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多重目的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彭局,你看这事儿怎么办啊?”

    在单元的饭店包间里,吴可维把兴元物业打人的事情跟彭长江说了以后,就和单元一眨不眨的看着彭长江,等着彭长江说话。品书网

    吴可维和单元经过商量,认为想要解决这件事情,非得找彭长江,让他出头不可。

    “你们分局的事情你都解决不了?”彭长江看着吴可维,感觉很奇怪。

    吴可维惭愧道:“本来我是能解决的,可是这件事是窦云龙那小子让蒋方平抓的人,而且有理有据,所以我就……”

    “这件事跟窦云龙有什么关系?他跟那个云飞物业公司的人认识?”彭长江听到这里面还有窦云龙,就更奇怪了。

    “我也不清楚啊,我也问单元了,他说跟窦云龙之间没有任何恩怨。”吴可维看着单元说道。

    “真的没有恩怨,从来没有得罪过他,平时偶尔要是碰到了,还会在一起聊两句,所以当我听到是他让抓的人时,我觉得特别意外。”单元想不明白窦云龙为什么要这么做。

    单元今年四十二岁,身高一米八左右,相貌一般,并且毫无特点,是那种扔在人堆儿里就很难再找到的人。他不近视,平时却喜欢戴眼镜,看上去文绉绉的,知道的他是平城区黑白通吃的黑老大,不知道的会以为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

    “窦云龙是什么意思啊?”彭长江问道。

    “怕是不仅会公事公办,还要往狠了办。”吴可维说道。

    “再狠能狠哪儿去?又没出人命,最多进去呆几年,到时活动活动,一两年不就出来了吗。”彭长江虽然也想不明白窦云龙这么做的目的,可他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又不是单元被抓了,根本不用小题大做。

    “彭局,被抓的那几个都是我最得力的手下,这些年没少为我冲锋陷阵,知道我不少事情。要是单纯这次的事,我是不担心,我就怕蒋方平给他们上手段,他们要是扛不住,说点不该说的可就麻烦了。”单元面色沉重,十分担心。

    “彭局,这次的事情你无论如何也得帮忙,你也知道,单元他不是一个不懂事的人。”吴可维看了单元一眼说道。

    吴可维担心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单元,他必须力保单元不出事,如果单元出了事,他恐怕也会在劫难逃。

    “彭局,您要是肯帮忙,我一定会重重感谢的。”单元把重重两个字说的很重。

    彭长江沉吟一番,说道:“我会看着办的。”

    吴可维和单元听后对视了一眼,稍微松了一口气。

    转天早上,彭长江在上班的路上给窦云龙打了一个电话,让窦云龙去市局找他一趟。

    彭长江怎么突然会给自己打电话呢?

    窦云龙脑子稍微一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随即他就给薛飞打了一个电话,把彭长江给他打电话的事情说了。薛飞显得波澜不惊,说既然彭局长召见那就去看看,有情况随时电话联系。

    “最近工作忙不忙啊?”窦云龙进了彭长江的办公室,彭长江不仅笑脸相迎,还站起身去给窦云龙倒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待遇。

    “还行吧。”窦云龙并没有受宠若惊之感,在彭长江的面前他跟公安局里的大多数人都不一样,没有任何拘束感,很轻松,很随意。

    “最近平城区没出什么事儿吧?”彭长江把水递给窦云龙问道。

    “没有,老样子。谢谢彭局。”窦云龙接过水喝了一口。

    “打架斗殴的都没有?”

    “这倒是不少,隔三差五的就会发生,不过都是小打小闹,没什么大事。”

    彭长江不知道窦云龙是真不明白他的意思,还是在跟他装傻,见窦云龙不往那件事上提,他就只好主动说道:“我听说前两天在平城区一个房地产公司的门口发生了一起斗殴事件,还是你亲自处理的,有这回事吗?”

    窦云龙一副忽然想起来了样子说道:“你不要说我都差点忘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这件事算得上是一件大事,那个兴元物业公司因为竞争不过,就使用暴力手段将竞争公司云飞物业的人给打进了医院,现在还没有出院呢。之后云飞物业公司二次派人去谈业务,结果又遭到了兴元物业公司的拦截殴打,性质十分恶劣。我们局刑警大队的一个同志都被打伤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啊?”

    “当然是要严惩了,这种事情如果不办的狠一点,将来他们指不定会闹出多大的事呢。”

    “你知道兴元物业公司是谁开的吗?”

    “不知道。我觉得不管是谁开的,有什么背景,都应该公事公办。彭局说是不是?”窦云龙不明白彭长江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彭长江叹气道:“哎,云龙,不瞒你说,这个兴元物业是我一个亲戚开的。”

    窦云龙一愣:“哦?是彭局的亲戚开的?”

    彭长江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之所以会出这种事情,主要是因为他这个公司开的时间不长,赚钱心切,揽生意心切,一时着急才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昨晚他的家人去家里找我了,我的想法跟你是一样的,必须严肃处理,可是你说他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下有刚出生的孩子,一家人都指着他养呢,这公司真要是开不下去了他这一家该怎么办啊?我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好办法。云飞,你说你是我,你该怎么办啊?”

    从彭长江的办公室里出来,窦云龙没有去薛飞的办公室,他怕被人看到说闲话。从大楼里出来上了车,他给薛飞打了一个电话,把彭长江说的话如实的转述给了薛飞。

    “你答应他了?”薛飞问道。

    “没有,我说得回去研究一下,因为他们都已经招供了,想要把这件事大事化小,需要重新做笔录,得跟下面的人沟通一下。”窦云龙既没答应彭长江,也没有拒绝,之所以模棱两可,主要是想看看薛飞的态度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彭局长都亲自找你谈了,你要是不给这个面子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这样吧,让兴元物业的人承担所有医药费,再罚点钱,之后再拘留半个月就得了,省着你为难。”

    “你真打算这么处理?”窦云龙有点惊讶。

    “嗯,就这么办。我还有事,有时间再联系。”说完,薛飞那边就挂了电话。

    窦云龙看着自己的手机,满腹疑惑。

    薛飞之前可是看上去很在意这个案件的,昨天还是一副必须要将那几个行凶的人送进监狱的样子,今天得知彭长江出马了,就立马改变了态度,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难道薛飞畏惧彭长江?按理说不应该啊,即便薛飞没有更大的靠山,只有一个赵大海也足以在冰城横着走了。

    窦云龙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窦云龙知道,彭长江能这么帮单元,肯定是收了单元非常大的好处,否则彭长江才不会这么干呢。

    窦云龙不怕得罪彭长江,他的想法是,薛飞要是铁了心办单元的那几个手下,他就按照薛飞的意思办,彭长江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彭长江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可是薛飞改变了态度,他也就没必要跟彭长江对着干了。

    于是,窦云龙就按照薛飞的意思,从轻发落了单元的六个手下。

    单元得知以后,就给彭长江的情/妇刘莹打了电话,问可否请彭长江一起吃顿饭,刘莹说彭长江没时间,有事跟她说就好了。单元就把刘莹请到了他的饭店,将一件价值不菲的玉石摆件拿给了刘莹,让她转交给彭长江。

    别看单元能和彭长江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但他却没有彭长江的联系方式,不是他弄不到,而是彭长江有着他的办事规矩。像单元这样的人,想要见彭长江,必须是要通过中间人的,这个人可能是刘莹,也可能是吴可维,绝对不能直接联系彭长江。而像送礼这种事,彭长江从来都不会亲自收,通常都是要么让他老婆果丽丽收,要么让他情/妇刘莹收。

    晚上,佟大志又去了薛飞家吃饭,何苗还没做好,薛飞和佟大志就在楼上的书房里聊天。

    “你这伤怎么样了?”薛飞看到佟大志的脸已经消肿了,但还是有伤痕,没有完全恢复。

    “好多了,估计再过一个礼拜也就全好了。哥,我听说打人的那几个人只是被拘留了,这未免有点处罚的太轻了吧?”佟大志觉得他们应该被判刑,让他们进去蹲个几年。

    “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可轻可重,拘留有拘留的道理,要是想让他们蹲监狱,也不是做不到。”薛飞到公安局以后,知道了很多过去所不知道的事情,就拿拘留这件事来说,里面的学问就非常的大。

    “那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蹲监狱呢?那几个人就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要是不把他们送进去,指不定哪天又把谁给打了。”

    “有些事情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有些人现在不办,不代表就永远都不办了。你只需要知道我这么做自然有我这么做的道理就行了。”

    薛飞让窦云龙去抓人,然后又向他示意严办单元的手下,其实都不是他的真实用意,他这么做有多重目的。

    第一重是敲山震虎,想用这样的方式提醒和警告单元,在平城区别太嚣张了,别以为官方有人罩着就可以无法无天。

    第二重是想看看单元和官方之间的关系到底有多硬。吴可维替单元出头,薛飞不是太感到意外,而彭长江也替吴可维出头,他多少有点没想到。毕竟不是什么惊天大案,他之前的判断是彭长江可能不会管,但事实证明他想错了。不过却是他想看到的,因为这意味着彭长江也与单元的关系不一般。

    第三重是想试探一下窦云龙的背景有多深。如果窦云龙要是没什么背景,吴可维只要给他施加压力,他肯定会扛不住的,不管怎么说吴可维也是平城区分局的一把手,在哪个单位,副手敢跟一把手叫板的?几乎没有,即便有,最后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窦云龙不仅顶住了吴可维给他的压力,在彭长江找他的时候,他也没有马上就答应照办,可见他的背景之深厚,否则他一个小小的分局副局长,安能有这样的胆子?

    佟大志经过这几年的历练,社会阅历已经很丰富了,他知道薛飞这么说就是不想让他多问,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下楼吃饭的时候,想到佟大志又碰到了那个女孩,薛飞说道:“这次那个女孩可是帮了你了,你没感谢一下人家啊?”

    “我想请她吃饭来着,可是她没搭理我,瞪了我一眼就走了。”这次佟大志确实打心里感谢那个女孩,要不是女孩动手帮他,他估计也得去医院躺着了。

    “你们俩总是能不期而遇,我看这就是一种缘分,搞不好你们俩将来还会走到一起呢。”薛飞觉得他们就是一对欢喜冤家。

    “得了吧,我可不想跟她有什么缘分,跟个母老虎似的,我要跟她好了,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哈哈,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人都是有另一面的,你现在只不过是看到了她麻辣的一面而已,等你看到她温柔的一面,你会对她改变看法的。再说了,她要真是母老虎,你把她驯服了,岂不是会很有成就感吗。”

    “我就怕我还没有得到成就感的时候,就先被老虎给吃了。”想到那天女孩动手打人时的样子,佟大志就直皱眉,像他这样的,估计三个人都不是女孩的对手,他还没活够呢,可不想英年早逝。

    何苗在一旁一直没听懂两个人说的是什么,问薛飞怎么回事,薛飞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她听后也认为佟大志和那个女孩挺有缘分的,还鼓励佟大志去追求,吓得佟大志连忙摇头。

    吃完饭,薛飞跟何苗都想让佟大志留宿,佟大志婉拒了他们的好意。

    薛飞把佟大志送出门外后,问了一下马佳瑶在会所的表现,得知还不错,便点了点头,然后叫佟大志开车注意点。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