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都是刘峰国惹的祸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薛飞从美国刚回到冰城没几天,冰城就发生了一件大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刘峰国之前为了躲避警方的通缉,在外面东躲西/藏,过的日子犹如下水道里的老鼠,虽然吃喝不愁,却见不得天日,偶尔要是在大街上看到警察,都能吓个半死。

    回到冰城被成功取保候审以后,刘峰国自认为已经彻底恢复了自由,他没有选择低调行事,而是到处抛头露面,到哪儿还都带着几个小弟,一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刘峰国回到了冰城的样子,好几次还险些跟人打起来。

    过年期间,冰城的各大饭店及娱乐场所,悉数都停业了。像单元在平城区的场子,不管哪个行业的全都停业了,毕竟一年到头了,谁都得休息休息。

    但有些地方就不停业,专门赶着过年这几天挣钱,譬如位于松江区长兴路上的夜玫瑰洗浴中心。

    在冰城但凡有点规模的洗浴,基本上都有小姐。这家夜玫瑰洗浴中心楼上楼下一共五层,规模非常大,里面自然是少不了小姐的,而且还不止有小姐这么简单。

    刘峰国对冰城的各大洗浴了如指掌,他出事之前,松江区并没有这家夜玫瑰洗浴中心,回到冰城,听朋友说这家洗浴很不错,不仅档次高,最重要的是服务好,要是哪天赶上运气好,没准还能碰到个女大学生什么的。刘峰国一听就动心了,正好过年不停业,他也没什么事,初二的晚上和几个朋友吃过饭以后就去了夜玫瑰洗浴中心。

    一进门,刘峰国就知道他朋友没骗他,一眼看过去,女服务员一个个都长得特别水灵。以他的经验来说,女服务员要是长相说得过去,一般小姐都不会差。

    上楼的时候,迎面下来一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岁左右,长相妩媚,身材完好,虽然是大冬天,穿得却很清凉。超低胸小衫、超短裙、黑丝外加小高跟鞋。刘峰国当时就走不动道了,停住脚步转身看女人的背影。

    “走吧,这个女人不能碰。”刘峰国的朋友说道。

    “为什么呀?她不是这儿的小姐吗?”刘峰国不解。

    “当然不是了,她是这儿的老板。”

    “老板?什么来路?”

    “这个洗浴的幕后老板叫冯萧金,道儿上都叫他冯五子,估计应该是在家里排行老五。这两年你在外面可能不知道,他在松北区这边混的风生水起,人称松北区的扛把子,刚刚那个女人就是冯五子的女人。你刚回来,就别没事找事了,要是让元哥知道了该不高兴了。”

    刘峰国的朋友显然是好意,担心他惹事,可刘峰国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什么冯五子?他在冰城混的时候就没听过有这号人。他还就看上冯五子的女人了,他就不信冯五子敢把他怎么样。

    洗完澡进了包间,刘峰国就让服务员把他们老板叫来,就是冯五子的女人。刘峰国的朋友见状赶忙劝阻,可惜丝毫不管用。

    这么大个洗浴中心,不是谁想见老板都能见的,服务员就想给刘峰国叫经理,而刘峰国说什么都不行,并扬言十分钟之内见不到他们的女老板,他就砸店。服务员不认识刘峰国,也不知道刘峰国有什么背景,就赶紧把事情跟当班的经理说了。经理怕过年期间出事,就给冯五子的女人打了电话。

    冯五子的女人叫伍晴,伍晴听到有人要见她,不见还要砸店,就去了刘峰国所在的包间。

    “是哪位老板要见我呀?”伍晴看了一眼包间里的几个男人,笑着问道。

    “是我。”刘峰国在伍晴的身上上下打量,色眯眯的。

    伍晴身为冯五子的女人,在这种场合当经理,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对于刘峰国的眼神她丝毫不在意:“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给我做按摩,价钱由你决定。”

    “对不起,我不做按摩,也不会做按摩。我们这里有非常专业的技师,能满足您各种需求,我可以……”

    刘峰国摆了摆手,然后指着伍晴说道:“我就要你,不会做没关系,我可以手把手教你。”

    “呵呵,真的很抱歉,您的要求我真的没法满足你。”

    “怎么着,生意不想做了?”刘峰国脸色一变,拿起一个装着水的玻璃杯就摔在了地上,杯子被摔了细碎。

    一旁的服务员见了问道:“伍总,叫保安吧。”

    刘峰国听了,过去一把抓住服务员的衣领,抬手就是两个大嘴巴,使得力道非常大,把服务员嘴都打出血了。

    “哎,你怎么打人啊。”服务员是个女孩,被打了以后,捂着脸躲到伍晴的身后,一副随时要哭的样子。

    “打你是老子看得起你,你一个垃圾服务员,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再敢乱说话,老子立马脱裤子干你,信吗?”刘峰国指着服务员十分嚣张地说道。

    服务员吓得不敢吱声,有一肚子委屈也只能忍着。

    “给个痛快话,你到底按不按?”刘峰国看着伍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我真是不会按,但老板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要是再不按就太不给面子了。我按。”伍晴脸上始终面带笑容。

    刘峰国见伍晴同意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把他的朋友和服务员全都赶了出去,包间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刘峰国趴在按摩床上后,伍晴就从他的肩背开始按。伍晴是真的不会按,不懂任何手法穴位,就是随便按。

    而刘峰国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的也不是按摩。在伍晴给他按摩的过程中,他的双手一直不老实,伍晴虽然憋了一肚子火,但一直忍着没有发作,心里想的是把刘峰国打发走就是了,没必要大动干戈。

    然而刘峰国可没打算轻易放过伍晴,但是他也没马上就把伍晴怎么样,他觉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些事情还是应该慢慢来,那样才会更有情趣。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刘峰国每天晚上都去夜玫瑰洗浴中心,每天都让伍晴给他按摩。一次伍晴为了躲他,就让下边的人说不在,刘峰国当场发作,不是砸东西就是骂人,伍晴无奈只好出来应付。每一次都要被刘峰国吃豆腐占便宜,而且越来越过分,有一次还差一点就被刘峰国给强/暴了。

    要说伍晴真不是一个愿意惹事的女人,如果换成其他女人,可能早就急了。可这不代表伍晴是一个没有脾气的女人,她也是有底线的,见刘峰国蹬鼻子上脸,越来越过分,她就把事情跟冯五子说了。

    冯五子不是冰城本地人,是从凤岗市来的,开黑煤窑起的家,可以说是刀枪炮子里钻出来的,从来就没怕过谁。后来有钱了,就来到了冰城发展。经过几年经营,慢慢在松江区站住了脚跟,他没像单元在平城区搞的名声那么大,但是在松江区他的场子也不少,在道儿上名气也不算小。

    听了伍晴的话,冯五子当时就急了,居然还有人敢到他的场子占他女人的便宜,简直是活腻歪了。

    冯五子亲自去了夜玫瑰洗浴中心,坐在每天伍晴给刘峰国按摩的包间里守株待兔。

    刘峰国不知道大难临头,自从第一次来过以后,之后他每次都是自己过来,这次也不例外。结果没想到一进了包间,看到里面有十来号人,顿时就傻眼了,反应过来事情不妙,可惜想跑却跑不了了。冯五子一声令下,十来个人一拥而上,围住刘峰国就是一通暴揍。

    要不是伍晴拦着,刘峰国很有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刘峰国被打了个半死以后,冯五子让人把刘峰国给抬出洗浴中心,扔在了大街上。外面天气寒冷,伍晴担心刘峰国会被冻死,就偷偷打了120。

    刘峰国被打的这么惨,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就给单元打了电话。

    单元赶到医院,看到刘峰国体无完肤,非常震惊:“你这是怎么了?”

    刘峰国哭着说道:“我被人给打了。”

    “谁干的呀?”

    “松江一个叫冯五子的人。”

    “他为什么打你呢?”单元听过冯五子这个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去他开的一个场子玩,结果听说我是平城来的,二话不说,动手就打。边打还边说平城的不许去松江,去一次打一次。”刘峰国担心实话实说单元会不帮他报仇,就编起了瞎话。

    “你没提我吗?”

    “能不提吗,不提还好,提完之后反倒被打的更重了。那冯五子说没听说过单元这个人,还说这是松江,不是平城,提谁都没用。”

    单元眉头紧锁,脸色铁青,心说我与你冯五子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不仅欺负我的人,还不把我放在眼里,你小子也未免太猖狂了吧?你不是不认识我吗,那我就让你好好认识认识。

    转天晚上,单元纠集五十多号人,个个手持棍棒赶赴松江区,在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单元一声令下,所有人冲进夜玫瑰洗浴中心就是一通打砸,损失非常严重。

    冯五子不是吃素的,吃了这么大的亏岂能善罢甘休,可是想直接找单元报仇又不容易,因为不在一个区,单元又有防备,所以冯五子就没有马上进行报复,而是选择了先按兵不动,然后等待时机再还手。

    冯五子等待的这个时机就是单元的场子年后重新营业。单元在平城区有那么多场子,冯五子不相信单元全都照顾得过来。等到了初八,年过节跑,单元的所有场子几乎全都重新营业后,冯五子先是派人进行了一番侦查,之后以牙还牙,用单元的方式,砸了单元的月半弯洗浴中心。

    双方互不相让,把事态推向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

    单元给冯五子打电话,想面对面跟他谈谈。冯五子同意了,因为不同意就意味着认怂,冯五子显然不是那样的人。

    于是,双方各自带着七八十号人,拿着棍棒片刀在阳岛区一个烂尾楼里见了面。说是谈谈,其实就是约架,面对面的干,谁能把对方干服算谁厉害,这就是道儿上的规矩。所以见面以后,双方连句话都没说,霎时间就打成了一团。

    当天晚上伤亡惨重,造成了七死十九伤,不过警察赶到现场的时候,一个活人都没抓到,只有七具死尸。

    本部来自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