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特点是开会快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一早,薛飞刚到办公室,警务保障部主任秦开就敲门进来了。品书网

    秦开将一沓报销单放在了薛飞的办公桌上,薛飞分管警务保障部,所有报销单必须由他签字财务才能报销。

    薛飞拿起一看,是局里所有配公车领导的油费报销单。

    以往的报销单薛飞全都看过,每个人每辆车每个月大约油费多少钱他心里都有数。如果实打实的细算,几乎每个人都有虚报的成分,不过一般不是太多的,也就不予细究了。但彭长江的油费每个月都高的离谱,而且从来不写明都去了哪里。

    薛飞拿起彭长江的报销单,看着秦开说道:“彭局长的油费每个月怎么这么多?他坐的奥迪A62.0,百公里平均油耗11个油左右,现在97号油的价格是每升5块6,一天跑一百公里就是61块6毛钱。彭局长生活和工作都在冰城,一天需要跑一百公里吗?就算需要,一个月也不到2000块钱,这7600是怎么回事啊?”

    秦开微微皱了皱眉,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彭局长司机报上来的。”

    “那这么说这些报销单你没仔细看,就直接签字了是吗?”

    “我……薛局长,有些事你应该懂得。”

    秦开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彭长江的油费高的离谱呢,可是他能怎么办?他又不能去找彭长江问,而且花的是公家的钱,又不从他的腰包里出,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你先回去吧,签完字我给你打电话。”

    秦开前脚刚出去,接近着办公桌上的座机就响了,是办公室打来的电话,说彭长江召集所有党委委员开会。

    薛飞到了会议室,其他党委委员已经基本都到了,彭长江拿着茶杯是最后一个到的。

    彭长江今年五十八岁,早年当过兵,是以退伍军人转业的方式进入的公安系统。彭长江中等身材,长相非常一般,他最大的特点是黑,脸特别黑,跟锅底似的。五官中最有特点的莫过于他的一双眼睛了,很小,以至于总是给人一种眯着眼睛的感觉。

    眼为心之苗,想要知道一个人心里在想什么,往往要通过观察他的眼睛才能知道,而想要从彭长江的眼睛里看出什么,实在是太难了,这也给他增添了一抹神秘感。

    彭长江正襟危坐,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扫了一眼,见所有人都来了,便说道:“今天说三个事。第一个事是现在的122和110指挥中心都已经不能满足需求了,需要扩大重建。依我看就不要搞招标了,太麻烦。去年天冈分局不是盖了一个楼吗,承建的那个公司我看不错。包括液晶显示屏,就全都交给他们做吧。第二个事是关于北行区分局副局长的人选问题,治安大队的李广生我看不错,就让他当副局长,兼治安大队队长吧。第三件事是报销的问题。”

    彭长江看了薛飞一眼说道:“有很多同志反应警务保障部的报销很慢,经常拖沓,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希望有关同志能够办事快一点,今天能办的事就争取今天办好,不要拖到明天。好啦,事情都说完了,大家要是有意见可以提出来。”

    彭长江在说话的过程当中,薛飞注意到,其他党委委员全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好像彭长江说的话跟他们一分钱关系都没有似的。不过当彭长江说有意见可以提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摇头表示没意见,彭长江就宣布散会,拿着茶杯就走了。

    离开会议室,薛飞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龙君庭叫住了他:“薛局长,我有个做茶叶生意的朋友送了我两罐碧螺春,你要不要尝尝?”

    薛飞犹豫了一下,然后跟着龙君庭去了他的办公室。

    把薛飞请坐后,龙君庭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罐茶叶就沏起了茶叶水。

    “像122和110指挥中心扩建这种事,局里以前也不招标吗?”薛飞问道。

    “当然招标了,这是规定。但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执行与否,还是人来决定。”龙君庭笑了笑,拿着茶壶在饮水机前一边接水,一边说道:“咱们局里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开会快,不像有些单位没完没了。像刚才会上说的三件事,放在别的单位,怎么也得说上一个小时。你看咱们多好,五分钟就解决了。”

    薛飞心里一声冷笑,这哪叫开会啊?明明就是通知吗,完全是彭长江自己决定的,只不过是把他的决定告诉一下其他人而已。

    要说这可是堂堂的副省级城市公安局,竟然如此开会,真是咄咄怪事,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会相信。

    龙君庭从薛飞的脸上没有看出任何异常,但是见薛飞一语不发,他就猜薛飞应该是对彭长江的独断专行感到不满。

    倒了两杯茶水,将其中一杯递给薛飞,自己拿起一杯小喝了一口,发现有点烫,龙君庭就把杯子放下了。

    “虽然咱们是市局,可说实在的,还是比较轻松的,只要按照彭局长说的做,很多事情都会省不少时间和精力,这些薛局长慢慢就会知道了。”龙君庭笑着说道。

    “大家就真的没有任何意见吗?”薛飞看着龙君庭眼睛一眨不眨。

    当两个人四目相对之时,龙君庭紧忙就躲开了,并非是他有什么心虚之事,而是他发现薛飞的眼神实在是过于凌厉,同时身上随之也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场,逼得人无法直视。

    “一开始是有的,时间长了习惯成自然,也就没有了。”龙君庭拿起杯子吹了吹,说道:“局里的情况就好比这杯茶叶水,大家的心一开始都是滚烫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的变化,最后就全都凉了。”

    说完,龙君庭喝了一大口水。

    忽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龙君庭放下水杯,起身先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接起电话笑着说了声“彭局长”。

    薛飞支起耳朵试图听电话里的内容,可惜什么都没有听到,就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龙君庭挂了电话以后,薛飞说道:“龙局长有事吧,那我就不打扰了,正好我也有事没忙完呢。”

    薛飞起身就要走,龙君庭叫住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罐茶叶说道:“这罐茶叶薛局长拿去喝吧。”

    薛飞婉拒道:“不了,谢谢龙局长。”

    “别客气,我这也喝不了,再说也不值什么钱,薛局长别见外,赶紧拿着吧。”龙君庭把茶叶塞到了薛飞的手里,薛飞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薛飞接到了赵日天的电话,问他中午有没有时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谈。想到荣倩怡的事情还没有跟赵日天说,薛飞就说有时间,然后跟赵日天约了吃饭的地方。

    赶到吃饭的地方,赵日天已经到了,并且按照薛飞的日常口味把菜都已经点完了,见薛飞来了,便示意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啊?”薛飞问道。

    “一件好事儿。”赵日天笑着问道:“你就说你想不想挣钱吧?”

    “挣钱谁都想,但得看怎么挣啊。”

    “当然是合理合法的挣了。我有个朋友是搞矿山开发的,最近要在凤岗开发一处矿山,投入比较大,更回报更大,基本是稳赚不赔的买卖,有没有兴趣参与一下?”

    “我对矿山也不太懂啊。”

    薛飞对钱感兴趣是不假,可是他从来不挣自己看不懂的钱。何况他现在的身份也不允许他随便去做生意。经商挣钱这种事,他觉得交给云朵和栾凤去做就可以了,他不太想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太多心思。

    “你不用懂,有专业的人士,咱们无非就是负责投钱挣钱,其他的都不用管。”

    “我考虑考虑吧。”赵日天越是这么说,薛飞越是没兴趣,感觉不是很靠谱。

    “你是不是没有钱啊?你要是没有钱我可以给你拿,咱们俩之间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不是钱的事儿,投资矿山毕竟不是小事儿,你总得让我想想吧,我这么就答应你了,也未免太草率了,你说是不是?”薛飞不太好意思直接拒绝,就寻思先拖着,到时找个机会再说不想做。

    “好吧,那你好好想想吧,反正这个机会挺难得的。”赵日天看出薛飞没什么兴趣了,也就没再说什么。

    吃饭的过程中,两个人聊聊了工作上的事情,因为薛飞非常关注冰城的治安情况,就问了问赵日天信和区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赵日天说大事没有,小事不断,无非就是小流氓欺行霸市,这种事情到什么时候都有,没法彻底整治干净。

    聊完工作上的事,薛飞就把话题引到了荣倩怡的身上。

    “你和荣倩怡的事情赵叔知道。”薛飞看了赵日天一眼说道。

    “他跟你提荣倩怡了?”赵日天看着薛飞问道。

    “嗯,他说他希望你能和奚韵好好过日子,不希望你和荣倩怡再有任何关系,让我跟你说,赶紧和荣倩怡分开。”

    赵日天没接话,脸上表情阴晴不定,薛飞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你跟我说实话,在你的眼里,荣倩怡到底是什么呀?是随便玩玩的关系?还是真对她有感情啊?”

    “两者都有吧,以前追她追不到,好不容易弄到手了,怎么舍得分开呀。”赵日天轻叹了一声气。

    “强扭的瓜不甜,得到了人,也未必能得到心。与其拴着不放,不如学会成全。”

    “什么意思啊?”赵日天听得出薛飞话里有话。

    “荣倩怡跟我聊了你们之间的事情。”

    赵日天眉头一皱,有些惊讶地看着薛飞:“她全都跟你说了?”

    薛飞颔首道:“全都说了。”

    “为什么呀?你和她怎么会单独联系啊?”赵日天想不明白。

    “因为她爱上了我朋友,但是碍于你,她没法全心全意的跟我朋友在一起。我知道以后,就让她二选一,我不希望因为她,有一天你和我朋友成为仇人。结果她果断的选择了我朋友,她说她对你没感情,只是因为那些事,才不得已跟你在一起的。你不点头同意,她和你的关系就断不了,她现在很痛苦。”

    为了解决这件事,薛飞想了很多种办法,甚至连如何对赵日天说都进行了一番精心设计,但最后觉得还是不如实话实说好。其实他无非就是担心赵日天会报复路涛,不过想想事情由他嘴里说出来,赵日天应该是不大会那么做的,因为凭他和赵日天现在的关系,赵日天不可能顾忌他的感受。

    赵日天听了薛飞的话,脸色立即就变了,紧紧地攥着拳头,看上去非常恼火。

    对于荣倩怡喜欢上别人赵日天并不感到奇怪,毕竟他是靠趁人之危的方式得到荣倩怡的,他又结婚了,没有娶荣倩怡,不跟他一心一意也正常。他生气的是,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荣倩怡竟然说对他没有感情,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当初虽然是趁人之危,可初衷却是因为他喜欢荣倩怡,否则他根本就没必要去求他爸放荣金山一马。而且这么多年他也没奢望荣倩怡能爱上他,可是他总觉得他至少应该感动到了荣倩怡,哪怕有一天真的分开了,也会念他的好。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他在荣倩怡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抓着她的把柄不放,对她欺压的混蛋坏人,而她迫不得已,不得不屈服,这就是他们全部的关系。

    “并不是因为荣倩怡跟我朋友在一起了,我就替他们说话。以你的情况来说,抛开你结婚不谈,就算想找情人,在外面潇洒,你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荣倩怡过去你是得不到,后来你得到了呀,你没有任何遗憾了。现在的她可不比当初的她了,既不算年轻,对你而言也肯定没有新鲜感了,最重要的是,她心里根本没有你。而且她爸的那件事始终是个隐患,你跟她分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给你的建议是,关系就断了吧,但海阔天空的股份可以继续持有。你好好想想吧。”薛飞觉得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赵日天应该会放手了。

    赵日天没有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知道他是已经决定跟荣倩怡分开了,还是打算继续紧紧地抓着荣倩怡不放手。

    本部来自看書罓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