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政局变更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十一过后,林江政坛再次成为了全国瞩目的焦点。品书网

    京天方面正式对外宣布,何清毅任中组部部长,不再担任林江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转天,京天方面又宣布了关于林江省的四项决定。欧阳信盛任林江省委书记;提名曲海波为省长候选人;谢长顺任林江省委副书记兼冰城市委书记;副省长陈年任林江省委常委。

    林江的人事变动,之所以能成为热议的话题,是因为走了一个年轻的省委书记,又来了一个年轻的省委书记。但在林江省内,所有人讨论的焦点却和省外不尽相同,主要是惊讶于何清毅干了两年就走了,都以为至少得干个三四年。至于欧阳信盛升任省委书记,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因为当初把欧阳信盛调到林江来,就看出了他是何清毅的继任者。

    这次的人事变动,从职位上来看,最高兴的人应该是欧阳信盛,成为了封疆大吏,一省的一把手,再也不用受制于人,可以充分的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了。但其实最高兴的人是曲海波,从当年一个险些退居二线的副省长,如今摇身一变成了林江省的第二号人物,换成是谁也不可能不欢欣鼓舞。

    当然,曲海波能如愿再升一步,是离不开孙越在京天的大力支持的。此次到林江来宣布京天决定的,也正是孙越。

    “老曲,咱们哥俩你还用得着扯这个吗?”钻石豪门酒店的包间里,孙越打开曲海波递过来的盒子一看,两眼烁烁放光。

    “你可别多想啊,我这是送老同学老哥们的,可不是送给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跟我坐在一起,你要认为你是领导,那你可就赶紧还给我吧,我可从来不受贿。”曲海波一本正经的声明道。

    孙越呵呵一笑,把盖子一盖,说道:“得,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收了。”

    孙越拿起酒杯与曲海波碰了一下,喝了一小口后,细细的品了品,说道:“这回当了省长就好好干吧,如果干好了,没准还能干一任省委书记呢。”

    曲海波笑着摆了摆手:“说真的,那我可没想过,能当上省长就不错了,毕竟年龄在这儿摆着呢,我已经不奢望了,这就很满意了。”

    孙越听了曲海波的话一声叹息,一时间情绪有些低沉。

    孙越盯着中组部正部长的位子已经很久了,虽然中组部一把手历来就没有副部长转正的先例,但孙越却想成为开天辟地第一个,他也为此一直在努力,可惜最后还是不能如愿。

    他之所以叹息,是因为他的年龄还要比曲海波大一岁,这次不能扶正,接下来恐怕就要退居二线去养老了。

    人就是这样,如果从来没有得到过,自然也就不会有所谓的失去。但对于从政者,尤其是在顶峰之上呆过的人来说,一旦有一天下来了,那种心理落差,是没有谁能够从容面对的。孙越还没有退居二线,如今就已经开始患得患失了,可见权利这东西是有多么大的魅力。

    曲海波了解孙越,知道他为何会如此,便转移话题说道:“欧阳信盛到林江任职以来,一直很低调,摸不准他是个什么脾气,也看不出他这个人的做事风格,所以一直以来我也就没敢跟他走近。你对他有多少了解?”

    孙越摇头道:“我只知道欧阳家族在京天的势力很大,但是跟这个家族里的人没有任何来往交集。其实你没什么好担心的,你是本地派,强龙不压地头蛇,欧阳信盛才来几天啊,虽然他是一把手,可是只要你会干,照样可以牵着他的鼻子走。”

    曲海波点了点头,孙越的话和他心里想的差不多。曲海波的想法是,他愿意跟欧阳信盛相处,毕竟欧阳信盛是一把手,他作为二把手,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可是如果欧阳信盛在一些事情上妨碍到了他的利益,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曲海波承认,何清毅在的时候,他只能虚张声势,不敢真的和何清毅扳手腕,因为他知道他不是何清毅的对手。而欧阳信盛再是大家族出身的人又能怎样?这里是林江,是他曲海波的地盘,不是首都京天,他就不信那欧阳家族的手还能伸到林江来。就算能,只要触碰了他的利益,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斩断。

    另外,省委常委中的那些曾经站在何清毅一边的人,如今何清毅走了,需要重新站队了,曲海波相信他们应该知道站在哪一边对他们才是最有利的。

    如曲海波所料,作为之前何清毅作为坚定的两个支持者,宣传部长胡建设和省工会主席娄晓生转天一起请他吃了顿饭,这意味着两个人已经决定跟着他混了。

    不过对于企图想要控制省委常委的曲海波来说,他们两个站过来还远远不够,他还需要更多的拥趸。而在剩下的常委当中,拉拢谁,不拉拢谁,曲海波做了精心的分析。

    首先欧阳信盛、谢长顺、赵大海、孟德胜这四个人是肯定不能拉拢的,即便拉拢,也不可能站到他这边来。

    必须要拉拢的是纪委书记卢岚、常务副省长康泰,和刚入常的副省长陈年。卢岚和康泰两个人在何清毅时代就左右摇摆,从来就不是谁的坚定支持者,现在林江改朝换代了,他必须要让这两个人做一个选择,而且必须选择他。要说最有信心拉拢过来的一个人,那就是陈年了,因为他和陈年的关系一直就不错,虽然没有深交,但彼此欣赏,所以他只需表明当下常委的格局,陈年就一定会站到他这一边。

    至于省军区司令何圣明,他的定义是可拉拢,也可以不拉拢,毕竟是军方的人,还是南方人,感觉不是很好打交道。要是能拉拢过来自然好,要是不能,十三常委中他已经掌控了八席,少一个支持者也不会影响什么。

    欧阳信盛升任省委书记,薛飞自然是要表示祝贺的,不过薛飞没有请欧阳信盛到外面吃饭,而是去了欧阳信盛家里,亲自下厨做了一顿,欧阳信盛高兴的不得了,因为自从尝过了薛飞的厨艺以后,欧阳信盛就一直念念不忘。

    “四叔,恭喜您高升,希望在您的带领下,林江省能够更上一层楼,变得越来越好。”薛飞举起酒杯说道。

    “谢谢,我会努力的。”欧阳信盛与薛飞碰了下酒杯,另外一只手还攥了下拳头,像孩童般调皮似得给自己鼓劲,一下子就把薛飞给逗笑了。

    “四叔您太可爱了,可是一点也不像高高在上的省委书记啊。”

    “省委书记也是人嘛,在外面端着,在家里就没必要再那样了,多累啊。我还是喜欢真性情一点。”

    “您说的这一点我非常赞成。出了家门当官工作,关了家门享受生活,人是需要把工作和生活分开的,如果两者混在一起,到时很有可能工作也干好,日子也过不好,闹个两/团糟,那样反而更累心。”

    “英雄所见略同。来,再喝一个。”欧阳信盛也是非常赞同薛飞的观点。

    放下酒杯,薛飞微笑着说道:“我听说曲海波当了省长以后可是春风得意啊,过去常委中一些和他对立的人,也开始跟他走动了。曲海波还主动请常委中的一些人吃饭,明显是在拉拢搞圈子,不知道四叔对这件事怎么看啊。”

    欧阳信盛同样微笑道:“不看。工作是干出来的,不是搞圈子搞出来的。再说,上面三令五申,是坚决反对下面拉帮结派搞圈子的,跟上面对着干,只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啊。”

    其实欧阳信盛心里远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因为他当省委书记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按照当初的计划,欧阳信盛来到林江在省长任上干个三年五载,一方面累积政/治资历,一方面为欧阳家族在林江的商业布局,等着两者全都做的差不多了以后,到时再做打算,也就是欧阳信盛根本没想过要在短时间内当省委书记。

    这也是为什么欧阳信盛到林江以后,一直极其低调的原因。他上有何清毅,下有以曲海波为首的林江本土势力,他两边都不得罪,两边要是斗起来,有利益他就捡起来,没有利益他就躲到一边,以免被误伤。多好的事?

    可是随着曲海波突然被调走,这个现状就被打破了,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替何清毅任省委书记,要么继续当省长。如果继续当省长,到时来一个新书记,将会出现一种怎样的局面他根本没法预测。可要是当书记,他没有任何基础,常委里没有一个是他的人,被架空的几率将会非常高。

    两权相害取其轻,经过和欧阳家族的几大核心的商量后,两人认为还是应该当书记,不管本土派到时将如何兴风作浪,至少先掌握着一个权力的制高点,以便反击的时候也有资本。如果连一把手都不是,背后又没有支持者,那在常委当中就会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这绝对不是欧阳家族希望欧阳信盛在林江省所扮演的角色。

    当下,曲海波拉拢人一事,欧阳信盛可以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他一时又无计可施。他也不是不知道可以通过薛飞,和谢长顺、赵大海、孟德胜几个人建立关系,可是在他看来杯水车薪,根本不足以和曲海波为首的本土派对抗。所以他决定先是看以观察为主,走一步说一步。

    薛飞不知道欧阳信盛心里在想什么,因为在薛飞眼里,欧阳信盛就像何清毅一样,虽然他们是不同风格的人,但他们却都有一个特质,那就是深不可测。很难从他们的脸上,或者话语中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眼下林江政坛的最高层出现了重大变化,薛飞总觉得欧阳信盛不该像现在这样轻松,至少应该有所行动才行。是他甘愿被曲海波架空,只想做一个无事一身轻的一把手?还是在运筹帷幄,准备下一盘大棋呢?薛飞不得而知,只能拭目以待。

    但有一点薛飞是非常明确的,他想干的事,他一定要干成,谁要是挡他的路,谁就是他的敌人,他绝不会心慈手软,手下留情。

    本部来自看書惘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