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领结婚证

作者:不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    手机阅读

    见薛飞站着一动不动,欧阳锦绣催促道:“你干吗呢?跪下呀,不是要向我求婚吗,快点。品书网 ”

    薛飞盯着戒指看了又看,然后把戒指盒盖了上,抬头看着欧阳锦绣,心一横说道:“对不起,这个戒指我不是送给你的。”

    说出这句话虽然无比艰难,也明知道会伤害到欧阳锦绣,但薛飞还是说了出来,他不想骗欧阳锦绣。

    欧阳锦绣一下子就傻了,眨了眨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薛飞,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没有打算向你求婚,很抱歉让你看到这个戒指。”

    “那你买戒指干什么?向曲媛媛求婚?你们俩不是分手了吗?”欧阳锦绣眉头紧锁,面如死灰。

    “我是准备向另外一个女孩求婚,我们俩在一起已经两年了,我想娶她。”

    欧阳锦绣瘫坐在沙发上,像灵魂出窍了一样,呆愣了很久。这对于她来说堪称是致命的打击,犹如从悬崖上被一把推了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和薛飞在一起以后,欧阳锦绣从没有问过薛飞是否有其他女人,也没有调查过,虽然她一直有所怀疑,可是她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得有最起码的信任,如果不相信对方,又何必在一起呢?

    由于薛飞的表现一直很好,让她以为薛飞就只有她一个女人。尤其是在面对她爸拆散的时候,薛飞表现出的坚定,和说的一些话,更是让她以为薛飞是铁了心的只想跟她一个人好,她也就顺其自然的认为他们会结婚。哪成想是她一厢情愿,自作多情,人家薛飞根本就没有想要娶她,那一瞬间,她真的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小丑,居然会异想天开的以为戒指是买给她的,真是太可笑,太丢人了。

    欧阳锦绣的眼睛通红,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但她始终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菜还没做完吧,去做吧,我饿了。”欧阳锦绣十分平静地说道。

    欧阳锦绣要是哭闹,甚至是骂他打他,薛飞会觉得正常,心里也会好受些。欧阳锦绣这么平静,反倒让他心里感到很不安,无比愧疚。可是一时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好把戒指放回包里去厨房接着做饭了。

    吃饭的时候,欧阳锦绣的脸色和情绪是完全成正比的,像密布的乌云,非常阴沉,只顾着低头吃饭,一声不吱。

    薛飞觉得他必须得说点什么,让欧阳锦绣知道他真实的想法和对他们之间感情的态度。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特别难受,或许我应该将错就错把戒指送给你,这样就不会出现现在这一幕了。我不是没想到这一点,我只是不想这么做。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要娶你……”

    欧阳锦绣刚要夹菜,听到薛飞的话,她停住了,抬起头愤愤地看着薛飞问道:“这么说你也从来没有爱过我是吗?”

    “当然不是,我非常爱你,不然我干吗要跟你在一起呢?可能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思维方式不一样吧。也许在女人看来,上床就是因为爱,在一起就是为了结婚,可男人真不这么想。我爱你,和你在一起,就一定要结婚吗?我这么说你可能会认为我很无耻,很自私,可我就是这么想的。爱可以永远存在,不是因为结婚就会变得更好,不结婚就会变得糟糕,更不是我娶了别的女人对你的爱就会减少,不会的。当然,女人都是希望自己爱的男人能一心一意只爱自己,这种想法无可厚非。如果你因为我要娶别的女人离开我,我不会阻拦,我会尊重你的选择。但我必须告诉你,从我的立场来说,我不想跟你分开。即便我结婚了,我也会像现在一样对你。”

    其实这些话薛飞早就想和欧阳锦绣说了,就像告诉云朵和栾凤她们一样,自己并不能娶她们,可是他一直没有这个机会。如今在他跟何苗领结婚证之前,能把事情和欧阳锦绣说清楚也算是坏事中的好事,至于欧阳锦绣能否像云朵和栾凤一样对他不离不弃,他不知道,但他会尊重欧阳锦绣的一切决定。

    吃完饭,欧阳锦绣就回房间去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薛飞没有打扰她,睡觉的时候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欧阳锦绣住的那个房间的门开着,薛飞进去看了看,欧阳锦绣不在,屋子里关于她的东西也不见了。薛飞来到门口一看,鞋也没了,就赶紧给欧阳锦绣打电话,结果提示已关机。

    薛飞给欧阳锦绣发了条信息,只有三个字,“我爱你”,之后就再也没有给欧阳锦绣打过电话,也没有试图通过别人去找她,因为在他看来,欧阳锦绣的不辞而别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再找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和曲媛媛分手比起来,这段感情的结束要让薛飞更加的伤心难受,因为他显然对欧阳锦绣爱的更深,虽然和曲媛媛在一起的时间更久,可是他心里清楚,他并没有付出太多的感情,但是跟欧阳锦绣在一起,却拥有太多美好而深刻的记忆。

    一时半会儿的想要让他放下,他是做不到的,只是生活还要继续,他娶何苗这件事是绝不会改变的。

    在距离何苗过生日还有十天的时候,薛飞回了趟七河,把他要跟何苗领结婚证的事情告诉了薛仁贵和张凤霞,说如果他们没有意见就跟何清毅见一面。

    张凤霞听了直看薛仁贵,她没有意见的,她怕薛仁贵会反对。

    如果让薛仁贵发自肺腑地说实话,他肯定是不愿意让薛飞娶何苗的,可是他清楚事到如今薛飞不会听他的,一开始就没拦住,这会儿再想拦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儿大不由爹,他还能怎么样啊?

    薛飞早就想好了,他爸不同意他也要跟何苗结婚,可他显然还是希望薛仁贵能够同意的,所以说的时候他多少有点紧张,害怕薛仁贵会反对。好在不想看到的事情没有发生,虽然也没说同意,可是他和他妈都知道,不说话就表示默认了他跟何苗的婚事。

    娘俩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距离何苗过生日还有三天的时候,薛飞让薛家强把薛仁贵和张凤霞接到了冰城,他在深蓝酒店准备了一桌饭菜,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

    按理说作为准亲家,身份是平等的,可何清毅毕竟是省委书记,林江省的一号人物,薛仁贵和张凤霞见了还是难免会紧张。

    在饭桌上,何清毅也看出了他们紧张,就笑着说别把他当领导,只把他当何苗的父亲就行了。

    见到何清毅笑一次可是不容易,能在这样的场合上笑,一是说明对何苗婚事的重视程度,另外也说明了对薛飞父母的重视程度,算是给足了薛飞面子。

    紧张归紧张,薛仁贵却是一个从来不差事儿的人,尤其是在儿子娶媳妇这样的事情上,说话还是很有气势的。他说何苗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他们家一定会尽量满足。

    何苗说她没有任何条件,只要能和薛飞在一起就行了。何清毅也表示他们的日子让他们自己过,好与坏都是他们的事,毕竟他们都是要结婚的人了,不是小孩子了。

    这次的家长见面还是非常成功的,也意味着薛飞跟何苗的婚事得到了双方家长的认可,至于领结婚证那就是他们俩的事情了。

    何苗生日的前一天,薛飞让薛家强去了潘齐的那处闲房进行了布置,为求婚做准备。

    薛家强按照薛飞的要求布置的一丝不苟,傍晚薛飞下班后过去检查了一下,对于薛家强的布置十分满意。

    “哥,看到眼前的这些,实话实说,我都想结婚了。”薛家强感慨道。

    “呵呵,那就抓紧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条件又不差,还等什么呀?”薛家强的婚事薛飞是一直记挂着的,毕竟也跟着他五年多了,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样,不关心是不可能的。

    “不瞒你说,我现在确实有个心仪的对象,特别喜欢,但就是怕她看不上我。”薛家强挠了挠头,谈起心仪的女孩,他既有些害羞,又有些苦恼。

    “姑娘是干什么的呀?”

    “大学老师。”

    “你小子可以啊,眼光不错。”薛飞有点惊讶,但更多的是高兴。

    “可是我怕她看不上我。”薛家强叹气道。

    “你这个担心就多余了,一家女百家求,喜欢就去追,不要顾虑太多,大不了不成功而已。你要是不追,等着让别人追走了,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薛家强的文化程度不高,要是能娶个大学老师做老婆,薛飞觉得还真很好的互补。

    “嗯,我知道了,我会抓紧行动起来的。”薛飞说的道理薛家强也都懂,可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薛飞的话以后薛家强就觉得特别有信心,很奇怪。

    薛家强走了以后,很快门铃声就响了起来,来人并非是何苗,而是黑玫西餐厅的送餐员。

    明天才是何苗的生日,也是正式领结婚证的日子,薛飞打算明天再亲自下厨做饭。今天求婚,吃西餐,烛光晚宴会显得浪漫一些,所以就提前向黑玫西餐厅预定了豪华的情侣套餐。

    送餐的走了约十分钟以后,何苗来了。

    何苗不知道薛飞要和她求婚,白天的时候,薛飞让她去买两件白衬衣,明天领结婚证照相的时候穿,照出来会比较好看。然后让她晚上七点的时候到潘齐这儿来,他们俩穿上试试看,再一起商量一下怎么庆祝明天的双喜临门。

    八月份的七点钟天还亮着呢,门开了以后,何苗却看到屋子里漆黑一片,心想这还没到睡觉时间呢,拉窗帘干什么呀?就算是拉窗帘,为什么不开灯呢?另外薛飞人哪儿去了?

    何苗带着一脑子的疑问伸手朝门旁摸了过去,她来过很多次了,对潘齐家已经比较了解了,知道门旁有灯。

    当她把灯打开以后,她瞬间就愣住了,只见眼前鲜红一片,到处是玫瑰花瓣,她脑子空白了几秒钟,很快就想起了第一次薛飞给她过生日的时候,也是在这里,也是同样的布置,当时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没想到时隔两年后,在领结婚证之前这特殊的日子,居然又再一次见到了,真的是不敢相信。

    就在何苗愣神的工夫,薛飞从屋里走了出来,他牵起何苗的手进了屋,把门关了上。

    何苗很好奇,如果明天这么布置她不会感到意外,今天布置是为了什么呢?张嘴刚想问,薛飞就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不要说话。

    然后,就见薛飞单腿跪地,从兜里拿出戒指盒,打开后递到何苗的面前,抑制着激动的心情说道:“何苗,我爱你,嫁给我吧,好吗?”

    何苗彻底傻了,面对跪在地上的薛飞,和眼前耀眼的钻戒,何苗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场完美无瑕的美梦,一个只有在童话书里才会出现的美丽故事。

    看到何苗呆住了,薛飞笑着说道:“何苗小姐,你是不想嫁给我,还是想再考虑考虑呢?”

    何苗一下子回过了神,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她用手语说道:“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

    用手比划完,就把薛飞从地上拉了薛飞,薛飞从盒子里拿出戒指,戴在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何苗仔细地看了看,她还是觉得有点太不真实了,就扑到薛飞的怀里喜极而泣。

    何苗自从答应了薛飞过生日那天领结婚证,就以为薛飞不会再和她求婚了,虽然多少有点失望,可是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就是一种形式,难道不求婚她就不嫁给薛飞了吗?觉得没有就没有吧。

    结果没想到薛飞给她来了一个意外的惊喜,她觉得薛飞实在是太坏了,也太会制造惊喜浪漫,讨女孩子欢心了,结婚以后她必须得严加看管,要去在外面对别的女人这样那还了得。

    转天是周六,两个人穿着白衬衫就去了民政局登记。

    进去之前两个人都有点小紧张,毕竟进去以后他们就是法律认可的夫妻了,就要对彼此负责一辈子了。不过真正进去以后,他们俩更多的还是兴奋,尤其是钢印落在结婚证上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紧紧的牵着手,一起见证了这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

    从民政局出来,薛飞把何苗抱在怀里,在她的嘴巴上使劲亲了一口说道:“从今天你就是我媳妇了,你高兴不?”

    何苗从薛飞的手里拿过结婚证说道:“应该高兴的是你才对,我当你媳妇是你的福气。结婚证以后有我保管。另外今天可是你媳妇我的生日,你可得好好表现,不然以后有你受的。”

    薛飞哈哈大笑,拉着何苗的车就上了车。

    两个人在外面疯玩了将近一天,临近傍晚的时候,两个人回到了潘齐的住处。何苗玩累了,有点困,就进屋去休息了。薛飞只是稍微的躺了一会儿就起来了,因为他要给何苗做生日餐。

    到外面买了食材和蛋糕,回来后就下厨一通忙活。等何苗醒来的时候,薛飞的生日餐也做好了。

    何苗今年的这个生日注定难忘,意义太重大了,既是生日,又是领结婚证的日子,又算是结婚后第一个生日,所以两个人特别高兴,吃了很多,聊了很多,也喝了很多。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薛飞当然不会忘记那件事,吃完饭,他抱起何苗就进了房间,他也要给今天再增添一个意义。

    何苗很紧张,薛飞就对她做了一番心理疏导,把那件事形容的极其美好,而然等何苗真正体验了以后,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痛不欲生,一边哭一边骂薛飞是大骗子。但薛飞并没有怜香惜玉,因为女人第一次都这样,一旦不忍心了,再想继续就难了,这也是他的经验。

    好在第二次的时候何苗的感觉好了很多……

    本书首发于看书王

    本书来自 品书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