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蹊跷的黑吃黑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为了避免孩子再次落入雷战军的手中,冯五子连夜安排金佳琪和两个孩子离开了冰城。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在冯五子看来,没有了孩子,他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就可以好好跟雷战军算算账了,这些日子雷战军可是把他给整的不轻,他必须让雷战军付出惨痛的代价。

    友谊宾馆的包间里,窦云龙看着冯五子,笑着说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冯五子从包里拿出阳岛海洋公园的股份转让协议书,推到了窦云龙的面前说道:“字我已经签好了。”

    窦云龙拿起来看了看,然后冲冯五子竖起大拇指说道:“是个爷们,说到哪儿办到哪儿,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

    窦云龙不怕冯五子反悔的原因是,他知道冯五子肯定还会找雷战军报仇,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而救孩子一事已经让他在冯五子的心目中树立起了可以帮忙的印象,所以他料定,除非冯五子不想报仇,否则一定会找他的。

    事实也果真如此,冯五子说道:“你说帮我报仇的事还算数吗?”

    “当然算数了,我可从来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办法我已经都想好了,我敢说这次过后,雷战军再也没法找你报仇了。”

    孩子被冯五子救走了,让雷战军很愤怒,很郁闷,同时也很疑惑,冯五子怎么可能知道孩子藏匿的地点呢?锁头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说的,难道是手下人当中有内奸,走漏了消息?

    雷战军也知道,手上没有了孩子,也就没有了继续整冯五子的筹码,而冯五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他的想法是,与其坐等冯五子来报仇,不如先下手为强。但怎么下手,这必须要经过精心的策划才行,就像之前绑架孩子一样,于是他就约了窦云龙商量。

    雷战军给窦云龙打电话的时候,窦云龙说他去牡丹市出差了,正在回冰城的路上,叫窦云龙晚上十点到平城区新一路上的茗茶庄茶楼等他,他到了冰城直接过去。

    之前是冯五子害怕雷战军报复,无论到哪儿都带着一大堆人。现在形势变了,开始轮到雷战军担心了。不过雷战军不像冯五子那么夸张,他出门一般只带七八个人,其中两个人手里有枪。

    来到茗茶庄,手下先进去楼上楼下的看了一圈,确认没有问题后,雷战军才下车进入茶楼。

    锤子和雷战军是一起来的,进了二楼一间靠里的包间,两个人坐下后点了一壶茶,要了一些小吃。

    正聊天的时候,突然外面响起了枪声,两个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第一反应都是奔窗户而去,可惜拉开窗帘一看,有防盗网,根本出不去。

    两个人身上都没有枪,又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不敢开门,只能呆在屋里。

    几声枪响过后,外面恢复了平静,雷战军和锤子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抬起手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锤子就拿出手机报警。

    110三个数字按完,准备拨打的时候,这时包间的门“嘭”的一声就被踹开了,随即就见冯五子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了门口。

    雷战军一看,顿时眉头紧锁,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中计了。

    雷战军确实是中计了,窦云龙根本就没去什么外地出差,也没有在回冰城的路上,这些都是假的。窦云龙知道冯五子把孩子救回去以后,雷战军一定会找他商量如何对付冯五子的,所以事先他就让冯五子安排一些最信任的人在茗茶庄随时待命。接到雷战军的电话后,他让雷战军去茗茶庄等他,其实是把雷战军送进了虎口。

    雷战军在没到之前,茗茶庄就已经不营业了,雷战军等人进入茶楼,看到的所有客人都是冯五子安排的。

    冯五子赶到茗茶庄以后,茶楼的门一关,就剩下了瓮中捉鳖。

    “雷战军,你没想到你有今天吧。”冯五子看着雷战军,冷笑道。

    “你最好别乱来,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雷战军故作镇定道。

    “报警?哈哈,你骗谁呀。我告诉你,只要进入了茶楼,谁的手机都打不了电话,110也打不了,因为信号已经被屏蔽了。”冯五子觉得窦云龙不愧是警察,连这种细节都能想到,不然雷战军真要是打了110,还真是麻烦。

    雷战军和锤子不相信,各自拿着手机试了试,果真打不出去。

    冯五子和他身旁的手下全都举起枪对准了雷战军和锤子。

    “我本不想对你赶尽杀绝,但没办法,是你逼我这么做的。在冰城,有我没你。”

    “冯五子,你……”

    嘭嘭嘭……

    雷战军和锤子死在了乱枪之下。

    从包间里出来,冯五子接到了窦云龙的电话,把手枪交给手下,让他们处理一下尸体,然后就上了三楼。

    来到窦云龙所在的包间,冯五子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脚上穿着鞋套,双手带着手套,心想这是什么打扮?

    进了包间,冯五子看到窦云龙手上也戴着白手套,便纳闷道:“这大晚上的你戴什么手套啊?”

    窦云龙笑着说道:“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了。”

    窦云龙伸手示意冯五子坐,冯五子就坐了下来。

    这时在门口站着的人进来关上门,他先是拿着茶壶给窦云龙倒茶,然后走到冯五子的身边,给冯五子倒茶。

    倒完以后,他悄悄挪到冯五子的身后,一只手拎着茶壶,另一只手从后腰摸出了一把手枪,顶在了冯五子的太阳穴上。

    冯五子拿起茶杯正要喝茶,余光一看是枪,心里当时就是一凉,悬在半空中的手也不敢动了。刚要说话,就听“嘭”的一声,子弹打穿了太阳穴,冯五子一命呜呼,一下子就栽倒在了桌子上。

    楼下,冯五子的手下正在处理雷战军和锤子的尸体时,突然门口出现了一群穿着服务生衣服的人,他们拿着手枪对着屋里一通开枪,冯五子的手下无一幸免,全部死亡。

    “都死了吗?”窦云龙一边悠闲地喝着茶水,一边问道。

    “一一检查过了,都死了。”廖川回道。

    “把所有手机全部都销毁,一个都不能丢。锁头和斧头呢?”

    “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

    “把他们手上的所有产业全部都接过来,然后让他们在冰城消失。”

    “我知道了。”

    快亮天的时候,警察接到到了茗茶庄老板的报警,随即赶到了茶楼进行现场勘查。

    由于死了很多人,案件将由冰城市公安局负责侦破,平城区分局协助。

    “这两天有什么新进展吗?”薛飞看着龙君庭,十分关心地问道。

    薛飞得知雷战军和冯五子全都死在了茗茶庄,非常震惊。

    一个混松江区的,一个混阳岛区的,两个人怎么会跑到平城区的茶楼里呢?难道是谈判?如果是谈判中言语不和发生了枪击,那他们也应该是死在同一间屋子里,或者相距不远的地方。可现实情况是他们并没有死在同一间屋子里,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三楼,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实在是蹊跷。

    “没有。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就是一桩黑社会之间的仇杀案。”龙君庭是这起案件的负责人,不过他跟薛飞一样,也觉得雷战军和冯五子死的蹊跷。

    “茶楼里没有监控吗?”

    “有,但是案发当晚监控是关闭的。茗茶庄这个茶楼的位置比较偏僻,他的左右周边都是洗车店和汽配店,到了晚上以后全都关门回家了。而且附近没有任何一家安装摄像头的,所以当晚到底都谁去过茗茶庄,现在一无所知。现场死了那么多人,可是没有一个人身上带着手机的,你说奇怪不奇怪?”

    “没有查雷战军和冯五子的通话记录吗?他们当晚都跟谁通过电话?”

    “他们每个人都有好几个电话,而且联系重要事情时,基本用的都是不记名的手机卡,所以根本无从查起。”

    “茶楼的老板案发当晚在哪儿?”

    “在回冰城的路上,他是回到茶楼之后才知道出事的。经过调查,他说的情况基本属实,目前来看他和案件没有任何关联。”

    “这么说现在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查到?”

    “也不能这么说。这两天调查了一些雷战军和冯五子当晚没有去茶楼的手下,结果发现雷战军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手下不见了。一个叫锁头,一个叫斧头,他们是雷战军最信任的兄弟。当晚两个人没有跟随雷战军去茶楼,但他们都在冰城。可出事以后,两个人变卖名下所有产业,之后就不知所踪了。我怀疑他们肯定是知道些什么,我已经派人去找了。另外冯五子的情/妇金佳琪,和两个刚满百日的孩子也不见了,也在追查当中。”

    两个黑社会头目死了,对于冰城的治安来说无疑是好事,可听了龙君庭的话以后,薛飞就更加觉得雷战军和冯五子的死不寻常了。

    从会所里出来,上车后,薛飞给薛家强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调查与雷战军和冯五子相关的人,以及相关所有场子的情况,并叮嘱一定要仔细的查,不要有任何的遗漏。

    薛飞这么做并非是不信任龙君庭的调查结果,而是希望能够出奇效,万一要是能查到公安局查不到的一些蛛丝马迹,无疑将会有助于案件的侦破。

    放下手机,准备启动车走人的时候,副驾驶的车门突然开了。

    本书源自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