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洞房花烛夜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晚上,程爵和薛慧来到了别墅,看了一眼后,程前就安排他们去了酒店吃饭。品 书 网 (   . V o Dt . c o M)

    吃完饭,因为孩子,程爵和薛慧就先走了,薛飞则被安排住在了酒店,程前还陪了他一会儿。

    两个人在闲聊时聊到了凌梓玥,薛飞不由得想起一件事:“前哥,凌梓玥家里有什么背景吗?”

    薛飞对这件事情一直很好奇,但他始终没有开口问过凌梓玥,不过他认为两件事足可以佐证凌梓玥的背景不一般。

    第一件,凌梓玥和程前也是通过相亲认识的,程前的父母始终秉承的一个观点,那就是要门当户对,所以他们能让程前去见凌梓玥,就说明凌梓玥的家世得到了他们认可。

    第二件,凌梓玥之前一直在京天上班,突然就去了天泽县,目的很明确,就是奔着薛飞去的。后来薛飞去了冰城市公安局工作,凌梓玥又被调到了共青团冰城市委,也是冲薛飞去的。能跨省调动工作,还能在林江省内随意调动工作,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

    “我就知道她妈叫韦君,是奇缘珠宝的董事长,至于她爸是谁我还真不知道,从来没听她说起过,她爸她妈好像是离婚了吧。”程前说道。

    “她去林江工作,是她妈给安排的?”薛飞近一步问道。

    奇缘珠宝薛飞是知道的,他买的结婚戒指就是奇缘珠宝的。难怪凌梓玥能买得起南宫府的别墅,原来她母亲是个大老板。

    “应该是吧,奇缘珠宝在国内首屈一指,做生意的哪有不认识当官的呀,所以我想她应该是通过她妈的关系去的林江吧。可是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去林江,而且一呆还就不回来了。难道林江她有熟人在林江?”程前很费解。

    “也许吧。”薛飞笑了笑说道。

    转天的婚礼热闹非凡,现场来了很多人,多数都有头有脸,不是从政的,就是经商的。

    四号即将要结婚的曲媛媛和任远也去了,薛飞和他们闲聊了几句,由于人太多了,认识曲媛媛和任远的又特别多,站在一起没说几句话两个人就被拉走了。临走的时候,曲媛媛冲薛飞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意思是回头电话联系。

    令薛飞没想到的是,欧阳信中和欧阳锦绣也去了。欧阳锦绣跟程前的家人打了个招呼,就跑到了薛飞的身边。

    “你们爷俩怎么来了?”薛飞很好奇。

    “前男友结婚,又盛情邀请,能不来吗。”欧阳锦绣打趣道。

    薛飞笑了:“你前男友马上就要举办结婚典礼了,你要想跟他复合的话还有一线机会。”

    欧阳锦绣叹气道:“晚了,都孩儿他娘了,前男友肯定看不上我了。”

    说完,欧阳锦绣忍不住也笑了出来:“我们家和程家的关系一直都还算不错,又都在京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邀请了能不来吗。”

    薛飞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然后趴在欧阳锦绣的耳边说道:“参加完婚礼我跟你走,我想儿子了。”

    欧阳锦绣嘟着嘴,一副不满的样子说道:“你就不想你儿子他娘吗?”

    薛飞无奈道:“想,怎么可能不想,每天都想。”

    欧阳锦绣指着自己的脸:“那你亲我一下。”

    薛飞皱起眉,左右看了看:“别闹,这么多人,让人看见多不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我没结婚就给你生儿子了,我都没觉得不好,你亲我一下就觉得不好了?这有不是冰城,谁认识你呀。”

    薛飞知道欧阳锦绣是在开玩笑,可是欧阳锦绣的话却是他最大的软肋,他没能娶欧阳锦绣,连个婚礼也没能给,心里总是觉得很愧疚。

    于是就快速在欧阳锦绣的脸蛋上亲了一下,欧阳锦绣这才心满意足。

    婚礼结束后,薛飞就和欧阳锦绣走了,二号三号两天,薛飞都在陪着欧阳锦绣和孩子。

    期间欧阳锦绣对于欧阳若兰恋爱的事情只字未提,薛飞就猜一定是欧阳若兰没有跟欧阳锦绣说,否则欧阳锦绣绝对不会不跟他说的。所以他也就没说,主要是因为欧阳若兰的男友是他岳父,这件事他总觉得有点别扭。

    不过对于帮欧阳家族做事一事,欧阳锦绣倒是主动提了起来:“家族的事情你尽力而为就好了,如果帮不了的,你就直接拒绝。要是不好意思拒绝,可以给我打电话,千万别难为自己,知道吗?”

    欧阳锦绣担心薛飞在面对她四叔的时候会为难,认为有必要跟薛飞说一下这个事情,她不希望帮家族做事成为薛飞的负担。

    薛飞点头道:“我知道,我会量力而行的,实在做不了的我也没有办法,我毕竟不是万能的。”

    薛飞相信欧阳信盛让他做事之前,一定也会考虑他是否能做到,如果是他做不到的,他觉得欧阳信盛是不会难为他的。毕竟他只是义务帮忙,又不是他帮了以后会得到多少好处。

    三号晚上的时候薛飞接到了曲媛媛的电话,曲媛媛想约薛飞出去见面,薛飞因为答应了欧阳锦绣留下来过夜,就拒绝了。结果令曲媛媛很不满,在电话里一通埋怨,说到最后还哭了,搞的薛飞心里还挺不舒服的。

    四号薛飞没有一早就去酒店,他觉得去早了也没用,他也不认识谁,举办婚礼得中午呢,就决定中午再去。

    回到何清毅的住处换了身衣服,大约十点左右的时候,他出发去了曲媛媛举报婚礼的酒店。

    随份子钱的时候碰到了程前和吴清芳两口子,三个人就找了个地方坐下聊起了天,一直到曲媛媛和任远来到酒店。

    曲媛媛因为不是京天人,所以她家过来参加婚礼的人不是很多,除了她爸妈,剩下的都是直系亲属,一共也就二十来个人。

    看到曲海波,不说句话显然不合适,就上前打了个招呼:“曲书记您好。”

    曲海波很诧异,心想薛飞怎么来了?虽然心里对薛飞厌恶至极,可是在这大喜的日子,他也不好表现出来,更不能把薛飞赶走,就笑着点了下头作为回应,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走的时候,曲海波还不忘回头冷笑着看了薛飞一眼。曲海波已经知道何清毅调到京天的事情了,他觉得没有了何清毅的庇护,看薛飞以后还怎么在冰城蹦跶。

    “薛局长你好啊。”

    薛飞转身一看是窦肖龙,就笑着说道:“窦总,你也来了。”

    窦肖龙伸手同薛飞握了握手,笑容满面:“我从远处一看这高大的背影,就知道肯定是薛局长,就赶紧跟薛局长过来打招呼。”

    “哈哈,窦总实在是太会说话了。云龙没来吗?”

    “没有,他有事。”

    薛飞和窦肖龙闲聊了几句,窦肖龙就被远处的曲海波勾手叫走了。

    薛飞看着窦肖龙的背影,没想到他居然会跑到京天来参加曲媛媛的婚礼,看来和曲海波的关系不一般啊。

    窦肖龙前脚刚走,随后薛飞的手机就响了,是一条信息,曲媛媛发来的:到舞台后边来找我。

    薛飞犹豫了一下,然后朝舞台走了过去。

    舞台后边有个房间,是新郎新娘换衣服化妆的专用房间,薛飞站在门口一看,见里面除了曲媛媛之外就是工作人员,任远不在,就走了进去。

    曲媛媛透过镜子看到薛飞进来了,看了眼时间,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我朋友谈点事,五分钟以后你们再进来。”

    工作人员听到曲媛媛的话就全都出去了。

    “昨晚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曲媛媛绷着脸质问道。

    “我有事走不开。再说结婚前一天你出来跟我见面也不合适啊。”曲媛媛本身就长得好看,穿婚纱的她就显得更加好看了,薛飞不禁盯着她的脸多看了几眼。

    曲媛媛注意到了薛飞的眼神,脸一变,笑着问道:“我好看吗?”

    薛飞点了点头,表示好看。

    曲媛媛噘嘴道:“好看有什么用,嫁的人又不是你。”

    薛飞回头看了一眼,提醒道:“你能不能别乱说话,这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吗,你就不怕任远听到啊。”

    曲媛媛不以为意道:“听到又怎么样,要不是你不能娶我,哪轮得到他娶我呀,他就偷着乐去吧。”

    “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出去了。”薛飞一秒钟都不想多呆了,他怕曲媛媛一会儿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来。

    “晚上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你一定要接,知道吗?”

    “干吗呀?”

    “到时你就知道了。”曲媛媛冲薛飞飞了个眼儿,薛飞紧忙转身就走了。

    举行婚礼的时候,司仪在舞台上问了很多问题,诸如你们爱对方吗,有多爱,打算结婚以后怎么相处等等。曲媛媛在回答的时候,没说一句话,都会看一眼台下的薛飞,看的薛飞混身不自在,只好起身去了远离舞台的地方,等到婚礼结束才回到桌前。

    吃完饭,薛飞本打算回何清毅那儿,但程前说什么都要拉着薛飞去他家投资的会所去做按摩,说薛飞来一次京天不容易,他们下次见面指不定什么时候呢,必须得抓紧一切时间沟通感情。

    程前这么说了,薛飞也不好说什么,就跟着一起去了,一直就呆到了晚上。

    程前是想让薛飞去他家住的,薛飞婉拒了他的好意,从会所出来就打车去了何清毅的住处,此时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了。

    薛飞其实一直在等曲媛媛的电话,见这个时间还没有给他打,又是结婚的日子,估计就不会打了。

    结果出租车还没开出去二百米远,他的手机就响了,正是曲媛媛打来的,接通后就听曲媛媛说道:“我给你发个地址,你现在就过来。”

    不等薛飞说话,曲媛媛那边就挂了电话,随后手机就收到了一条信息,是一个地址。

    薛飞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更不明白曲媛媛这是什么意思,打电话过去想问一下,结果曲媛媛关机了。

    犹豫再三,薛飞还是决定过去看看。

    曲媛媛给的地址是一个别墅小区,非常豪华,找到地址上的那栋别墅,薛飞就按响了门铃,很快门就开了,开门的是曲媛媛。

    曲媛媛穿的很清凉也很简单,上身吊带小背心,下身小热裤,都短的要命,背心在肚脐以上,热裤在只能勉强盖住屁股。

    “这是你家?”薛飞话音未落,就被曲媛媛给拽进了屋里。

    看到客厅里又是拉花又是气球喜字的,薛飞知道这是曲媛媛和任远的婚房,就没敢再往里走。

    “你叫我来干什么呀?”

    “上楼你就知道了。”曲媛媛拉薛飞,薛飞没有动。

    “你别闹了行不行,今天可是你结婚的日子,你要是有事你就赶紧说,没有我就走了。”薛飞要是知道和是曲媛媛的婚房,说什么他也不会过来的。洞房花烛夜的晚上,他跑过来算怎么回事啊。

    “我没有闹,我确实找你有事,但得上楼才能告诉你。”

    “任远呢?”

    “他在楼上呢。赶紧走吧,我还能吃了你是怎么着。”

    薛飞把曲媛媛的手拿开说道:“我自己会走,不用你拽我。”

    曲媛媛在前,薛飞在后,两个人就踩着楼梯来到了二楼。

    推开一个房间的门,曲媛媛笑吟吟的示意薛飞到门口来看一下。薛飞一头雾水,来到门口往里一看,见床上躺在任远,正在呼呼大睡。

    “他喝的已经不省人事了,保守的估计,至少明天九点以后才会醒。”关了灯,又把门带了上,然后曲媛媛一把将薛飞推靠在墙上。她一条腿勾住薛飞的大腿,伸手抬起薛飞的下巴,用诱/惑的眼神放电道:“今晚我要和你入洞房。”

    说完,曲媛媛踮起脚尖,一边亲吻薛飞的嘴巴,一边伸手解薛飞的裤腰带……

    那一瞬间薛飞还是理智的,他知道自己不该跟曲媛媛胡闹,这样是很容易出大事的。但是想到自己既然已经来了,任远又睡死了,要是辜负了如此良辰美景似乎有点可惜。

    于是他将错就错,抱起曲媛媛就朝卧室走了去……

    本文来自看書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