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轰动全城的出狱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早上六点半,许多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在冰城监狱内服刑的犯人们已经起床洗漱,准备吃早饭了。品书网

    而在监狱的外面,忽然驶来三辆车,一辆面包车,两辆商务车,三辆车在距离监狱大约一百米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车上的人下来以后,朝监狱的大门看了看,然后打开面包车的后备箱,拿出了一盘又一盘的鞭炮,都是一万响的,整整三十六盘。两盘为一组,铺开后马路两边各九组,铺了将近五十米。

    铺完后,面包车开走了,两辆商务车留了下来。

    七点二十左右的时候,远处浩浩荡荡的来了一个车队,极其壮观。最前面的是一辆没有挂牌照的劳斯莱斯,后面跟着六辆悍马和二十辆路虎,收尾的是三十辆奔驰,全部停在了监狱的附近。

    七点五十左右,除了劳斯莱斯之外,后面所有车上的人全都下了车,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衣服,有一百多个人,分成两组站在监狱的大门口,双手后背,双腿跨立,神情严肃。

    八点钟的时候,劳斯莱斯的主驾驶和副驾驶的门开了,下来的人分别是张浩亮和黎铮。

    黎铮拉开后车门,伸手护着车顶,就见单元从车上走了下来,他身上穿着黑色貂皮大衣,脸上戴着墨镜,下车后就直奔监狱的大门走了过去,张浩亮和黎铮紧随身后。

    八点零五分,监狱的大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矮胖的男人,五十多岁的年纪,面相凶狠,身上披着一件羽绒服,手里拎着一个包。看到不远处的单元等人,笑着抬手示意了一下。

    单元见了脸上挂笑,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过去。

    矮胖男人将手中的包朝张浩亮一扔,和单元来了一个大拥抱,两个人都非常用力,以至于矮胖男人身上披的羽绒服都掉在了地上。

    两个人拥抱过后,扶肩对望,一副久违了的模样。

    黎铮想要把地上的羽绒服捡起来,单元抬腿一脚就把羽绒服给踢到了一边,然后将自己身上的貂皮大衣脱下来披在了矮胖男人的身上,之后做了个请的姿势。矮胖男人一脸欣慰的拍了一下单元的肩膀,就大摇大摆的和单元离开了监狱。

    站立在两旁的一百多号人见到矮胖男人,齐声喊道:“恭喜三爷出狱,恭喜三爷出狱,恭喜三爷出狱……”

    矮胖男人像首长检阅部队一样,伸手向众人示意。

    走过众人,就朝劳斯莱斯走了过去,这时身后的鞭炮响了起来,声音震天震地。矮胖男人和单元上了车以后,其他人也全都上了车。

    在鞭炮的响声中所有车辆离开监狱,向市区方向行驶而去。

    当天中午,单元在他位于冰城市公安局平城区分局对面的海天大酒店摆了一百桌酒席,庆祝矮胖男人出狱。上千人参与了聚餐,其中有一半人拿了礼金,光是礼金就收了几百万。

    晚上,单元又把所有人请到了他的倾城之恋夜总会狂欢,为此专门歇业一天。

    这件事由于动静太大了,很快就在冰城传开了,也传到了薛飞的耳朵里,薛飞非常气愤,同时对单元如此重视矮胖男人也感到很好奇。

    “这个三爷到底是谁啊?”

    “他叫金友泽,今年五十六岁,在家里排行老三,也有人管他叫金三,因为在道儿上混的时间久,名气很大,所以人称三爷,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黑社会分子。八十年代初,他因为抢劫被判了六年。出狱后不思悔改,纠集在狱中的狱友组成流氓黑恶势力团伙,敲诈、绑架、抢劫、贩卖枪支,可以说无恶不作,之后再次被抓,被判了无期,但是只在里面呆了十年就出来了。出狱后看似消停了,实际上依然没有停止犯罪,又干起了赌博和贩毒等违反勾当。期间还曾强/暴了一个已婚女子,后又被抓到,但强/暴和贩毒等事并没有被追究,只判了八年。如今他又出来了,还搞了这么大一个阵仗,以后指不定还会干出什么事呢。”龙君庭一脸忧虑道。

    薛飞听了面色十分凝重,他觉得像金友泽这样屡教不改,活到现在几乎一半时间都在蹲监狱的人出来后还这么张扬,基本可以判定,这个人无药可救了。

    “他和单元是怎么认识的?”

    “他们是狱友,金友泽第三次入狱的时候,单元正在服刑。单元是因为当街砍人进去的,被判了七年,金友泽进去的时候,他已经蹲了五年了。在那之前金友泽根本不认识单元,但是单元对金友泽却是崇拜有加,一心想成为金友泽那样的江湖大佬。两个人因为臭味相投,金友泽也很赏识单元,所以金友泽就通过探望他的人,向他在外面的那些狐朋狗友带话,等单元出去以后,一定要扶持单元。后来单元出狱了,就利用金友泽的人脉关系很快就在平城区站稳了脚跟,并迅速壮大自己的势力,一直就经营到了今天。单元这个人还是很感恩的,并没有因为自己混的好了,就忘了在监狱里的金友泽。单元经常派人去监狱看金友泽,偶尔自己也会去,还会送各种好东西,所以有人就说,别看金友泽在里面呆着,其实比很多人在外面活的都仙儿。两个人可以说亦师亦友,感情很深,不然这次金友泽出来,单元也不会搞这么大的场面。”

    “听说吴可维也去了?”

    龙君庭一声冷笑:“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少得了他呢。老百姓们喜欢说警匪一家,我不认同这个观点,因为说的太偏激了,打击面也太广了。可是也不能否认,个别警察确实和不法分子亲如一家人。”

    办公室实在是太热了,薛飞起身来到窗户前,打开窗户想透透气。开窗户的时候,看到彭长江从办公楼走出来,上了车。

    目送车走远后,薛飞转过身看着龙君庭问道:“快到圣诞节了吧?”

    龙君庭想了想说道:“嗯,还有三天。”

    龙君庭忽然想到了龙一,问道:“龙一那小子最近没打扰你吧?”

    龙君庭知道龙一经常给薛飞发信息打电话,也看得出薛飞并不反感龙一,但他觉得他还是得在薛飞面前提一提,不然怕薛飞会有想法。

    薛飞笑着说道:“没有,他一直也没打扰我,我挺喜欢这小子的。”

    龙君庭见薛飞说的不像是客套话,心里很高兴,嘴上却说:“没打扰就好,要是烦他,看他不顺眼就直说,不用跟他客气。”

    晚上薛飞被赵大海叫去了家里吃饭,赵日天和奚韵两口子也回去了。

    饭桌上赵大海没说什么,就是闲聊。等吃完饭以后,他把薛飞和赵日天叫到了楼上。

    “事情你们都听说了吧?”赵大海问道。

    薛飞和赵日天对视了一眼,然后分别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赵大海走进写字台里,坐下来说道:“我今天在内部网收到了一个来自基层派出所民警的举报信,说的就是金友泽出狱的事。从性质和影响来说,省厅和市局确实应该采取一些行动,可是不是要真的采取行动,我还没想好,你们俩怎么看?”

    “在监狱门口放鞭炮,还聚集了那么多人,什么意思?明摆着是在向监狱示威嘛,太嚣张,太恶劣了。而且现在的影响也出去了,如果要是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老百姓们会怎么想?公安和司法部门的面子往哪儿放?我觉得应该杀杀他们的威风。”赵日天愤慨道。

    “你呢?”赵大海看着薛飞问道。

    “如日天所说,单元接金友泽出狱,搞的这个排场确实是很嚣张很恶劣,社会影响也不好,但是我认为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薛飞此话一说,赵大海和赵日天爷俩全都齐齐的看向了他,眼神中透着不解。

    “为什么?”赵大海问道。

    “如果现在把金友泽等人抓了,最多是治他们一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还不见得能够成立。既然金友泽已经出来了,那就不如再等等看,是狗改不了吃屎,一个出狱都能搞的这么轰动,他和单元在一起,我想早晚还会出更大的事儿的。”薛飞说道。

    赵大海点了点头,他认可薛飞的说法:“那就再等等看,已经纵容单元那么多年了,再多纵容一段又何妨呢。”

    赵大海其实压根就没想要真的采取措施,他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考考薛飞和赵日天,看看他们对这件事情的判断。不出意料,薛飞还是那么理性睿智,看事情看得长远。而赵日天还是那么冲动热血,看来这是骨子里的,跟薛飞在一起这么久了,虽然进步了不少,但终究禀性难移啊。

    从书房里出来,赵日天把薛飞拉到了一个房间里,把门关了上。

    “干什么呀?”薛飞问道。

    “你和窦云龙一直没有联系吧?”赵日天问道。

    “有啊,怎么了?”

    “你们有联系?”赵日天显得很惊讶。

    “之前一个朋友在平城区的地面上出了点事,我不方便出头,就给窦云龙打了电话,让他帮忙。有什么不妥吗?”薛飞对于赵日天主动提起窦云龙,以及他的反应感到疑惑。

    “窦云龙这个人你最好还是少接触,能不接触就不要接触,别看吴可维跟单元勾搭连环,窦云龙他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赵日天一脸严肃地说道。

    “怎么了?难道他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薛飞饶有兴趣地问道。

    “应该是有,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总之记住我的话,不要跟他接触就对了。行啦,下去吧。”赵日天说完开门就出去了。

    自从窦云龙和赵日天表示想要认识薛飞以后,隔三差五的就问赵日天有没有帮他联系薛飞,赵日天每次的答案几乎都是一样的,说薛飞忙,没有时间,叫让他再等等,不要着急。

    赵日天想一直这么抻着窦云龙,等窦云龙完全失去等待的耐心之后,他就向窦云龙提出要超市的事情,到时窦云龙肯定会乖乖送给他的。可是最近窦云龙突然就不问他联系薛飞的事情了,他感到很奇怪,就怀疑窦云龙可能是自己直接联系了薛飞。今天刚好碰到薛飞,就问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这让他觉得自己有点抻大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把那家超市搞到了手了。

    薛飞知道赵日天肯定知道窦肖龙一些事情,只是不想说而已。而他对窦肖龙和窦云龙一直父子很好奇,只是由于他始终处在了解公安局工作的状态中,又有谢长顺交给他打黑的任务,使得他没法拿出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窦氏父子,也就只能先把自己的好奇心放到一边了。

    等有了时间和精力以后,他非得好好了解了解窦氏父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本部来自看书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