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彭长江的上进心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所有人都以为彭长江会因为单元和吴可维的相继被抓而落马,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彭长江在局长的位置上坐的稳如泰山,看不出任何可能被动的迹象。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彭长江平安无事,并非是因为单元和吴可维没有检举揭发他,一开始在接受公安局和检察院审问的时候,他们全都动交代了与彭长江的利益往来,可是后来不知为何,又突然翻供了,说他们之前说的都是假的,他们与彭长江没有任何的利益往来,给彭长江泼脏水只是想临死前拉个垫背的而已。

    薛飞通过多方打探,得知是曲海波把彭长江保了下来。彭长江的事情不是小事,曲海波能力保他,薛飞觉得有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不保可能就会牵扯到曲海波。

    进入十月,冰城法院先后对单元和吴可维进行了审判,他们一审分别被判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有期徒刑十五年,两人均服从判决,没有上诉。

    “彭长江居然会没事,看来他的后台挺硬啊。”赵日天并不知道彭长江的后台是谁,但他以为彭长江这次肯定栽了,没想到现实情况和他的判断正相反。

    “后台不硬,敢给黑社会充当保护伞吗。”薛飞对于这个结果早有预判,因为官场上的事往往就是如此,不到最后,你永远不会知道结果是怎样的。

    “如果真硬,就应该让他再升一格,而不是等着退休养老。”

    “也许他正在为再升一格而努力着。”

    “除非走人,否则林江可是没有他的位置了。算了,不说他了。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单元产业的事情吗?”

    “记得,你不是说想要弄到手吗,怎么一直没有动静啊?”薛飞一副忽然想起的样子说道。

    “咳,别提了,我查了一下,单元那王八蛋在被抓之前把所有产业全都卖了,被抓后卖的钱又被冻结没收了,咱们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赵日天懊恼道。

    “哦,这样啊,那确实是没机会了。”薛飞惋惜道。

    “对了,听说何苗怀孕了?”

    “嗯,马上就三个月了。”提起这件事,薛飞脸上就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都说母爱容易泛滥,薛飞发现他的父爱也是挺容易泛滥的。自从云朵给他生下第一个孩子以后,他就愈发的喜欢孩子,现在每天看孩子们照片,已经渐渐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个习惯了。

    薛飞以前从来不聊QQ,后来一起在省委党校学习的同学们建立了一个QQ群,他才开始聊QQ,但聊的也不多。不过最近他聊的很多,因为他通过凌梓玥加了凌飞的QQ,他想多和凌飞沟通交流,然后找机会与孩子相认。他知道这不容易,可能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是他愿意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看来我也得抓紧了。不过咱们俩生的尽量别一样。”赵日天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

    “将来说不定可以结亲当亲家呢。”

    “哈哈,想法不错,不过生男生女可不是咱们俩说了算。”薛飞没想到赵日天想得还挺长远的。

    “谁说的,有偏方,想生儿子生儿子,想生女儿生女儿。”赵日天往薛飞身前凑了凑说道:“我试过,很灵验的。”

    赵日天的话,让薛飞一下子想起了之前赵日天带着一个女人去医院做产检,被奚韵撞到的事情。当然,赵日天可能远不止那一个女人。

    “你小心点,可别让奚韵知道了。”薛飞提醒道。

    “我知道,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两次的。”

    彭长江虽然没有被单元和吴可维的事件波及到,可是他过的也并不好,因为眼瞅着就要到年底了,距离他退休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因为再升一格的事情,彭长江已经找过曲海波两次了,可曲海波全都回绝了他,理由是年龄太大,没有合适的位置。

    彭长江也知道确实很难办,但他就是不甘心,他是一个非常迷恋权利的人,因为权利能给他带来他想要的一切,而一旦失去了权利,他可能将会变得一无所有,也没有人会再拿他当回事,这是他接受不了的。

    为了进步,彭长江决定再争取一次,最后一次。

    晚上,彭长江早早的就来到了钻石豪门酒店,在大厅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曲海波给等来。

    大厅人多,彭长江没有称呼曲海波的官职,只是上前笑容可掬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引领着曲海波朝包间走了去。

    “老彭,你要还是为了那件事,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真的是无能为力。”坐下后,曲海波就直接封了门。

    “曲书记,您神通广大,我相信只要您肯帮我,一切都不是问题。”彭长江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曲海波说道。

    “你就别捧我了,你自己的情况你比谁都清楚。按理说你早就该退二线了,能干到现在,组织上已经是够照顾你了。何况你又经常麻烦缠身,至今没出事,你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吗。对于你来说,没有什么比平安落地更重要的了。”

    “您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是……您一定饿了吧,咱们还是先点菜吧。”彭长江见曲海波看起了菜单,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点完酒菜,彭长江也没有继续聊他的事情,而是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很快就有人来敲包间的门。彭长江起身打开门,从来人的手中接过一样东西。

    “曲书记,我前两天得到一样东西,我知道您是行家,您给看看。”彭长江手中拿着的一副画,打开后,小心翼翼地铺到了桌子上。

    曲海波一看,目瞪口呆,彭长江见了心中就是一喜,随即就将放大镜递到了曲海波的面前。

    曲海波接过放大镜站起身,抑制着激动的心情对着画看了又看,越看身体里的血液越沸腾。

    “不是赝品吧?”彭长江问道。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赝品,是真品,是真品。”曲海波十分肯定地说道。

    “哦,那就我放心了,不然那么多钱可就打水漂了。”

    “你这画从哪儿弄来的?”曲海波难以置信地看着彭长江,他怎么也没想到彭长江居然能弄到这幅画,还是真品。

    彭长江给曲海波看的这幅画叫《南巡纪道图》,是清代宫廷画家徐扬的作品。曲海波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字画,所以平时他很关注各大拍卖行对于字画的拍卖。

    今年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徐扬的这副《南巡纪道图》以6072万的价格被一位澳门的收藏家所拍得。对于这幅画曲海波可以说是比较了解的,早在九十年代初,这幅画就进入了拍卖市场,当时的成交价是300万。后来在2000年的时候再次现身,最终以2980万成交。今年再次进入拍卖市场,就翻了两倍。按照当下字画市场的行情,曲海波判断,这副画用不了多久就得破亿。

    “是通过一位朋友,从一个澳门收藏家的手里买来的。我是个粗人,所以不瞒曲书记说,我对字画这东西一点都不懂,但又想让人觉得是个文化人,所以就买了这幅画。可买完了又担心被骗,这才拿来让曲书记给看看。”彭长江说道。

    “你花多少钱买的?”

    彭长江用手做了一个“九”字:“我是不是买贵了?”

    曲海波摇头道:“不贵。”

    曲海波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彭长江的用意呢,只是他没想到彭长江会如此下血本,看来彭长江还真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

    这时服务员端着菜进来了,彭长江就把画收了起来。

    “你最近有时间吗?”服务员出去后,曲海波问道。

    “我随时有时间,有什么事吗?”彭长江不知道曲海波要干什么。

    “我周末要去一趟京天,你跟着我一起去吧。”

    彭长江一听,眼睛就是一亮,马上应道:“好啊,我来订机票。”

    吃完饭从钻石豪门酒店出来,曲海波上车的时候,彭长江拉开另一侧的车门,将装着画的袋子悄悄放进了车里,曲海波一副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临关车门前,曲海波伸出五根手指说道:“准备这个数,要支票,不要现金。”

    彭长江点了点头,将车门关上后,目送着曲海波的车,心想这个世界上有钱办不成的事吗?没有。如果有,那就再多拿点钱。

    周五晚上,曲海波和彭长江乘坐同一趟航班去了京天。

    彭长江虽然不是京天人,也不在京天工作,但是到了京天以后,他却尽起了地主之谊。当天晚上,他安排曲海波入住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还吃了海鲜大餐,一顿饭下来就花了一万多。

    周六的中午,孙越来到了饭店,曲海波介绍以后,彭长江别提多激动了,但在饭桌上曲海波对于彭长江的事情只字未提,事先也没让彭长江把礼物准备好,所以彭长江虽然心急,也只能先忍着。

    下午彭长江安排打了高尔夫球,晚上则安排在了京天著名的粤江菜吃饭。临去之前,曲海波提醒彭长江把礼物带上,彭长江知道曲海波是要提他的事情了。

    到了粤江菜的包间,彭长江就将手上提的茶叶放到孙越的身旁的椅子上,说道:“我听曲书记说,孙部长喜欢喝茶,就随便买了一点茶叶,希望孙部长别嫌弃不好。”

    孙越瞥了一眼茶叶,然后就看向了曲海波。

    曲海波冲孙越微微一笑,说道:“点菜吧,我饿了。”

    看书罔首发本书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