人,薛飞便趁着这个难得机会说道:“看你们俩相处的还不错呀。”

    欧阳若兰笑着说道:“还行吧,挺好的。”

    “说实话,你们俩在一起是你跟他表白的吧?”每个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薛飞也不例外。

    “怎么可能,是他跟我表白的好吧,你看我像那种会主动和男人表白的人吗。”

    “可我觉得他不像是那种会说甜言蜜语的人啊。”

    在薛飞看来,何清毅虽然不是那种喜欢对别人居高临下的人,但骨子里也是一个清高的人,致使看他的外表,会给人一种不是很好接触的感觉。另外何清毅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无法想象他向女孩表白会是一种怎样的画面。

    “人都是有另一面的,只是他的另一面不会轻易表露给外人而已。”欧阳若兰往厨房外瞟了一眼,小声说道:“其实他骨子里是一个很浪漫的人,不仅偶尔会制造惊喜给我送玫瑰花,还给我写过情诗呢。”

    情诗?薛飞眼睛瞪的多老大,他简直难以置信。

    “你跟家里说你们俩的事儿了吗?”

    “还没呢。”欧阳若兰的眉眼之间有一抹忧色。

    “怎么了?怕家里不同意?”

    欧阳若兰点了点头:“据说他和家里过去有过矛盾,积怨还挺深的。”

    何清毅跟欧阳家庭有矛盾?薛飞很吃惊,没想到他们之间也是认识的。

    “你跟他谈过吗?”

    欧阳若兰摇头:“没有。他也知道我的背景,但我们俩在这个问题上,一直是不去触碰的。”

    “他明知道你的身份还愿意跟你在一起,说明他是真喜欢你,同时也不在意过去和家里的恩怨。而且我觉得你也不用太担心家里面,你的情况和之前锦绣是不一样的,你完全可以为自己的幸福做主,只要认准了,就要坚持下去,家里同意与否那都是次要的。我和锦绣的情况比你们俩可严峻多了,我们都在一起了,你们两个单身,有什么好顾虑的。”薛飞劝慰道。

    “说的也是,想多了都是庸人自扰。”欧阳若兰释然地笑了笑。

    “如果你实在不好跟家里开口的话,我可以帮你说。”

    “谢谢。不过暂时不用,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还不算长,以后能不能在一起还得相处相处才能知道。”

    “好吧,反正我是很看好你们俩的,现在不是也流行老少配嘛。”

    吃完饭,何清毅看了薛飞一眼,薛飞就跟着何清毅上楼去了。

    进了书房,何清毅走进写字台坐了下来。薛飞拿起茶壶想要倒水,发现没水了,就走到饮水机前接了一壶开水。

    倒了两杯,一杯放在了何清毅面前,一杯自己拿起来,吹了吹,小小地喝了一口。

    何清毅没有动,他开口问道:“曲海波现在应该是春风得意吧?”

    薛飞放下杯子笑着说道:“可以这么说吧。他虽然是二把手,可他是从林江土生土长的。欧阳信盛一个外地人,在林江人生地不熟,即便背后有大家族,在面对曲海波这样的本土势力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现在的林江省委常委会,基本快要被曲海波架空了。欧阳信盛是孤家寡人一个,谢长顺、赵大海、孟德胜是坚决不与曲海波为伍的。剩下的八个常委,除了卢岚与何圣明态度不明之外,其他六个全都站在了曲海波一边,加上曲海波正好是七个人,刚好占据了常委会的一多半。

    薛飞听谢长顺等人说,每次开常委会的时候,欧阳信盛提出的事情要是曲海波认可的,会非常顺利的通过。要是曲海波不认可的,基本是通不过的。而欧阳信盛一点一把手的态度都没有,完全是一副案上鱼肉,任由曲海波宰割的架势。

    “曲海波在林江呼风唤雨,对你应该有影响吧?”何清毅听了薛飞的话,丝毫不感到惊讶,因为这是他意料之中的。

    在何清毅的眼里,曲海波是一个能力水平都一般,但野心却很大的人。不过必须要承认的是,他具有一定的政/治手腕,这一点从他差一点退二线,到现在一跃成为了省长就可见一斑。

    野心家最可怕的不是他的野心有多大,而是很多时候他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当初曲海波为了达到个人升迁之目的,逼迫曲媛媛和薛飞分手,让曲媛媛跟叶良辰在一起,就是典型野心家的做事风格。为了一己私利,连自己女儿的幸福都可以当做筹码,要是对待起别人来,也就可想而知了。

    “现在还没有影响,他一个省长,也不好直接干涉一个市公安局的工作。而且毕竟我上面有谢叔和赵叔他们,真有事他们会助我一臂之力。但要从长远来看,肯定是会有影响的。我现在在盯着龙城集团,这个公司水很深,问题不少,老板窦肖龙和曲海波走的又很近,如果有一天真要是动窦肖龙,我担心曲海波会从中作梗。”

    在娱乐王国二次被查的时候,曲海波在省委常委会上为其发声过,而曲媛媛结婚,窦肖龙又专程跑到了京天去参加,据说还随了一份大礼,足可见两个人的关系。

    此外,因为当年和曲媛媛的事情,曲海波对薛飞一直心存芥蒂。现在曲海波得了势,和窦肖龙走的又近,如果有一天查办龙城集团,曲海波会站在哪一边是显而易见的,而这也是薛飞最为担心的事情。

    “外界对你的评价褒贬不一,但不管怎么样,你已经到了今天这个位置,我相信你是不想原地踏步,或就此结束政/治生涯吧?”何清毅看着薛飞说道。

    “当然。从我选择了这一条路开始,我就没想过要停下来。至于能走多远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会一直走下去。”薛飞说的斩钉截铁。

    何清毅拿起茶杯喝了口水,眉头微皱,随即他就把杯子里剩的水给倒掉了,看着薛飞问道:“都失去了茶应有的味道了,你还喝它干吗?还不如直接喝白水。”

    何清毅把杯子递给薛飞,示意给他接杯白水。

    薛飞觉得味道还可以,就是味道淡了一点而已。

    到饮水机前接了一杯白水放到何清毅的面前,何清毅看着水,意味深长地说道:“喝茶就应该喝它本来的味道,如果失去了这种味道,就要果断的倒掉。不要等到发霉发臭,到时恶心的只能是自己。有些事情也一样,不怕想不到,就怕想到了不能防微杜渐。”

    薛飞脑子转了转,然后点了点头。

    “欧阳家现在还不知道我和若兰的事情吧?”何清毅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多少有点烫,他又把杯子放下了。

    “还不知道,我问若兰,她说还没想好怎么跟家里说。另外她还说您好像和他们家有矛盾。”薛飞对于何清毅与欧阳家族之间的矛盾还是很感兴趣的,在何清毅面前说出来,就是希望能够何清毅告诉他矛盾到底是什么。

    可是何清毅似乎并没有想要说的意思:“你怎么看我和若兰的事情?”

    “我是支持的,何苗也是支持的。能够得到一份值得付出和珍惜的感情不容易,有困难可以想办法解决,有人反对可以置之不理,总之就是不能轻易放手。”薛飞表态道。

    “我跟若兰在一起,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吧?”何清毅盯着薛飞的眼睛问道。

    薛飞一愣,然后赶忙说道:“不会不会,对我不会有任何影响。”

    何清毅的言外之意薛飞怎么可能不懂,这不禁让薛飞有些紧张。

    但何清毅似乎并没有想要揭破什么,而是说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越是事业有成,心里越是应该有根,这个根就是家,就是老婆孩子。不怕在外面五光十色,就怕心里没有这个家。女人这种动物其实很简单,当她不面对感情的时候她可能看上去不是那么好对付,一旦遇到感情,她们真的很脆弱,甚至是不堪一击。所以男人不能轻易骗女人,因为女人真的很可怜。如果骗了,那就骗她一辈子,永远不要让她在编织的幸福醒过来。”

    薛飞听了何清毅的话低头不语。

    过来这几天,薛飞在京天没闲着,除了跟何苗陪何清毅之外,他还和程前潘齐聚了聚,和欧阳家族的人一起吃了顿饭,还陪了陪欧阳锦绣和孩子。

    在临回冰城的前一天晚上,薛飞还和姜山见了一面。

    如今的姜山是京天市委常委、副市长,分管科级、经济和信息化、环保、国有资产监督管理,以及能源方面工作。

    “我们可是好久都没见面了。”姜山笑着说道。

    “是啊,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离的远了,各自又忙,想见面就不容易。”薛飞感慨道。

    薛飞本来没想要和姜山见面,只是发过年祝福信息的时候,两个个人你一回一条,我回一条,聊着聊着,姜山得知薛飞在京天,于是就提出要见一面。薛飞一想好久没见了,见一面也好,就同意了,并主动安排了在了华族集团旗下的华族会所见面。

    “你在冰城干的可是很不错啊,打黑除恶,成绩斐然,我一直都是有关注的。”

    “你也不差,都市委常委了,接下来就该是外放了吧。我看你要是出去,至少也得是省委副书记起步。”

    “哈哈,行啦,咱们俩就别相互夸了。”姜山摆了摆手说道:“说真的,当初在七河,跟你可是没好够,结果你就被调走了。真希望有机会咱们俩能够搭班子再干一次啊。”

    “一切皆有可能。”

    蓦然,姜山问道:“你觉得孟秘书长还有步吗?”

    薛飞摇头道:“应该是没了。年龄在那摆着呢,马上就快六十岁的人了。”

    不光是孟德胜,谢长顺和赵大海也一样,他们往上升的可能性,目前来看都只停留在理论上。从常规判断,最多再干个两到三年,最少那就不好说了,随时可能退二线。

    想想也是,薛飞当刚上公务员的时候,他们正是意气风发,前途大好的时候。如今薛飞从政都已经快十二年,干到正厅级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不老呢。

    岁月无情,唯有唏嘘。

    “你和孟叔平时联系的还挺多的吧?”薛飞问道。

    “还可以。当时在七河,因为你的关系,孟秘书长对我还是非常关照的,这一点我一直铭记于心。也一直想找时间和他见一面,无奈他忙,我也没有时间。希望今年能抽出时间去一趟冰城。”姜山叹气道。

    “那我就提前代表冰城一千万老百姓,对你表示热烈欢迎。”

    “哈哈,光热烈欢迎可不行,我过去你得以最高规格招待才行。”

    “这还用说吗,必须的。”

    第二天回冰城的时候,在机场碰到了凌梓玥。

    凌梓玥见到薛飞何苗一家三口,主动上前打招呼,薛飞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笑着应对,然后给凌梓玥使眼色,示意她差不多就得了,可凌梓玥却视而不见。

    凌梓玥对何苗说道:“你肯定不认识我,我叫凌梓玥,当初薛局长在天泽县当书记的时候,我是县长,我们一起搭班子做过同事。后来薛局长就去了公安局工作,我则去了团市委。我和薛局长是同事加朋友的关系,是吧薛局长?”

    薛飞挤出一丝笑容,没有说什么。

    凌梓玥还说她住在南宫府,何苗很惊讶,说他们也住在那儿。再往下说,又发现是邻居,何苗就更惊讶了,而凌梓玥则是表现的意外,薛飞在一旁背过身直皱眉,对于凌梓玥浮夸的演技感到无语。

    凌梓玥说既然是邻居,她和薛飞又是朋友,以后一定要多亲多近。何苗见凌梓玥快人快语,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本部来自看書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