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神秘色彩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转天,谢长顺和赵大海先后接到了曲海波的电话。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曲海波在电话中说,发生在阳岛区的烂尾楼死尸案他听说了,他认为此事应该尽快结案,反正人已经都死了,就没必要再审查细究了。两/会前夕,谁要是让冰城成为全国的焦点,谁就是给冰城抹黑,就是给林江省抹黑,到时负面影响所造成的各种损失,谁来承担?

    曲海波还说,作为高级领导干部,要讲政/治顾大局,要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不要鼠目寸光,只看眼前的一点事情。

    曲海波最后还强调,这只是他个人的一点看法,不代表省委的意见,但是希望谢长顺和赵大海能够三思而后行。

    曲海波嘴上这么说,可实际上就是在发号施令,干预冰城和省公安厅的工作,这使得谢长顺和赵大海心里非常不爽,但又不得不重视,毕竟曲海波是省委副书记,林江省的第三号人物。

    两个人想来想去,分别给薛飞打了一个电话,然后三个人中午在深蓝酒店见了一面。

    “你对这件事怎么看?”谢长顺和赵大海全都看着薛飞,他们很想知道薛飞是怎么想的。

    “这样的一个案件能惊动省委副书记,可见制造这起案件的人该有多害怕,同时也说明曲海波是利益相关者,否则他不会出这个头。”薛飞说道。

    “那你觉得曲海波的意见我们是否要听从?”赵大海问道。

    “当然要听了,领导的话要是不听,那还是好同志吗?”薛飞笑着说道。

    “其实也可以不听的。”谢长顺面色阴沉道。

    谢长顺其实并不怕得罪曲海波,虽然曲海波位高权重,可是在冰城的一亩三分地,还是由他说了算的。何况烂尾楼的死尸案背后是一起黑社会性质的聚众斗殴事件,死了那么多人,他公事公办,曲海波就算是不满意,也奈何不得他。

    谢长顺顾虑的是如果不顾及曲海波的意见,可能会对薛飞的打黑计划不利,毕竟打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是因为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毁掉整个计划,实在是得不偿失。

    “谢书记说的没错,曲海波并没有直接管冰城和省公安厅的权利,说到底也只是三把手而已。”赵大海附和道。

    在对待这起案件上,赵大海和谢长顺的想法并不一样。

    谢长顺是冰城的一把手,他是一心一意的想要把冰城建设好。换句话说,冰城的好与坏,与谢长顺密切相关。而赵大海是省公安厅的一把手,办案虽然是他的职责所在,可是冰城的好与坏和他的关系其实并不大。即便这起案件侦破不了,负主要责任的也是冰城市公安局,也轮不到他。

    赵大海之所以附和谢长顺,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他看不上彭长江。冰城市公安局虽然是冰城市政府的组成部门,但也归省公安厅领导,可赵大海发现,这么多年彭长江似乎从来就没有把他这个领导放在眼里。当初是仗着前省政法委书记做靠山,如今竟然和曲海波套近乎,还想接替他的位置,这是他接受不了的,所以他必须联合像谢长顺这样的省委常委,以便到时在讨论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的人选时能够投彭长江的反对票。而这种事情显然要提前做铺垫,因为做人最忌讳的就是现用现交。

    “可是我觉得还是应该听曲海波的。”薛飞说道。

    “为什么?”谢长顺和赵大海异口同声,说完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抛开曲海波是省委副书记不说,在两/会之前确实不宜闹出太大的动静,虽然侦破此案于情于理都是应该的,但是即便破了案子也不算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依我看不如从长计议,给所有涉案人员在账本上先记上一笔欠账,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找他们还账也不迟。反正有账在,也不担心他们不认账。”

    谢长顺和曲海波听了薛飞的话,两个人又对视了一眼,谁都没说什么。

    薛飞对待这起案件是做了两手准备的。

    他其实很想把单元和冯五子给办了,不然他也不会让谢长顺和赵大海给彭长江施压。但施压的目的绝不仅仅是想办了单元和冯五子,也是一种试探,他想看看彭长江在面对巨大压力的时候会如何应对,与曲海波的关系到底如何。

    按照他事先的想法,如果曲海波不插手,他就公事公办,如果曲海波插手他就退一步,让曲海波和彭长江的关系彻底暴露出来。然后利用信息不对称趁火打劫,再从单元那里搞一些资产,反正不搞白不搞,不然将来单元被办了,再想搞可就没机会了。这也是他让薛家强跟踪彭长江的目的。

    不过曲海波插手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事,这对谢长顺想要办彭长江来说,无疑又加大了难度。

    因为曲海波的关系,薛飞负责的专案组对烂尾楼的死尸案做了从轻处理,只追究了十九个重伤住院人员的刑事责任,没有往上再追究单元和冯五子。

    而不知内情的单元对薛家强感恩戴德,还要请薛飞吃饭,但是被薛家强给婉拒了。

    另外阳岛区分局负责治安的副局长被免职了,要说他也是运气不好,平城区和松江区的两大黑社会头目跑到阳岛区约架,还出了人命,他招谁惹谁了?可谁让他就是这么倒霉呢,又没有靠山,只能做替罪羊和牺牲品了。

    晚上,薛飞召集公安局小圈子里的人在冰城大酒店吃了顿饭。

    酒菜上齐后,薛飞看了一眼坐在桌前的每一个人,笑着说道:“我猜大家一定特别好奇烂尾楼的事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吧?”

    众人听了薛飞的话,谁都没吱声,但是他们的表情,他们的眼神却告诉薛飞,他们确实很好奇。

    都是老公安了,烂尾楼这档子事谁心里都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省公安厅专门点名让薛飞负责,这让他们非常高兴。其实跟他们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之所以高兴是因为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他们没有跟错人,薛飞上面确实有人。另一方面是他们猜薛飞一定会公事公办,这是薛飞一个难得展示自己的机会,证明自己这个常务副局长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绝对不是摆设。而且到时一旦办了单元等人,无疑相当于给彭长江一记响亮的耳光。

    彭长江在公安局吃独食,搞一言堂,他们可以说对彭长江是厌恶已久,无奈彭长江是一把手,他们这些副手全部都加起来,也做不到负负得正,所以只好忍气吞声。如今薛飞来了,都说薛飞上面有人,彭长江又任期将至,他们就都想看看薛飞如何抢班夺权,他们好跟着出出气。没想到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薛飞居然高高举起,最后却轻轻放下,他们实在搞不明白薛飞是怎么想的。这也不禁让他们对薛飞身后的靠山是否强大产生了怀疑。

    当然,他们是不知道彭长江手里有一张王牌的。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没办不说因为办不了,而是一开始我就没想办。”薛飞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薛飞对他们的反应非常满意。

    “我只想跟你们说两件事。第一件,有人为了压这件事,还找了省里一位位高权重的人,是谁我就不说了,大家可以去猜,是常委中的一个。第二件,我没办并不是因为这位大人物,而是觉得时机还不够成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看似是漏网之鱼的人,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终将会被绳之于法。而这个未来不会很长,我保证在座的各位都会亲眼目睹的。”

    薛飞的话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目的无非就是想告诉他们,即便彭长江找了大人物,他也不怕。而传达这层意思,也是想给自己的背景增添一抹神秘的色彩,因为他很清楚他们一直都在猜他的靠山到底是谁。

    在官场上,有神秘色彩不是坏事,尤其是像薛飞这种三十出头就官拜副厅级的人,在拉拢人心的时候,是需要别人对他保持新鲜感的,而这种新鲜感的润滑剂就是神秘色彩。他也是依靠于此才搭建了如今公安局内部的这个小圈子。当然,搞神秘色彩也是要讲究方式掌握尺寸的,必要的时候需要让那些对他感兴趣的人了解他的一些底细,知道他有多大的力量,否则总吊胃口,时间长了大家就该失去兴趣了。

    譬如这顿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薛飞和曹邦宪去了卫生间,方便完以后薛飞接到了一个电话,眼珠一转,临时就生出了一个主意。

    挂了之后,薛飞说道:“曹局,谢书记也在这儿吃饭呢,过去打个招呼吧。”

    “你是说市委谢书记?”曹邦宪惊讶地看着薛飞。

    “对啊,走吧。”

    “我过去不好吧。”其实曹邦宪心里想的是,你是真认识谢长顺,还是假认识啊?

    “没什么不好的,就是打个招呼而已。其他人我就不叫了,走吧。”薛飞拉着曹邦宪就过去了。

    谢长顺和几个七河来冰城办事的官员在深蓝酒店吃饭,谢长顺就想让薛飞过来作陪,赶巧了薛飞正好也在深蓝酒店。

    进了谢长顺所在包间,薛飞见到谢长顺没有称呼“谢书记”,而是称呼“谢叔”,并且把曹邦宪向谢长顺做了介绍。

    薛飞带着曹邦宪过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向曹邦宪亮他可以亮的底牌,让曹邦宪知道他确实是有靠山的,而且绝对不止赵大海一个。

    得知是老家来的人,薛飞就坐下聊了一会儿,曹邦宪跟谁都不熟,见到谢长顺又很拘谨,打个招呼之后就走了。

    不过回到包间后,他就把薛飞管谢长顺叫叔的事情说了,众人听了全都大吃一惊,没想到薛飞跟谢长顺的关系也不一般。想到之前薛飞说没真办烂尾楼的案子不是因为彭长江找了一位省里的大人物,这不禁让他们产生了联想,难道薛飞还认识更大的人物?

    本文来自看书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