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雨夜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云朵权衡一番后,决定用剖腹产的方式生孩子,为了生产的时候薛飞能去香港,在选择生产时间的问题上,云朵还特意和薛飞沟通了一下。

    经过商量,最后决定十二月二号生产,这一天是星期五,薛飞一号出发,然后周日再返回冰城。

    冰城到香港从早到晚有多趟航班,但是每一趟航班都需要中转,所有时间加起来差不多得九个多小时。如果不想周转,就只能去京天坐直飞香港的航班,三个多小时就到了,但薛飞觉得太麻烦了,因为从冰城到京天也要两三个小时,还不如直接从冰城出发去香港呢。

    他买的是一号下午两点的机票,需要请假一天半,对彭长江说的理由是家里有事需要处理,而对何苗则说因公出差,之外没有跟其他任何人说自己要出门。

    他没有带太多东西,就拿了一个包,里面装了两件换洗的衣服,然后就踏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

    到达香港的时候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由于这是他第一次去香港,云朵担心他语言不通,会走错路,就拜托她朋友特地去机场接薛飞。

    云朵的朋友是个女孩,跟云朵的年龄相仿,是云朵当初在华族集团工作时认识的,两个人很谈得来,因此就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云朵在香港买的房子,包括家具,都是这个朋友帮的忙。

    薛飞从机场出来,打电话联系上云朵的朋友以后,两个人就去了医院。

    云朵没在家,因为明天就要生孩子了,所以提前一天住进了医院做准备。薛飞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云朵住的是一个套间,关键和梅佳丽都在。

    时间太晚了,薛飞和他们打了招呼后,洗了个澡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薛飞早早就起来了,看到云朵很紧张,薛飞就坐在床边跟她聊天,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其实薛飞自己也很紧张,虽然不是他生孩子,可他却是第一次当爸爸,那种心情还是很奇特的。

    七点五十,云朵被护士推进了手术室,八点钟开始正式做手术。

    在整个剖腹产的过程当中,薛飞一直在手术室外踱步,一分钟也没有坐下,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是怎样的。

    翘首以盼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母子平安,是个男孩。护士给薛飞他们三个看了一眼,然后就抱去洗澡了。

    时间不长,云朵从手术室里出来了,薛飞紧忙上去握住了她的手,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并在她耳边说道:“辛苦了媳妇儿。”

    “你说你喜欢女孩,可我生的是男孩,你不会很失望吧?”云朵笑着问道。

    “怎么会呢,不管男孩女孩,只要是咱们的孩子,我都喜欢。大不了以后再生个女儿就是了。”薛飞是真的不在乎生男生女。

    “看你表现吧。”

    回到病房,孩子很快就抱了过来,薛飞接过孩子仔细端详了一番,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

    把孩子放在云朵的身边,云朵就像看稀世珍宝一样看着孩子,在孩子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后,将自己的脸与孩子的脸贴在了一起。

    为了纪念这一刻,关键事先就准备了照相机,他给薛飞他们一家三口拍了张照片留念。

    周五周六两天薛飞始终呆在医院里陪云朵和孩子。周日的早上,薛飞和关键去看了一下云朵在香港买的房子,中午在医院吃过午饭后,薛飞抱了一会儿孩子,然后便依依不舍地走了,因为他要坐下午的飞机回冰城。

    香港紧挨着东南省的浅圳市,坐地铁只需要四十分钟左右,而浅圳有直飞冰城的航班,薛飞就决定从浅圳回冰城,这样能节省不少时间。

    坐地铁从香港到了浅圳,从地铁站一出来,薛飞看到天空乌云密布,黑的像锅底似的,看上去随时可能会下雨。而香港那边却艳阳高照,两个地方离的如此之近,没想到天气情况却如此迥异。

    对于薛飞这个生长在北方的人来说,十二月份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天气,可见南北方之间各个方面都存在着很大的诧异,

    打车快到机场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等到机场以后,大雨如注,并伴有轰鸣的雷声和闪电。

    取完机票过了安检,就进了候机室候机。

    薛飞坐的是下午三点三十五的航班,三点钟的时候,广播通知因为天气原因,所有在浅圳国际机场起飞的航班将延迟飞行,具体时间待定,请所有旅客密切关注广播的实时通知。

    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很急,薛飞觉得像这种天气,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到傍晚怎么也停了。

    然而傍晚时分雨不仅没有停,反而是越来越大了,这使得一些着急赶飞机的人开始变得烦躁了起来,不仅候机室里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有的人甚至还跑到外面柜台找机场的工作人员,要求赶紧让飞机起飞,要是耽误了自己的事情,所有损失由机场赔偿。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半,外面的雨也丝毫没有停的意思,薛飞就猜他今晚是回不了冰城了。

    果不其然,他脑子里刚冒出这个想法,随后广播就通知,因为天气原因,所有航班取消,请所有旅客到柜台办理退改签,有需要住宿旅的旅客,机场会协助安排住宿,费用自理。

    薛飞无奈叹了声气,只好起身去改签,改成了明天上午的航班,并让柜台协助预定酒店。

    坐着航空公司安排的大巴车来到酒店时已经十点半了,薛飞饥肠辘辘,下了车,把包顶在脑袋上就朝一边的超市跑了过去,担心吃不饱,他特意买了两桶泡面和四根火腿肠,另外还买了两瓶矿泉水。

    进了酒店,在排队等待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薛飞注意到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女人,看年纪似乎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子很高,目测没有一米七,也得有一米六八,身材前凸后翘,一头有些稍稍发紫的秀发披于肩背。

    她长了一张标准的瓜子脸,脸上妆容不艳,只是略施粉黛。一对一字眉修剪的十分工整,不算浓也不算密,刚刚好。眼眉下是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在双眼皮的衬托上,让她的眼部看上去特别漂亮迷人。位于面部正中的鼻子小而挺拔,下面的嘴巴不大不小,线条分明,齿白唇红。

    她的穿着很休闲,上身的蓝深色过臀大衣看上去很薄,而且衣服没有系扣子,是敞着的,可以看到里面白色的低领羊绒衫。不得不说的是,她的羊绒衫领子如果稍微再高一点,上围的景致将全部都被遮掩,而如果稍微再低一点,又会过于暴露,缺少一点美感,而此时的高度恰到好处,胸前的那道沟壑若隐若现,让人看了可以产生无限的瞎想。

    下身穿着和大衣相同颜色的紧身牛仔裤,脚上穿上的是一双黑色的平底皮鞋。

    这无疑是一个大美女,只是由于站在身后,薛飞没敢多看,假装无意识向后瞄了几眼,过过眼瘾也就完了。

    排到薛飞的时候,薛飞报上手机号,拿出身份证办理了入住手续后,拿着房卡就奔电梯去了。

    “先生,您等一下。”

    刚到走到电梯前,就听身后有人叫他,转身一看,竟然是刚刚站在他身后的美女,他很吃惊,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有什么事吗?”薛飞问道。

    “刚刚排队的时候,我一直站在您的身后,可是轮到我的时候,房间没有了,所以……所以我能和您同住一个房间吗?”女人的表情和眼神很复杂,有羞涩,有乞求,有为难,似乎还有一丝迫不得已。

    薛飞愣了愣,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你要跟我住一个房间?”

    “我知道提出这样的请求很没有礼貌,也很过分,但我真的是没办法了。本来我是下午的飞机,结果因为天气的原因所有航班都取消了,这个时间机场附近的酒店肯定全都爆满,我实在是没有地方去了。”为了让薛飞同意,女人马上又说道:“您放心,我肯定不白住,我可以承担房间的所有费用。如果您觉得少,您可以说一个数字,我钱包里现金不够的话,我可以去外面的银行取,怎么样?”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不能答应你跟我同住一个房间。”薛飞果断的拒绝道。

    “为什么呀?”女人眉头紧皱。

    “首先咱们俩不认识,其次男女有别,我开的大床房,咱们俩怎么住啊?再有我不缺钱,所以你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吧。”薛飞说完就按了电梯的上楼键。

    “我没有办法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求您,您就帮帮我吧,好吗?”

    薛飞摇了摇头,抬腿刚要进电梯,女人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眼圈通红,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样子哀求道:“我求您了,您就行行好吧,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您帮我这次,我会感激您一辈子的……”

    薛飞很不耐烦,脸色一沉,瞪着女人的眼睛说道:“把手松开。”

    女人被薛飞的眼神吓了一跳,双手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赶紧就松开了。

    进了电梯,在门徐徐关上的时候,薛飞看到女人流下了眼泪,看他的眼神既有失望之色,同时其中还夹杂着几分恨意。

    门彻底关上以后,薛飞抬手准备按楼层键的时候,迟迟没有按下去,他觉得女人确实是有点可怜,他要是不帮一把,女人这么晚了能去哪儿呢?要是找不到酒店遇到坏人怎么办?

    生了恻隐之心后,心一下子就软了起来,于是他打开了电梯门,说道:“你等一下。”

    女人转身刚到走,听到薛飞叫她,紧忙转回身擦了擦眼泪,笑着问道:“您是同意帮我了吗?”

    薛飞伸出手说道:“把你的身份证拿给我看看。”

    女人愣了一下,然后紧忙从钱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薛飞。

    女人名叫门筱,京天人,看到她的年龄竟然和自己一样大,薛飞很意外,在他看来,女人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你去前台登个记吧。”薛飞把身份证还给了女人。

    门筱见薛飞同意了,对薛飞一通感谢,到前台登了记,就跟着薛飞坐电梯上楼了。

    进了房间,薛飞拿着电热水壶就去卫生间接了一壶水,插上电以后,把两桶方便面全部打开,将调理包里的调料倒在了面饼上,然后坐在电水壶前等待着水烧开。

    他真的是饿坏了。

    门筱进了房间后,把行李箱放到一边,就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打电话。

    等她打完出来的时候,正看到薛飞拿着水壶往纸桶里倒水。当热水沾到调料的时候,立马香气四溢,她提鼻子一闻,肚子顿时咕咕就叫了起来,她跟薛飞一样,午饭以后就再也没吃东西。

    看到桌子上有两桶面,她就走过去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也没吃饭呢,你能把方便面给我一桶吗?我不白要,我花钱买。”说着话,她就从钱包里掏出了一百块钱。

    薛飞抬头看了看她,内心是真不想给她,可是看到她那哀求的眼神,就有点受不了,心说房间都让人住了,让个方便面又算得了什么,好人做到底吧。于是他就把其中的一桶方便面推到了一边,还分给了她两根火腿肠。

    “谢谢谢谢,你真是太好了,我吃方便面就行了,火腿肠我就不要了。这个钱给你。”门筱想要把手上的钱放在薛飞面前,薛飞拦住了她。

    “算了,一桶方便面而已。”

    门筱见薛飞不接,就把钱扔在了桌子上,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掀起盖子,用叉子拌了拌,就大口吃了起来。

    薛飞看了看她,随即也吃了起来。

    吃的过程中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但两个人却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今天的方便面比以往每一次的都好吃。

    门筱吃完后就去了卫生间洗澡,因为担心占用卫生间太久薛飞会不高兴,她没有敢洗太长的时间,就是简单的冲了冲,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就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随后薛飞就进了卫生间洗澡,时间要稍微比门筱长一点,但也就二十分钟左右。

    此时已经快十一点半了,吃也吃了,洗也洗了,接下来就该睡觉了。

    门筱看上去有些很不好意思,坐在床边低头看手机。薛飞没有什么好害羞的,而且他已经打起了哈欠,就躺在了一边,看了眼门筱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门筱用鼻子应了一声,关了灯以后,躺在了床的另一边。

    薛飞真困了,可是闭上眼酝酿了半天也没睡着,翻来覆去的很难受,心说这是怎么了?明明困了,怎么就睡不着呢?

    侧头向一边看去,因为屋子里漆黑一片,所以不知道门筱是否已经睡着了,但可以看得出门筱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背对着他。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本来就容易想入非非,心猿意马,而当两个完全不熟悉的男女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若是要能做到水如止水,那简直就不是凡人了。

    不知是沐浴露洗发水的味道,还是门筱身上的体香,当薛飞翻过身子,看着处在黑暗中,却隐约可见其背影的门筱时,一股醉人的幽兰之气就钻进了鼻子里,让他瞬间有种意乱情迷的感觉。

    霎时间,黑暗的房间里也似乎弥漫起了一股暧昧的味道。

    男女之间那档子事,如果不动心思没有任何问题,一旦动了那个念头,就好像汽油着了火一样,想要用水扑灭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薛飞已经好久都没有过这种百爪挠心,无比煎熬的感觉了,虽然他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已经结婚了,身边的女人不少了,如今自己的身份地位也很高了,绝对不能轻易做出出格的事情。然而他的理智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强烈的本能渴望,黑暗里的他像是一头三天没吃过东西的饿狼一样,双眼绽放着蓝光,“噌”的一下子就向一边的门筱扑了过去。

    门筱一开始激烈的反抗,之后很快她的身子就软了下去,直到失去所有力气,像一只可怜的羔羊,任由薛飞宰割。

    “等一下。”门筱伸手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说道。

    “怎么了?”薛飞问道。

    “你把这个戴上。”门筱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安全套,十分难为情地递给到薛飞的面前。

    薛飞不喜欢戴这个东西,可是想到不了解门筱,还是要以安全为主,就接过了安全套。

    午夜,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还是那么大,雨水敲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和屋子里男欢女爱的声音交相辉映,此起彼伏……

    本部来自看書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