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同行是冤家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和栾龙进行交易的贩毒团伙来自外地,究竟来自哪里不知道,但他们已经被冰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盯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他们隔三差五的就到冰城来进货,每一次的量都很大,每一次也都是这两个人,可始终没有人赃俱获的抓到过,因为他们特别狡猾,交易成功后,会换不同的车,多次倒手,最终逃离警方的视线。

    冰城方面供货的则更加狡猾,每次都变换交易地点、交易的方式,以及交易的人选,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始终搞不清楚供货的到底是谁。要不是认识和栾龙交易的两个人,冰城警方根本想不到他们会跑到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来进去交易。

    不过冰城警方推测,在冰城一定隐藏着一个特大制毒贩毒团伙。

    当姚绪成把栾龙被抓的事情告诉给薛飞后,薛飞有些犹豫。

    如果就这么把人给放了,实在有点可惜,毕竟是50斤的冰毒,这不是小数目。如果不放,似乎也没有十足的把握通过栾龙他们三个知道他们背后的团伙元凶。贩毒的人一个个粘上毛比猴儿都精,要是派出去的人迟迟不回来,肯定就知道是出事了,一定会隐藏起来的。

    另外,栾龙先是被人设计陷害,后又帮人运送交易毒品,实在是蹊跷。栾龙可不是傻子,薛飞不相信他被成欢玩了一次,还会再被玩一次。而且无论是成欢,还是成欢的上家翟三,他们都只在冰城贩毒,不向外卖。所以设计陷害栾龙的可能是成欢,让栾龙运送交易毒品的一定不是成欢。

    那会是谁呢?

    薛飞想了有足足十分钟的时间,最后说道:“放人。”

    放长线才能钓大鱼,不能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因为最终的目的是要将两个团伙彻底一网打尽,抓栾龙这样的小虾米根本无济于事,还会打草惊蛇。

    薛飞很清楚,现在在很多贩毒的人眼里,他就是栾龙的保护伞。既然把他定义成了保护伞,那他就要当一个质量合格的保护伞,自己的手下抓了自己的小舅子,要是不徇私枉法像话吗?放人,必须放人。

    “买面粉就买面粉,不要搞的像毒品交易一样,然后让人误会知道吗。”将丰田越野车的后备箱一关,带头的警察说道:“行啦,放开他们吧,误会,撤吧撤吧。”

    两个毒贩子以为这次在劫难逃了,没想到竟然会绝处逢生,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栾龙对此没有太大反应,他知道是薛飞起的作用,心里对薛飞十分的感激,觉得这个姐夫对他还真是不错,看来找个时间得和薛飞近一步沟通沟通感情,顺便向薛飞再表示表示。薛飞这么帮他,他要是挣了钱全都独吞了,就太不懂事儿了。

    回冰城的路上,栾龙接到了长头发男人的电话,让他把车送回物流中心,车门卜永锁,钱放在车厢里就行,然后回家等消息,到时会再联系他的。

    薛飞说是放人,其实是放了以后进行跟踪,想看看栾龙和那两个人交易成功之后会去跟谁见面。

    结果像以往的每次一样,在跟踪那两个人的时候,很快就被他们的移花接木给欺骗了,导致跟踪失败。

    栾龙这边还是由姚绪成亲自跟踪。最初的时候栾龙可以说是尽在姚绪成的掌控之中,可是最近的两次,姚绪成连连失手,明明栾龙就在酒吧里,出去以后就神秘的消失了。也正是这两次跟踪失败,才发生的栾龙带毒品回家被抓,以及到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交易毒品的事情。

    从常理判断,应该是被栾龙发现了。可是以姚绪成的经验和观察来看,栾龙并没有发现他,这就有点奇怪了。

    再一再二不再三,这一次,姚绪成提高了十二分警惕,他绝不会让栾龙再从他的视线中消失。

    零点的钟声一过,旧的一年已经远去,新的一年已经到来。虽然不是农历新年,只是元旦,但一些人为了辞旧迎新,买了很多鞭炮礼花,到了凌晨两三点钟,依旧能听到依稀的鞭炮声,看到不知是从哪里升起的礼花。

    此时栾龙刚刚从楼下的棋牌室打完麻将回到租来的房子,哈欠连天的他进屋连灯都没开,脱了鞋,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手机响了,第一遍栾龙没有听到,第二遍再响的时候,栾龙被吵醒了。

    睡的正香被吵醒了,栾龙很恼火,也没看是谁打来的,闭着眼睛就接听了电话,语气很冲:“谁呀?这个时间打什么电话,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马上去兴隆商场的地下车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喂……喂……”

    栾龙把手机塞到枕头下后,过了十几秒钟,他下子坐了起来,拿出手机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刚刚打来的电话,他就紧忙下了床,到门口穿上鞋就出去了。

    跟踪是一件最辛苦,最耗费心神的活儿,它需要长时间高度集中精力,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走神,否则就容易把人跟丢。

    栾龙在一楼棋牌室打麻将的时候,姚绪成在外面的车上一直紧紧地盯着棋牌室,生怕一个不留神栾龙就走了。

    一个小时前,看到栾龙打着哈欠上楼去了,姚绪成判断,今晚栾龙应该是不会出去了,伸了个懒腰,闭眼就睡了。

    多年的工作早就将姚绪成锻炼成了一个一心可以二用,睡觉时也保持着警惕的神人。说是神人,其实就是神经的一种本能反应,他的耳朵要比平常人敏感发达的多,在他睡觉的时候,就相当于是在站岗放哨,稍微有一点动静,他都能听得到。所以当栾龙推开单元楼的门出来的时候,姚绪成几乎在同一时间就睁开了眼睛。

    看了眼时间,凌晨四点十分,天还没亮呢,栾龙出来干吗?

    栾龙快步走出小区,上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姚绪成紧随其后。

    到了兴隆商场地下车库的门口,栾龙交钱下了车,步行进入了地下车库。姚绪成没有下车,他是开车进去的。

    来到车库,姚绪成不敢跟的太近,怕被栾龙发现。另外他之前来过这个车库,知道只有一个出入口,他就把车停在了一个靠近门口的地方,方便随时可以离开车库。

    下了车,姚绪成靠在后备箱上,拿出一根烟,一边点一边盯着栾龙。只见栾龙身子一闪,就被一辆高大的房车给挡住了,姚绪成担心有猫腻,就快步走了过去。

    还不等靠近房车,忽然,就见五六辆未挂牌照的黑色奥迪A6开了过来,姚绪成靠边让过后,继续往房车那儿走,可是没走几步,他就发觉不对头,于是转身就往车库的门口跑。

    上了车,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地下车库。来到地面上以后,他有点傻眼,虽然知道栾龙一定在其中的一辆车上,可究竟是哪一辆他不知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车在眼前消失。

    “妈的!”姚绪成非常恼火的砸了下方向盘。

    长头发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见姚绪成没有跟上来,就拍了拍躺在他腿上的栾龙说道:“起来吧。”

    栾龙坐起身回头看了看,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跟踪,看来以后做事得再小心一点才行。

    戴上黑布袋子,虽然不知道去的地方究竟是哪里,可是当拿掉黑布袋子以后,发现还是老地方。

    山羊胡扔给栾龙一根球杆儿,随即两个人打了起来。一共打了三局,栾龙全都输了。

    栾龙三连败不是因为他的球技差,而是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打球上。把球杆儿往台球桌上一扔,栾龙问道:“这下咱们可以合作了吧?”

    山羊胡靠着台球桌,用一块干净的布一边擦拭他心爱的球杆儿,一边说道:“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我给你供货,你自己去销。一个是替我做事,就像前两天一样,替我送货收钱,我每次给你当次货品总价的百分之十。”

    将球杆儿放进盒子里,山羊胡接着说道:“我建议你选择后者。你自己去销一是不容易,二是危险系数高。给我做事,挣的不比你自己干挣的少,还没有那么危险,我认为是非常适合你的。”

    栾龙是一门心思想要自己干的,可是听了山羊胡的话,他多少有些动摇。

    一番权衡过后,栾龙说道:“我还是想自己干。”

    栾龙也知道给山羊胡送货收钱要比他自己去找销路要容易的多,但他并不认为给山羊胡做事要比他自己干更安全。

    法律规定,贩毒冰毒50克就可以判处死刑,山羊胡走一次货就是50斤,也就是说可以判500次死刑。他只有一条命,即便有薛飞关照,他也不愿意每次都冒着必死的风险去挣钱。而要是自己干,他可以发展下线,让下线去分担他的危险,所以他觉得还是自己干更划算。

    山羊胡对于栾龙的决定心里有点失望,但他没有表露出来,他的那张脸就好像一块钢板,永远不会有另外一个表情似的。

    看了长头发男人一样,长头发男人就出去了。时间不长,拎着一个箱子又回来了。放在台球桌上,把箱子打开,里面全都是一袋袋的冰毒。

    “这一箱是5千克,我平常往出走货都是300一克,但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我就给你算200一克,并且可以卖完之后再给钱。不过只限这一次,下次再拿货,就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山羊胡说道。

    “没问题。”栾龙怕山羊胡再骗他,往里面掺假,就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确认没问题后,山羊胡就指派一个手下把他带走了。

    门一关,长头发男人一脸担心道:“海哥,这事儿我还看是告诉龙哥吧,他那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了,我怕他会生气啊。”

    印明海斜眼一瞪,把长头发男人吓的赶忙把头低了下去:“干好你该干的事,我自有分寸,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

    说完,印明海摸了摸他的山羊胡,想到有一件事他还没办呢,起身就走了。

    栾龙之前给成欢干,虽然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可是却因此认识了不少人,搭建了很多人脉关系,这对于想要单干的他来说,无疑都会起着积极的作用。

    由于进价低,品质好,三天时间,栾龙就以一克600的价格,很快就销出去了一半。

    货好安全价格又公道,栾龙单干的消息很快就在冰城吸毒的圈子里传开了,很多人主动联系栾龙要货。下边的一些县城,以及周边的一些城市也都纷纷通过各种关系联系栾龙要货,栾龙一下子成了香饽饽,进货量也随之变大了起来,赚得是盆满钵满。

    同行是冤家,别的行如此,贩毒这行也不例外。原来是五大家瓜分冰城市场,现在突然杀出来个栾龙,有些人就坐不住了,其中的代表人物是五大家中的刘庆春和方胜。

    他们两个为抢市场,这些年在冰城没少明争暗斗,可是斗了这么多年,谁都吃不了谁,最后只能各干各的,共同发展,平时也没什么交集。但这回栾龙的崛起,让他们站到了一起,两个人决定要联手遏制栾龙。要是任由栾龙发展下去,栾龙仗着有薛飞做靠山,只怕早晚有一天会让占领整个冰城市场,到时谁都活不了。

    一开始他们想从货源下手,断了栾龙的货源,这样栾龙就折腾不起来了。可是经过多方打探,竟然没有查到是谁给栾龙供货,这让他们大吃一惊。

    货源断不了,他们就从客源下手,就散播谣言,说栾龙的货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有人吸了以后竟然当场死亡。谣言传出去以后,就像是一颗石子扔进了大海里,“咚”的一声掉进去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响了。

    见货源客源全都断不了,刘庆春和方胜真急了,两个人一商量,决定给栾龙点颜色看看。

    一月的最后一天是栾龙的生日,这一天他不仅卖出去一大批货,栾凤又回到了冰城,栾龙非常高兴,就在一个星级酒店安排了一桌饭,请栾凤和薛飞一起和他过生日。

    当天是林江省人大常委会议闭幕的日子,会议决定任命景春玲为林江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景春玲特意邀请了薛飞一起吃饭庆祝,薛飞就没有去给栾龙过生日。

    薛飞没能去,栾龙有点遗憾,因为他本想借着栾凤在的这个机会和薛飞亲近亲近。

    姐俩吃饭的时候,栾凤苦口婆心地说了很多话,希望栾龙一定要走正路,如果没有钱可以跟她吱声,但绝不能干违法犯罪的事情。栾龙一个劲儿的点头答应,还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不会。

    吃完饭从酒店里出来,姐俩正说着要不要去趟超市买点东西的时候,突然跑过来几个人,个个拿着棒子,栾龙一见就知道是冲他来的,推开栾凤撒腿就跑,可惜没能跑了,因为路滑还摔了一跤,结果被团团围住一通暴揍。

    栾凤都吓傻了,好半天才缓过神儿来,她拿出手机假装报警,才把几个行凶者吓跑。

    栾龙伤的很严重,头上脸上到处是血,而且已经不省人事了。急救车在拉往医院抢救的路上,栾凤哭着给薛飞打了电话,薛飞赶忙就从饭店赶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薛飞问怎么回事,栾凤也不清楚,就把她看到的全都告诉了薛飞,薛飞听了心里一沉,猜想肯定是和贩毒的事情有关。薛飞也不能跟栾凤说,只能安慰栾凤不用太担心了,栾龙肯定不会有事的。

    经过检查,栾龙确实没有生命危险,但身体多个部位骨折。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