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不一般的元哥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吃完饭,赵日天想要结账,薛飞没有让,赵日天因为下午局里有事,就先走了一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薛飞来到收银台掏出钱包准备结账的时候,这时从外面进来两个人,个头儿差不多,一米七左右的样子,全都留着光头,身体很壮,肚子看上去都像是怀孕六个月的样子。其中一个似乎是想显摆自己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和前胸的纹身,身上衬衫一个扣子都没系,敞胸露怀的。

    “到号了。”纹身男来到收银台前,绷着脸说道。

    饭店老板二话没说,直接从抽屉里数出一千块钱递了过去。

    “这个月一千五。”

    “不是每个月一千吗?”

    “今天元哥过生日,每家都多收五百。”

    饭店老板微皱了下眉,就拉开抽屉又数出五百块钱交给了纹身男。

    两个人走后,薛飞掏出钱递给了饭店老板,问道:“他们每个月都过来?”

    饭店老板接过钱,一边找零一边无奈地说道:“是呗,每个月比我媳妇儿大姨妈来的都准时。”

    “为什么不报警?”

    饭店老板冷笑一声,把零钱递给薛飞说道:“警察跟他们是一伙儿的,报警有什么用?说实在的,警察有时候还不如他们呢。”

    薛飞听了心里很不舒服,把钱放进钱包里就出去了。

    来到外面,薛飞看到那两个光头从隔壁的火锅店出来后,又进了挨着的超市,薛飞便快步追了上去。

    进了超市,刚好听到纹身男提醒超市的老板说“今天元哥过生日”,超市老板就又拿出了五百一张的。

    薛飞跟在两个人的身后整整走了一条街,只要是商铺,两个人全都进了一遍,而这条街上至少有二十几家商铺,这一趟走下来就是三万多块钱。

    看到两个人过了马路,又跑到对面那一侧的商铺去收保护费了,薛飞不禁重重的叹了声气。

    傍晚临下班的时候,薛飞接到了佟大志的电话,还不等说话,就听电话里传来了佟大志焦急地声音:“哥,我被抓了,现在在平城区花园街派出所。”

    薛飞感到很诧异:“为什么被抓啊?”

    “我下午出来办事,准备回会所的时候车坏了,我就电话让人给拖走了。寻思回会所也没什么事,好久都没坐过公交车了,我就决定坐公交车回去。车上人很多,没有座,我站在靠门口的位置,车急停急起,晃来晃去的,我就不小心撞了几下前边的女人,然后她就说我性骚扰。”佟大志十分委屈地说道。

    “你确定没有做那个事儿?”

    “我没有,我是那种人吗?”

    “这个事儿我不方便出头,这样吧,我给栾凤打电话,让她去派出所接你。”

    挂了电话,薛飞给栾凤打了个电话,把事简单的跟栾凤说了一下,叫栾凤赶紧去一趟派出所。

    薛飞是相信佟大志绝对不会做那种事情的,而且即便是真的性骚扰,这种事情也很难界定,薛飞觉得栾凤去了,派出所的人最多把佟大志批评一通也就放了。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薛飞准备下班走人的时候,栾凤打来了电话,说那个自称被佟大志性骚扰的女人是平城区公安局的人,她就咬定了佟大志是性骚扰,派出所也没办法,不好放人,让薛飞赶紧想办法,搞不好就得拘留。

    佟大志这是撞枪口上了,看来必须得给平城区分局的领导打电话派出所才能放人了,可是薛飞并不想打这个电话,他觉得他作为市局的副局长打这个电话不太好,就想要不要给赵日天打电话,让他想办法。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薛飞说了声“进来”,就见龙君庭推门走了进来。

    “薛局长,晚上有什么安排吗?”龙君庭笑着问道。

    “目前没有。”薛飞笑着回道。

    “那就一起吃个饭吧,正好今天周五,明天不上班,工作了一周,也该放松放松了。”

    “好啊,不过你得等我一会儿,我得先处理一件事。”龙君庭即便不张罗,薛飞也正打算张罗和他一起吃饭呢,见龙君庭先张罗了起来,他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那我先回办公室等你吧,你完事告诉我一声。”

    “不用,打个电话就行。”蓦然,薛飞觉得何不让龙君庭来帮这个忙呢?既省着给赵日天打电话了,同时通过这种求助还能增加彼此的关系。

    打定主意,薛飞说道:“龙局长,我想求你帮个忙。”

    龙君庭有点意外,薛飞求他帮什么忙啊?虽然心中不解,嘴上却说:“薛局长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的,绝对没问题。”

    龙君庭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听了薛飞的讲述后,当即就拿出手机给平城区分局局长吴可维打了个电话,把事情一说,叫吴可维赶紧让花园街派出所把佟大志给放了。

    十分钟以后,薛飞接到了栾凤的电话,说她和佟大志已经从派出所里出来了。

    “谢谢你龙局长,今天晚上我请客。”薛飞感谢道。

    “薛局长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今晚我先请,下次薛局长再请,我绝对不跟薛局长争。”在龙君庭看来,薛飞让他帮这种忙,绝对是变相示好的一种表现,说明薛飞并不排斥和他走近。

    “那就说好了,下次由我来请。”

    两个人并没有一起去饭店,主要是怕局里其他的人看到不好。龙君庭把饭店的名字和包间告诉了薛飞,就先走了一步。

    薛飞看着时间,大约十五分钟以后,他脱下警服换了身便装离开了办公室。

    香港中路是冰城最繁华的一条大道,地标性的摩天大楼沿街林立,五星级大酒店集中在周围,冰城大酒店就在这条路上。

    不过龙君庭定的饭店不是冰城大酒店,而是钻石豪门酒店,号称冰城最豪华的酒店。这个酒店薛飞曾经来过一次,当时是跟华国旗和展淑萍来到,那次他还被展淑萍给灌醉了,幸好何清毅一家在此聚会,离开时遇到了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司机把薛飞送到酒店的门口,薛飞告诉司机不用等他,下了车以后,就径直进了酒店。

    报了房间号,侍者引领着薛飞坐电梯来到了房间的门口。

    龙君庭见薛飞来了,紧忙站了起来,薛飞坐下后他才坐下。

    龙君庭让薛飞点菜,薛飞说他随便,叫龙君庭做主,而龙君庭坚持让他点,他只好接过菜单点了两个比较便宜的菜。

    要是在普通的饭店,经济实惠型的,再点两个菜也就够了。到这种地方吃饭显然不行,哪怕一筷子不动,菜该点还是得点,讲究的就是一个场面,一个氛围。

    龙君庭接过菜单又点了四个菜,一瓶五粮液,还要了一个王八汤,第一次和薛飞在一起吃饭,龙君庭觉得不能太小气了,面儿上得过得去才行,另外他还有事求薛飞,不能太寒酸了。

    酒菜上齐后,龙君庭端起酒杯说了两句开场白,然后和薛飞碰杯,各自喝了一口,这顿饭就算是正式开吃了。

    他们之间能聊到一起去的,引起共鸣的,无非就是公安局里的那些事,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话题始终围绕的都是公安局内部的种种乱象。

    “这个酒店是香港中路54号,一直往前走,香港中路72号,今晚特别热闹。”龙君庭诡秘地看着薛飞说道。

    “怎么了?”薛飞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地方。

    “一个夜总会,叫倾城之恋,号称是冰城档次最高的夜总会。今天开业,同时今天也是这家夜总会老板的生日。据我所知,今晚平城分局抽调了许多派出所的人过去,说是检查,其实是‘检查式保护’,给人家捧场去了。听说吴可维去了,彭局长也去了。”

    薛飞暗吃一惊:“这家夜总会的老板看来不是一般人啊。”

    “确实不一般。单元,人称元哥,在平城区的地面儿上黑白通吃,用一些人的话说,没有他办不成的事儿。”

    元哥?薛飞想起了中午那两个收保护费的光头,他们当时提过“元哥”这个人,还说今天过生日,而且他们收保护费的地方就是平城区,看来此元哥就是彼元哥了,难怪饭店老板会说警察和收保费的是一伙儿的呢,还真是没说错。

    薛飞淡淡一笑:“哪个地方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人。”

    龙君庭也笑了:“这话没错,确实如此,就是冰城格外多了一点。但这也难怪,省会嘛,又是二线城市,地方大人口多,自然就容易乱一点,也不能怪有关部门和有关领导,薛局长说是吧?”

    龙君庭的话里所指不言自明,显然他对当下冰城市公安局的内部情况,以及冰城市的整个社会环境是非常看不惯的,但却无能为力。

    龙君庭见薛飞的酒杯空了,拿起酒杯给薛飞倒酒,薛飞想自己来,龙君庭说:“薛局长就别跟我客气了,倒杯酒而已。这是咱们第一次吃饭,也是一个开始,以后应该多亲多近才是。”

    “既然要多亲多近,咱们之间的称呼是不是得改改了?在局里叫局长也就算了,私下再叫局长可就显得生分了。我看这样吧,龙局长比我的年纪大,以后私下我就叫你龙哥,你就叫我兄弟就行了。”

    龙君庭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哎呦,这样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以后就这么叫。”薛飞举起酒杯说道:“来,龙哥,我敬你一杯。”

    “得嘞,恭敬不如从命,干杯兄弟。”龙君庭很激动,他知道称呼的变化意味着他和薛飞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放下酒杯,龙君庭决定趁热打铁,说道:“兄弟,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不当说。”

    “都是兄弟了还有什么当不当说的,有话直说。”

    “那我可就说了。是这么个事儿,我儿子叫龙一,也是公务员,目前在白河市久源县的政府办公室工作,离冰城实在有点远,他妈总想他,他也希望能在冰城附近工作。我这儿也不认识什么市里的领导,我知道兄弟你神通广大,就想请你帮帮忙,看看能不能把孩子调到冰城来。不在市里也行,到下边的县里去也可以。”龙君庭担心强人所难,紧接着又说道:“兄弟你也不用为难,这个忙你能帮就帮,帮不上也没关系,不影响咱们哥们之间的感情。”

    上次薛飞在饭店看到龙君庭和霍明在一起时,其实两个人谈的就是关于龙一工作调动的事情,霍明是想帮,却无能为力,因为谢长顺曾明确告诉过霍明,不许打着他的旗号办任何事情,一旦要是让他知道了,将会严肃处理。

    恰好碰到了薛飞,霍明就示意龙君庭可以找薛飞帮忙,说薛飞的能量很大。龙君庭跟薛飞不熟,不好开口,但为了儿子的工作,他只好主动上门和薛飞拉近关系。今天见时机差不多了,就提了出来,说的时候心完全是悬着的,他怕薛飞会拒绝。

    这个事儿对薛飞来说不算什么大事,他觉得可以帮,便说道:“我试试看吧,回头我打电话问一下。”

    见薛飞答应了,龙君庭很高兴,看到一瓶五粮液已经见底儿了,问道:“兄弟,要不要再来一瓶?”

    薛飞连忙摆手:“不了不了,已经喝了不少了,我喝不了了。”

    吃完饭,从钻石豪门酒店出来,得知薛飞把司机打发走了,龙君庭就想把薛飞送回家。薛飞没有让,说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让龙君庭该走走,不用管他。龙君庭也没强求,上车就走了。

    想到明天不上班,现在时间又不是很晚,薛飞就决定散散步,走一走,正好看看那个倾城之恋夜总会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溜溜达达的顺着人行道一直往前走,没走多远,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巨大的长条广告灯牌写着“倾城之恋夜总会”几个字。虽然离着有点远,却可以清晰的看到门口人头攒动。

    等走到近前,薛飞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穿着警服的警察,非常显眼,几个人一边抽烟一边聊天,不时还会哈哈大笑,完全没有一个警察该有的样子。

    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不愧是号称冰城档次最高的夜总会,装修看上去确实非常奢华大气。薛飞有心想进去看看,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万一碰到彭长江或者吴可维,不太好,就沿着马路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阵轰鸣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一辆重型机车,骑车的人全副武装,一看就是个飙车党。

    薛飞往路边靠了靠,后面就想起了鸣笛的声音,薛飞就又往路边靠了靠,后面的鸣笛声就又响了起来,薛飞感到很奇怪,左右看了看,也没有其他人了,这车什么意思啊?就没有再继续往前走,停了下来。

    本文来自看书罔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