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副市长候选人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建设平安冰城并非是谢长顺的突发奇想,他早在去年过年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当时他还故意对薛飞卖关子,说年后市委市政府将作出一个重要决策,到时公安局将在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品书网 然而年后这件事就没有再被提及,似乎是不了了之了。

    其实并非如此,只是暂时搁置了下来,原因是谢长顺在与何清毅和赵大海等人聊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都认为年后提出建设平安冰城这个想法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何清毅和赵大海认为,想要建设平安冰城,彭长江是最大的障碍,薛飞虽然在公安局内部已经形成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并且几次与彭长江对抗都占据了上次,但终归不是一把手,很多事情还是会受到彭长江的制约。所以必须要将彭长江这个障碍铲除掉才行。

    如何铲除,谢长顺跟何清毅等人进行了一番商讨,并最终确定了多个方案。

    首先就是绝对不能让彭长江担任公安厅厅长,如果让他掌握更大的权利,到时将会更加如法控制。

    其次是尽量去掌握彭长江各种违法犯罪的证据,趁机将其拿下。其实在烂尾楼死尸案和单元吴可维相继被抓这些事上,都是有机会把彭长江拉下马的,可惜曲海波在后面保驾护航,最终都没能如愿以偿。

    再有就是这次的公安部下来人到冰城暗访,这是何清毅运作的,目的是通过京天方面的压力,最后让彭长江来承担后果。即便彭长江没有通风报信,何清毅和谢长顺等人也会给他安个罪名,把他的局长给撤了。而彭长江又正好泄密,这就更加给了办他的理由。

    如果这招还不行,那就只能等彭长江退休了。即使彭长江能升职,也肯定是要离开冰城,甚至是离开林江省的,届时把薛飞扶正,谢长顺就将完全的掌控冰城,从而也就可以真正建设平安冰城,实现打黑的愿望了。

    所以何清毅和谢长顺等人相当于是给彭长江支起了四张无形的大网,彭长江使劲浑身解数,在相继冲破了第一张和第二张网后,最终还是倒在了第三张网的下面。这也算的上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由于帮的很隐晦,薛飞并不知道这些,何清毅也不知道他知道,这就是何清毅与叶向辉做事的不同之处。

    彭长江提出辞职后,很快冰城市人大常委会便通过表决,免去彭长江冰城市公安局局长的职务。

    同时,与彭长江相关的人员或被逮捕,或被拘留审查。

    彭长江的问题显然不止失职和包庇黄赌毒这么简单,林江省纪委便决定对他进行双规。然而就在双规的前一天,彭长江跳楼自杀了,这个消息让所有人感到震惊。

    冰城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出现了空缺,谁都知道薛飞将接替这个位置。谢长顺正准备让市委先任命薛飞为公安局党委书记,然后再走人大的程序时,省里对于局长的人选问题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众所周知,前一段彭长江的事情成为了全国瞩目的焦点,可惜不是什么增光添彩的好事,是给冰城,乃至整个林江省抹黑的坏事。事后我们也得知,彭长江的问题非常严重,身为公安局长,竟然给黑社会充当保护伞,这就提醒我们,在新的公安局长人选上,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对于政/治觉悟不高的,自身约束力不强的,作为国家公职人员没有坚定信仰的,同时又没有丰富工作经验的,这样的人是坚决不能担任公安局长这么重要的职务的。”在省委常务会议上,曲海波突然说起了冰城市公安局长的人选问题。

    “冰城市公安局长的人选问题,似乎不在今天会议讨论的范围吧?另外谁当局长,应该是冰城市委的事情,拿到省委常委会上来讨论,不合适吧?”谢长顺听了曲海波的话很刺耳,他知道曲海波说的这一堆话就是在针对薛飞。

    “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组织部长安全看着谢长顺说道:“公安局长都是副市长兼任的,我们今天讨论的就是副市长人选问题,但说白了,主要还是看谁更适合当局长,这是核心问题,所以曲书记说公安局长的人选问题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那不知组织部准备推荐谁当副市长的候选人啊?”安全出来帮腔,谢长顺并不感到奇怪,因为曲海波分管组织部,另外两个私下走的也很近。

    “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边镇远同志。”安全看了谢长顺一眼,然后扫了一眼其他人说道:“边镇远同志今年四十八岁,年富力强,工作经验丰富,从参加工作一直到现在,始终在公安系统工作,不仅屡破大案要案,而且有当救火队员的经验。当年木佳市公安局长毕瑞文和彭长江的情况差不多,也是给黑社会充当保护伞,最终被双规,依法处理。而当时正值打击黑社会的最关键时期,边镇远同志临危受命,从白河市公安局长的任上空降木佳市,不仅一举打掉了黑社会犯罪组织,当年还获得了公安部的表彰,被评为了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眼下冰城正在建设平安冰城,而冰城的社会治安情况依旧不容乐观,所以组织部经过慎重认真的考察,认为边镇远同志非常适合担任冰城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

    “安部长对于边镇远同志的评价基本准确属实,我和边镇远同志是同事,对他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才。”赵大海夸完之后,随即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听说边镇远同志的女儿好像在和安部长的儿子谈恋爱吧?”

    赵大海此话一出,所有人全都看向了安全,看的安全浑身不自在,眉头微皱,面露窘色。

    安全刚要说话,赵大海紧接着又说道:“谈恋爱也不算什么,即便结婚了,我认为组织部推荐边镇远同志也是没问题的,举贤不避亲嘛,何况边镇远同志确实出色。但毕竟是冰城的公安局长,我想在这件事情上,谢书记是最有发言权的。应该听听他的意见,因为工作能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得能配合工作才行。实事求是的讲,彭长江也很有能力,去看看他的过往履历,成绩斐然,也获得过公安部的表彰和嘉奖,可是在冰城市公安局长的位置上他干的怎么样呢?是否和市委政政府的大政方针保持了一致呢?所以我想谢书记应该也有自己心目中的推荐人选吧。”

    赵大海微笑着看着谢长顺,谢长顺心领神会。

    “我确实有一个人选,就是现在冰城市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薛飞同志。”谢长顺当初把薛飞从天泽县调到冰城市公安局,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接替彭长江,如今终于等到把薛飞扶正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我对薛飞同志有一定的了解,当年我在安岭工作的时候,他在安岭下面的一个县当过旅游局的局长。”孟德胜接茬说道:“如果跟组织部推荐的边镇远同志比起来,薛飞同志从公安系统的工作经历这方面来说,确实要逊色一些,而且比较年轻。但我认为劣势也是优势,年轻就意味着敢想敢做,不会拘泥于条条框框。而且薛飞同志从参加工作到现在,历经多个岗位的磨练,工作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当下这个时期,犯罪分子已经远远不止是拿着刀棍上街打打杀杀了,犯罪的形式可以说是多种多样,如果薛飞同志能够担任公安局长,他多个岗位的工作经验,将会对他有非常大的帮助。而且任用年轻干部,也是中央政府大力推崇的,何况薛飞同志已经在公安局工作了一年半的时间,并且表现优异,我相信他是可以胜任局长一职的。所以支持薛飞同志成为副市长的候选人。”

    孟德胜的用意非常明显,他知道反对薛飞的人一定会拿薛飞年轻和工作经验不足说事。与其让别人说,不如他先说出来,以免被动。

    曲海波对孟德胜的话嗤之以鼻,他说道:“孟秘书长支持的理由未免有些过于牵强了吧?薛飞同志确实很优秀,还当选过全国百优县委书记,他的工作能力是得到过中组部肯定的,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隔行如隔山,他毕竟到公安局工作的时间短,想要当一把手,我看还应该再锻炼几年。另外年轻可不一定是优势,公安局办案子注重看重经验,如果办案子要是靠着年轻,意气用事的话,只怕办的案子都会变成冤假错案吧。我支持边镇远同志成为副市长的候选人。”

    何清毅知道曲海波有意针对薛飞,可他和薛飞的关系特殊,曲海波又知道他们的关系,他在这件事情上不好表态,就一直没吱声,在静观两方的交锋。

    但静观其变的远不止何清毅一个人,看到薛飞和边镇远各有支持者,其他人都不吭声,何清毅便说道:“其他人也都说说自己的观点看法,本来就是讨论,不说话怎么行呢。”

    何清毅看向欧阳信盛说道:“信盛同志,你认为谁更适合成为副市长的候选人呢?”

    欧阳信盛与何清毅进行了极为短暂的眼神对视后,欧阳信盛将眼睛转向其他地方说道:“听了安部长对于边镇远同志的介绍,我认为边镇远同志更适合成为副市长的候选人。”

    听了欧阳信盛的话,曲海波和安全虽然不知道欧阳信盛是出于什么目的支持边镇远的,但省长说话,显然很有分量,这让他们很高兴。

    谢长顺、赵大海、孟德胜就不高兴了,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朝欧阳信盛投去了敌视的眼神。

    “哦?为什么呀?”何清毅心里颇为惊讶。

    “公安局长这个位置不同于其他部门,我认为安排一个更有经验的同志来担任会更合适,因为经验意味着不容易犯错,而公安局恰恰就是一个不能轻易犯错的部门,它要是犯错,一定是大错,后果由谁来承担?”欧阳信盛解释道。

    “我不同意欧阳省长的看法。”常务副省长康泰说道:“我们总是喜欢把经验挂在嘴边,甚至有些迷信经验,我认为大可不必。什么叫经验?你干过你就有经验,不干永远都没有经验。现在中央政府大力推行干部年轻化,说实话,这一点我们林江省贯彻的并不是很好。譬如彭长江,放在别的地方,他早就该退二线了。可他五十九岁的时候还在局长的位置上坐着,如果他不出事,我看应该是要干到底的。我们都不喜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央政府想必也是这种想法。既然要干部年轻化,就要实打实的放权敢用,你不给机会,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长起来呀?远的不说,欧阳省长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如果不是中央政府对欧阳省长信任,敢于用人,以欧阳省长的年纪,能到今天这个位置吗?前怕狼后怕虎我是不行的,何况公安局还有党委嘛,有那么多有经验的人辅佐,我相信薛飞同志是没问题的。”

    康泰并非是何清毅一派的,跟薛飞也没有任何的私交,之所以支持薛飞,言辞又这么犀利,主要是因为他对欧阳信盛有意见。

    当初何清毅担任省长的时候,康泰就是常务副省长,而叶向辉落马,向明远退居二线以后,何清毅任省委书记,康泰觉得省长的位置十有八九是他的了,因为在林江省他完全没有竞争对手。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从外地空降过来一个,还如此年轻,这让他非常气愤。

    虽然跟欧阳信盛没有任何的个人恩怨,欧阳信盛到林江任职看似也是京天方面的决定,但在康泰的心里,他始终认为欧阳信盛抢了他的位置,是他的仇人。这使得他经常跟欧阳信盛经常唱反调,但欧阳信盛一般都选择冷处理,不与其争辩。

    宣传部长胡建设和省工会主席娄晓生全都支持薛飞,他们并不知道薛飞是何清毅的女婿,但他们都是何清毅一派的,看到谢长顺和赵大海等人都支持薛飞,他们自然也是要选择薛飞的。

    统战部长田香莉是曲海波一派的,她是支持边镇远的。

    纪委书记卢岚不属于任何一派,她觉得边镇远比薛飞更合适,所以她也支持边镇远。

    省军区司令何圣明也不属于任何一派,但他支持薛飞,原因是他是程爵父亲程青松的老部下,知道薛飞是程爵的小舅子,和薛飞在一张桌上还吃过饭,他肯定是支持薛飞的。

    “绝大多数同志都选择了薛飞同志,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薛飞将成为冰城市副市长候选人。”何清毅说道。

    看书網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