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严打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谢长顺闻听倾城之恋夜总会发生了枪击案,先是震惊,而后是震怒。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金友泽出狱一事闹的满城风雨,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谢长顺当时就非常不高兴,有心想要予以打击,但是想到薛飞并没有就这件事跟他做任何沟通与联系,他猜薛飞不可能不知道,而是一定另有想法,就隐忍没有发作。

    这次枪击案死了人,薛飞不仅打来电话告知,还在电话中建议他亲自向彭长江过问此事,谢长顺明白薛飞的用意,同时也觉得是时候该拿出他市委书记应有的态度了。

    于是,谢长顺就拨通了彭长江的电话,冷声问道:“倾城之恋夜总会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彭长江接到谢长顺的电话就感到很惊讶,听到谢长顺问倾城之恋的枪击案就更惊讶了。市委书记都知道的案件,公安局长要是不知道那像话吗?

    彭长江说道:“我知道了。”

    “今天是平安夜,在这样的日子发生这种恶性事件,你知道影响有多坏吗?我真不知道你们公安局平时都在干什么。我给你一周时间,必须破案,否则你这个局长就别干了。”谢长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彭长江听了谢长顺的话直皱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表情了,这也让他意识到了失态的严重性,他不想出头也得出头了。

    随后,彭长江给公安局办公室的人打了电话,让其召集市局主管刑侦的领导,以及平城区分局的主要领导到市局开紧急会议,商讨枪击案的抓捕工作。

    吴可维在驱车赶往市局的路上心里波澜起伏,感到很后怕。因为本来今晚他也要和单元金友泽等人聚会的,之所以没去是因为家里临时有事,这在他看来既是巧合也是天意,如果他要是去了,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谢长顺给了彭长江压力,彭长江自然就要把压力向下转移。会上,他宣布成立专案组,并亲自任组长,龙君庭和吴可维任副组长,还责令专案组必须在五天之内破案,挖地三尺也要把杀人犯找到,绝不允许案子过新年。

    龙君庭和吴可维不知道彭长江接到了谢长顺的电话,但是从彭长江对待事情的认真程度上他们知道,彭长江是动真格的了,他们可是很久都没看到彭长江这个样子了。

    之后的几天,整个冰城风声鹤唳,由于案发后公安局就封锁了出市的各个交通要道,派人到机场和火车站等地方检查又查无所获,专案组就判断杀人犯一定还在市区内,就进行了地毯式的全城大搜捕。

    三天后,杀人犯由于身上有伤,走投无路,最终被抓获,这让彭长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杀人犯叫李二晨,他到倾城之恋夜总会行凶的主要目的是针对金友泽的,因为金友泽当年强/暴了他的老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事后他老婆觉得没脸见人,跳楼自杀了,他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杀了金友泽,给他死去的老婆报仇。

    这些年他一直在等待着金友泽出狱,每天都是倒数着日子生活的。前些天金友泽出狱的时候,其实他当时就在现场。按照他之前的计划,金友泽出来,他就开枪将其打死。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单元会搞那么大的场面,派那么的人去迎接,他不方便下手,只好作罢。

    第一计划没有成功,他没有再制定任何计划,他的想法很简单,天天跟着金友泽,只要有机会,他就开枪杀了金友泽。这个机会终于在平安夜这一天出现了,他也如愿以偿的杀了金友泽。至于枪杀其他人,完全是因为觉得自己杀了人没有活路了,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索性就能杀几个是几个吧。

    李二晨枪击杀人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没有什么可多说的。公安局调查结束后,就移交给了检察院核实。

    值得一提的是,李二晨被枪打伤一事没有出现在案件调查的案宗里,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金友泽出狱四天就被杀了,老百姓们在聊起这件事的时候都觉得大快人心,像金友泽这样的黑社会败类,简直是死有余辜。

    老百姓们高兴了,单元就高兴不起来了。金友泽于他亦师亦友,就这么被杀了,他心里非常难受。另外枪击案发生以后,他的倾城之恋夜总会就被公安局查封了,令其停业整顿,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再开,他问过吴可维,吴可维给出的答案是不好说,反正眼下一时不会儿的是开不了了,还叫他做好彻底关门的准备。

    倾城之恋夜总会别看开的时间不长,赚钱的能力却非常强,现在已经年底了,单元还指望着春节前这段时间能好好赚上一笔呢,没想到会无限期停业,别提多懊恼了。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在元旦的那一天刘峰国回来了,到市公安局投案后,办了取保候审就彻底恢复了自由身,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

    薛飞在元旦这一天和欧阳信盛欧阳若兰两个人一起吃了顿饭,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借着元旦这个日子聚一下,另外欧阳若兰要回京天,年前就不再回冰城了。

    欧阳信盛到林江省任职以后,薛飞跟他见面不多,因为知道他初来乍到,有很多事情要做,总约他见面怕打扰到他。但两个人平常一直有短信和电话方面的联系。

    和欧阳若兰的联系非常少,只是有事的时候才会打个电话,因为一想到她,薛飞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到欧阳锦绣,怕自己克制不住会去打听欧阳锦绣的情况,所以觉得没事还是少联系为好。

    不过吃饭的时候欧阳信盛倒是提起了欧阳锦绣,他看着薛飞问道:“一直没有锦绣的消息?”

    薛飞没有说话,只是摇头表示没有。

    欧阳信盛看向一边的欧阳若兰:“你和锦绣没有联系吗?”

    欧阳若兰也摇头:“没有。”

    “真没有?”欧阳信盛不太相信。

    “当然没有了,我有必要撒谎吗,我就知道她去美国了,除此之外一无所知,连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欧阳若兰说的是实话。

    “你妈不是也去美国了吗,她应该和你妈在一起吧,你和你妈没联系吗?”

    “打过几次电话,我妈说她们俩不在一个城市,之前只是通过邮件联系过两次,问锦绣的电话和住址,锦绣没说。”

    “跟你妈把锦绣的邮箱要下来告诉薛飞吧。”欧阳信盛猜薛飞一定想知道欧阳锦绣的联系方式,他也一直希望两个人能够在一起。

    欧阳若兰看了薛飞一眼,说道:“嗯,我知道了。”

    见欧阳信盛起身去了卫生间,薛飞说道:“四叔的好意我心领了,但锦绣的邮箱你就别要了,你知道我结婚了,即便和锦绣再联系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既然已经分开了,就不要再联系了。”

    欧阳若兰什么都没说,不知道她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随即,薛飞又想起了一件事:“给你介绍男朋友的事情我一直没忘,但我想给你介绍的那个人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就……”

    欧阳若兰微笑道:“没关系,你要不提这件事我都快忘了。”

    这顿饭是在如月江南会所吃的,吃完送走欧阳信盛和欧阳若兰,薛飞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又返回了会所。

    时间不长,薛家强过来了。

    薛家强把他调查到的关于刘红的资料整理在了一张纸上,薛飞仔细看过后,就在房间里来一边踱步,一边沉思。

    薛家强坐在椅子上安静地喝着茶水,同时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两个人互不打扰。

    半晌,薛飞开口说道:“交给你个任务……”

    元旦过后上班的第一天,冰城市公安局召开了一次党委会,这也是每周的例行会议。彭长江像往常一样,把事先准备好要讲的事情全都讲了一遍,用了大概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准备散会的时候,薛飞突然开口发言。

    “不算今天,离农历新年还有三十五天。年前这段时间,我认为全市应该进行一次严打,对于像飞机场、火车站,以及娱乐场所等所有人多的地方,不仅要加强安检,还要搞突击检查,防患于未然,以免再次出现倾城之恋夜总会那种恶性事件。”薛飞说完看向了龙君庭。

    “我同意薛局长说的严打。说实话,我们冰城的治安情况到底怎么样,在座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有数。就拿倾城之恋夜总会的枪击案来说,虽然我们很快就抓到了凶手,可是出现这种事情对于我们冰城警方来说并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情。也许我们该庆幸省里没有就枪击案表态,否则我们在座的各位恐怕都难逃责任。但我们不能总是存在侥幸心理,枪击案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提醒,这样的事情今后绝对不能再发生了。”龙君庭说完瞥了彭长江一眼。

    “我也赞成搞严打,尤其是针对娱乐场所的严打。”公正平说道:“冰城的娱乐场所鱼龙混杂,还拿倾城之恋夜总会举例,据我所知,他们就是在没有办理任何执照的情况下经营的,而且里面还涉及到黄赌毒等严重问题。我就纳闷了,是谁允许他们经营的?像这样的娱乐场所在冰城到底还有多少?我们认为有必要好好的查一查。”

    “没错,娱乐场所的无照非法经营,往往意味着公安机关内部人员的贪污腐败。我们绝对不能允许冰城的公安队伍里有这等害群之马,所以严打是势在必行的。”明奇志说道。

    “我也同意严打。”梁国维表态道。

    “我也同意。”交警支队支队长张劲松说道,他说完还朝薛飞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薛飞见了以微笑作为回应。

    “我也同意。”曹邦宪看向彭长江问道:“彭局,你觉得呢?”

    薛飞他们这个小圈子在一起经常聚会的事情,彭长江早就知道了,可是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才是一把手,其他人再搞小圈子又能怎么样,还能架空他不成?

    在严打的这件事情上,彭长江并不反对,因为一般到了年底都会搞严打,算是惯例,也是公安局的职责所在。另外刚刚发生了倾城之恋夜总会的枪击案,确实也应该严一点,不然要是在年前再出什么大事,到时恐怕就不是谢长顺给他打电话了。

    不过在严打的事情上,十一个党委委员,有七个人都支持,让他隐约有些担心,难道这些人真的全都靠向薛飞了?

    “我也同意。既然是薛飞同志提出来的,他又正好分管治安工作,那就由薛飞同志来主抓年前这段时间的严打工作吧。”彭长江说了声“散会”,起身就离开了会议室。

    回到办公室以后,他拿起手机就打起了电话。

    本书源自看书網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