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三次送礼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窦云龙把包间安排好了以后,没有在包间里等着薛飞,而是在酒店的大堂里等着薛飞的到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时间不长,薛飞出现在了酒店的门口。

    他在来的路上接到了马佳瑶的电话,马佳瑶把她在停车场和窦云龙的“偶遇”说了一下,薛飞对她进行了口头表扬,说她干得好,再接再厉。

    看到薛飞来了,窦云龙赶紧上去迎接,然后引领着薛飞来到了包间。

    点的东西上齐后,两个人边吃边聊,聊着聊着,窦云龙话锋一转,就把话题引到了他们平城区分局上。

    “都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我们平城区分局没有一家之主可是有些日子了,不知道市局是怎么打算的呀?”窦云龙笑着问道。

    “你也知道,单元的事情牵扯了很多人,吴可维又被双规了,市局忙的是不可开交,关于你们平城区分局新任局长的问题,局党委目前还没有讨论过。不过应该会很快研究这件事的,就像你说的,家不可一日无主啊。”薛飞说的是实话,市局确实还没有讨论这件事。

    “薛局长认为我当选的可能性大吗?”

    “可能性是有的,你们分局的几个副局长都有可能被扶正,但也不排除从其他分局调任的可能,这还得开会讨论。”

    “那薛局长觉得我怎么样才能被扶正呢?”窦云龙近一步问道。

    薛飞呵呵一笑道:“别看我是你的领导,可是论在公安系统工作的时间,你可是比我长多了。你是怎么当上副局长的,就应该知道怎么才能被扶正吧。”

    从窦云龙转移话题一开口,薛飞就听出了窦云龙话里的意思,但是他觉得有点奇怪,窦云龙要想当局长,应该会有很多办法,干吗要找他呢?变相示好?还是一种单纯的试探呢?

    窦云龙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说这话薛局长可能不信,我上面真是没什么路子,我能干到今天完全靠的是自己。虽然副局长和正局长只是一字之差,可是却千差万别,我想这一点薛局长应该也是深有体会的。想要被扶正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得有人提携,有人赏识才行。”

    薛飞点了点头:“你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千里马再多,没有伯乐也是不行的。”

    “我虽然人不在市局,可是也听说薛局长到了市局时间不长,就和其他副局长们打成了一片,这说明薛局长团结同事的能力非常强。由此可见,薛局长也一定会是一个知人善任的伯乐,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成为薛局长眼中的千里马。”

    “我这个人还是很愿意当伯乐的,不过想要成为让伯乐赏识的千里马,必须得表现出千里马应有的成色才行,要是看不出来,想赏识也只怕是有心无力啊。”薛飞说的意味深长。

    “薛局长说的有道理,看来我得努力才行啊。”窦云龙自认为明白了薛飞话里的意思。

    转天,窦云龙以汇报工作为名去了薛飞的办公室。

    没说几句话,窦云龙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薛飞一看上面的字母,便知道里面装的是一块劳力士手表。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看到你平时都不戴手表,就自作主张送买了一块手表,也不值什么钱,就当是个看时间的工具就好了。”窦云龙说着话就把手表盒放到了薛飞的面前。

    不愧是林江省首富的儿子,真是财大气粗,连劳力士手表都不算值钱的东西,真不知道什么东西才算值钱。

    薛飞打开一看,是一块金表,又把盒子给盖上了,说道:“这表在你的眼里可能不值什么钱,在我的眼里可是价值千金,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薛局长不要多想,这就是我的一个心意,算不上送礼。另外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薛局长大可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人知道的。”

    “如果我在天泽县工作的时候你就知道我的话,那你应该清楚,我这个人是从来不收任何人东西的,这是我为官做人的原则,我要是收了你送的手表,岂不是就破坏了自己坚持的原则了吗?如果你非送不可的话,我就只能把表交给明书记了。”

    窦云龙确实知道薛飞在天泽县不收礼这件事,可是在窦云龙看来,不收礼不代表不爱礼,薛飞当时那么做可能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如今薛飞在公安局工作,身份和过去也不一样了,他觉得薛飞没有理由不收的,因为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不爱财的人。

    但现实情况薛飞就是没收他的手表,难道是嫌礼太轻了?

    离开薛飞的办公室,窦云龙思来想去,觉得就是礼太轻了,一块几十万的手表,跟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比起来算什么?简直是九牛一毛,看来必须得送点贵重的才行。

    转天,窦云龙又请薛飞吃饭,薛飞依然没有拒绝,还是在钻石豪门酒店。

    薛飞知道窦云龙送礼不成肯定不甘心,他答应吃饭,就想看看窦云龙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收买他。

    在饭桌上,两个人就是闲聊天,窦云龙从始至终也没再提当局长的事,也没送任何东西,这让薛飞多少感到有些奇怪。

    吃完饭从酒店出来,窦云龙说道:“我想买样东西,但一直拿不准主意,如果薛局长不着急回家的话,我想请薛局长帮我参谋参谋。”

    窦云龙此话一出,薛飞立即就明白什么意思了。他没有拒绝,说可以帮着出出主意。

    从平城区来到阳岛区,两辆车一前一后进入了一个别墅小区,最后在一栋独栋别墅前停了下来。

    薛飞下了车一看,这是一栋地上两层的别墅。跟着窦云龙进了别墅后,内部装修富丽堂皇,抛开别墅的价值,估计光装修的钱就得在五十万以上。

    送完手表送别墅?出手真是阔绰呀。

    “薛局长觉得这个房子怎么样?”窦云龙笑着问道。

    “还不错,你想买?”薛飞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想买完之后再‘卖’给薛局长。如果薛局长不方便办手续,可以写在家人的名下。”窦云龙没说送,而是说卖,目的是怕薛飞会不收。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以我和我家人的工资,可是买不起这样的房子啊。”薛飞一副没有理解“卖”字含义的样子说道。

    “我会以非常优惠的价格出售这套房子,薛局长绝对能够承受的起。”

    “还是算了吧,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了。”薛飞说完就朝房门走了过去。

    窦云龙跟在薛飞身后微皱眉头,心说这薛飞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手表几十万嫌礼轻,这别墅可是价值四五百万,还嫌轻?究竟想要什么呀?

    窦云龙还是不死心,他就不相信薛飞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

    没过两天,窦云龙又请薛飞吃饭,薛飞依旧赴约。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窦云龙从包里拿出一沓A4纸递到了薛飞的面前,薛飞一看,是一份转让协议。

    “三中对面有一个金宝超市,一共三层,房子是我家的,生意也是我家的,每年的收入非常可观,我想转让给薛局长。”窦云龙不信邪,他非得送成功了不可。

    薛飞脸色当时就变了,青着脸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呀?两次三番的给我送东西,一次比一次贵重,你是在向我显示你有钱,还是觉得我一直在嫌弃你送的礼太轻了?”

    窦云龙见薛飞急了,想要辩解,但是薛飞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我告诉你窦云龙,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想用钱搞定我,你打错主意了。”说完,薛飞起身愤然而去。

    “薛局长……”

    窦云龙瘫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心潮起伏。他一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不爱钱的人,如今他算是见识到了,还真有这样的人存在。

    可是人总得有一好,薛飞不爱钱,爱什么呢?

    单元的案件侦破结束后,移交到了检察院,冰城市公安局也得以有时间来讨论关于平城区分局的局长人选问题。

    彭长江一如既往的独断专行,他没有询问其他党委委员的意见,而是直接说出了他想任命的人。

    “下面说一下平城区分局的局长人选,我认为现任的常务副局长窦云龙非常适合,就让他来当局长吧。”彭长江说完扫视了一眼所有人。

    “我有不同的意见。”薛飞看着彭长江说道。

    彭长江提出让窦云龙当局长,薛飞既感到正常,又觉得意外。

    正常是因为他事先就猜到了窦云龙如果真想当局长,不会从他这一棵树上吊死,肯定会另想办法。意外是没想到窦云龙会找彭长江,看来窦氏父子和彭长江的关系也不一般啊。

    彭长江冷眼看着薛飞问道:“薛局长有什么意见?”

    年后的彭长江非常郁闷,他甚至找算命的给他看了看,不是本命年,为啥就这么点背呢?

    赵大海升任政法委书记,他觉得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的位置肯定是他的了,可令他没想到的是,赵大海当了政法委书记不说,还兼了公安厅厅长,可是把他给气坏了,因为不能当公安厅厅长,就意味着他的上升通道被彻底给堵死了。

    升官无望,局里也不让他省心。

    彭长江之前一直没把薛飞放在眼里,虽然知道薛飞和赵大海的关系不一般,可是他觉得薛飞就是个小屁孩,不足为虑。包括薛飞搞小圈子,他都没放在眼里。

    但随着薛飞在公安局里慢慢站稳了脚跟,和小圈子里的人关系越来越牢固,并且偶尔薛飞还会带领小圈子里的人和他对抗,让他开始感到了一丝隐忧。

    最让他气愤的是,他想把单元放走,薛飞竟然背着他安排人去抓单元,这让他有种让人在背后给捅了一刀的感觉。单元被抓,让他非常被动,幸好他有王牌在手,否则就要大难临头了。

    最近他还听说,薛飞不止和赵大海的关系好,好像和谢长顺的关系也不一般,他觉得他必须得把薛飞重视起来了,否则很可能他还没想好下一步该怎么走,薛飞就有可能提前取代了他,甚至都有可能被薛飞给搞死。

    看書網首发本書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